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得意便张狂

    “我就说么,这小胖子肯定比英宁厉害。四岁会说快板算什么,这小胖子表演单口相声的时候比天桥张还厉害。哎呦,看那五条龙,画的真是惟妙惟肖。英雄出少年,天才如甘罗,我彻底服啦。”老大爷旁边那位斯文青年,为了夸奖乐州宇厉害,将去世许多年的天桥张都拉了出来。

    “了不得啊,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啊。”又有人随上了话。

    贺树里及时出声,喝止乐州宇即将出口的大笑。

    “嗳,对。”洪丑赞成的点头,“他这场能赢,是取了巧,把五龙捧圣推陈出新。论真本事,他绝不如你。这场就当让他,下一场,你给他点颜色看看。” WWw.8Yue.ORG

    英宁被洪丑说服,心情好了不少。

    赢的满堂彩。

    “还乐呢,我真愁死了我这是。你乐个什么劲儿啊,骨头轻你当是个好事儿呢。骨头轻,耳朵软,心眼儿就容易糊涂啊。这样的人没出息,知道吗?”贺树里很想把乐州宇的脑瓜子劈开,清扫一下乐州宇脑浆子里的歪曲思想。

    “师父,你们两个也太小题大做了。刚才我表演的那么好,赢得满堂彩,我当然开心啊。不开心,难道我要哭丧着脸啊?”乐州宇这会儿有点不开心了,“成天说我骨头轻骨头轻的,我哪儿骨头轻啦。我骨头重着呢,称骨八两六!”

    “还……”

    贺树里还想教育乐州宇,江东来拉了他一把,制止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江东来给了贺树里一个眼色,示意贺树里适可而止。惹恼了乐州宇,影响他接下来在比赛中的发挥,到时候可就得不偿失了。

    贺树里也知道自己有些过分,因为他太在意比赛输赢了。

    他想赢,但又不想得罪一口道茶馆的师傅们。

    乐州宇那番得意洋洋的模样,破坏了贺树里‘以武会友,赢后握手言和’的打算,贺树里能不生气吗?

    重重叹息一声,贺树里揉了乐州宇光头一把,软下声音先道歉再恳谈,“师父不该说你骨头轻,你表现的确实非常不错。但你也有错的地方,那就是不该太张狂了。在比斗中这么张狂,太不尊重对手。遇上那脾气急的,说不定会干出鱼死网破的歹事来。”

    听了贺树里这番话,乐州宇愧疚又后悔,觉得自己不该同贺树里顶嘴。

    他虽然油嘴滑舌骨头轻,在红尘下九流中染了一身市侩气儿,没半点稳重作风,但是个实打实的孝顺孩子。

    乐州宇心想:师父都这么大岁数了,骂我几句又能怎么样,我实在不该顶嘴。现今闹的师父当众向我道歉,真是不应该。再说了,师父说的也没错,我骨头确实有些轻。只是赢了这么一场,我有什么可得意的,赢到最后再得意也不迟。以后我且不能这样,定要稳重起来,宠辱不惊才是正道。

    这会儿中场休息结束,第二场比赛这就要开始了。

    第二场比的是‘暗相声’,也就是口技。

    一口道上场的是洪丑,乐州宇这边上场的还是江东来。

    江东来与洪丑互相谦让一番,当先开始表演。

    他表演的是媒婆闹婚。

    学那胖媒婆既妖娆有粗野的走路模样,江东来绕着锅边走了一圈,到了当中间,江东来翘起兰花指,飞了个油滑眼儿,开始学那媒婆说话。

    中年妇女独有的尖锐声音急促语调,他学的分毫不差。

    背过身去,只用耳朵听,定会以为身后站着一位妇女。

    他学媒婆说话的时候,手指头还在脸颊手背上敲打,脚下也应景的敲下地面或者划拉一下,做出拖凳子端茶喝水的声音。

    把媒婆要说的话说完,他又换上另外一种中年妇女的声音,只听声音,妇女形象跃然脑海。

    江东来表演的十分精彩,洪丑更胜一筹。

    洪丑表演的是假出殡,将大悲至极反而大笑的表情演绎的活灵活现,引的周围群众凄然泪下,转而他又将尸体炸死复活表演出来,围观群众眼泪还没干呢,又哄堂大笑。

    江东来看着洪丑的表演,甘拜下风。

    能把观众逗乐了,这不难。口技以假乱真,苦练便可以达成。

    像洪丑这样完全掌控观众情绪,只凭苦练是达不成的,靠的是天赋。

    江东来没有这个天赋,输的心服口服。

    乐州宇则得意非常,插上翅膀这会儿就能飞上天去。

    贺树里有些生气,气乐州宇太张狂,“给你插上对翅膀,你能飞上天去。我这臭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了?啊?骨头怎么那么轻呢,丁点得意事儿不能有,一有就飘,拉都拉不住你。”

    “哎呦,我瞅着,他这辈子改不了了。”江东来铁口直言,认定乐州宇这辈子就是个骨头轻的。

    乐州宇这会儿根本听不进去贺树里和江东来的话,连大肠内的废弃物都在欢呼雀跃。

    他赢啦!

    叽叽喳喳呜里哇啦噼里啪啦……

    “妙啊,实在是妙。这五猪救母唱的好,白沙撒画更是一绝。五条龙五个模样,从头到尾一笔而成,了不得。妙,实在是妙啊。妙不可言。”围观群众里一位穿着中山装的老大爷,摸着下巴连连感慨。

    一声清脆鸟叫,好似点燃炮仗的火苗,闹醒围观群众。

    “叽喳~”

    输不起的英宁,气呼呼来到洪丑面前,“我不比了。”

    洪丑蹲下来,看着英宁,“这就认输啦?”

    英宁一扭头,“我没输。我画的比他好。”

    瞄了眼贺树里,乐州宇紧忙收起张狂表情,换上浮于表面的谦逊姿态,朝着英宁一拱手,“承让了。”

    英宁冷哼一声,甩袖下场。

    抛给英宁一个得意的小飞眼,乐州宇双手叉腰,挺着圆鼓鼓的肚子,脑袋朝上一仰,眼看就要来一个哈哈哈哈仰天大笑。

    “小宇!”

    乐州宇朝着英宁背影做了个鬼脸,无声念叨:“输不起,略略略……”

    轰然而起的叫好拍掌声,吓飞在屋顶看热闹的鸟儿,吓跑了在街角捡垃圾的老鼠,吓的太阳躲到了云彩后……

    叫好声鼓掌声混乱嘈杂成一片,此情此情,仿佛樵夫惊了深林群鸟。

    看着越来越多的绿色竹签,听着周围群众各式叫好赞美,乐州宇乐的见牙不见眼,转着圈朝四外周连连拱手,“多谢大家伙捧场,多谢,多谢。”

阅读丑角洗战袍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席先生是宠妻控》《[综穿]百味人生》《我是村长》《穿书之贫僧不入地狱》《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撩到你心动[娱乐圈]》《当菟丝花拥有金手指[穿书]》《拯救悔意人生[快穿]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79/379948/76879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