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不出的画地为牢

    嗯嗯,乔源点了点头。

    姜奈撞进乔源的怀里,将唇凑了上去,四瓣红唇紧贴在一起,在寒夜里微冷的舌滑入口中,贪婪地攫取着属于他的气息,用力而又笨拙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又长又密的睫毛像两把小刷子,随着呼吸轻轻的扫过他的皮肤。

    乔源反应过来脸通红通红的:这一吻,算谁的?冷笑了一下。准备蹲下来背姜奈。

    乔源寒寒的冷眸看着认真的姜奈冷声回答:好。

    你不知道那枚我不小心丢了的戒指,我回去找了,不过没找到,我真的用心找了,可是,可是姜奈不禁落泪失声哭了起来:为什么没找到,明明丢的那么明显的地方,后来,后来你走了,我去过好多地方找它相同的就是没找到,我把它画出来寻找,有一家店主问我说:有很多新款戒指,那枚戒指款式看了,可以在看看别的。你知道吗?那是无可替代的,无论多老多久我觉得它很好看,我找了好久走过无数城市终于找到了,好像我忘了一件事,你早已不是原来的那个何阳了,我也不是原来的我了!姜奈垂下漆针似的眼睛,两行清泪渗了出来缓缓下落的泪珠。那天我送你走有多后悔,可是我傻就只能抱着你哭,跟傻逼是的,就只能看着你哭无力挽回你的离开,殊不知离开就是一辈子的离开,你说你舍不得走我就应该不顾你父母的反对拉着你从火车上下来,你说你舍不得离开刚离开满脑子都是我哭泣的模样越想越后悔恨不得买一张返程火车票回来陪在我身边。你走我哭了好久,送完你回来眼睛都哭肿了,多少次午夜梦回都是你的身影最后都是哭醒的眼泪打湿了枕巾,我是傻逼么?那么傻!你知道那个你单膝跪地为我戴上戒指的地方?后来每个七夕节会待一会可笑越来越寂寞越来越难受,我喜欢那种感觉至少证明我爱过,但待久了会想到你走的前一天和一个女孩在那拥抱她亲了你,你却没有拒绝,呵呵,或许我喜欢那么虐待自己让自己痛,难受,你知道那种痛吗?就是那种被百箭齐发射中心脏那种痛,就是那种难受到心脏都痉挛的痛!就像用刀子活生生剜心那种痛血淋淋的痛。你肯定不知道,你也不会懂因为我听说了,后来也看到你发的说说了,你说你很幸福,很幸福你要娶一个叫周溪的姑娘为妻,要给她幸福。呵呵呵呵姜奈说着笑着眼泪从眼角滑落堆堆泪花:你丫的就是混蛋,明明你说话这辈子要娶我一个人为妻的。你幸福,好久我都不知道幸福怎么写了!我们好像回不去了,也找不到让你爱我的理由再次拥抱我的理由了!你不知道我做了所有能为你做的事,可是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终究不喜欢我了!终究不喜欢了!

    怎么了?

    姜奈看到的都是何阳的影子,何阳的脸那么熟悉,傻笑看着乔源:你还爱我吗?

    爱,乔源真挚的回答姜奈,不曾有半点谎言迟疑,不是代替何阳说爱,而是真的爱,爱到傻的付出不求回报,爱到深处整颗心都属于她。

    “爱”我们不懂什么是爱,就只是互相伤害。一阵冷风吹过,姜奈紧了紧身子抱着乔源良久,小手不安分的伸进乔源衣服,冰冷得手在寒冬也也十分刺骨,乔源闷哼了一声,止住姜奈的行动:干嘛?

    冷~姜奈很单纯很天然的回答道。

    乔源的大衣早已经被姜奈丢远了,乔源不禁失笑:等着,我去捡。

    哦,你看吧,我们都这样离散在岁月的风里,回过头去,却看不到曾经在一起的痕迹,尽管,曾经那么用力的在一起过。尽管都那么用力在一起!

    乔源把大衣披在姜奈肩上认真的帮她扣好扣子,蹲下来背着姜奈回宿舍。

    你在学校的大街上干嘛不理我?姜奈在乔源的后背嘟囔。

    学校里没有大街,我(何阳)跟你不是一个学校的,什么时候不理你了?听着姜奈嘟囔乔源细心解释。

    哦,那你在L市学校干嘛不答应李欣汝的表白?

    我(乔源)没在L市上过学,你分的清我是谁吗?还有你的记忆都串了?你到底再说我还是何阳?你把我当谁啊?

    啊,我,不,知,道,你是谁啊?我喝酒了吗?头疼,困。

    嗯,那就不要说话了,乖乖睡吧!

    不,要。你~~~~~~

    你什么?

    你困了,乖乖睡吧!

    没有。困的不是我,是你!

    哦,困的不是我!

    你,,,,,醉了?好真实啊!我们唱歌吧!十七岁那年的雨季,我们有共同的期许,也曾经紧紧拥抱在一起~~~

    嗯?你说什么?乔源笑了笑:那一吻我把我当作谁了?

    姜奈懒懒的趴在乔源背上熟睡。

    乔源墨黑的眼眸里全是心酸和悲伤,姜奈姣好的容颜皆是忧伤,失落的神情让人心生怜惜,看着此时此刻的她忍不住想把她拥入怀里好好疼惜,抱着她给她温暖保护她不受伤害。乔源满眼疼惜看着姜奈:好了,好了,别说了,乖,我们回去?

    回去?姜奈重复了好几遍摇着头用尽全身的力气喊道:不,不,回去,再也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你知道吗?我本以为,童话里的浪漫场景,爱情剧里的感人对白也会悄然降临在我身上,我可以做个童话里被王子宠爱相许一生的妻子,但结果我成了你生命中的路人甲。姜奈苦笑摇了摇头:我做不了圣人,我不会对你说祝福,因为我做不到啊!我毕竟还是小气,我很小气对不对?

    你看!乔源顺着姜奈手指的方向看去,是一条公路:我们也走过类似的路,我还记得你第一次亲我,你问我如果我突然亲你,你会不会吓哭啊?我说我没被亲过,很可笑,你不经意间说问我个问题,我只是呆呆地看着你,你却不自然了,后来你用同样的办法亲到我,看着我不说话只是呆呆地看着你,你开始不知所措了,吓得以为我会哭,发呆了好久才缓过来原来你这么就亲了我。我都记得,为什么啊!人的记忆不可以像橡皮擦一样把不好的难过的记忆通通擦掉,就当作没发生过一样。

    姜奈说完眼睛又红又肿的,乔源不语轻轻的帮姜奈擦拭眼泪,姜奈拉着乔源乱蹦乱跳,姜奈说了很多以前的事那些埋在心底多年不可触碰的殇,忽然开始不说话坐在马路边。

    乔源把姜奈拉入怀里紧紧抱着抽搐的姜奈温和的说道:没有,没有,我一直没打算离开,会陪你一辈子的,找不到的四叶草就别找了,那都是童话都是骗人的,以后你都不会是一个人,我会一直陪着你。

    真的吗?姜奈抬头眼泪汪汪看着乔源。

    没啊!人太多了,没看到,乔老师你去外面看看吧!无奈的看了一眼醉不成形的张扬:老师,我先送他回去了!

聚会散去每个人都喝的酩酊大醉,却不见姜奈的身影,乔源急忙去找:你看到奈奈了吗?

    姜奈醉醺醺摇摇晃晃的拉着乔源:我知道你为什么走左边!

    为什么?

    因为你怕我出事,如果有车撞过来出事的是你,你在我的左边靠近我的左耳,左耳最听不得情话,因为它特别心软,也靠近我们彼此的心脏,后来,后来,你走了以后我才知道的,如果有机会我保护你好不好?

    姜奈傻愣愣看着乔源干嘛?

    回去啊!背你,乔源耐心解释。

    良久,彼此喘着粗气放开彼此。

    姜奈所有柔情融化在吻里。

    我们走吧!

    嗯,好,路上小心,我出去看看。

    出门看到姜奈,摇了摇无奈的笑了笑姜奈正抱着酒瓶坐在台阶上呢,乔源走到身边蹲在姜奈面前蹙起眉头:真傻,都不觉得冷吗?也不知道外套去哪儿了?将自己的大衣脱下披在姜奈肩上,姜奈抬起头水灵灵的眼睛若有所想的看着乔源,伸手抚摸着乔源得脸眼泪缓缓落下:是你吗?在做梦么?呵呵,好真实啊!又委屈的说道:你都不知道我找了很久,找了好久摇着头说:怎么都找不到!老天不眷顾我,后来我去过那条路寻找记忆,但是,但是已经没有你了!我告诉我自己你只是暂时离开会回来的,我等了好久,好久。那天早上我在公园寻找四叶草结果找了好久,怎么都找不到到,是不是注定我也找不回你?后来身后的三叶草都染红了血色我也没找到,到现在小腿上留有痕迹,后来我很久没有穿裙子,一看到那个伤疤我就会情不自禁想起你,你不是答应过我会陪我一辈子的吗?声嘶力竭的吼着用拳头捶打乔源:为什么,为什么言而无信?

    本来乔源是十分惊讶的这个吻来的十分猛烈压根避不开,姜奈的舌在乔源唇里不安分的滑动,勾引着乔源禁欲很久的心,乔源手托着她的后背将她固定在自己怀里,将唇凑了上去,四瓣红唇更炙热纠缠,更熟练的掌握度在唇间盘旋打转让两人更用情忘我放肆在着寒夜里。

阅读缘既深情何奈浅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自闭少年饲养手册》《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带着商场穿六零》《唇枪》《反派他太过可爱[快穿]》《九婴魔界》《沈医生的控妻症》《我家艺人满级重生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67/367782/74449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