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

    为了阻挡来自某人的视线,言言已经快把整张脸都贴在作业上了。

    “怎么啦?”

    不得不说,在如何摧毁中国新一代小草小花上,系统真是越来越得心应手、且丧心病狂了……

    然而光屏上却立刻发出抖动的、疑似愉快的霓虹灯射线!

    “!!!” WWw.8Yue.ORG

    最恐怖的是还查不到,两个人只能抱头一起翻辅导书查资料!

    说真的,系统你还是人吗……

    祈予想起昨晚的痛苦就觉得不堪回首,“说老实话现在开发一个游戏的成本也不只五十万吧,而且如果这个游戏我真的能赞助,而且参与到剧情导向的话,其实也——”

    “其实我挺喜欢写作业的!”

    言言哗啦一下站了起来,满脸严肃地走过去握住‘祈予’的手,拉着他做到桌子边,深吸了一口气,“真的,我特别喜欢上课!你不是说今天你也有作业吗?来吧,我们一起奋战到十二点!”

    祈予:“……??”

    “快点,不要磨蹭了。”

    言言借机摸了两把祈予的手,一想到这是小鱼的虚拟角色=这是小鱼=自己和小鱼手拉过手,他脸上的温度就开始直线往上飙,偏偏表情还要努力装冷淡,结果搞得整个人像是上了青藏高原呼吸不过来的模样……

    祈予一头雾水,不知道这年头的纸片人为什么想一出是一出,不过能在旁边和小人对戏他也是挺开心的。

    他的演技太差,别人看他的荧幕表现都不太敢相信这是科班出身。平时在剧组的时候祈予也不太好意思去和同组的不太熟的演员对戏,平时就拉着康义或者自己助理在房间里偷偷摸摸地对。

    康义和助理虽然能看得出好坏,但是毕竟不是专业的,也讲不出个哪里好哪里坏,久而久之祈予也就不找人对戏了,有空的时候就自己对着镜子练。

    不过练得再久,看着自己还是跟看别人练习是不一样的感觉,所以祈予其实很高兴身边有言言的陪伴,至少他昨天晚上过台词的时候,感觉面前的不是一个纸片人,而是一个和他一起熬夜学习、活生生的人。

    言言的笔头刚在试卷上停留,写了一个解字,就听见从身后的光屏处传来一道温柔的呢喃,音调略显轻柔,“二哥,等我这场戏唱罢,请你喝杯酒可好?”

    这是祈予在对戏。

    傅衍下意识地停了笔,手压在书的一页,装作专心致志的模样,其实早已经竖起了耳朵。

    手机外,祈予还在念台词。

    试镜一般只会给几个富有代表性的台词片段,让演员自己去揣摩角色心情、思想的转变。

    而现在就是黑胭脂中的男二——吴恒君遭遇人生、也是剧情一大转变的时刻,东北三省已经沦陷,年仅十六岁的他想跟着戏班出逃,但是从小对他有知遇之情的二哥为了保护女主,势要留在金陵。

    “如今满城风雨,人人自危,你孤身一人待在这里要如何自保?不如跟我走吧,找个宁静悠闲、远离战火的地方。我有一把好嗓子,哪怕是戏班倒了、去大街上卖唱也能养活我们二人……”

    傅衍听了几段就听出来了,这是《黑胭脂》的剧本。

    之前剧本刚出来的时候,张导也给他发过邀请,但是他当时已经有戏在身,实在排不开,只好婉拒了男一的角色。

    小鱼竟然在试这个剧本吗?

    傅衍又静静地偷听了一会儿,也许是受过曾希文指点的原因,祈予的台词功底明显要比以前好多了,代入感也更强,只是不知道表情管理能不能……

    他悄咪咪地转过头去,光屏上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播放着祈予的正脸,小鱼正拧着眉,想要像剧本里那样冷淡一笑,却偏偏笑出了恶毒男配的风格。

    傅衍:“……哎。”

    祈予练到十二点多,脑子了已经是一片浆糊,头疼得厉害,草草地跟言言道过晚安,于是就睡了。

    第二日早上,康义知道他这几天连轴转辛苦了,特意迟了一会儿打电话来,“知道你累了,所以宣发微博我已经亲自帮你转了。”

    “说起来,虽然前几天在热搜上鹅家坑了我们,不过这两天你被黑得厉害,昨天配音部熬了一晚的夜,正好赶上今天手游开服,这下也算是能彻底打一下那群黑子的脸了。”

    祈予本来还有些头昏脑涨,一听到开服,顿时眼睛亮了起来,他二话不说直接挂掉了康义的电话,直接登上了微博。

    他搜索‘我和时光和你’的官博,果然已经连发了好几条宣传,其中有两条圈了他,一条发了之前拍的两组定妆照,还有一条是精修加长版的宣传视频,这次不光是把之前的那个十几秒视频给完整保留下来,而且还剪了几句游戏里的配音台词,合在一起像是在配合陈导疯狂□□子的脸。

    祈予点开微博下面的评论,底下一大片小姑娘哭着嚎着喊他老公,一个一个化身柠檬鸡,有些人说出口的话不害臊,看着就脸红。

    他微微一笑,慢慢地点开自己的通讯录,拨给了东林。

    今天祈予没什么安排,东林放假在家睡到现在,接到电话的时候头和眼睛都是懵的,还没来得及自我清醒、就听见电话那头的人一字一句、清晰地说道,“我上次跟你说的事情,可以布置下去了。”

    东林睡得迷迷糊糊的,脑子顿了三秒才反应过来,原本的核桃缝眼睛顿时睁成了伦敦钟,他激动地用力锤了一下床板,“好的祈哥!我马上就去办!”

    他挂了电话,睡意不仅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且精神异常抖擞。

    自从祈哥复出以后,关于他的□□就没有断过,这些黑子和营销号像是一群吸血虫,一边肆意地放出那些中伤别人的流言,另一边还要趴在受害人身上大口吸血。

    东林早就看这些王八蛋不顺眼了,他飞速地跳下床,打开了自己的随身电脑,顺带把两只手捏得咯嘣咯嘣地响。

    他在电脑上噼里啪啦地操作一通后,望着屏幕上的内容,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畅快的笑容。

    ……

    某个不知名的鱼粉曾经记录过当日的微博热搜战况。

    10:30am,《时光》开服,官博连发五条宣传抽奖视频,丰厚的奖品再加上祈予惊绝艳世的脸,没多久宣发就出了圈。

    10:35am,#《我和时光和你》开服#  #《我和时光和你》祈予#两条热词冲上热搜。

    11:30am,和祈予有关的热词高居榜首,最差的一条也排在十二名。

    广场和超话里更是热热闹闹仿佛过大年,小姑娘们打了鸡血一样肝剧情,就为了听祈予多念几句台词,有个丧心病狂的豪粉直接一路氪到45级,解锁了和段楼的约会剧情,还将录屏放在了微博和b站上。

    12:00pm,段楼约会的微博视频已破万转,评论区狼哭鬼嚎,#段楼,祈予#的tag冲上热搜,同时开始有大批自来水开始点赞认同祈予这次配音的确感情到位,又撩又苏。

    12:30pm,某个几百万粉丝粉丝的营销号忽然发了一条微博,表示某个小鲜肉厉害了,这次专门有人盯着他黑,偏偏他自己努力,一举逆风翻盘,白白耗干了某人请的水军团。

    这条微博发了半个小时后,就很快删除。

    营销号虽然语意不祥,但是经常刷微博又关注娱乐圈的人很快就知道这句话是在说谁。这条微博很快引起了轩然大波,有理智的粉丝开始觉得不对,表示这次的节奏带得太快、太精准了,像是有人暗中做推手。

    祈予的黑子们则是一个劲儿地嘲讽,表示这么快就被害妄想症了?全娱乐圈都在害你家主子,厉害厉害。

    还有些粉丝、主要以傅衍的粉丝为主,对号入座觉得营销号是在泼自家脏水,于是组团刷营销号,非要人家给个说法来。

    之前的热搜名词挂了还没三个小时,祈予愣是带着新的tag洗刷了自己的热搜记录。

    16:11pm,被辱骂了几个小时、毫无动静的营销号终于再次上线,不过这一次他似乎是被激情辱骂的粉丝们激怒,一上来就发了两张图,是陈玉斌的助理和几个大粉头营销号联系的聊天记录。

    估计是怕某些人眼瞎,营销号还特意圈了几个聊天记录里的关键词,主要有:【祈予】【水军】【舆论造势】【没实力的花瓶应该滚出娱乐圈】。

    粉丝和路人:“……”

    这两张截图下去,整个微博都炸了。

    而始作俑者——祈予,他……他正在想怎么避开小人、养个二胎。

    今天《时光》开服,毕竟是复出后的第一胎,祈予不可能看都不看,好歹他也是辛辛苦苦‘怀’了一整个星期。

    不过他下完游戏,手指还没碰到app的图标呢,就看见一只白皮黑发的小人慢吞吞地从app的背后爬了出来,吭哧吭哧地跑到图标前面,然后一脸严肃地拿手在游戏上比了一个大大的叉。

    “…………”

    祈予扯了扯嘴角,“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应该是我太累了,怎么眼睛都花成这样了……”

    他揉揉眼睛,再次睁眼,那小人还挂在图标前面,仔细一看,小人身上还穿着他极为熟悉的柠檬黄睡衣。

    祈予:“……”

    卧槽,这孩子怎么跑出来了!!

    他试探性地戳了戳小人,言言的脑袋上立马冒出一行长长的气泡框,“有了言言就不可以养别人了哦。”

    再戳,气泡框立马又换了一个样式,“哼,花心的主人一定是忘了1v1领养协议!”

    继续戳。

    “主人要是养了别的小情人,言言会很伤心的qwq”

    “……”

    祈予盯着那个qwq看了大半天,终于松了口气。

    这应该就是个设置好的自动回复,毕竟他家言言一棍子下去打不出个什么屁来,还特别好逗,说两句话就上头、染得脸和脖子都是红色,怎么可能把这些肉麻的话随时放在嘴边?

    不过说起来,这个开发商是要上天啊。人家是想要分一块市场的蛋糕,这位倒好,直接垄断客户本人了!

    祈予看着那个气鼓鼓的小人,莫名地生出了几分心虚来。

    怎么办呢,他好想看看游戏里的段楼,但是如果要硬来的话,那游戏里的言言会不会也知道……?

    明明就是养个纸片人,但是他却渐渐地生出了几分罪恶感来。

    不过好在,他很快就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好主意。

    “……”

    东林木着脸,看着面前拿着他的手机捣鼓来捣鼓去的男人,默默地问了一句,“哥,你在干啥?”

    “我在下游戏呀。”祈予一边啃了口苹果,一边点开了《时光》游戏,也不看剧情背景,哗啦一顿点,然后熟练地创建了一个名叫‘言言小宝贝’的女性角色账号。

    “……”

    东林的脸更木了,“我当然知道你在玩游戏,可是哥,你自己也有手机啊,为什么要拿我的手机玩?”

    “这个说来话长。”

    祈予把自己的手机拿过来,他还没来得及把时光删掉,所以小人还趴在app的图标门口,一副誓死守卫爱情的模样,看着可爱极了。

    他把手机握在手心里,只给东林看了两秒就收了回来,语气还十分得意,“因为我手机已经养了一只小可爱,所以不能再下别的乙女游戏了,不然他要吃醋的。”

    “……”

    东林怀疑自己眼瞎了,又或者是耳朵聋了,不然为什么祈哥说了那么一串话,他一个字都听不懂???

    “你要是无聊的话,拿我iPad去玩吧,里面也没什么东西。哎,都怪这游戏没有平板版,不然我还借你的手机做什么……”

    走过背景之后,就进入了正式的剧情,祈予一边在手机上点点点,头也不抬地问他,“对了,现在是什么情况?”

    一提到工作,东林立马振奋了起来,两只手叠在膝盖上,像是什么好学生,“我按照哥你说的去找那个营销号,他现在就抖了两张截图,其他的还没露。不过陈玉斌那边已经炸了,水军在抓着图可能是p的质疑,但是还是有几个站子的老粉情脱坑回踩了。而且我听有人说,陈玉斌可能会弃车保帅,把锅全推给他的助理。”

    “正常,这种事打死也不能认,认了这辈子也洗不干净。”

    祈予倒是云淡风轻的,仿佛这件事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看他是个什么态度,他要是表示造谣诽谤、要发诉讼书,那咱们的诉讼书也跟着下去。要是他敢推锅助理,那料就再抖一抖。”

    “不过也别抖多,一点一点地来。他送我白上两天的热搜,这个人情我会慢慢还给他的。”

    “那是自然。”东林不仅不觉得他祈哥心眼坏,还觉得格外地畅快。

    他本来以为娱乐圈哪有那么多勾心斗角,大家各退一步不就海阔天空了吗?

    后来他才知道,这个圈阴险诡谲,退了一步,身后便可能是万丈悬崖。

    祈予正进入了自己和女主的感情线,台词还没听两句呢,康义忽然打了电话过来。

    他接了电话,那头直接沉声道,“陈玉斌的经纪人要和我们谈和解。”

    祈予微微顿了两秒,之后啃了一口苹果,清脆咔擦的咬合声透过收音器传到电话的另一头,他轻轻一笑,“康哥,你在说什么呀?什么和解。”

    “……”

    康义顿了顿,“我知道你心里的想法,要是姓陈的不是咱们公司的,我肯定装聋作哑。但是……陈玉斌和咱们公司的王总傍上了关系,刚才王总特地打电话过来,话里明示暗示要我们退一步。”

    “王总?那个四十岁的大肚子?”

    祈予回忆了一下,皱起了眉,冷笑了一声,“陈玉斌心高气傲的,啃得下那种男人?”

    “可不是。”

    说起来,康义也为此事郁闷不已。

    他手下有不少大花和小生,但是跟他和祈予的感情都不一样,他亲手带着这个孩子接触到这个物欲横流的圈,送他去过金字塔的顶端,又亲眼看着他因为得罪了某个人而跌入了凡间。

    康义一直觉得有些后悔,祈予是书香门第出来的孩子,不适合这个圈,他既然把人带进来了,那就得好好照顾人家。

    这次被陈玉斌莫名其妙地当枪使,他心里也是很不悦,但是王总虽然不是什么董事长也不是什么总经理,但手里也握了不少股份……

    “小予,这次就算了。”

    康义心里不好受,还强撑着安慰他,“这次咱们饶他一个机会,下次,我们再做个神不知鬼不觉——”

    “不用。”

    祈予在游戏上点来点去,似乎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你随便应付一下王总就好,哦不,可能都不用应付。”

    “???”

    康义一头雾水,“什么意思?”

    “陈玉斌这个人,大智慧没有,小聪明倒是挺多。”

    祈予眼角是微微弯起的,但嘴角的笑意却很淡,“为了撇清他的干系,他说不定会把祸水引到傅衍身上去。”

    “你看微博了?”

    康义一脸诧异,“陈玉斌那小子是想往傅衍身上引,不过人家粉丝也不是瞎子……”

    “我没看,猜到了。”

    祈予温声笑道,“你放心吧,只要他有这个心,就足够他死一万遍了。”

    康义:“???”

    祈予和陈玉斌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杨川正在医院。

    傅衍这一昏睡就是一个多星期,完全见不着好的迹象,傅妈妈等得着急,医生的表情也渐渐凝重起来,说是要安排再做一次脑部检查。

    上一次傅衍满身是血地推进手术间,杨川还记得,他父母匆匆忙忙赶过来见了一面,父亲听说儿子的情况不太好,但大多都是外伤,所以不等手术结束就离开了。

    他当时心里还腹诽过,这是什么老子,儿子半条命都快没了,他也不留下来看一眼。等到今天他陪着傅妈妈给傅衍做检查,看到一个人高马大、面色冷峻的男人大步走了进来,顿时就闭嘴了。

    得,这位他认识,频繁出现在国内外财经日报上、名字响当当的人物——也是傅衍的哥哥,傅沉。

    说起这位傅沉来,可比傅衍的老子还夸张。自己的亲弟弟被撞到昏迷不醒,外面铺天盖地的新闻满天飞,这位哥哥愣是一次也没来探过病。

    要不是杨川知道傅衍一门心思地钻在娱乐圈里,并不想要做什么搅得金融圈天翻地覆的大事,他还真要以为这兄弟俩是在暗中争家产了。

    傅沉这次过来也是百忙之中抽的时间,他眼下卧着两个黑眼圈,不过好在戴了副墨镜什么都看不清楚。

    他走过去和傅妈妈一起在手术室外坐下,声音略显疲惫,“怎么还没醒?”

    “谁知道呢,医生检查说过没什么大问题,好好休养就是了。”

    傅妈妈摇了摇头,浓重地叹了口气,“可是他就是醒不过来……你说,他会不会……?”

    做母亲的立刻想到新闻里那些躺了十几年的植物人,眼睛都吓得微微睁大了。

    “不至于。”傅沉含混地应了一声,“他哪是醒不过来,我看他是不想醒……”

    杨川站在一边,听他这样刻薄的话,都有些听不下去了。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傅妈妈先不满地瞪了自己的大儿子一眼,“你还有脸说?要不是你背地里偷偷欺负人家小予,破坏他们两个的关系,阿衍至于伤心难过成这样吗?”

    傅沉:“……”

    杨川:“!!!”

    我去!这是什么意思!

    他作为祈予的经纪人,当然清楚两个月前发生了什么。因为一起公共的打架事件,祈予的名声一落千丈,这还不是最要紧的。圈内传言祈予是得罪了某位大老板,所以才没人敢给他资源,大家都上赶着孤立他、好去拍那位大老板的马屁……

    难道那位大老板就是……?

    “我这不是当时一气之下,就上头了吗?”

    傅沉自知理亏,抿了抿嘴道,“他当众打了阿衍,还不识好人心……我这个做哥哥的出面教训教训他怎么了。”

    傅妈妈很不满意,她也是最近听医院小护士说才知道这事,“教训一下就把人家教训成全网黑了?”

    “……”傅沉咳了一声,“本来没想这样的,不过手下的人爱嚼舌根,就这么传出去了……傅衍没跟我说,我也根本没注意到这事,下次不会了。”

    “老大,我知道你平日里都护着阿衍。”

    傅妈妈叹了口气,语气不轻不重,“但是他年纪也大了,有些事情你不要过多去干预。更何况祈予还是他喜欢了那么多年的人,你对他有隔阂,阿衍能不知道吗?他们两个吵架以来,阿衍就没给小予打过一个电话,虽然他不说,但是我知道他是在愧疚。”

    “你这个做哥哥的,不给他帮忙就算了,可别再添乱了,回头小予再记恨上阿衍,痛苦的还是你弟弟。”

    “……”

    傅沉沉默半天,还是点了点头,“知道了,我下次不会再插手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了。”

    他们母子间的谈话到此为止,此后一直到医生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摘下口罩,杨川都没敢大喘气。

    “情况有些奇怪。”

    医生如是说,“按理说身体机能已经在恢复了,脑部也没有淤血,病人也没有放弃求生的意志,但是就是醒不过来……我建议你们把病人转到北京去看看,我认识一位专业的脑科医生,或许他可能见过之类的病例。”

    傅妈妈一听转到北京,有些犹豫,他们家根基在南京,生意圈也基本只在江苏一带,虽说北京他们也有亲戚朋友,但总的来说还是不如在家便利。

    但是既然首都的医疗水平更高,傅妈妈自然没有理由不答应。

    但是傅沉却在她点头之前,说了一句,“不着急。”

    他顿了顿,脸色还有些轻微的不自然,“走之前,让那谁过来看一眼吧,说不定就醒了。”

    傅妈妈微微愣了愣,但很快就笑了起来。

    他们俩像是在打哑谜,杨川听了偶尔有一愣,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们说的应该是祈予。

    护士推着傅衍回到病房,傅妈妈也跟着回去,留下傅沉站在走廊外,旁边还跟了一个不知道该干啥的杨川。

    傅沉以往是看杨川最不顺眼的,没有别的缘故,这个长着小羊胡子的男人勾走了他最心爱的弟弟,所以平时也没什么好声气。

    不过他今天斜了杨川一眼,倒没有怎么发脾气,“我听说阿衍倒下之后,你老板那里不太好做?”

    他这话是说得委婉了,杨川也隐隐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心里咯噔一声,“是,不过我现在已经跟王总表明态度了,他应该不会……”

    “不要跟我说‘应该’、‘可能’这种模棱两可的词。”

    傅沉冷冷地笑了一声,嘴角看不出什么笑意,“王总也是个生意人,‘应该’知道忌讳这个。阿衍平日里低调寡言,受了委屈也不爱和别人说。”

    “但是他不说,不代表我这个做哥哥的看得过去。”

    他慢条斯理地说道,“你知道吗?”

    杨川在一旁点头哈腰,他其实一点都不知道这公子哥要干啥,不过还是顺着他的话应承了下来,“是是是……”

    傅沉道,“改明儿叫王总给我打个电话吧。另外,我不希望阿衍再和祈予扯上什么关系,要真有什么,也等他醒过来再说。”

    杨川心道人家那边估计也不太愿意,但面上还是点了头。

    傅沉这才满意又倨傲地点了点下巴,他刚要走,忽然口袋里响起一点铃声。

    杨川悄悄抬起眼皮子,看见男人摸出一只崭新的手机,望着上面的电话号码沉思了两秒钟,才点了接听,“什么事?”

    电话那头不知说了什么,刚才还一副冷淡模样的傅沉脸上渐渐染上怒意,“什么?你说陈玉斌陷害祈予?好啊,我弟弟现在还昏迷不醒,这小白脸是不想念我弟弟点儿好是吧?”

    “一个戏子,也敢爬到我傅家人的头上来了,谁给他的胆子!”

    杨川:“……”

    不是大哥,说好的不想再有关系呢?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先跟大家说一下为什么这几天断更,因为我发现想写的太多,全部糅杂在一起,现在可能问题还不大,但是等v后剧情就可能脱离我的掌控了qwq

    所以想要在这之前及时止损,修一下文,大家之后也能根据内容买v,不至于太亏qwq 不过我最近家里出了很重要的事,所以修文一直提不上日程,但是这个周末就能收拾好了,所以最迟最迟,下个星期就会开始放出新内容的!

    也希望大家可以给蠢作者一点点的时间,作者菌的坑品很好的,从来没有弃坑过,大家可以放心!然后还有的就是,修文可能会大改,不过游戏梗还是不会变的,现在这篇正文的攻受性格我还挺喜欢,之后会修改一下,变成不v的小短篇,继续连载~

    总之,感谢大家的体谅啦,啾咪啾咪=3=

    言言闻言大惊失色,“你冷静一点!”

    开什么玩笑,时光给他的代言费也不过才四百万一年,跟祈予谈合同肯定价格又要压一压,再给公司分成、交税……之后肯定剩不了多少,还要给一个游戏赞助五十万……

    天哪,这小傻蛋到底有没有理财的概念?

    “我是有认真想过的,”祈予点点头,“现在也很冷静。”

    重点是,他想要谈恋爱啊!不想要和小人一起在小猿搜题上查作业!

    他手指轻轻地移动了一下,虚拟人物就穿墙而入,站在言言的背后、摇头晃脑地想要打探一下情况。

    “……”

    祈予:“???”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吃完饭后,依旧消沉的言言默默地拒绝了祈予发出的‘一起写作业’邀请,关上自己的小房门,点着小夜灯、孤独地背着屏幕写自己的语数化。

    “哎呀,没关系的,其实要你来参加高考也太不人道了点。”

    祈予安慰他,“本来我养你就不是为了让你考试的呀,你要是实在担心考不过去的话,我今天和开发者送个信,看看捐五十万能不能让他按我的要求重做一下剧情吧。”

    “!!!”

    言言蔫蔫儿地摆了摆头,像是一株萎靡的含羞草,叶片都没力气卷起来了,“课很多,不能缺,会落进度的。”

    其实进度已经落到都看不到边,不过作为一个高分考进北电的学霸,他一直没好意思和祈予说这事……

    话说回来,自从上次粉红屋刷新出了剧情必要的道具之后,祈予每天都会逛一逛粉红屋,今天发现它居然还上新了‘请假条’这种鬼东西!

    为了防止小人消极上学,系统将请假条的购买资格交给了玩家,而且没有请假条就待在家里,小人还会被自动驱逐!

    啧,丢脸。

    怎么回事,小人还闹起脾气来了?

    事实证明钱可以是万能的,关门并没有什么卵用,祈予作为游戏里唯一的氪金玩家,权利是被开发者誓死捍卫的。

    左右打探没成功,祈予也猜不透一堆逻辑数字到底在想什么,索性伸手开始每日必行的搓脑袋项目,“是不是今天上课太累了?要不要我帮你请个假?”

阅读今天也在认真宠爱情敌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情终》《战国千年物语》《春色满园关不住》《无敌于都市从监狱开始》《男主弟媳不好当》《盛世毒妃很嚣张》《万界神话之最强玩家》《撸起袖子加油追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79/379965/76883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