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对阉党的看法

    大家都是读书人,不管心里怎么想,实际怎么做,嘴上不能这么说出来,毕竟大家都是要脸的。

    周清荔看着周正的行为与过去大相径庭,只当他是疯病作祟,摆了摆手,道:“去吧,好生修养,其他不要多想。”

    刘六辙一躬身,连忙向厨房方向跑去。

    周正躺在床上,神清气爽,想着大明朝的种种,眼前已经浮现了一些美妙的事情,嘴角不禁勾勒起笑容。

    刘六辙端着饭菜进屋,看着周正诡异的笑容,不禁哀嚎:二少爷,你啥时候能好啊。

    刘六辙只当周正是胡言乱语,没有理他这些‘疯话’,只是心里犯愁。

    二少爷刚刚中了举,本来前程大好,现在疯了,以后可怎么办?他这个书童怎么办?

    周正一边吃,一边评点府里的菜肴,吃完还嘱咐刘六辙道:“告诉这位四川的厨子,我不爱喜欢吃辣,晚上我要吃清蒸鱼,鱼汤面,配两个可口小菜,再要一个鸡蛋羹汤……” WWw.8Yue.ORG

    刘六辙收拾着,道“恩,我通知厨房。”

    周正剃着牙,在房间里转悠,看到书房里的笔墨纸砚,嗯的一声,微微点头,继而道“本少爷要闭关读书,除了三餐送饭,有事没事都不要来打扰我。”

    刘六辙巴不得周正不出门,飞快的答应道:“好,要不要锁上门?”

    周正要偷偷摸摸的了解很多事,正怕偷窥,一挥手道:“锁上,门窗钉上钉子,天塌下来也不准打扰我。”

    刘六辙只当周正又犯病了,答应一声就快步出去,生怕周正反悔。

    周正活动了一下肩膀,便来到书房,对‘周正’以前的痕迹认认真真的开始了解。

    很快,家丁就来了,对着周正的门窗一阵敲敲打打,真的给钉死了。

    周正很满意,继续在书房里熟悉。

    刘六辙带着人钉门窗,下人们来来去去,议论纷纷。

    “二少爷病的这么重了吗?这是要彻底关起来啊。”

    “你们怕是不知道吧,刚才二少爷在外面将钟给事的三公子给打了,用长凳,据说打的不轻……”

    “还不止,二少爷经常说些疯话,还记得吗?前两天他在楼顶,大喊着‘穿越之门开启’后跳下来吗?可吓死我了……”

    “哎,以前的二少爷是多么的温文尔雅,这中了一个举怎么就疯了呢?”

    不要多久,这些话就传到了周府之外。

    周给事家的二公子因为中举喜极而疯,现在更是还打人,已经被关在屋里,门窗钉死,不准出来了。

    谣言纷飞,自然也传到了钟府。

    刚刚看过大夫,躺在床上龇牙咧嘴钟奋腾听到后,一脸的铁青,气怒道:“他是故意的,他那些话哪里是疯子能说的,爹,周正一定是装的,就是故意来落你的面子,好让他老子周清荔抢走你的工科都给事中!”

    钟奋腾床边站着一个中年人,身形粗壮,高大,脸上还有一道不明显的疤痕,有凶相。这时,双眼里尽皆是怒气。

    钟奋腾之父,钟钦勇。

    钟钦勇看着钟奋腾,眼角下的横肉一抽,冷声道:“不管是真是假,周清荔这次是有嘴说不清了!”

    钟奋腾双眼一睁,道:“爹,你有办法了?”

    钟钦勇看着钟奋腾,道:“这口气爹帮你出!不但要那小畜生付出代价,我也要他老子的官途尽毁!”

    钟奋腾脸色大喜,双眼愤恨又快意的道:“嗯,到那时候,我倒是要看看,周正那狗东西的脸色!”

    入夜,周清荔书房。

    周清荔坐在桌前,与老管家福伯对话。

    福伯道:“老爷,工科都给事中已经空缺一月有余,这一次的遴选,我怕多半还是阉党得了去,您与钟给事都不过是台面,走个过场。”

    阉党一些人也不敢做的太过,起码的样子还是要做给人看的。

    周清荔青幽的脸在晃动的烛光照耀下有些晦涩,道:“阉党势大我何尝不知,但不争一争,我给事的位置怕都保不住。”

    福伯看着周清荔,眼神里深深的忧虑。

    阉党而今霸占朝堂,东林去了七八,清流靠边,朝野上下哪一个不靠向阉党,稍一违逆就是打发出京,远远发配,严重一点就是以莫须有的罪名下镇抚司狱,再无出来之日。

    朝野胆寒,趋炎附势之辈无穷。

    周清荔不是东林人,也厌恶阉党,在夹缝里生存,一个不好就是凄凉下场。

    周清荔知道福伯的担忧,道:“不用想那么多,我还能应付。对了,征云的事,你怎么看?”

    征云,周正的字。

    周正看到他进来了,给了他一个友善的微笑,坐到桌前。

    刘六辙看着他的笑容顿时头皮发麻,将饭菜摆放到桌上,小声的道:“少爷,饭菜好了。”

    周正已经拿起了筷子,随口道:“六辙,今年是几年几号啊?”

    刘六辙摆放好,拿着盘子道:“二少爷,今年上天启六年,九月二十四。”

    周正端起碗,道:“嗯,那阉党快完蛋了,得离他们远点。”

    边上的周方也是如此,神色不满。他们读书人讲究的是‘杀身成仁’,‘无私为公’,哪里有不知廉耻,大喊着为己苟且私利的。

    周正被吓的一怔,旋即若有所悟,果断道“知错了。”

    周清荔眉头一动,抓住了周正话里的漏洞,道:“于己?”

    周正对这些还无所觉,随意的道:“我觉得无所谓好坏,东林党会犯错,阉党也会做些好事,关键还是看于国于民于己。”

    周清荔还不到五十,向来不苟言笑,面容冷峻,他看着周方,面无表情的道:“你弟弟病的这么重,你就一点不关心?”

    周方一怔,刚要再说,周清荔已经走了。

    周方看着父亲的背影,紧拧眉头。他爹似乎话里有话,但他不甚明了。

    周清荔要走,周方一脸忧虑,道:“爹,二弟这完全没有所觉,你就不担心吗?”

    周方很担心,担心周正成了阉党,那他们周家一世清名就完了!

    青衣小厮叫做刘六辙,他听着周正‘没心没肺’的话,不知道说什么好,抬头看着厅里。

    周清荔眉头一皱,起身就要走。

    另外就是,他父亲与钟奋腾的父亲钟钦勇正在争夺工科都给事中,现在把柄送人家手上了,对周父很不利!

    周正理所应当的道:“那当然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混账!”周清荔一拍桌子,面露怒色。

    周正点了下头,愉快的转身,还没跨过门槛,就冲着青衣小厮道:“六辙,让厨房做些好菜,送到我房间里来。”

阅读明廷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特种兵之万界融合》《公费恋爱[娱乐圈]》《心尖乖宠》《穿成渣了男主的绿茶配[穿书]》《禁色[ABO]》《绝世狂枭》《我让渣攻怀了我的孩子[快穿]》《干掉男主和反派以后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79/379874/76863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