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恍惚间,她眯了眯眼,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他?回过神,现在最要紧的是怎么道歉显得最有诚意。

    这时候,他慢条斯理地移来视线,然后浅笑,愈发温文尔雅。

    她低声道了句谢谢,顺从的坐进车里。

    林琋笑了笑:“知道。” WWw.8Yue.ORG

    结束通话,高级车内温暖,散着淡淡馨香,让她有些心虚和焦虑。

    交通拥挤,黑色的轿车缓缓行驶在辅路。

    林琋坐正身体,朝身边男人诚恳道:“谢谢您允许我上车。但……我得回家吃晚饭,家人在等我,抱歉。”

    说完,礼貌朝驾驶位的司机道:“师傅,麻烦前面路口停一下。”

    司机没应声,而是抬眼看向后视镜,等待濯易南的发话。

    “雪天不好走,送你回家。”

    他嗓音温润低沉,带了落雪清风的柔和,继而凝眸看向她,眼眸漆黑隐约夹杂着锐利,单刀直入:“你喜欢我?”

    似乎没领悟她在大厦使的眼色。

    他认真了。

    此时此刻,要她给出合理解释。

    确实。两人素不相识,就喊他亲爱的,甚至还喊了好几次,像极了单相思。

    现在的情况跟想象中道完歉分道扬镳完全不同。

    林琋没料到他会这么问,而实际上她只是瞎几胡说的呀。

    “我……”

    她被他看得心虚,闪躲开眼神,这才注意到车内放有最新一期的财经杂志,封面是他,上面印有他的名字:濯易南。

    濯易南?

    她愣了愣,一时觉得有些陌生,又有点熟悉。

    几秒后,有关他专访节目的记忆尽数涌来,令她忍不住头皮发麻。

    濯易南,鼎明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即CEO。

    鼎明集团旗下产品包括珠宝汽车影视公司等,他本人,连着几年名列福布斯富豪榜前茅。

    他的名字,代表着显赫到无人能及的雄厚地位。

    难怪觉得眼熟。曾经财经栏目报道过,他谦逊,温和,唯独讨厌被人当枪使。曾有元老级的总经理,因为妄图利用他,很多年前就回了家乡,消失在这座城市的CBD。

    以至于,刚刚她喊亲爱的时候,前台小姐战战兢兢,不敢多言。

    濯易南这种男人,就像奢侈品一样,岂是能轻易染指的?

    林琋脑袋空白了两秒,已然有些窒息。

    他是被自己当枪使了吧……

    思及此,她紧张地吞咽口水,只觉得自己点儿背。

    “那个,濯先生,我,我只是对您一见钟情。您不必太在意,这种感情来得快,大概也去得快。”

    这话说得面不改色。

    “是吗。”

    濯易南凝视着她,语气有些耐人寻味,继而轻浅一笑,很隽秀,很温和。

    林琋在心里默默地对他道歉,然后迅速跟司机师傅报了自家地址,希望赶紧达到,好结束焦灼的压力。

    外面白雪飘落,路边的灯盏断断续续亮着,车窗氤氲着雾气,朦胧了外面的夜景。

    车载收音机的调频是娱乐频道,正播放着当红女艺人姜灵灵的专访。

    两年前,姜灵灵由屠榜美区的音乐才子白世容正式带出道,出演了歌曲《离思》的MV女主,把中国风的美展示给了全世界,后来与白世容主演仙侠虐恋剧,凭借甜美颜值与精湛演技已经名声大震。

    更让人津津乐道的,除了她的作品,还有跟白世容甜到骨子里的爱情佳话。

    从青梅竹马,再到打拼娱乐圈,最后成为夫妻,连微博名字都要宣主权撒狗粮,改成了白先生白太太。

    收音机里,电台主持人询问两人时隔多年重逢的事情。

    姜灵灵笑了笑,嗓音软糯温柔:“我们再相遇的那晚,刚好是初雪的日子。”

    主持人:“初雪吗,好像很浪漫。”

    姜灵灵:“你听过关于初雪的传说么。初雪时,表白不会被拒绝,说谎可以被原谅,恋人可以白头到老。一切美好的事,都会随着初雪而来。”

    全都是些美好温暖的传说。

    恰好那句:表白不会被拒绝……

    林琋忍不住心虚,想起刚才自己胡诌的一见钟情,这算是表白吗?

    她偷瞄一眼他,他清隽矜贵,妥妥的男神,只是不太熟悉。

    同样的,他也不够了解她。

    两个人隔着数公分的距离,肩并肩相坐,各怀心思。

    车子行驶到小区。

    临下车前,林琋意识到奶茶还在自己手中,忙伸手过去,把未开封的粉色奶茶递到他面前。

    “草莓味的,可以吗?”

    她说过奶茶要给他。

    今天谎言太多,总得落实一件真的。

    濯易南眸光追随她细白的手间。

    薄唇微抿,神情柔和,浑然天成般的温文尔雅,他接过奶茶嗓音低沉醇厚。

    “谢谢。”

    “该是我感谢您。很荣幸遇见您,也很荣幸您送我回来,祝您工作顺利,再见。”

    她客客气气地一口一个尊称,惹得他眼尾挑起,眸光莫测。

    利索地下车,小区灯亮着,夜色寒凉,雪花纷纷扬扬。

    当林琋进了家门,第一件事就是开始整理跟于晓龙相关的东西。

    两人恋爱了四百天。四百天,一年多一点,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当初他猛烈追求,如今劈腿不说,还背地里形容她寒酸。

    她环顾房里间的摆件,讽刺的是,除了生日时于晓龙送过一个玻璃爱心小熊,再无其他。

    还真没什么可整理的。

    林琋简单粗暴,把玻璃熊装进泡沫袋里,裹得厚厚实实,不留缝隙。连同四百多天的真心跟傻气,绝不会回头。

    ……

    第二天早上,林琋便去临近的快递点,填了快递单,以邮寄的方式退还。

    邮寄很好,不必再见渣男虚伪的面孔。

    办完邮寄的事,她打开手机地图APP,搜索中午兼职的地点。

    胡欣昨晚发了这条兼职消息,在古镇商业街做古装模特,招揽顾客进影楼拍照。

    中午十二点开始,连续三天,酬劳不多,总共三百块,但胜在轻松好玩,有漂亮的古装可以穿,还有化妆师给弄妆发造型。

    小姑娘谁不爱美,玩玩闹闹就能赚到钱,这样的好事,胡欣自然招呼她一道。

    影楼是古香古色的装饰,化妆师的技术很娴熟。

    古装系列很多,因为要外出招揽顾客,安排的全是厚实冬装。

    林琋和兼职的十多个姑娘们着装完毕,分布在人头攒动的商业街,招摇来回行走,吸人眼球。

    这座古镇街区全是古代建筑,高处寺庙供人烧香膜拜,亭台楼阁古朴典雅,集观光游览、祈福上香为一体,格外有特色。

    林琋穿的是《冬颜》套装,类似后宫美人的锦缎华服,胡欣跟她差不多。

    两个姑娘走在一块,如同活招牌,引来不少女孩询问前往影楼。

    胡欣忽然想起来:“于晓龙说你劈腿有钱男人,到处损你呢。”

    林琋气极,嗤笑:“贼喊捉贼,倒打一耙。”

    “反正,我不信他的话,咱们朝夕相处三年多,什么性格最了解,你根本不是那样的人。”

    这话听着心里热乎乎的。

    林琋竖起大拇指:“有眼光。”

    “分手而已。”胡欣拍肩安慰:“这年头,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到处是。没事没事啊,期待你迎来第二春。”

    林琋有丝惆怅,第二春该是什么样子呢。

    脑子里回放起昨天大厦电梯口见到濯易南的样子,一身矜贵,温文尔雅,眉眼清隽,睫毛又长。

    ——

    A市某画廊内。

    窗****郁,室内灯光明晃晃地照在身上和画布上。

    在支起的画架前,濯易南穿着黑色高领毛衣坐在那里,修长漂亮的右手握着画笔,认真勾勒画布的景致。

    助理周浩敲门进来,说刚才家里的老太太来了电话,要去古镇寺庙上香,想让他陪同。

    画布上的作品还没画完。对于沉浸在创作状态的人来说,最希望一次性画完了。他却没有为难,放下画笔,准备去接老太太。

    三十分钟后,他抵达老太太居住的宅院,接了她前往城郊古镇。

    古镇承袭了千年的文化,有古城河静静流淌环绕,建在市郊,空气好,也适合游玩。

    天公不作美。下午时分,云层浓厚,见不到太阳。风越吹越凉,没多久,又开始下起细白的雪花,覆上一层冷色调。

    最近都是阴雪天。

    胡欣抱怨着冷,跑进临近的奶茶店铺,点了杯奶茶,躲进去取暖了。

    凉风穿过耳畔,微微作响,雪花逐渐繁密,簌簌而落,消融进潺潺古城河,亦映白了树梢屋顶,呼吸中带出淡淡雾气,一切的凡尘喧嚣似乎归于寂静。

    林琋在漫无尽头的长廊走着,偶尔驻足,爱极了此时的景象。

    越靠近寺庙方向,周围就越发安静,没什么人。

    白雪纷纷,她站在走廊,斜风卷着雪花时不时落进温热脖颈,融化沁凉。

    倏然,头顶多出一把伞。

    替她遮去了雪花。

    而握着伞柄上的手,修长漂亮,让有点手控的她几乎挪不开眼。

    走廊内,有风穿梭而过,摇晃檐下悬挂的铃铛,清脆空灵。

    林琋回眸看去,见到了那双手的主人,高挑挺拔,矜贵温雅。

    不由地睁圆眼睛,默默雀跃——濯易南?

    他怎么会在这?

    等等。

    她为什么……好像有点愉悦兴奋。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w●)兴奋就对了。

    下篇《她非善类[娱乐圈]》在专栏处可直达。

    文案:

    温妧爱耍大牌,绯闻不断,黑粉无数。

    后来,出演妲己一炮走红,知情者透露拍摄期间,她讲荤段子,看霸总言情小说,调戏男艺人,无拘无束,酷到极致。

    女神级别的妹妹,身为炙手可热的影视圈花旦,娴静美好,恋情美满,一直是女主角般的存在。从小到大,温妧仿佛都是陪衬。

    因此,温妧嗤笑:“你有许墨撑腰,你讨那么多人欢心。偏我就是看不惯你。”

    直到打架闹事,搅翻隔壁剧组,遇见男主演傅漴,她那法律系出身的死对头。

    她骂一句,他冷淡回应双倍法律条文。

    她语噎,简直憋屈得快要爆炸。

    从小怼到大,岂能输给他?

    说不过怎么办?

    温妧目光凶狠,搂住他脖子就亲上去!

    完事,达到目的,她冷哼一笑,白皙手背抹把红唇,挑衅:“有本事再说啊。”

    流氓女主演X全能男艺人

    谁也没想到,以后,不可一世的傅漴会把温妧捧在掌心,恨不得宠到天上。

    ==============================

    作者微博:一盒草莓味软糖

    她从没想过骗人,可刚才脑袋发热,一时冲动,便俨然成了个戏精。

    或许,是被气昏了头吧。

    又或许,是自尊心作祟,不能让渣男猖狂得意。

    反正就是,她喊了眼前男人做亲爱的,顺便秀了把恩爱。

    幼稚的战争。但心里痛快。

    简直太绅士。

    一抬起眸就看见他清隽的侧脸,弧线漂亮的下巴,微微尖削,从她这个角度,可以看到他纤长好看的睫毛。

    实际上,她就是想挫败渣男。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林琋愣了愣,呆呆地看着身边停留的矜贵男人。

    她感觉很疲惫,第一次深刻体会被劈腿的滋味。

    手机铃声响起,是妈妈打来的,林琋回了神,吸吸鼻子,努力平静地接通电话。

    “晚饭做了你最喜欢的红烧肉,下雪了路滑,回来当心点。”电话那头是关怀的嘱咐。

    于是,两人乘车离开大厦。

    天色已黑,街道灯火通明,行人熙熙攘攘,穿梭在雪中。

    声线低沉,音质偏冷醇厚。

    林琋登时顿住,透过车窗的镜像,果然瞄见了许多人的面孔。其中最让她生厌的,是于晓龙的。

    林琋没什么心情欣赏雪夜。

    而身边男人的出现,恰好满足条件,无论是颜值还是身材都是顶级高配。

    更重要的是刚才戏剧性场面,他全程虽没说话,也配合、顺从。

    他说:“上车吧,后面有很多人在看。”

阅读高*******他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唇枪》《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自闭少年饲养手册》《穿成豪门老男人的小娇妻》《史上最强赘婿》《沈医生的控妻症》《完美人生[重生]》《LOL之杀人升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67/367857/74460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