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修竹

    他以前的医术都白学了,死活看不出窦之夜到底哪里不对头。他岂止是没有不对头,简直是红光满面,身体倍儿棒,好的不能再好了。

    傅轩文皱着眉,望着窦之夜道:“柳公子,这世人看病,最忌讳疾忌医,你不说你哪里不对,全靠我看,是看不出的。”

    窦之夜干脆捂了脸,一副被人玷污的良家少男的窘样,看得傅轩文越发疑惑。

    见傅轩文看不出来,窦之夜索性道:“罢了罢了,不治了,不治了!我去找别人就是!” WWw.8Yue.ORG

    一听说他要去找别人,傅轩文立刻道:“不准!”

    窦雪香这人,只要有瓜子在的地方,她就能安然处之,傅家的瓜子还不错,她也就不着急,对她哥说道:“走什么走,你走了,谁给你治病?”

    窦之夜只好坐下。

    于是傅轩文继续给他诊脉。

    傅轩文诊脉,傅修竹就站在一边看,他别的没看见,就看见傅轩文的手至少搭在窦之夜手腕上搭了有半个时辰,傅修竹在心里想,哎呦,这可真是用心,半个时辰都没看出来。

    说来也是巧了,楚若筠本来今日是在武林大会上的,可是昨日傅灵秋打了楚之环,他楚家岂是陪个不是就轻易放过的主,第二天他当即带着楚家族老、齐家兄弟,抬着傅家当初下的聘礼就气势汹汹杀上门来了。

    傅轩文本来还在给窦之夜诊脉,楚家人直接打进来了。

    下人刚通报了楚家人杀进来了,楚若筠直接拿着剑杀到大厅里来了,看见傅轩文坐在里面,冷笑一声:“还烦请你家傅老先生出面!”

    齐家兄弟抬着聘礼,当场就往地上一丢。

    傅轩文一怔,道:“楚公子,你这是做什么?我父亲年老,现如今还在闭关休息,怎么能说叫出来就叫出来?”

    楚若筠冷笑:“你家傅灵秋当着众人的面打了我妹妹,料想我妹妹嫁到你家也是受气,这门亲事我本来就不同意,现在我两家正好说个清楚!”

    傅轩文被人推上前去,坐在轮椅上,仰头看着楚若筠,道:“楚公子这是要悔婚?”

    楚若筠冷笑:“悔婚?你家打人在先,我们现在断个干净,你家傅二另娶,我妹妹日后再嫁,两不耽误。省得这事传出去,闹到武林上,你家脸上无光。”

    傅轩文一贯知道楚若筠是个厉害的,他最是护短,如今自家妹妹不懂事,说到底,是他傅家理亏,只得好言好语说道:“灵秋不懂事,我已经罚了她跪祠堂。昨日为了这件事,我也当众责罚了她,打了回去,又让我二弟砍手,难道还不够?”

    傅修竹本来以为他大哥再不管他了,如今却听到傅轩文为了他的事情同楚若筠理论,心头不由得一暖。

    楚若筠却说道:“哦?是你打的傅灵秋,是你关了傅灵秋进祠堂?”

    傅轩文道:“正是。”

    楚若筠厉声道:“但是你傅家的家主不是你,是你那个好弟弟!我妹妹日后要嫁的郎君也不是你,是傅修竹!他呢?他假意骂傅灵秋,又假意要砍掉自己的手作秀,若不是你逼,他会真的惩罚傅灵秋吗?不会!”

    楚若筠逼近一步:“是,你傅大公子通事理,懂进退,你弟弟懂吗?他作为未来的丈夫,日后的郎君,要和我妹妹共度一生的人,他保护过我妹妹一分吗?”

    见傅轩文被他逼得说不出话来,楚若筠道:“我楚家只此一个女儿,断不会亏待了他。当初你父亲上门提亲,千好万好,如今还没进门就受了委屈,若是我这个做兄长的不护着她,对得起我死去的父亲吗!”

    傅轩文怒道:“住口!”

    他拍着轮椅道:“公道已经还了你家公道,亲已经定下了!我弟弟没有德行亏欠,只是处事不当,何至于如此!”

    楚若筠忽然转头问傅修竹道:“二公子,你愿意娶我妹妹为妻,一生一世爱她护她么?”

    傅修竹一颗心全在他大哥身上,傅轩文已经多年不曾如此护着他了,可是现在,竟然为了他和楚若筠大吵,不惜撕破脸也要保护他,傅修竹哪里听得进去楚若筠的问题,下意识愣住了:“啊?”

    傅轩文恨铁不成钢,气得直咬牙:“问你话呢!”

    傅修竹道:“愿意、愿意!这门亲是大哥给我定的,我——”

    傅轩文几乎被他气得昏过去。

    你不是最聪明、最精明的么?

    傅轩文冷笑:“我定下的?当初是你来向父亲求娶楚家姑娘!你自己想清楚再开口!”

    楚若筠哪里还管他傅修竹,只转头问妹妹道:“环儿,你还愿意嫁给他吗?”

    楚之环虽然不聪明,却也不傻。她喜欢傅修竹,自打那次傅修竹来看她哥哥她就喜欢他,可是方才傅修竹的反应,她已经清楚对方不是良人,她再喜欢,也没有用,只冷静下来,坚定地摇了摇头,说道:“不愿意。”

    楚之环想了想,又抓住楚若筠的袖子,仿佛抓住救命稻草似的,坚定地说道:“ 我宁愿一辈子不嫁,守我楚家祠堂,为列祖列宗尽孝,也不要嫁给一个心里没我的人。”

    傅轩文沉默下去。

    他看看楚若筠,又看看站在一边的傅修竹,长长地叹了口气。

    他知道这门亲事是要黄了。

    可是他不能现在就给楚若筠答案,只好对傅修竹说道:“你过来,我有话对你说。”

    傅修竹立刻跟了过去,连脸上的笑容都藏不住。

    楚若筠气得够呛,好呀,和你家闹翻断了亲,你竟然,你竟然——

    楚若筠指着傅修竹道:“好你个傅修竹,你竟然还笑!”

    傅轩文回头一看,果然傅修竹的笑还僵在脸上,气得险些吐血。

    窦之夜本来是要走的,他被逼着留下,心不甘情不愿。

    可是饶是如此,也不能改他吃瓜的本性。

    一看楚若筠他们闹上厅来,他也不管自己的隐疾了,立刻抓了一把瓜子就开始磕。

    他就是死、被人杀、被人烧、被人踩死,他也要看名门正派撕逼吵架啊!

    太!爽!了!

    楚若筠见傅家兄弟把他们丢下,自己走了,本来气不打一处来,气呼呼地在椅子上坐下,可是一转头,发现窦之夜坐在那边嗑瓜子,一瞬间眼睛都亮了。

    楚之环一见到他扑过去,就知道准没好事。

    她那个严肃正经刻薄苛刻的哥哥,跟狗见了肉骨头似的,绝对没好事。

    楚之环头疼地捂住了头。

    齐家两个兄弟看都看不下去,索性不看了。

    窦之夜本来正嗑瓜子呢,楚若筠一来,他就烦得瓜子都磕不好,赶他道:“滚滚滚,滚一边去,别烦我了。”

    楚若筠倒是不在乎这些,他要是有尾巴,现在已经摇起来了。

    楚若筠想和窦之夜说话,可是他又怕两个人不熟,他硬装熟,让窦之夜尴尬。

    可是他心里头就是喜欢窦之夜,见到他就喜欢的不行,就一心想坐在他身边待一会儿。

    窦之夜皱着眉看着他,楚若筠这个人,说他负心薄幸吧,他又死缠着你不放;说他对你一心一意吧,当着别人的面,又偏偏假装不认得你。

    窦之夜也不知道楚若筠到底想做什么了,末了,只能看着他,无奈地问道:“……吃瓜子么?”

    ——————

    另一间屋子里,傅轩文皱着眉看着傅修竹。

    傅修竹道:“我……”

    傅轩文闭上了眼睛,怒道:“跪下!”

    傅修竹连忙扑通一声跪下。

    傅轩文说道:“当初是你说,要娶楚家的姑娘,我这才向父亲去说,让他一把年纪了,带着聘礼,为你上门提亲,千挠万阻,好不容易定了亲,你可好!活活气死我!”

    傅修竹虽然被他骂,心里头却高兴,只低着头不吭声。

    若不是傅灵秋那个死丫头惹事,楚家又岂会反悔。

    傅轩文冷笑:“怎么,我傅家的绝学传了你一个外人,你还不满足,现在还要把我傅家的名声也搅烂了吗?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龌龊心思!”

    傅修竹如堕冰渊。

    他知道?

    他既然知道,为什么——

    傅轩文咬牙道:“灵秋会打楚之环,还不是你唆使!你当初一心以为,我傅家迟早有一日把你赶出去,于是你便趁她年幼,假意对她好,让她哭着闹着要嫁你。现在好了,我父亲将一门绝学传给了你,你用不着灵秋了,就去求娶楚家姑娘……”

    傅轩文恨恨看着傅修竹:“盗我家学就罢了,还毁我家人!若不是我现在不成了,我定要,定要……”

    “定要手刃了你……”

    他说着,又是一阵剧烈地咳嗽,绝望地连气都喘不上:“可惜我傅家一生清白,到头来却落到你手里……”

    傅修竹跪在地上,握紧了拳头。

    原来在大哥眼里,他就是这样的人。

    傅轩文猛地扬起手,本来要一巴掌打在傅修竹脸上,然而傅修竹抬起头,直直地盯着他看,他这一巴掌下不去,竟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

    傅轩文哑声道:“若不是我当年眼瞎,抱你回来,岂会引狼入室……”

    傅修竹忽然站了起来,低头看着他那坐在轮椅上的大哥,怒道:“引狼入室?大哥还说引狼入室?当初若不是你为窦之夜看诊,何至于落到今日的模样!是我!是我去为你报仇,是我在你出事后一直保护你!可是你呢?窦之夜把你害成这样,你还要为他看诊!”

    傅轩文吼道:“我是行医救人!”

    傅修竹冷笑:“救人?你看看你善良把你害成什么样子了,你连自救尚且不得,如何救人!”

    傅轩文怒道:“你——”

    傅修竹忽然抓住他的手,道:“大哥,你若是恨我,就好好活着,活的比我久……”

    傅轩文试图甩开他的手,傅修竹却越抓他越紧,道:“你恨我也好,厌我也好,我一心只为了傅家好,因为傅家是你的家,我不会让傅家没落……”

    他又屈膝跪下,仍旧如同孩子似的倚在傅轩文身上,轻声道:“你不是要做好人、做善人吗?为什么你的善意,从不肯施舍给我一分?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

    傅轩文长长地叹了口气。

    这个孩子啊……

    他低着头,轻声说道:“我那日给窦之夜看诊,他不过是个八岁的孩子。他在父亲怀里哭,什么都不懂,什么都害怕,我觉得他好像你。我知道那天在巷子里,是你放火烧了家,我知道你反锁了门,烧死了你父亲,因为你恨他。我看见整个扬州城都不给那个孩子开门的时候,我就在想,若是你以后也落到那般境地可怎么办?若是你也满门求告,却无人来帮你,可怎么办?”

    傅轩文轻抚着弟弟的头,无力地说道:“可你只是个孩子啊……你什么都不懂,怎么能说你做了错事呢?”

    他说到这里,眼神忽然一狠,问道:“可是我一心照料你、养育你,你怎么变成了这幅模样?”

    他疲惫地闭上了眼睛:“滚出去吧,给楚家姑娘道歉。日后你就是死,就是病死、饿死、被人打死,我也再也不管了。”

    他这一喊,自己身体又受不住,咳嗽了几句,才道:“我若治不好你便也罢了,我若连你什么病都看不出来,岂不是白学这一世!你、你给我回来!”

    他虽人是个残废,但是依旧是傅家的大公子,他命令一下,一群家丁把窦之夜围了个水泄不通。

    傅轩文道:“我若是看不出你什么病,死不瞑目……”

    他自知时日不多,一辈子温和通透的人,头一遭发了横,硬是不让窦之夜走了。

    其实他傅家这些人,窦之夜一脚全能踹飞了,比说是和他对战了,连他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可是窦之夜一心以自己为耻,已经当众丢了一次人,生怕再丢一次,只能干瞪着眼,任由别人把他拖回来了,死活动不了手。

    窦之夜跟着一起点头。

    傅轩文又摸了摸他的脉,简直摸到怀疑人生。

    可是这次窦之夜来了,他亲自为窦之夜把脉,然而把了半天脉,实在是不知道他的问题在哪里。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傅轩文闭门多年,谁来求医也不出面了。

    傅修竹心里想,当初傅轩文就为了给窦之夜看诊,断了两条腿去,现在窦之夜又来,难道他真的以为自己看不出这就是大名鼎鼎的血手印窦之夜吗?可他依旧为一介外人,隔绝自己,气得傅修竹恨不得上来一刀结果了窦之夜。

    傅轩文见窦之夜左右不肯说,只能说道:“不如这样,公子你和我说了,我保证不同外人言,如何?”

    窦之夜依旧不肯说,他是死也不肯说的了。

    到底是哪里有问题!!

    本来傅修竹在,可以让傅修竹来诊脉,奈何兄弟两个闹了不愉快,他就是不肯交给傅修竹来看,哪怕是碰都不让他碰。

    耻辱,耻辱啊。

    他本来想说,他的杀人刀,变成了活人刀,可是他张了张嘴,实在是太羞耻了,他说不出来。

    这一切看在傅修竹眼里,这可好,他哥护窦之夜护的,连碰也不让他碰。

    傅轩文不由得问道:“你这到底是……”

    窦雪香在旁边清了清嗓子,道:“隐疾,隐疾。”

    窦之夜哪里说得出口。

阅读全武林跪求我一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自闭少年饲养手册》《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带着商场穿六零》《反派他太过可爱[快穿]》《唇枪》《沈医生的控妻症》《九婴魔界》《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67/367853/74461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