通知

    蒋璐璐已经停止了哭泣,她别开脸,像是不忍心看地上血淋淋的惨状,轻声问道:“我们该怎么办?” WWw.8Yue.ORG

    “什么怎么办?”有人说:“这里肯定有住的地方吧,反正只有七天,咱们就一直待在房间里不出去,就算不吃不喝也饿不死。”

    沈明月歪了歪头,朝着他们看去一眼。

    蒋璐璐心想,惊心动魄是真的,美丽就不一定了。

    救护车还没有到,贸然移动会引发二次伤害,自杀女人依旧以一种怪异的姿势躺在地上,仿佛在无声的诉说着什么。

    “那个孩子才三岁吧。”沈明月轻声道:“三条人命,你配吗?”

    啤酒肚惊恐的瞪大双眼,别人不知道沈明月说的什么,他却一清二楚,可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这种恨不得带进棺材里的秘密,眼前的这个人是怎么知道的。

    沈明月拍着他的肩膀,意有所指的说:“买卖来之不易,可要拿稳当了。”

    那只手像是有千钧之力,啤酒肚呢肩膀迅速垮了下去,活像一直受了惊的鹌鹑。

    沈明月漫不经心的收回手,目光从其余几个人身上掠过,原本向上弯起的嘴角骤然拉伸成一条直线,“还有一百六十七个小时零五十分钟,希望我们能够愉快的度过这段时光。”

    空气静默了几秒钟,本就不怎么愉快的气氛愈发凝重,沈明月单手插兜,一张冰凉的卡片被她捂在手心里,怎么都暖不热。

    就像现在的气氛。

    蒋璐璐不着痕迹的离啤酒肚远了些,小心翼翼的问:“我们会死吗?”

    沈明月和善道:“当然不会。”顿了顿,她又说,“不过被淘汰的时候可能会有些难受,忍忍就过去了。”

    蒋璐璐“啊”了一声,又问:“那淘汰之后呢?”

    沈明月呼出一口气,雾气在眼镜片上停留了一下,又很快消散,她低头摘下眼镜,慢悠悠的说:“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兜里没有纸,沈明月毫不在乎的用衣角擦了擦镜片,再抬头的时候,又是那副让人捉摸不透的表情,“也有人是例外。”

    在场的几个人都变了脸色,显然“例外”两个字戳到了不少人的痛点,尤其是啤酒肚,作为几分钟前才激情辱骂过NPC的人,是否淘汰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已经没有关系。

    有的人活着,但他已经死了。

    “我们需要交换身份信息。”一直沉默不语的黑衣男生突然开口,他看了看众人,经过沈明月的时候明显停顿了一下,“身份是关键,也是现在唯一的线索。”

    “你说交换就交换啊?”一个梳着油头的男人骂骂咧咧道:“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们交换?”

    男生没有答话,而是直接从兜里拿出一张磁卡,“邹昊,二十五岁。”

    大家都没有想到他竟然这么直接,油头男看了看磁卡,不依不饶道:“这上面也没写,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作为在楼梯世界身份的象征,所谓的身份卡只是张半个巴掌大小的磁卡,看上去和校园卡差不多,只不过上面光秃秃的,一个字都没有。

    身份卡里的信息只有玩家自己才能看到,所以就算你瞎话编的天花乱坠,别人也不会知道。

    沈明月饶有兴致的看了邹昊一眼。

    如果不是知道每个人的身份卡信息,她真的要被这人的一本正经糊弄过去。

    蒋璐璐咬着下唇,把自己的身份卡也拿了出来,“殷如心,二十一岁,模特。”

    每个人身份卡里的信息都不尽相同,有的只有名字,有的却很详细。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出现后,接下来就顺利多了。油头男一开始还想拒绝,但其他人都说了身份,不说的人反而会成为众矢之的。

    臭着脸丢下一个名字,油头男抱着胳膊一边去了。

    兜里的身份卡贴着掌心,边缘处的棱角硌着掌心,沈明月搓了搓指尖,回想起自己身份卡上的信息。

    ——迟归雁,二十九岁。

    在场十个人,八个人说了假话。

    也包括她自己。

    一道不知道从哪里反射过来的光芒从她眼皮上滑过,旁边都是商店,有灯光正好照在玻璃上也正常,然而沈明月一愣,下意识想起站台上那扇莫名其妙的镜子。

    在这种地方,地上爬过一只蚂蚁都有可能关系着自己的小命,更何况是一面古古怪怪的镜子。

    沈明月眨眨眼,目光越过人群看向斜对面的公交站台。

    惨案过后,人们继续回到自己的生活当中,那面镜子就像是这个地方的景点,凡是从那里走过的人,都会停下脚步看上一看。

    没有任何提示,唯一能够被称为线索的只有那张广告纸,以及一个不知道什么原因自杀的年轻女人,一群各有目的的人。

    从这里出去的条件肯定不会只是活下去那么简单,光是他们这批玩家就有十个人,而楼梯世界的传说存在近二十年,进来的人不计其数,能够成功的却寥寥无几。

    一辆车从面前开过,本来什么都没有的镜子突然闪过一道白光,直愣愣的从沈明月脸上掠了过去。

    “什么东西?”有人惊叫了一声。

    沈明月没有理会,快步往前走了几步,站到了镜子对面。

    街道上车水马龙,而镜子里,一个长发飘飘的女人背对着他们躺在地上。

    沈明月觉得这副场景有些眼熟,正想走过去仔细看看,镜子里的女人翻了个身。

    她的动作很慢,有种说不出的怪异,好像身体是零散的,不受自己控制,需要费点力气才能做到。

    其他人也注意到了镜子里诡异的场景,油头男说了句看电视呢,然后下一秒,说好的电视剧就成了鬼片。

    ——女人的脸,赫然和刚才跳下天桥自杀的那位一模一样。

    沈明月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眼熟了,镜像反转,女人躺在地上的姿势和几分钟前看到的一模一样。

    大片殷红的血迹在女人身下蔓延,几乎要从镜子里流出来。与刚才不同的是,这次女人的眼睛是睁开的,她看着街对面的众人,糊满鲜血的脸上露出一个可以称之为明艳的笑容。

    隔着一条马路,众人和她四目相对。

    其他人已经看呆了,沈明月挑了挑眉,对着女人笑了回去。

    “讲个笑话。”她说,“这里没有鬼。”

    最后一点阳光坠下地平线,两边的路灯一盏盏亮起,昏黄暗淡的灯光从头顶倾泻而下。

    赶来的救护车把人带走,处理车祸的警察也带着倒霉的司机离开,沈明月这才活动了一下手腕,抬脚走向啤酒肚。

    对方正在和人商量晚上怎么住的事情,冷不防一片阴影兜头下来,把他吓了一跳。

    沈明月背光站着,脸上的表情隐藏在大片的阴影里,看不出什么情绪。啤酒肚敏锐的察觉到了危险,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脊背。

    “别紧张。”沈明月低低的笑了声,说出口的话像是荡在半空中,轻飘飘的没有什么重量,却十分有效的让啤酒肚直接闭上了嘴。

    自杀女人的身份成谜,但可以确定的是,在这种地方以这种方式出场的角色,不管是玩家还是NPC,都不会是普通的路人甲。

    不少人举着手机在拍照,沈明月被人推搡着往后退了几步,偏巧黑衣男生就站在她身后,两人前胸贴后背,忽略掉地点时间,竟然有那么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暮色四合,橘红色的夕阳从乌云中显露出痕迹,在众人惨白的脸上落下一道艳丽的色彩。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我写的最艰难的一本,第一章熬了近一个月,第二章同样,却还是不尽人意,在看到大家的反馈,以及和基友商议后,决定暂停这本,等我有足够的能力完成一个宏大的世界观时,再写这一本。现在B方案有另外一本,《穿成豪门阔太[穿书]>,预计今明两天会替换掉现在的内容,希望大家能够喜欢。<hr size="1" />

    “怕她干嘛?”啤酒肚冷哼一声,“有本事她就现在杀了我,谁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儿。”

    沈明月垂下眼,意味不明的弯了弯嘴角,一直悄悄注意着她的蒋璐璐心口猛然一顿。

    凭心而论,那张脸是在说不上漂亮,就连高挑的身材也因为土气的衣服而被拉低了几个档次,但蒋璐璐总觉得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就像她微微笑起来的时候,仿佛能看到几分惊心动魄的美丽。

    说话的是刚才安慰蒋璐璐的啤酒肚,除了他之外,另外几个人的年龄都不大,最小的似乎还没有成年,顶着头染成黄色的头发,刚上来时还咋咋呼呼的要拍照发朋友圈,被强行科普了楼梯世界是什么之后,倒是安静了好一会儿。

    啤酒肚还在侃侃而谈,无外乎自己做过多少调查,对楼梯世界有过多少研究,女人在这里只能拖后腿。

    “待在房间里就一定安全吗?”队伍里另一个女生开口道:“万一房间里有什么呢?”

    “难不成还有鬼?”啤酒肚不屑一顾,“你们女人就是胆小!”

    有人注意到了朝这边看过来的沈明月,拽了拽啤酒肚的袖子,示意他小点儿声。

    周围闹哄哄的,与现实世界高度相仿的环境让所有人都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几分钟前的事情只是自己的错觉。

    然而近在咫尺的死亡仿佛是给他们敲响的警钟。

    这句话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支持,事实上,在进入楼梯世界之前,谁都不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甚至连规则都不清楚,就这么稀里糊涂了走了进来。

阅读夺命七日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万界之我为大筒木辉夜》《星际女帝》《他怀里春光明媚》《六零之穿书女配》《[综剑三]肩上蝶》《神话之最强易小川》《网王之冰封王座》《我是涂山雅雅的守护灵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79/379985/76886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