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懦夫的反击

    “嘎巴巴,加油!” WWw.8Yue.ORG

    鸭嘴人高喊着,身影疾驰到澜桓附近,捡起了两段硬化树枝。近距离观看澜桓的惨状,对这名懦夫产生了极大冲击。

    嘎巴巴只能大口呼吸冰冷的空气,不断自我喝彩,朝着河道的方向逃跑。

    鸭嘴人涨红了脑袋,自欺欺人地向河中爬,很快被踩住了小腿。

    “应该不需要我提醒你,河水被你们老大重新下毒了吧?”

    嘎巴巴望着河水,口中喃喃自语,眼神和月光一样冷。

    “还是由我,来解决你吧。”

    铂恩翻转幻刃,刀背朝着鸭嘴人的脑袋凿击。

    “蹭”!

    嘎巴巴一个闪身,双腿硬是挣脱束缚,瞬时消失在铂恩面前。铂恩听见身后的厉厉风声,操纵分身进击的同时,耷拉着左臂往右侧闪去。

    同一时间,嘎巴巴在他身后刺出树枝,一击失手后,又快速逃到几米外。

    “比演化之后还要更快,而且……没有喝彩声么?”

    铂恩警惕地凝视着嘎巴巴,鸭嘴人的眼神怨毒而尖锐,与刚刚判若两人。

    “多亏你把我逼到绝境,我才能发现【爱的鼓励】的真正用法。”

    “你刚刚,只让自己听到喝彩了吧?”

    铂恩的精神高度集中,一字一句地说:

    “你的魂名是以声音进行强化的,所以你强化自己时,音量只要足够自己听到就行了,对吗?”

    “不愧是打败老大的人。”嘎巴巴同时举起两段树枝,指向他和分身,“但是现在,我要把你们两个一起打倒。”

    铂恩摇了摇头,长吁一口气。尽管不知道对方领会了什么,但这个胆怯的家伙,明显和刚刚不一样了。

    左臂脱臼后,他不得不用右手操纵幻刃,却怎么用怎么别扭,于是他和分身交换了手中的武器,对嘎巴巴挑了挑眉,挑衅道:

    “闲话少说,来吧。”

    话音刚落,只见嘎巴巴嘴唇翕合,如出膛枪弹冲刺。

    铂恩和分身握紧武器,在身前各自划出月弧,不曾想,嘎巴巴的速度再度攀升,转了个急弯,从身侧对他发起侵袭。

    “该死!”

    脱臼的左手无力防守,命门大开。

    铂恩不得已发动“预谋邂逅”,伪装成他人的分身轰然炸裂,火星与红雾迸发,行动强化之下,他堪堪躲开了嘎巴巴的攻击。

    “原来如此,那个家伙不是其他队的,而是你的分身假扮的么?”

    嘎巴巴恍然大悟的声音传来。

    铂恩愣在了原地,一时没有动作。

    自己太冲动了,身体先于大脑做出反应,躲过攻击的同时,分身也烟消云散,幻钢双刃却依旧存在。

    ——换句话说,自己拥有双魂名的消息,已经泄露了。

    接着,红雾外头又传来嘎巴巴笃定的声音:

    “原来如此啊,你的身上,居然还有这样的遗产么?”

    遗产?

    他把双刃当作是遗产了?

    铂恩松了口气,身体再度一分为二,分身捡起地上的幻刃,将计就计地嘲讽道:

    “不好意思,像我这种正常人,天生就比你们这些怪胎好运。”

    红雾渐消,嘎巴巴眯着眼睛,仿佛在审视一头猎物,语气轻慢地说:

    “没关系,很快就是我的遗产了。”

    说完,嘎巴巴的嘴唇翕合,高速冲向铂恩。

    铂恩和分身同时迎敌。双方正要交锋,分身“砰”地炸开,火星四溅,红雾弥漫,新的分身从铂恩体内诞生。

    嘎巴巴躲闪不及,被火星喷了个正着,一下滚到地上。红雾迅速扩散,铂恩手握钢刃,对准敌人的肩膀砍下!

    “铂恩,加油!”

    嘎巴巴高声呼道,突如其来的力量强化,让铂恩的姿势歪斜,只是他早有防备,再加上钢刃的重量加持,踉跄两步,便迅速稳住重心。

    借着这个机会,嘎巴巴再度逃出红雾,边咳嗽边说道:“嘎……巴巴,嘎巴巴……咳,加油!”

    语罢,鸭嘴人再次展现神速,往森林的方向冲去。

    “原来如此么。”

    ——【爱的鼓励】演化之后,可以同时强化两个目标。而嘎巴巴两次呼唤本名,就可以进行双倍强化!

    “既然知道你的伎俩,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铂恩冲出红雾,循着声音的去向,快步追了上去。

    一边通过自我喝彩,保持恒定的高速;一边借着分身爆炸,用红雾的间歇爆发穷追不舍。

    几分钟后,铂恩终于追上了对手——或者说,对手主动停了下来。

    嘎巴巴站在澜桓身边,周围满是硬化树枝,他捡起两段新的树枝,用自信的公鸭嗓对铂恩说道:

    “来吧。”

    “嗤,放弃抵抗了么?”

    铂恩和分身各自举刃,将嘎巴巴围在中间,毫不犹豫地发动了攻击。

    “嘎巴巴,嘎巴巴,加油!”

    鸭嘴翕合,嘎巴巴带起一串残影,轻易地从中间溜走。铂恩险些踩中澜桓,赶忙刹住脚步。

    这当儿,嘎巴巴已经挪到他身后,树枝极其刁钻地戳向他的后背。发动魂名已来不及,铂恩扭转身体,残废的左臂“物尽其用”。

    “咔嚓”,树枝钻进他的左臂后,卡断在他的肌肉中,但与此同时,分身逮住机会,幻刃划出流光弧线!

    “老大,就是现在!”

    “什么?”

    铂恩心里一紧,分身的动作也缓了半刻,嘎巴巴趁势后撤,拉开了数米的距离。而澜桓依旧昏在原地,一动不动。

    “蠢货,耍你的。”嘎巴巴桀骜地说。

    “嘶……”铂恩咬牙忍痛,将潜入手臂的树枝削断,神色不善地盯着嘎巴巴说:“几分钟的功夫,你这家伙变得这么难缠了啊?”

    “你的分身受到一定伤害,就会直接消失吧?”

    嘎巴巴的公鸭嗓聒噪刺耳,两片鸭嘴张合:

    “接下来,只要你的从‘左侧’产生分身,它就会被树枝不断‘划伤’身体,从而直接消失了。所以现在,‘左侧’就是是你的死穴!”

    “你说的没错,只是,我有这个分身就够了。”

    铂恩心念驶动,旁边的分身径直冲向嘎巴巴,幻刃带起斑斓流光。嘎巴巴鸭嘴翕合,向后退了几步,速度却不如之前。

    ——奇怪,只启用了一倍强化?

    铂恩心生困惑,眼看着分身即将追上,嘎巴巴竟刹住脚步,扭身停了下来,放肆地喝道:

    “蠢货,我都这么说了,还不看看你的‘左侧’吗!”

    有了刚刚的经验,这一次,铂恩只是用余光瞥视左侧。

    左侧只有昏倒的澜桓,一动不动,双手瘫软。唯一和之前不同的是,澜桓手中的树枝消失了,手腕处有割伤,持续往外冒血。

    难道说……

    “澜桓,加油!”嘎巴巴厉声喝道。

    ——【爱的鼓励】为清醒的人喝彩,能够迅猛其行动,弱化其痛觉,强化其神志。

    但若对昏迷不醒,还有伤口的人发动呢?

    下一秒,铂恩就知道了答案。

    昏迷的澜桓身体一颤,四肢和脑袋都抖了抖,尽管失去意识,心脏却仍有力地跳动,向四通八达的血管输送鲜血。

    ——这自然也包括每一处伤口,本就脆弱不堪血管!

    所有伤口的渗血都加重了,而最为严重的手腕处,激昂的血液,冲破了脆弱的血管壁。

    这种近似“内部割腕”的效果,让澜桓受伤的手腕一歪,血柱“滋”地飙射。

    铂恩脸色煞白,霎时间发动魂名。

    “砰”!远处的分身爆炸,幻刃离体的同时,钢刃一并消失。与此同时,从左臂产生的分身,在树枝的割裂下也瞬间爆炸。

    喷涌的火星红雾堪堪挡住血流,铂恩就势躺倒,为了躲避剧毒的血柱,他毫不犹豫地向外翻滚,“咔嚓咔嚓”碾过一地树枝。

    红雾渐渐散去,铂恩健壮的躯体上布满伤口,嵌进了十数根硬化树枝,诡异而瘆人。

    他艰难地站起来,发动【一刀两刃】,双手握住兵人,同时发动【预谋邂逅】,重新制造分身,共享武器。

    只是扎满木刺的本体,必然只有虚弱的分身。

    嘎巴巴手握着两根树枝,好整以暇地走向他,神情轻蔑。

    ——失去伪装,分身极度脆弱,手臂脱臼,浑身是伤,现在,是打败铂恩的最佳时机!

    铂恩忍痛握紧了钢刃,浑身的肌肉抽痛,却仍站得笔挺。

    ——决定反击,戳破分身的伪装,虚晃一枪,把自己引入陷阱……一步一步,嘎巴巴迸发出了如此潜能,现在,是扼杀掉这家伙的最后机会!

    “来吧,来做个了断。”铂恩沉声说道。

    “来吧!”

    嘎巴巴神色坚毅,鸭嘴翕合,暴突向铂恩,树枝如同深海的三叉戟。

    铂恩和分身同时举刀,两名伤者迎敌而上,斑斓的光与漆黑的影同行!

    毫无花巧的针锋相对,倾注全力的最后一击!

    “嚓”!

    铂恩的钢刃削断树枝,嘎巴巴的手腕翻转,用残枝戳中他的拇指,电光石火间扭转颓势!

    铂恩指头一歪,握着钢刃的手臂失去平衡,撞上分身。

    分身踉跄地退了数步,幻刃同时被嘎巴巴挑飞,在半空中甩了几圈。“叮”地撞上了什么,坠到到了分身一米外的地方。

    铂恩只有两秒。

    如果他发动【预谋邂逅】,抵挡嘎巴巴的攻击,那么随之而来的连锁反应是:

    分身消失,武器离体超过两米,幻刃消失,双刃同灭,他毫无防御手段。

    而如果分身捡起幻刃,那么几秒的功夫,足够嘎巴巴戳瞎他的双眼了。

    ——短短刹那,胜负已定!

    树枝急速逼近铂恩的咽喉,他瞪大了双眼,心跳近乎停止。

    “乖乖认输吧,澜桓,你们已经被包围了!”

    不远处发出喊声。

    ——幻刃竟碰巧击中了绿宝石!

    “什么!还有人?”

    嘎巴巴霎时间慌了神。

    这是这场战斗中,嘎巴巴第一次慌神。此前如海浪般不断叠加的自信、觉悟与理智,在这瞬间产生停滞。

    同时停滞了,还有挥动树枝的动作。

    而短兵相接,胜负只在瞬间。

    铂恩甩动右手,猛地扑上前去,钢刃捶向嘎巴巴的脑袋。

    鸭嘴人维持着惊诧的神情,“扑通”倒在了地上。

    “懦夫……终究还是懦夫啊。”

    铂恩双腿一软,脱力摔倒了。

    铂恩微微弯腰,冷漠地说。

    嘎巴巴身体一滞,一动也不动地僵在地上。

    ——只要跳进河里,必败无疑。布鲁芬妮他们没有回应,很有可能也……

    当懦夫彻底孤立无援,结果只有两种。

    “我们队……就靠你了……”

    “解决掉一个,接下来就轮到你了。”

    铂恩毫不留情地说罢,和分身两面夹击,同时向鸭嘴人发难。

    嘎巴巴睁大了眼睛,两片鸭嘴颤动,发出“哒哒”声,无意识地说着:

    澜桓半闭眼睑,碧绿的头发像腐烂的花,麦黑的皮肤上满是污浊的血迹,紧握的树枝深深地嵌进手腕,几乎要戳破皮肤了。

    “河水……”

    只要跳进河里,对手就绝对追不上自己了。嘎巴巴惊惶地想着,在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中,艰难地爬向河流。

    铂恩和那名不知名的“参选者”追到他身后,两人的影子彻底笼罩了嘎巴巴。

    “到底在哪啊……”他已经带上了哭腔,对手的脚步声未曾远去,但凡停下喝彩,随时都可能被抓住,“嘎巴巴,加……咳,咳,咳……”

    冰冷的空气涌进呼吸道,嘎巴巴说得太急,不走运地咳嗽了起来。脚底一个趔趄,他“砰”地摔到了地上。

    不等他喊出下一句,那名遮住面貌,赤膊的参选者手持黑刃逼近了他,他慌张地为自己喝彩,仓皇地在林中逃窜。

    影影倬倬的秃树,削去了繁茂的叶片,仿佛安插在森林中的巨大烛台,为铂恩和分身指示道路。

    眼前不足一米,便是是水流潺潺的河道,清冷的月光洒下,映出流动的银光。

    “老大……老大……”

    铂恩把玩着幻刃,示意分身从另一边包围嘎巴巴,他耷拉着脱臼的左臂,右手握紧幻刃,结实的肌肉泛着汗涔涔的光。

    “布鲁芬妮,潮图……”他鸭嘴颤抖,声音愈来愈急,“布鲁芬妮!潮图!你们在哪?”

阅读碎魂收藏家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自闭少年饲养手册》《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带着商场穿六零》《反派他太过可爱[快穿]》《唇枪》《沈医生的控妻症》《九婴魔界》《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67/367570/74409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