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玉树临风的太子爷

    "这全京城没有人会盖……"工匠指着刚被拆下的赌坊,说道:"这当年就是我盖的,我能不知道,你这地方别说金子了你想用瓦砖堆个土房都难,随便风一吹就倒了,这里的地已经被严重破坏了,只能用硬木打好地基,一层一层的堆砌而成。"

    "是喔……"朱厚照忽然插嘴进来:"林青还是你要不要换个工匠?这人太麻烦了,会阻碍咱们败家。"

    "不用多气派,就跟咱们紫禁城差不多就好。"这时候朱厚照插嘴进来,引的林青又是一阵头疼。

    "不是宫里的那位就好,那位太会惹麻烦了,听说脾气还臭,做了什么坏是一点责任都不付,跟公子几个差太多了……"张茂死命的压着朱厚照的嘴,他听着工匠老陈的话都快气炸了,脸色胀红的他差点往张茂的手咬去,好在张茂躲的实时,工匠老陈也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今天你看可不可以动工?"林青问道。

    "你这话没有半点逻辑可言。"一脸鄙视,逻辑这个词是这几日朱厚照从林青那学过来的,如今用起来倒是人模人样。

    "啥叫没逻辑?我这句话是有道理滴。您看如果您继续败家的话,皇上岂不是会不开心,如果他不开心,你是不是就出不了宫?我们是不是就会被他逮着?如果我们被他逮着,他下旨不让咱们败家,咱们能抗着他吗?咱们能不听吗?听的话,咱们不就不能败家了。所以啊,太子爷您不能败家,您还要多读点书,这样才能跟我们出来找乐子啊!"林青这番话说的无比真诚,眼睛一眨一眨的,张茂在旁听的却是直想笑,这什么狗话嘛?跟我们出来不就是要败家,不败家哪有么乐子可言?老林这分明就是在忽悠太子爷……

    偏偏朱厚照还真信了,林青心中的那个任务进度顿时涨了一丁点,从负九十九到负九十八……

    "咦,那人是谁?怎么贼头贼脑的在那里晃悠,老林你认识吗?"玩牌玩到一半,张茂看着轿子外的一个人影忽然说道。

    "小爷我刚才就看到了,那不知道哪来的至少站了一刻钟,也不见他脚累……"林青扔下了牌,瞇着眼睛说道。

    "等等……那人太子爷我看得挺眼熟的,应该是太子爷我认识的人,对,错不了,这人太子爷我认识,只是他藏的太远,太子爷我认不出来而已。"使劲的把头探出轿子,朱厚照睁着眼看了一会儿,肯定的说道。

    "刘瑾!"朱厚照一开口,刘瑾这以后的司礼监掌印太监便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脸上堆着恶心的笑容,嘴巴都裂到耳根去了,林青饶有趣味的看了一眼,心中感叹:"要是我婆娘有这种奴才,我肯定欢喜死了,就这丑样,谁看到都吐,他肯定打不着我婆娘的主意,我婆娘看到他多吐点也有助于减肥……"

    朱厚照看着刘瑾没带点什么异样眼光,他指着远处那鬼头鬼脑的身影,小声说道:"有没有看到那个身影,给太子爷我抓过来,抓过来有赏!"

    "诺,小的这就去!"

    对于抓人这种事刘瑾显然是轻车熟路,喊了几个小太监,一群人先是静悄悄的绕了个弯绕到那人的背后,随后又是如同深山野林里的豹子般一步一步的靠近,靠近到一定程度时,刘瑾忽然大声吼了一声,后头的几个小太监顿时如同被打了鸡血般一脸红扑扑的往那人身上怪叫捉去。

    "卧曹,抢匪啊!"那人惨叫了一声,显然也是没料到在昆明街,皇城对面居然还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干这种下三滥的事。没料到是一回事,会不会打又是一回事,那些小太监在弹指之间就把大声嚷嚷的那人给抓住四肢,刘瑾则是笑呵呵的从怀里掏出根粗大的木棒……

    看着刘瑾阴险到极处的笑容,那人也是快吓了尿,他连连哭喊道:"别打我,别打我,我啥都没做,我是虎金坊的掌柜啊,我有钱,你们要劫财的话都给你们,你们要劫色的话也可以,大不了小的就用这张嘴给大爷你解决一下需求!"

    "劫色?需求?"刘瑾脸上的笑容更阴狠了,他是个太监,虎金坊掌柜说的话正好戳到了他的痛处。刘瑾嘿嘿笑了一声,手上的木棍便毫不留情的往虎金坊掌柜头上砸去,这一砸,头破血流,虎金坊掌柜直接就晕了过去。

    路上几个应天府的衙役经过看到几个刘瑾那狠样,腿肚子都忍住打了个颤……

    他们是认识刘瑾的,许多朱厚照手上的珍奇古玩便是他们给掏来的。也因为认识他们才惧怕,刘瑾可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货,他们的胆子可没大到去找刘瑾的碴,这群巡逻的衙役一个个都装作没看到般哼着小曲赶紧离开,生怕自己也被刘瑾盯上。

    "兄弟,别说哥们不尽职,实在是你惹得主太大了。"对于自己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群怂货心里可没半分罪恶感。

    "主子,人给你擒来了。"抓着虎金坊掌柜的一只脚,满脸都是谄媚笑容的刘瑾拖着可怜的掌柜走到了轿子面前。

    "唰!"轿子的车门把拉了开来,朱厚照几个人走了下来,领头的朱厚照豪气的大手一挥,说道:"赏你五百两银子!"

    "太子爷万安,寿比南山,福与天齐!"刘瑾大喜,他跪在地上接过了朱厚照丢给他的银票。

    "下次要记得叫玉树临风的太子爷。"朱厚照那可叫一个拉风,林青心中那个隐藏任务进度却如同瀑布一样直落千丈。

    "我可怜的主啊!让这孩子少败家一点吧!"

    欲哭无泪。

    看着那处废墟,林青总有种丢脸的感觉,他娘的,为毛银子啥都可以买到,就是买不到时间。

    "可以,我等会儿就叫我那几个老伙计开工,那时公子如果有需求的话都可以现场提,如果进展顺利的话,五到七天就能完工。"

    "那行,你先忙去吧,你们不是都还要先观察一下地形,我们几个就在这里先打打牌,你看啥时好了我们几个再出来。"林青让工匠老陈先忙去,自己则是先把其他几个拉上轿子。

    今天马瑾和刘生都不在,马瑾去五军都督府骑马玩,刘生则是回老家扫墓。

    从轿子里拿出一副扑克牌,林青一边发牌一边说道:"太子爷您不能再这么败家下去了,再败下去,咱们都没得败了。"

    "不是不够,是我……我不会盖啊!"工匠无奈说道。

    "不会盖?"林青眉头一挑。

    就像一月的鹅毛雪花一般,重盖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百再传给千,千又传给全京城。很快的这就成为了茶楼里众人议论纷纷的趣闻,街巷大爷们磕磕瓜子时总会提到林青这几个败家子,以及他们怎么打算用金子来造一个大赌坊!

    一夜之间,京城里瞬间疯传着金光赌坊要重盖的消息!

    "他是我的一个小姨子的姑丈的外婆的朋友的远房表亲的儿子的侄子,小孩子多嘴,他家里比较偏僻,说话没大没小的,你放心,他名唤李少飞,不是宫里的那位。"满脸堆笑,林青对着张茂使了个眼色,张茂顿时把朱厚照给拉到背后,顺手还堵上了他的嘴。

    他娘的,熊孩子就爱多嘴。

    如果知道你是太子爷,除了我们这几个败家子外,还有哪个敢接你的生意,接了不被弘治天子查死才怪。

    如今他心中那个模板上的隐藏任务进度已经快要赶上一百了,只不过那是去掉负数之前,每次看着那进度,林青都是一阵扶额……

    难道一群败家子就真没法子教出一个圣明的太子吗?

    第一次听到有客人这么说的,工匠老臣扶着额想了一下,手在他裤袋的榔头上不停摩擦,显然是再思考怎么应付林青的需求。想了想,他看了眼前头那已经只剩下几块地基其余地方都被工人给挖走的像是废墟一般的残破赌坊,不禁感叹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这地方想败家想花银子使劲的盖倒也不是不行,有钱本就能使鬼推磨,没啥事是干不到的。照你这么一说,我心倒是宽了一点,原本我也再想你们是不是个吝啬的主,不过你敢要求败家,想必你找我也不是来省钱赚钱的。"

    "那是那是,我们几个本就没抱着赚钱的野心,我们就是来玩玩的。不过这几日有几个王巴崽子使劲地来找咱们麻烦,咱们心中一口气堵着,所幸想说要玩就要玩个大的,开赌坊就要开到全京城都知道!可当初咱们买赌坊时没有这个念头,以致现在买了一个不伦不类,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狗屁地方,配不上咱们心中的期望。所以老陈,你看能不能把它搞的气派一点?"林青说道。

    "咱们紫禁城?这位公子是……"手汗流的更多了,工匠老陈感觉自己似乎在不经意间听出了朱厚照的身份,难道他是宫里来的?不对啊,宫里哪来的小孩子?难道他……他……他是太子!

    "公子,你确定要用金子盖赌坊?"工匠有些迟疑,就算他是全京城最有名的工匠,也从来没有遇过这样的要求。

    "废话!"林青躺在轿子上,这段时间他越来越迷恋被人抬的感觉:"怎么了吗?钱不够是吧,不够我再补。"

    瞪了朱厚照一眼,林青只感觉自己头好痛,他抱着歉意的跟工匠说道:"这人就是脑抽,你别介意,不用这金子造赌坊也行,不过消息都已经传出去,不盖点闪亮亮的东西也是没面子,都没脸见常来的赌客了。老陈,你看你能不能想个法子让咱们败一败家,钱不是个问题,问题是花不出去啊,小爷我会心慌啊!"

阅读明朝有个败家子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自闭少年饲养手册》《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带着商场穿六零》《唇枪》《反派他太过可爱[快穿]》《九婴魔界》《沈医生的控妻症》《我家艺人满级重生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67/367473/74384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