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奇怪纹身

    对,我就是那个掉坑里的林凡。

    今天是我暑假生活开始正式的第一天,现如今我已经高二了,在sp县中学上学。

    这个疑问,也伴随了我8年时光。

    实际上,这只是小时候和二丫一起玩的时候的玩笑话。

    我跟二丫玩过家家,曾经说过要二丫嫁给我,也不知怎的,就传到了二丫妈妈的耳朵里,直到今天,二丫妈妈还总是用这个笑话来嘲笑我。

    “哎~长得天仙一样又能怎样,命不好啥都没用啊,你都不知道,我家二丫这次回来,以后还能不能上学都不知道啦~” WWw.8Yue.ORG

    奶奶好奇道:

    “咋的了?咋不能上学了?以前不是听说这孩子学习挺好的吗?咋就突然不上学了?”

    二丫妈妈叹息道:

    “婶子,你可不知道,我家二丫遇到怪事啦~”

    “啥怪事啊?”

    “这次假期回我跟他爹把她接回来,我家二丫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整天疯疯癫癫,神神叨叨的,总说有人跟着她,要杀了她。

    半夜的时候,一眼看不住,就要自残,我跟他爹带她去了市里好几家医院,大夫都说没啥毛病,这可咋整啊?”

    “那你们没去找个仙家看看是不是冲着啥了?”

    “看了,有个仙家说他身上有东西,说来明天给治治,哎~也不知道有用没有啊。”

    听到这里,我要给大家解释一下,仙家,就是东北指的一些成了精的妖怪。

    在这些妖怪中有好有坏,坏的自然就是妖,而好的就会找一些天生通灵的人来附身,借用这个人的身体给别人看病来赚取功德,这里的看病,不是说得了实实在在的病,而是指一些灵异事件。冲着就是指鬼附身。

    我泡完茶,连忙端上来,对着二丫妈妈说道:

    “张婶,你也别太心急了,你家二丫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这样,明天我也去你家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二丫妈妈看看我,有些为难,思考了一下说道:

    “好吧,哎~本来也不该让你这孩子来,不过你跟我家二丫关系从小就好,不让你来,估计你也不能放心,那明天一早你就来吧。那婶子,不能多聊了,我该走了。我家二丫也不知道在家里咋样呢。”

    送走了二丫妈,我坐在石凳上静静思考,二丫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这样了呢?

    在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了。

    二丫大名叫张怡敏,从小跟我关系特别好,他父亲张成跟我爸爸从小也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好兄弟,所以,到了我们这一代,关系自然也就特别好。

    自从我们初中毕业,我跟二丫就上了不同的中学,二丫小时候的成绩比我好,我考上了县中学,她考上了市中学。据说她在市里,也是住校生,成绩也数一数二,可是这次回来,怎么就突然这样了?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变故呢?

    时间转眼就来到了第二天一早,我起的很早,洗漱好后,我就赶忙走到了隔壁二丫家。

    可是没想到,我还是来晚了,给二丫看病的大神二神已经到了。

    邻里邻居的围了一大圈,没办法,我只能躲在看热闹的人群后面。

    大神和二神是东北这边看灵异事件的主要成员,一般大神负责被上身,二神负责请神。

    其中还有很多专业术语,比如,小花荣指的就是未婚妇女,没脸子就是鬼,八宝罗汉就是说的这家的男主人。

    只见二丫五花大绑般的被绑在炕头的柜边,眼眶微青,眼神阴冷,时不时地扫视着四周,还偶尔冷哼一声,却一言不发。

    这时,大神正端坐在炕上,面前摆着一张八仙桌,桌上摆满了各种贡品,有水果,有猪头,有烟,有酒。

    而二神,就站在大神旁边,一只手里拿着一张驴皮鼓,一只手里拿着个小鞭子,看不出用什么材料。

    只见二神清了清嗓子,对着周围围观的人道:

    “诸位在场的如果有没结婚的小花荣,就请先离去吧,阴气大,伤着。”

    二神见周围走了一部分人,紧接着就对大神使了个眼色,意思准备开始了,然后就拿起了鼓和鞭,很有节奏的打着鼓。

    打了一小会,就听见二神开口唱到:

    “日落西山黑了天,家家户户把门关.喜鹊老挝奔大树,家雀老挝奔房檐。

    行路的君子住旅店,当兵的住进了行营盘.十家上了九家的锁,只有一家门没关。

    要问为啥门没关,敲锣打鼓请神仙呐诶嘞诶嘿呦~

    二神正唱着,就见大神突然身体开始抽搐,而且抽搐的频率越来越快。紧接着就见大神开口问道:

    “帮兵请我来干啥啊”

    二神连忙道:

    “今天请老仙家不为别的,只因为这家小花荣得了虚病,请老仙家来看看到底是哪个没脸子的冲撞了?”

    大神看了看二丫,嘴里开始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然后就见大神转头对二神道:

    “这个小花荣,没事闲的请了个烟灵,还冲撞了人家,这事,我没法管,毕竟是你情我愿的,老仙家我也不好参合。”

    二神思考了一下,对着大神道:

    “老仙家,你看能不能商量一下,毕竟这家八宝罗汉对咱家也挺诚心的,咱也不能见死不救是不?”

    大神想了一下,紧接着对着二丫又嘀咕了一阵,随后便对二神道:

    “我跟你讲,这小丫头的事,咱家管不了,不过,我也跟这个烟灵商量了一下,人家死活不答应,老仙家现在我也没办法。你们另请高明吧。”

    说着,大神缓缓地转过头,深深地看了我这个方向一眼,然后接着道:

    “哟,还有打南边来的?也罢,算这家小花荣命不该绝。”

    说完,紧接着就对着二丫爸爸说道:

    “八宝罗汉,这事我们堂口本不该管,毕竟是你家小花荣自己作死,不过也算你家命不该绝,这屋子里有个打南边来的,我们家管不了,人家能管,你去寻他吧~”

    话音刚落,只见大神又是一阵抽搐,昏了过去。

    二丫爸爸见状,连忙对着大神作了个揖,然后对着二神问道:

    “老仙家刚才说的南边来的是啥意思?”

    二神此时正扶着大神,对着二丫爸叹息道:

    “哎~你家闺女,好的不学,学坏的,没事招鬼玩。一般来说,要是无意间冲撞,我们家老仙还能给赶走了,可这丫头身上的,是她自己主动请来的,她自己不送,我家仙家是真没啥办法。

    不过我刚才求了老仙,老仙也指点你了,你家屋里有个学茅的,南边学茅的可不像我们这边规矩多,请来的,茅家的是能给赶走的。你就好好问问,谁是茅山的吧。”

    说罢,一言不发的搀着大神,就走了。

    二丫爸见状,愣了一下,屋子里这些都是邻里邻居的,熟悉的很,没听说过谁会茅山术之类的啊,连忙转头边哭边问:

    “谁家会茅山术?救救我女儿吧,我老汉给大家磕头了!”

    大家伙面面相视,扭头看着左右,心里也是奇怪得很,内听说过,谁家学过茅山术啊?

    而我心中也是好奇的很。

    要说谁家的谁学过茅山术这等奇术,这么小的村子里,早就传开了,可是从没听说过啊,我也扭头看向四周,到底是谁呢?

    我正尴尬的时候,奶奶从屋子里走出来,看见二丫妈妈,笑道:

    “张家媳妇,你可别开玩笑了,你家二丫长得跟天仙似的,我家这臭小子,哪能配的上啊~”

    说着,我就把二丫妈妈迎进门。

    二丫妈妈进门后就和奶奶在院里子的石凳上坐了下来,我见状连忙走进屋内去泡茶。

    正烧着热水呢,就听见二丫妈妈跟奶奶叹气道:

    “奶奶,我不记得也不能说我摔坏了脑子啊,我又不是傻子。”

    这时的我,已经16岁了,8年前在山里发生了什么,我是真的记不得了。

    “也就是那时候,你的胳膊上,就有了这个奇怪的剑型纹身。

    “你都不知道啊,自从那次大家伙从坑里把你拉出来,你每次见到二丫,连话都不敢跟人家说,生怕人家笑话你哭鼻子,哈哈哈~”

    “林凡呐,几个月不见,你这又长高了啊,小伙子现在真帅啊,上学的时候有没有处对象啊?

    我跟你讲,可不能早恋啊,现在要以学业为主,我家二丫还等着嫁给你呐,哈哈哈~”

    我看着二丫妈妈,脸上尴尬不已。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了起来,门外传来了二丫妈妈的叫喊声:

    “老林婶子,听说你家林凡回来了?我来看看你们!”

    而爷爷,早在三年前,就因为太过劳累,生病去世了。

    自从那年我掉到坑里以后,我的左胳膊上,就奇怪的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剑型纹身,我问过无数次爷爷奶奶纹身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却没有任何人能回答我这个问题。

    我急忙下了炕,去给二丫妈妈开门,门刚一打开,二丫妈妈脸上就笑开了花道:

    说起来也怪,自从你回来以后,问你山里你发生了啥事,你啥也记不得。

    我估计啊,你是掉坑里摔坏了脑子吧!”

    平时我都住在学校里,所以,每年的寒暑假,奶奶看见我都会非常高兴。

阅读天师剑系统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我的女友是只猫》《温良》《漫威里的德鲁伊》《穿越之知青时代[空间]》《草莓糖几分甜》《柳暗花明又见鬼![三国]》《他在耳边低语》《你就是嫉妒我长得毛绒绒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79/379924/76873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