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章 深茂书社

    想到这儿,离的心犹如被射入一支箭,正中靶心,疼至骨髓。顺着心的裂纹,分散出去的伤感,一直蔓延至皮肤表面,他伸出大手,想要像往常那样,在那一头乱蓬蓬的毛上,胡乱抚摸几下,只是,他的手停在夕子的头顶,颤抖了好久,也没有落下。

    他想,或者忍过今天,以后就会好了。深呼吸,离收回了悬在半空的大手,温暖厚实的手掌最终也没有落在夕子的头上,夕子刚刚恢复一丝生气的心脏,再次不可遏制地陷入死灰之境。

    十分钟,二十分钟,一小时,两小时,天终于亮了。

    坐上米小末的车,米小未哀伤的神情,简直要把米小末气得爆炸,他用力踩下油门,可怜的小汽车像一匹受惊的野马,发疯地飞奔,漫无目的地飞奔。

    “小末,去深茂吧,今天刚好是周四,夕子的状况,不太适合开门营业。”米小末开车带着米小未,在南清横中直撞了一小时,米小未忽然想起今天的夕子,一定会去书社,而今天的书社,是行程表上最忙碌的一天。

    “爱是一道光,照亮你我的天空,透过灵魂的温度,我触摸到你的那一抹冰冷,我想要温暖你,直到你的身体中,有我流浪的温度……” WWw.8Yue.ORG

    “我用温暖换取你的冰冷,我的身体里,装着你冰冷的灵魂,我愿带着他,走在颠簸的人生……”米小未怔怔地站在门口,脱口而出下面的话,米小末摇摇头,拉拉米小未的衣服下角,找了个角落,静静地坐下,聆听来自鲍莫夕字正腔圆,饱满深情的告白片段。

    光束柔和地从鲍莫夕的身上洒落,用一层若隐若现的纱幔,遮在他的脸上,有那么一瞬间,就连米小末都惊讶于上天对鲍莫夕的青睐,美成了一副画中的翩翩公子。

    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流逝。米小未还沉浸在刚才的声音中,他多希望那些告白是说给自己听,就当是说给自己听,他周身散发着幸福的光环,半睁半闭双眼,不愿抽离思绪,他想一直沉浸其中,再也不用醒来。

    “今天的读书会就到此结束,下周的主持人,我会请到我的好朋友米小未,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还略懂医药方面的问题,对养生和美肤更有独特见解,你们一直羡慕我的皮肤,那都是他的功劳,有需要咨询的人,请准备好自己的问题,到时抽签提问哦!”

    米小未觉得,鲍莫夕天生的甜美嗓音,快乐的时候,像一只小鸟,百灵鸟,一开口就宛若小溪,清脆明亮,穿过小溪,飞过森林,荒山中,草地上,一串一串的,怎么也听不够。

    他伤心的时候,空山沉寂,寰宇无声,整个世界只有他的嗓音,渲染悲哀,每一次开口,都会引来鸟儿低鸣,蝴蝶静默,忘了如何扇动翅膀,他的悲伤放入心中即好,放声而出,便会将万物渲染成灰色。

    米小未觉得,有鲍莫夕的世界,就是最美的世界。他呆呆看着鲍莫夕报出自己的名字,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笑容,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在他的脸上,他也毫无知觉,米小末狠狠掐了一下他的胳膊,他才惊醒,捂着疼痛的胳膊问:“怎么了?”

    “米小未!我最亲近的人之一,大家要像喜欢我那样,喜欢他哦!”鲍莫夕见米小未回过神来,赶紧大声介绍。

    掌声,潮水般来,潮水般去,米小未的心,却只有鲍莫夕的笑,难道只有他看出了,鲍莫夕的笑容,是有多假吗?最亲近的人?我是他最亲的人,之一么?

    曾经以为,伤感的时候,会流很多泪,就如书中所言,那些泪水,会决堤,会淹没一切,没想到,真的伤心时,却流不出一滴眼泪。鲍莫夕的心,和他的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心的荒芜中,一座坟冢孤独而立,上书:鲍莫夕之墓。

    脸上的笑,像一抹春风,吹过书会中每个人的脸,温暖地抚摸他们的脸,有些小情绪,轻轻撩拨了所有人的心。米小未忽然被点名,在整齐的目光中,慢慢起身,心疼地迎着,鲍莫夕那张假笑的脸而去,因为只有他看出,夕子的心已经死去。

    “大家好!我是米小未。”

    “小未,给你二十分钟,跟我的会员好好加深感情,下周的书会你来主持,我要出差一趟。”

    米小未抓着话筒,被一群人团团围住,苦于无法直接问鲍莫夕要去哪儿,心急如焚,眼睁睁地看着鲍莫夕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他只好边回答问题,边求助地看向自己的哥哥,米小末。

    “妈的!米小未你这个怂货。”米小末一边暗骂米小未,一边跳起来追着鲍莫夕而去。

    一个黑影,站在对面二楼的窗户口,默默注视着深茂书社里的一切,眼神复杂,表情冷峻,看着鲍莫夕和米小末一前一后离开书社,他拿出电话,拨了出去。

    (未完待续)

    周四,是深茂书社的一周一次的读书会,也是每周仅有的读书会,更是,一周营业中,允许开口说话的时间段,其他时间段,都只能带着书社发的耳麦,如非需要,绝不允许开口说话影响他人,违反规则的人,会在第一时间被单方面取消会员身份,取消身份后,会员卡就会自动消磁,再也刷不出信息。

    “我说你这家伙真是够了!我也喜欢夕子,我也明白爱一个人的感受,但是你非要把自己折腾成一个委屈巴巴的人吗?这世界只剩下他鲍莫夕一个人了吗?我说弟弟,你醒醒好吗?你就甘愿做夕子,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替代品吗?”米小末把方向盘拍的噼里啪啦,妈的!可怜的方向盘又招惹谁了?方向盘,不满地吼叫着。

    “是的!我愿意。”米小未淡淡地说,“只要夕子需要我一天,我就会拼尽全力留在他的身边,这回答你满意吗?”

    “哎哎,随你吧!”米小末愤怒地拍打方向盘,汽车喇叭疯狂开路,路上行人纷纷闪躲,这哥俩的小汽车很快就到了此行目的地,深茂书社。

    一周一次,一次一小时的读书会,在深茂书社二楼朝南的房间里,如火如荼地进行中。鲍莫夕,作为此次书会的主持人,他居然毫无宿醉后的憔悴苍白,也无昏迷后的软弱无力,更无被爱情背弃后的悲痛欲绝,一脸阳光地抱着话筒,正在读一段来自南清最年轻作家,书中的一段告白。

    11-深茂书社

    离放开怀中微微颤抖的鲍莫夕,缓缓起身,拉了拉衣服的下摆,有些褶皱,不过丝毫不会影响离的英俊外表,甚至你会以为,只有高级的衣服,才会这样。他看了一眼,被自己完全松开的鲍莫夕,他的夕子并未抬眼看他,说实话,打从他进来这间房,夕子就没有正眼看过他。

    西风獨酔

    躯壳 11-深茂书社

    有人说,爱情来了,谁爱得深,谁就卑微,果然如此,米小未贱兮兮地跟在鲍莫夕的后面,说话大气不敢喘,唯恐一个不小心,就把鲍莫夕得罪了。

    结完账,米小未走出酒店大厅,却发现鲍莫夕的车,恰好从他眼前滑过,看着越来越小的车身,米小未嘴角忽然挂上了一抹卑微的笑容,他爱夕子,爱到担心他的一切,爱到含在嘴里怕化了,爱到,无条件地认同,夕子所做的一切,只要是鲍莫夕的选择,他都认为是对的。

    “小末!来接我。”米小未站在原处,看了鲍莫夕离开的方向,足有五分钟才摸出手机,拨通了米小未的电话。

    一夜无眠的鲍莫夕,终于下定决心,猛地从沙发上跳起来,冷冰冰地对米小未说:“小未,走吧,你帮我结账,我通知黑子来接我。”

    “夕子,你没事吧?”米小未就像一个罐装空气,随行礼包,适合放在包里,随身携带,每当空气稀薄,他这罐纯度高,味道好的空气,就大派用场,每当空气被对方吸光,空罐子就会带着一身伤,默默回去,重新装满后,等待下一次的召唤,虽说有些可怜,甚至卑微,但是当事人喜欢,谁又能说什么呢?

    离走了,决绝地摔门而去。

    “离……”直勾勾地看着离离开方向,那地方还残留着离的檀香味儿,鲍莫夕的眼泪顺着脸颊而下,很快沙发被浸湿了一大块,他就这样呆呆地看着空气,用意念控制自己的双眼,告诉自己,那个地方还有离高大的轮廓。

    “我没事!”鲍莫夕,冰冷的面容,镶嵌的黑葡萄也变得阴寒无比,和昨天那个喝醉了,躺在米小未怀里痛苦地哭泣的夕子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冷若两极。

    字数 2924 ·阅读 32019-02-11 07:17

    文/西风獨酔

    “黑子,回去。”

阅读躯壳,鲍莫夕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自闭少年饲养手册》《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带着商场穿六零》《反派他太过可爱[快穿]》《唇枪》《九婴魔界》《沈医生的控妻症》《我家艺人满级重生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67/367753/74440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