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无中秋

    在帝都的纸鸢楼,楼下停满了豪华的车马,这里正在举行比武招亲,熙熙攘攘的人群发出沸沸的议论声。

    “哎,你说谁会娶到流苏公主呢?”

    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以致于其他地方都变得安静空旷了。陈诚独自一人坐在酒楼里,发现周围安静了许多,心里更添了几分愁苦。酒喝得更多了,一瓶上好的香草酒很快就空了。

    陈诚出了酒楼,叫了一辆马车去了纸鸢楼。还没到纸鸢楼,马车就被堵到了几条街外,没法前进,他只好下车步行过去。

    纸鸢楼一条街外都围满了人群,陈诚只愿来寻酒,找人问了,说酒宴会在比武招亲结束后开始,所有费用都由流苏公主自己出。

    “莉莉,都怪我,要是我带你一起去参加守护者计划选拔,你现在肯定还活着。”想到这里,陈诚眼里匡满了泪水,不能自已。悲伤中的自己一直盯着流苏公主,越发觉得她很像莉莉。

    回到现实,发现那个黑衣男子已经连续战胜五人了,想参加的人似乎都畏葸不前。之前的喝彩声又变成了沸沸的议论声,

    “这人是谁啊?这么厉害。” WWw.8Yue.ORG

    “他是死生之门的大祭司。”

    死生之门:帝国的名门,追逐死神神迹的宗教,信仰死神,门徒所修炼的咒法都是最凶恶的。

    “什么,死生之门的人,这种人怎么能娶流苏公主呢?”

    “怎么不能,比武招亲,公平竞争。”

    “可死生之门里的门徒都不是什么好人,哪有正常人信仰死神的?”

    “哎,说实话,我也不想他娶流苏公主,可看这情况已成定局。”

    的确,现场的人都等了许久,却迟迟没有新的挑战者出现。侍卫敲响第一声战鼓,无人应战。第二声战鼓被敲响,擂台上依然是黑衣男子一人的主场。最后一次等待,连观众都敛声屏气了,心中都有些失望。流苏公主静静地观望着,不露半点声色,美颜依旧。

    侍卫举起了鼓槌,动作迟缓,正要敲下时,陈诚瞬移到了擂台上,

    “听闻纸鸢楼买下了帝都上好的酒准备大摆宴席,谁知要等上许久,我实在熬不住了。”陈诚偷偷往楼阁上瞄了一眼,却发现流苏公主摘下了面纱。朱唇未动,先觉口脂香。似冲自己嫣然一笑,心中沁入某种芬芳,甜到自己与她对视许久。

    “呵,既然你是来送死得,何需多言?”大祭司眼中满是妒忌,一个气旋瞬间打了过来,

    陈诚敏捷躲避,接着便开始反击,使出了梦系魂法,陈氏家传绝学。大祭司看到扑面而来的强大法术,也显得有些难以招架,毕竟陈氏曾也是帝都名门。好不容易遇到了强敌,大祭司心中反倒兴奋了起来。

    “陈氏家传,应该是前不久被灭门的那个陈氏吧。小兄弟,我说的对吧?”嘲笑语气还带有一股狂妄之息,

    “你可想清楚了,你这样说的代价是什么?是我给你的勇气呵?”陈诚内心早已积聚了无尽怒气,这些怒气积累越多,会让他越强大。

    “哈哈,就凭你?你个丧家之犬有什么资格?”一阵死亡之息向陈诚打了过去,

    陈诚释放可暴戾之气,狂怒状态下的他法力已经迅速进阶了十级。区区一丝死亡之息又有何惧?眨眼功夫,大祭司已躺在地上口吐鲜血了,死生之门的门徒立刻把他抬走了。观众齐声喝彩,转眼之间,陈诚的身影又从观众的视线内消失了。

    在纸鸢楼里,陈诚见到了流苏公主。

    “公主真是好技法,这外面的一切都不过是你的幻术,可我竟然被蒙蔽了这么久!”

    “陈公子,过奖了,虽是幻术,然而环球幻化的虚像不也时来自现实吗,这里面有一点最真实不知你有没有察觉?”

    “陈某乃是丧家之犬,岂有那眼力?”

    “公子真会说笑,我告诉公子吧,招亲是真。”又露出嫣然一笑,

    “我是不会,”

    “咦,公子话可不要说得太早,我是唯一能让你成为守护者的人。”

    “哦?洗耳恭听。”

    “我是你的占卜师,”

    占卜师:为梦神力量代言的人,拥有预见未来的能力。每个占卜师有指定的主公,他们之间命运共通。

    陈诚沉默好一段后,说道“告诉我怎样才能成为守护者?”

    “条件呢?”

    “你说,”

    “明日是中秋之夜,只要明日你陪我,我就告诉你。”

    “陈某日历中没有中秋”

    “条件已经告诉你了,来不来是你自己的事。”

    ……

    已是明日正午,陈诚才从床榻上起来,感觉真的是累乏了,他从未有过的疲惫。昨日的事还耿耿于怀,自己是真的仇恨中秋,月圆团圆之夜,陈氏满门被屠,此深仇大恨怎能忘?但他深知占卜师一定能够帮助他成为守护者,为了复仇他去了纸鸢楼。

    “你还是来了?”

    “对。”

    “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你仇恨今日?”

    “嗯?”

    “你知道梦系魂法的最高境界怎样突破吗?昨日一战你没有感觉?”

    “需要我的仇恨?”

    “对,今夜我会为你强行进阶法力,但能否成功只能看你自己了。”

    夜幕降临,帝都的万家灯火夺去了月儿的光辉。纸鸢楼上却无一盏明灯,仿佛是黑夜的一部分,在帝都留下格外醒目的一片黑。

    楼中,流苏已经开始为陈诚施法进阶。陈诚起初并无感觉,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只感到心中积蓄了无数暴戾之气,犹如汹涌波涛让他狂躁不安。

    他只好找个安适的地方坐着等,但又实在无聊愁苦难耐,便又插入人群中去观看比武招亲。

    他看到两个人正在比试,其中一个黑色绸缎上衣,绣着金丝边角,气质不凡。而另一个身着靛青衣裳,行进矫健,定有很深的功底。两人用的招式陈诚一个也看不懂,想必都是家传绝学。人群中喝彩声不断,比武招亲就这样热闹地进行着。

    他突然抬头看着纸鸢楼上,楼阁的门帘被掀开了,一个披着面纱的年轻女子在两个侍女的护拥下走了出来。身形窈窕,婀娜多姿,正值花信年华。身着白色羽衣,黑色柔发中别着小巧玲珑的金色天鸢簪。一出门帘,就仿佛卷出一阵芬芳,香味直接沁到了男人的心中。就连正在比武的二人都偏头张望,接着又更加积极地投入到比武中。

    陈诚也盯着她看了许久,他只是想起了一种熟悉的感觉,那感觉是来自莉莉身上的,这感觉又魔性地让他想起了过往。

    在梦花园里,一个穿着白色羽衣的女子正在为她亲手种植的花浇水,自言自语道“花儿啊,你快点绽放吧,那样的话,我就能和哥哥一起去参加守护者计划了”天真的她并不知道这花早已被施法,是不可能绽放的。

    他独自一人在帝都的各个酒楼里借酒消愁愁更愁,他多少次醉酒睡去,可每次闭眼都能看到陈莉那稚嫩的面庞和那甜美的微笑。紧接着又被噩梦惊醒,他很少睡得安稳,他多么希望这一切都从未发生。

    ……

    “莉莉,你现在在天上的哪个星座呢?在没有我的日子里是不是还时常失眠?十二年了,你有十二年没有见过我了!你一个人的日子里怎样度过?再忍一忍,哥哥很快就会为你报仇了,然后我就来找你,就再也不分开了。”陈诚凝视着天边最美最亮的那个星座想到。

    帝都依旧热闹纷繁,夜幕将至,万家灯火又将上演,但如此美景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后欣赏得来的。帝都最偏僻的一座殿堂外,一个白衣男子独自仰望着星空。星空越来越亮,一个个星座绘成一张大的星图,成为他回忆的载体。

    小二赶快把酒端了上来,放在了酒桌上。只见陈诚拿起酒喝了一口就吐了出来,赶忙道“陈公子,这劣等酒您是喝不下去的,您要想喝好酒,就去纸鸢楼吧。今天是流苏公主比武招亲的日子,帝都大部分的好酒都被运到那里去了。”

    “纸鸢楼?”

    “对”

    “小二,快再拿五瓶最好的香草酒过来。”

    “陈公子,非常抱歉,本店上好的酒都没有了,只剩一些劣等酒,您肯定喝不下去的。”

    “话可不能这样说,虽是门当户对,但还得长相不错,我们的流苏公主可是公认的帝都最美的。”

    “嗯。”

    “没了?你…算了,劣等酒也拿过来吧。”

    十二年前,陈氏一族都是梦神神迹的追随者,陈氏一族是神域中的世家大族,可是天降灾祸。八月中秋团圆之夜,陈氏一族被血洗满门。血洗陈氏一族的人是神魔追随者的首领夜洵,至于是什么原因陈诚自己也不知道。而陈氏一族中唯一幸免于难的人就是十二年前正在帝都参加守护者计划选拔的自己,知道这个噩耗后的陈诚悲不自胜,甚至想要轻生。但转念一想,他不能就这样窝囊地死去,他更加坚定了要成为守护者的信念。于是化悲痛为力量,强行进阶法力,为了通过守护者计划,为了复仇。

    但现实总是如此残酷,他并未如愿,落榜守护者计划选拔是给他的第二次打击。这次打击让他堕落到了谷底,他也不再去想守护者计划了,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成为守护者的。

    “不知道,但我听说来的人都是帝国的名门世家的公子,不管是谁娶到流苏公主,那都是门当户对的。”

阅读神迹之暗夜将至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自闭少年饲养手册》《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带着商场穿六零》《唇枪》《反派他太过可爱[快穿]》《九婴魔界》《沈医生的控妻症》《我家艺人满级重生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67/367738/74436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