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跳河

    时秀华看到没人理会她,什么分手费一万?自己的丈夫给我三百万分手费,我还气得跳楼了,敢情我还没有摔死?又被抢救过来了?不对呀,周边一个人也不认识?不得不问身边的女人:“喂,你是谁?你们在说谁?” WWw.8Yue.ORG

    身边的女人转过身来:“秀华,你终于醒了?”

    不对呀,安之与这个名字似乎熟识,一时想不起来他是谁?任小乔?公社办公室?这些字眼太陌生了,这个人会不会是什么骗子呀?

    秀华的丈夫叫安之与,是个省城下放到代儿庄的知识青年,安之与是一九七二年下放到代儿庄的,那一年,时秀华刚刚十二岁,还是个小学生。有幸参加了欢迎知识青年插队到农村的庆祝仪式,时秀华是花鼓队成员,花鼓队六个男孩六个女孩,一共十二人

    那一天一共来了十个知识青年,五男五女。安之与是其中一个,欢迎仪式结束时,安之与走到时秀华面前,也许是眼缘把,就问时秀华,安之与弯下腰,亲切地问:“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几个女知青连忙问:“她妈干什么的?”

    “什么都不干,她也不能干什么,一个尼姑能干什么?”

    “尼姑?尼姑还养孩子?”一个女知青有些吃惊,

    谁知道,女知青的话音还没有落音,时秀华发怒了,说一句:“青蛙嘴,你才是尼姑?”冲上去抓住那个中年妇女的手,张开嘴巴就咬下去,不松口,

    那个叫青蛙嘴的女人嚎叫起来:“你这个小蹄子,敢咬我,我打死你,”时秀华咬住的是左手,青蛙嘴右手又举起来,安之与一步上前,抓住了青蛙嘴的右手:“你不能打她,”

    青蛙嘴连忙说:“他还咬着我的手呢,”

    安之与轻言慢语的说:“小妹妹,你松开她的手,有话慢慢说,不要咬人吗嘛?”

    “我没咬好人”

    “大哥哥,我叫时秀华,”

    “好名字,人长得也好看。怪俊气的。”

    话刚说完,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嘴女人走了进来:“什么人养的?能不俊?”

    知青们奇怪:“他妈妈很有名气?”

    “那当然,方圆几十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

    不过,也有人认出来,刚刚跳下去的那个女孩子,就是代儿庄生产大队的时秀华,很活泼的女孩,听说跟省城来的知情对上象了,听说那个知青上大学了,谁不羡慕她呀?挺好的呀,为什么要跳河呢?好死不如赖活着呀,·······

    时秀华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公社医院里了,睁开眼看看,好生疏啊,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自己的身旁还坐着一个女人,还在和另外一些人说话,这个女人说:“想不到这个孩子,我给她一万分手费已经不少了,我的一个月工资才九十几块,一万已经是十年的工资了,”

    “快,拦住她,有人要跳河了,”一个女孩在前面跑,一个女人,还有一大帮男人在后面追,听到喊声的人们都停下了脚步,他们还没有弄清楚事情的原委,没有贸然去拦截这个女孩子,就这么一不留神女孩子跳进了平河,

    .. ,出生在庵堂里的女人

    准确的说,是我的前夫,我们是一九七七年十月领的证,那年才十七,本来不给领证的,说没有到结婚年龄,是妈妈拿着烈属的牌子,到公社民政股一闹,结果,证就领了,一九七八年一月又领了离婚证,为什么呢?因为安之与想参加高考,结过婚的不准参加参加高考,

    不过,我们虽然离婚了,还是以夫妻名义生活在一起·,一九七八年,安之与真的考上了大学,那时候安之与的爸妈还都在五·七干校劳动,到了放寒假的时候,安之与还是回到我们家过年,

    安之与一到我家的那个晚上,我们家的邻居青蛙嘴,样品,次品,美国旅社都来了,其实,我最不喜欢青蛙嘴,她的嘴快,谁有点儿事,一会儿就传满了一个生产大队,她的嘴损,谁家有个缺点,她就会挂在嘴边说,她还说过我妈是尼姑,我小时候还咬过她。

    时秀华努力搜索自己的记忆,我是叫时秀华呀,但我不认识这个人哪,一抬眼皮看到屋脊上还铺着柴捆着的笆草,上面时苫草还苫瓦都不知道,也没有吊顶,我的妈呀,这是什么年代的房子?不由得问道:“今夕何年?”

    “一九七九年七月二十五日,”任小乔说,然后又小声告诉身边的人:“这丫头跳河,脑袋进水了。”声音虽然很小,但是,时秀华听的清清楚楚,

    “秀华,我是安之与的母亲任小乔啊,刚才,我在公社办公室见过面,”

    “安之与是谁?我跟她有关系吗?”时秀华的意思非常明确,安之与都没有关系了,我跟你就更木有关系了。

    这不是胡说八道吗?你猜脑袋进水了呢,我刚才不是跳楼了吗?怎么变成跳河来呀?突然,脑袋翁的一下子,一九七九~二零一九,敢情我是穿越了?穿越到一个同名同姓的女孩子身上?对了,原主的记忆一下子蹦回到脑海里,安之与是我的丈夫,在省城读大学呀,

    这是七月天,平河的水深至少在三米深,女孩子跳进去了,一下子就被河水淹没了,大家这才意识到事情的危险性,真的是跳河了,没人脱衣服,就纷纷平河里救人呀,话又说回来,夏天的男人又能穿什么呢?裤头三根巾,

    追上来的男人也跳进去了,追上来的女人坐在和河边呜呜地哭:“这孩子怎么这样犟啊!”这个女人有四十多岁,皮肤嫩白红润,根据穿戴,绝不是公社社员,很可能是个干部,还是个较大的官,因为有人认出来,在她的吆喝下,公社的副主任,组织科长,青年书记也跳下去救人了·····

    “你说我叫秀华?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我怎么不认识你呀?”一连珠炮似的抛出四个疑问。

阅读出生在庵堂里的女人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自闭少年饲养手册》《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带着商场穿六零》《反派他太过可爱[快穿]》《唇枪》《沈医生的控妻症》《九婴魔界》《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67/367884/74465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