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骆金在骆母面前承认错误,给骆银使了个眼色让她把骆母哄进家里去。然后蹲下来和骆来宝亲亲抱抱一番塑料姐妹情后,把她兜里仅剩的一颗糖果偷走了。

    骆来宝气得大喊“宝哥,大姐欺负我”

    骆金现在已经是个高一生,结果第一学期九门功课只有语文及格。可以想见,下学期文理分科时有多悬。

    再过十年,连大学生都不吃香,何况是高z文凭

    骆白呵呵笑两声,没回话怼她,而是直接说道“从今天开始,你的功课全程由我和二姐监督。二姐学习忙,那就我来划重点,负责辅导。”他虽然才初三,但已经自学完高一全部课程。“两年半时间,保证让你考上大学。大学不用太好,燕大就行。” WWw.8Yue.ORG

    骆母也是举双手赞成“大宝的话,肯定就行。骆金,从现在开始好好学习,我跟你爸都督促你。”

    骆来宝跳起来举手“还有我”

    骆金哀嚎一声,颓丧萎靡。

    这一举动惹来众人大笑,倒是把因为胡淑蓉和唐书玉二人带来的阴霾驱散干净。

    郭通达在旁看完这一幕,不自觉脸上也带了笑意。

    他对骆家并没有太深入的了解,对骆父这个村长的观感也不像其他村民那样糟糕。

    他认为,骆父目前没有实绩,不代表他就无能。

    郭通达种了半辈子甘蔗,也时常关注时政,自然注意到政策下达后对于国家未来经济和农业的影响。

    村民一窝蜂种植甘蔗,导致食糖供过于求,价格暴跌。雪上加霜的是制糖厂没有市场渠道,致使食糖哪怕价格暴跌也卖不出去。

    厂子里堆积上千吨食糖,其中将近一半都是郭通达的。因为承包西岭村大半土地种植甘蔗的缘故,他还欠下大量租赁土地的债款以及工人工资。

    比起其他人,显然郭通达应该更为焦虑。

    当听到骆白说到把西岭村变成市,郭通达失笑不已,觉得少年人真是异想天开。

    由村变成市,需要经过县到市的转变。这就需要经济和人口达到一定标准,但最重要还是扶持政策。扶持政策下达,大力发展,经济起来后吸引人口,人口带动经济,继续下达政策支持发展,最后才能发展为城市。

    说起来,海市就是成功从村变为市的典型代表。如果西岭村转型为市,最大可能是被分割成几块地区并入海市和广市。

    郭通达摇摇头,觉得自己现在想这些其实也算是异想天开,他连眼下的困境也度不过去。

    思及此,郭通达心情沉重。

    骆白在教训骆金的同时,时刻注意郭通达,当见到他脸上一闪而过的愁闷就猜到他必定也受到食糖市场开放的影响。

    原记忆中,郭通达没有选择相信唐镇,而是毅然离开西岭村到海市查访市场,最终当真被他拉到一条销售渠道。

    所以,他是村里唯一没有以低价卖出甘蔗、食糖成品和土地的人,而且赚一笔,获得第一桶金。

    可是,按照骆白现如今的记忆来讲,郭通达仍旧亏了。

    因为将在两个月后,因食糖市场失控,国家开始插手调控,食糖价格暴涨到历史最高。提前得到消息的人,都在疯狂收购食糖,譬如唐镇介绍过来的那条销售渠道。

    那人得到内部消息,疯狂收购食糖,以诈欺手段欺骗对于市场和政治完全不敏感的西岭村村民,低于现如今市场价的百分之十购入大量食糖和糖蔗。在食糖暴涨期间迅速抛售出去,获得大量资金,顺势搭乘上黄金发展时期的列车,成为后世中全国闻名的富豪之一。

    骆母想要付甘蔗的钱,但被郭通达拒绝,他说道“过年过节,就当是送礼。”

    骆母“这怎么好意思”见推拒不了,便说道“不然留下来喝杯茶再走吧,老骆也快回来了。你们就聊一聊,正好谈谈制糖厂那滞留了上千吨的食糖。”

    事关制糖厂,郭通达立时犹豫。

    骆白说道“郭叔,坐下来吧。正好可以谈谈食糖销售渠道的事情。”

    提到的正是心中最忧愁的事情,郭通达于是同意下来“好吧,我坐会。”

    骆父很快回家,目前还不知道骆金和唐书玉的事情,但见郭通达在就坐下。两人就着茶水聊起时局,聊着聊着,骆父话锋一转“我知道你们忧心的事情,我也忧心。”

    郭通达沉默片刻,说道“这些事情,急不来。谁都料不到营销改革的风会刮到糖业,猝不及防啊。才半年时间,食糖价格竟然暴跌,连一条营销渠道也找不到。”

    半年之前,人们还高高兴兴,大量种植糖蔗。谁又能料到短短半年时间,食糖价格暴跌、营销市场改革,食糖成了滞销品。

    骆父“上面没动静,人民躁动不安,恐怕食糖价格低于市场价,他们也愿意卖出去。”

    本来就亏,再降价,更加亏。可是,总比血本无归要好。

    骆父心中的天平倾向于唐镇提出来的那条销售渠道,眼下,只要能度过困境就好。如果有别的方法,他也不会拖延到现在还未解决。

    郭通达还不知骆父心中的打算,附和道“及时止损好过于血本无归。我打算,去海市一趟。既然缺乏市场渠道,就应该自己去找。改革开放是必经之路,从长远来看,这就是一条强国富民之路。往后,各行各业主动开拓市场已成必然。风险大,机遇更大。”

    骆父听罢,点头“改革,开放。最先改革的,是农业。最需要改革的,其实也是农业。现在国家的目光放在城市经济发展,更多人也将会向往经济区的机遇。但是,农者,国之本。农业改革,也是迫在眉睫啊。”

    骆白静静听完他们的聊天内容,心里震撼于骆父和郭通达的见识。

    郭通达自不必说,能够成为后世知名糖王之一,必然有其过人之处。令骆白惊讶的是骆父一席话,他竟然看得格外透彻。

    记忆中,骆父是个热爱家庭、爱护妻儿的好男人。同时,他也是个忠厚老实、本分善良的老好人。

    因此倒让骆白忽略了他远超于时代的卓著目光。

    骆白忽然想起,原著轨迹中,骆父从头到尾都对唐镇有所怀疑。如果不是村民逼迫,而唐镇有意引导村民往骆金和唐书玉之间的纠葛上想,恐怕唐镇没那么轻易骗到西岭村大量土地。

    骆白坐在旁边听二人聊天,时不时替他们添茶倒水。

    骆父犹豫片刻,说道“我这边搭上了一条市场渠道,是我妹夫牵线搭桥,听说是八屏市的食糖销售商。开出低于现在市场价百分之十的价格,虽然有乘人之危的意思,但食糖价格一跌再跌,恐怕短时间涨不回来。”

    食糖不宜久藏,拖不到涨价的时候。

    郭通达表现出意动之色。

    骆白对此不觉得奇怪,原轨迹没有郭通达和骆父谈话的这一出。

    八屏市的食糖销售商和唐镇来到西岭村签订条约时,唐镇顺带哄骗村民租赁土地。郭通达这才有所怀疑,进而去海市寻找市场。

    骆白放下茶水,说道“爸,郭叔,要是我说再过不久,食糖价格就会回升,你们信吗”

    骆父和郭通达面露惊愕,郭通达自是不信,骆父则不然。习惯自家儿子的聪慧,骆父一向把他当成年人看待,平时会采纳他的意见,此时也不例外。

    “有没有依据”

    郭通达顿时无语,骆白聪明,有所耳闻,但再聪明也是个十四岁的少年。骆村长怎么还真信了

    骆白“依据有二,一是国家调控干预市场。食糖市场开放,原先的经销模式溃不成军,导致食糖市场混乱。国家再不出手调控,食糖业就会继续动乱,短时间内无法恢复。二是现在的食糖市场供不应求,一旦国家调控,市场趋于稳定,食糖价格就会暴涨,甚至是暴涨到历史最高也有可能。”

    郭通达打断他“等等食糖市场供不应求”他不赞同的说道“骆白,情况应该恰好相反才对。”

    “郭叔,供过于求的情况只出现在南方。”骆白从桌子底下掏出前两天才刚完成的数据表,摆到两人面前说“原来的农业经营模式,种植的农民、二次加工的工厂,完全跟市场脱离。当然这种情况不止发生在西岭村,而是全国各地,波及整个经营市场、各行各业。”

    “北方素以糖都著称的外河城因此而于今年减产,当地大量农民在去年亏损后,不再种植或是减少种植糖蔗。北方的糖都和南方的甜城分别占据全国糖业的半壁江山,但是今年,半壁江山塌了,剩下的不就称王称霸了”

    北方到底靠近帝都,获取政策消息更为快速,受到的影响也先他们一步。南方蔗农才刚被影响,而北方蔗农却已经损失惨重。

    “对于西岭村和南方来说,食糖确实供过于求,但放到全国范围内,食糖就是供不应求,而且是有史以来最匮乏的一次。国家甚至需要进口,才能平衡食糖的市场需求。”

    郭通达和骆父听得心潮澎湃、激动不已,他们都不是蠢货,自然听得懂其中的意思。

    华国有多大人口有多少而食糖就是全国人民日常生活必需品,是像食盐一样的存在。

    餐桌上的菜、橱窗里的糖果、宴会中的糕点

    酒店、百货商店、零售店、餐馆

    食糖在日常生活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它的身影几乎无处不在。

    当国家需要进口才能平衡食糖的市场要求就说明食糖有多么供不应求

    所谓奇货可居,这就代表食糖将会迎来一段价格暴涨的时期。而这段时期到来的信号,就是国家的态度。

    郭通达和骆父争先恐后的抓起骆白放在桌上的数据表如饥似渴的越看越是激动。

    有救了,西岭村的糖业有救了啊

    骆父勉强压下激动的心情,问骆白“大宝,你怎么得到这些数据的可信吗”

    骆白“咱家不是每个月都会订阅农报和农科期刊吗里面除了刊登农业最新研究成果,还有跟农业市场相关的。基本上看完了,联系起来,大概就能猜测到。而且这个结论在上周的农报里就提过类似的猜测,我把结论完善了一下,辅以准确详细的数据就确定无误。”

    毕竟是胎穿过来的,哪怕没有前世记忆,该有的敏锐和睿智一样不缺。

    就是没有系统给的记忆,他也得出了食糖价格暴涨的结论。

    骆白捧着茶喝了口,满足地喟叹“毕竟是天才呢,到哪里都不会埋没我天才的光环。”

    郭通达“”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这么认真的自夸真的好吗

    旁边,骆父满脸骄傲,与有荣焉“我儿机智。”

    郭通达“”还是继续看数据表吧。

    骆白放下茶杯,起身“你们慢慢看数据表,我先上楼。对了,这件事先不要泄露出去,保密。”

    这么重大的事情,骆父和郭通达自然知道分寸。

    这事儿目前也是猜测,虽说万无一失,但最好也别露出去半分。以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和意外。

    骆白“还有一件事,经过这次糖业风波,爸和郭叔能不能总结出一个正确结论呢”

    闻言,骆父和郭通达面面相觑,一时不解其意。

    骆父率先问“大宝,你是想暗示我们什么”他大手一挥“别藏藏掖掖,直说吧。”

    郭通达若有所思“是不是跟市场有关”

    他心中隐约浮现一个念头,一时半会儿却也抓不着头绪。

    骆白弹了下手指“没错。全国都遭遇了这场糖业风波,然而最根本原因,不是政策的问题,而是我们对市场的不了解。农民、二次加工的制糖工厂,对市场半点了解也没有,也是因此找不到供销渠道。”

    这一次如果没有国家调控,那么整个南方制糖业就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都萎靡不振。

    因为真正赚钱的是那些掌握和了解市场的供销商人,而脱离市场的制糖厂和蔗农全都会被打击得再也没有种植的信心。

    如果他没有提前整理出结论,那么整个西岭村也会损失惨重。

    想要进行农业改革,那么掌握市场就是迈出去的第一步。

    骆金差点怀疑自己耳鸣,瞪着完全没有开玩笑成分的骆白,失声喊道“燕大还叫不用太好妈,宝哥他疯了。”

    燕大,位于帝都,全国数一数二的大学。整个西岭村,往前往后数三十年都没有出过一个上燕大的学生。别说西岭,就是整个市,也才出过两三个,那都是市状元。

    她一个学渣上燕大,难度等同于把西岭村变成西岭市。

    骆白抠抠耳朵,闻言说道“不要对自己太自信,因为把西岭村变成西岭市远比让你开窍容易。”他回头就宣布“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二姐,麻烦你监督。”

    骆银柔柔笑道“没问题。我本来也愁大姐的学习问题。”

    反应过来后嫉恨地啐了口“邪性的东西。”

    那么聪明,怕不是被山精鬼怪占了身体。

    这一幕被左邻右舍看在眼里,刷新了她们对胡淑蓉的认知。

    胡淑蓉狼狈而恼怒地拉着唐书玉离开,至于骆白送的甘蔗则被尽数扔到地上。

    骆金就是胆子肥如狗熊,她也不敢在此刻撩虎须,于是连连摇头“哪能劳烦宝哥这些苦活、累活,我来就行。您给划个重点就不不,我这就复习去。”

    骆白抬腿往屋里走,边走边说“要是高三,我和二姐就是文曲星下凡也救不了你。好在是高一,努力一把还有得救。”

    骆金尾随其后,闻言顿生不详预感“那就不用救了呗,高z文凭出来也能找份好工作。”

    骆白“下学期文理要分科了吧”

    骆金向来唯骆白马首是瞻,对他是又敬又怕。闻言,连忙搓搓手满脸讨好“宝哥,你知道我成绩差,学不下去。当初考上高中还是骆银和你帮我划重点复习,要不,高考的时候也替我划”

    骆白顶了下眼镜,居高临下俯视骆金“昨天晚上,妈跟李老师拜年,聊了会家常。李老师顺便把你期末考试成绩说了,九门试卷一路飘红,只有语文及格。”

    语调毫无起伏,冷静得听不出喜悦。末了,还点头“不错。”

    骆白冷厉的眼神立刻射过去,怒极反笑“要不顺便帮你把高中课程全读完,顺便参加高考,最好是替你去上大学”

    骆白面无表情,眸光冰凉,突然扭头看向巷子口。

    徐母没走远,躲在巷子口偷看,冷不丁和那双冰冷的黑瞳对上,狠狠吓了一跳。

    骆金嘻嘻哈哈地笑“骆来宝,你忘了自己每天一兜的糖果全让大宝搜刮走了吗还找他帮忙,记吃不记打啊宝、宝哥”

阅读天生富贵骨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自闭少年饲养手册》《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唇枪》《穿成豪门老男人的小娇妻》《沈医生的控妻症》《史上最强赘婿》《完美人生[重生]》《九婴魔界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67/367849/74458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