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白鹭洲

    春花小卖部钟小四很喜欢去,经常不买东西就站在门口橱柜往里面望。钟灵与钟小四玩的时候,也跟着他去了几次,小卖部算得上是哄小孩子的地方,卖了很多小玩具小零食。他俩身上又没钱,只能眼巴巴干着看。

    “那你是住钟家台哪里的?”刘波问。陀山山区跟钟家台并不远,而且都是一个大乡下面的。十里八湾的人说起来这个跟那个是亲戚,那个与这个又相识,一说谁谁谁哪个都认识。所以乡里的聊天一般都是往熟人亲戚上面聊得多。

    “那就是了。”刘波说,“乡乡里里还是得人多些住得好些,要帮忙也多个照应啊。”刘波说着轻快地推开波浪,一舟横朔江中,白雾弥散开来。

    “放心咯,坐得下,我都搭过比这还多的人嘞。”刘波说着,拿起长杆把船缓缓推离岸边。“香姨儿把小伢儿抱紧起。”刘波不放心地看向钟灵叮嘱一声。

    “放心,抱紧了。”香姨儿说着把钟灵抱得更紧。钟灵被束在香姨儿怀里,半天喘不上气。

    “白鹭洲地方好啊,田里这么多稻杆,这个收成不得了啊。”董婶妈羡慕地说。“那确实,这乡乡转转里只有白鹭洲日子过得好些。”一个年轻小伙子说。

    飞凤也说,“白鹭洲地方好,人也好,总之都还蛮好。” WWw.8Yue.ORG

    香姨儿牵着钟灵,“慢点走,看着些路,路上还有些坑莫踩到了。”钟灵在前面欢欢喜喜地跳着走,闻言放慢了脚步。

    “那白鹭洲还是多亏有个好带头人,段建国真的是个好村长,把白鹭洲打理得这么好。”众人也纷纷称赞段建国村长。

    “所以好人有好报啊,段建国屋里女儿嫁到了城里,听说男方屋里在县里医院当副院长是真的吗?”

    “好像是的吧,反正等下到他屋里问哈就知道了。”

    原来嫁女儿的人家就是人们口中的段村长家里。穿过稻田,走过一座小木桥,再穿过几户人家就到段村长家了。

    段村长家里是一套暂新的四间屋大木房,修的很大方。段村长和媳妇正在家门口笑盈盈地给前来的客人发烟端茶。

    “上亲来了!上亲来了!”老远就看到段村长家门口有人高声对着屋里叫,之后有几个婶娘端着一盘盘红糖水出来。

    钟灵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一起来的这些人就是他们家的上亲。上亲就是女方家亲戚的意思。

    段村长穿着垫肩大西装,还打了领带,精神劲头很好,一一给客人塞烟进茶。看见上亲里面香姨儿还牵了一个小孩,有些面生,“香妹子这是带屋里哪个小女儿出来玩啊?”

    香姨儿说,“这是灵陀庙里的仙童,听说你们屋里有大喜事,过来给你传祥瑞的来了。”

    香姨儿很会说话,段村长听了十分开心,“诶呀,是那个高庙里的仙童啊,欢迎欢迎。”段村长乐呵呵地给钟灵塞了个三角钱的红包,当地的规矩小孩字头一次上门都会给红包礼。三角钱在那个年代真的很多了。

    “谢谢村长。”钟灵欢欢喜喜地接下红包,这个段村长看上去就是个大好人,对小孩子一点也不会吝啬。三角钱都可以买一斤猪肉了,钟灵想给钟小四留着,他不是一天到晚喜欢去小卖部干望着吗,下次请他吃糖去,让他吃个过瘾。

    段村长对着里面帮工的人说,“跟仙童安排上亲席。”接着一众上亲便浩浩荡荡往里屋里看新娘子去。

    婚礼在第二天,上亲都是前日到,因为第二日得送新娘子出嫁。香姨儿是新娘子小舅妈,平时就很疼新娘子,一进屋就牵着钟灵去新娘子房里。此时新娘子还没换上新娘装扮,正在里屋里帮着做家务扫垃圾。

    “诶哟,我的倩儿,就要嫁人了。”香姨儿一见新娘子便心疼地抱住,“我的倩儿啊要出嫁了。”段倩本来还无事,因为香姨儿这么一哭突然就鼻子一酸也泪盈盈起来。

    “明天就出嫁了,让小舅妈好好看看你。”香姨儿抱着倩儿看脸,看着看着眼泪就止不住地落。“是个有福气的女儿,嫁得好嫁得好。”

    段倩安慰香姨儿,“小舅妈莫哭了。”外面正好又来客人了,正叫人去招呼。“小舅妈莫哭了,我要去招呼客人了。”段倩懂事地说。

    “嗯嗯,去吧去吧。”香姨儿抹着眼泪去其它屋里烘火。客房里已经有不少客人在围着火堆烘火,一起来的上亲都已经在这里坐着。

    火堆上熏着一挂挂的腊肉和腊肠,段建国家里的日子显然过得不错。

    “段建国屋里日子过得确实好。”一个婶娘说。

    “谁叫他是村长呢,官那么大,又会做人,把白鹭洲带的这么好。而今白鹭洲家家户户哪个屋里没有肉啊鱼啊的,也只有我们这些嫁出去了的,没住在白鹭洲的过不上好日子。”董婶妈酸酸地说。

    飞凤笑她,“董婶妈你就别酸了好不好,你家日子还不好过啊?你屋里男人天天守在你身边把你当太后娘娘侍候,你还想哪门好?陀山哪个屋里的男人都没有董叔叔听媳妇儿话。”

    董婶妈脸上笑开了花,“不是我说,我屋里虽然没得白鹭洲日子这么好过,但是好在屋里男人老实本分也心疼我,不然这一辈子穷日子么时候才能过的去哦。”

    “诶?你这是抱得个么东西?”香姨儿感觉钟灵胸前硬硬的,低头一看是个果冻包,里面还有个毛绒绒的灰团子。“还带这个兔儿到处跑啊。”香姨儿说着,越发觉得钟灵小丫头可爱了。“是个有善心的伢儿啊,难怪到庙里受香火供奉。”香姨儿疼爱地抱着钟灵,小船摇摇晃晃载了八个大人加钟灵一个小孩子,往漓江那头缓缓荡去。

    白鹭洲掩在茫茫白雾之中,上岸时飞雪渐消,洲上披覆着白雪,连绵不断的桦树枝头光秃秃的耸立着,桦树林里间或穿过一只飞鸟,白鹭洲上一片萧瑟景象。

    与钟灵想象中郁郁葱葱的样子有些不同,从上面俯瞰白鹭洲被白雾笼罩着美得似仙境。本以为与其它地方不一样,不料上了洲见到的也是普通平常的冬天景象。

    香姨儿牵起钟灵的手,她三十多岁,家中也有孩子与钟灵差不多大小,习惯地把钟灵带在身边保护,做起她的暂时监护人。

    一行人浩浩荡荡穿过石滩,穿过森森的白桦林,往白鹭洲中走去。白桦林后面是连绵的稻田,一片接着一片,都被雪覆盖着。稻田里还隆起不少稻杆堆,矗立在一片雪地里。

    “诶,那个嫁到你那边的亲戚叫郑春花,还开了个春花小卖部,你应该认得到。”刘波说。春花小卖部?钟灵好像听过,有点印象。“是不是在钟家台小学往马头湾那边走?”

    刘波点头,“是的是的,她是住马头湾,那就是她了。”

    陀山山区外边为了修水库还修了一条大沥青路,这些年一直与外界通车,好多人都去外地谋生,一来二去陀山也跟着慢慢发展起来了,远近闻名的灵陀庙外部墙壁装修贴的都是白瓷砖,可见这边经济在乡里算得上是很好的。

    “啊,是啊。”钟灵回过神,刚刚正在想刘波二十年后淹死的事情,有些恍惚。“钟家台我知道,那地方说实在的不太好,比我们陀山都要差。我一个叔伯的女儿是嫁到那里的,听他们说条件特别苦,到处都是山还有溶洞啊一些古怪地方。”刘波世代生长在陀山山区,陀山还有个漓江水库是政府特别建造的,能说明此处还是被外人知晓的。十几年前修了水库之后,也就有了路,莫看陀山山区大,说起来除掉江水,其实也就几座山和白鹭洲一大片地方。

    “齐了齐了,董婶妈到了没?还有飞凤妹子。”

    “婶妈到了,飞凤也到了,走吧走吧。”

    一群人吵吵嚷嚷上了船。“刘波,会不会坐不下啊?”有个婶妈问道。

    二人在渡口稍稍等候就热热闹闹来了一大拨亲戚。“刘波!好久不见啊!”“波儿,生意好啊。”人群中都是与刘波相熟的人,年轻的小伙子已经同刘波开起了玩笑。“波儿,你什么时候跟了个跟屁虫?”“你媳妇儿都没得怎么多了个伢儿?”都拿小钟灵逗刘波。

    “好了好了莫瞎讲了,这是庙里的供奉童子,我看她一个人在山上没照应,带她下山玩下。”刘波一本正经地说,说完又与一群小伙子玩闹去了。

    “石潭湾?我想下,好像没有听到说过。你那个石潭湾肯定住的人不多吧。”

    “嗯。是不多,总共就两户人家。”石潭湾一户是钟幺妹,一户是住对门山里的刘五叔家。刘五叔还是钟家台黑山坪那边的人倒插门进来做女婿,所以湾里没有外来人,人又少自然知道的也少。

    “人齐了没?齐了我要开船了,冷死了站在这里。”江上瑟瑟飘起了小雪,刘波等了一会儿,看着人数大概差不多了,“我开船了啊,还有没有没来的人?”

    而钟家台那边则是内陆,一座接连一座的山,根本看不到边,人们的日子也就跟着慢无边际的无望。

    “嗯。”钟灵点个头,算是同意了刘波所说的钟家台经济发展不行。“哎,这日子啊,其实也都差不多,哪里跟哪里都一样,到处都是吃不饱的人呐,好也好不到哪里去。”刘波想起自家条件,于是这般说。

    “我住石潭湾。”钟灵说。

阅读乘虚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都市之恶魔君王》《重生六零:俏田妻,老公宠上天!》《LOL之劳资强无敌》《唯愿嫁得蠢儿郎》《被自家男主攻略怎么办[快穿]》《野心未泯》《农门贵妇》《大老爷锦鲤日常[红楼]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79/379961/76882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