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对峙

    “莫小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偷偷生下北辰的孩子,就是想嫁进宁家吧。” WWw.8Yue.ORG

    莫宝儿凉笑一声,笑声来透着打心眼儿里的不屑。

    “北辰说你是他的初恋。我看他真的是瞎了眼。”

    香水瓶子是美人鱼的造型,尾巴上翘,上面还镶嵌了许多珍珠。

    瓶身做的非常精美。

    被莫宝儿一针见血地批评,江映雪脸都白了。

    “映雪,我很早就告诉过你了,做香水不是简单的香精相加。”莫宝儿继续拿话扎江映雪的心,“你啊,离合格的调香师还差得远。”

    “你就那么了不起吗?”江映雪双手紧握成拳。

    莫宝儿笑容如花般绽放,“哦。我就是那么了不起。”

    天赋和实力,是她最大的底气。

    江映雪深吸一口气,每个字都忍耐着从牙缝里挤出来,“就因为你是香粉世家的传承人,而我不过是花店老板的女儿,你从一开始就瞧不起我。”

    莫宝儿没想到江映雪心里是这么想的,她有些愤慨有些委屈,质问道:“我要是瞧不起你,会跟你交朋友吗?会给你房间住吗?”

    江映雪嘴唇紧抿成一条线,一双秀气的凤眼因为痛苦而蒙着一层潋滟水光。

    可她却死撑着,不让眼泪掉出来。

    真是一朵楚楚可怜的小白花。

    我见犹怜。

    以前,莫宝儿最受不了她这样了,恨不得把自己有的东西都给她,只要能让她开心就好。

    没想到最后把男友也给她了。

    江映雪红着眼圈,哽咽道:“宝儿,你不过需要一个处处比你差的人,来衬托自己是多么的漂亮、多么的有钱、多么的优秀。可是,那个处处比你差的人,最后成了北辰的未婚妻。”

    被好友撬走了男友是什么体验?

    或者,男友和好友在你眼皮底下勾搭上了,是什么体验?

    总之,当莫宝儿打开房门,看到男友和好友在沙发上拥吻,她是完全懵逼的。

    一盆冰水从头倒下来,给莫宝儿浇了个透心凉。

    “宝儿,对不起。你独立、你坚强,你勇敢。你没有我,也可以活的好好的。可是映雪不一样,她太柔弱了,她需要我。”

    这是宁北辰和她分手时说的话。

    莫宝儿不懂了,她独立、她坚强、她勇敢,所以她就活该失恋吗?

    简直方天下之大谬。

    这世上还有比这个让人更憋屈的分手理由吗?

    那时她太难过了,好友男友的双重背叛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莫宝儿用最快的速度收拾了行李,半夜三点打车去机场,跟个丧家之犬似的,酸溜溜地滚回了中国。

    所以她后来怎么又回到英国?

    大概就是犯贱吧。

    莫宝儿也不是没有想过,贝儿可能会是宁北辰的女儿。

    毕竟宁北辰是她唯一交过的男朋友。

    可是,这也太不符合她的性格吧?

    她素来爱憎分明,对待感情从不拖泥带水。

    分了,就是分了,这辈子都不会再给对方一个眼神。

    莫宝儿不想跟江映雪纠缠不清,她看着宁母,语气极为强硬:“把贝儿交出来。”

    宁母对莫宝儿的印象极为糟糕,没好气道:“贝儿还小,跟着你这样没的妈妈,肯定要学坏。她是我宁家的孩子,自然要在宁家生活。”

    江映雪完全怔住,惊愕实实在在写在了脸上。

    “什么意思?宝儿和北辰有了孩子?”江映雪呐呐道,“北辰和我在一起时,说从没和莫宝儿发生过关系。”

    宁母连忙替儿子安抚江映雪,“一定是这女人后来又回去勾|引北辰的。你看她那张狐媚脸,还去隆胸,一看就不是好女人。”

    我去!

    这以貌取人到这程度也太过分了吧。

    莫宝儿勾起一抹冷笑,“是啊,宁太太,我就是个坏女人,所以你最好把贝儿交出来。否则我一定会搅得宁家腥风血雨,不得安宁。”

    宁母自然不会把一个小年轻放在眼中:“你以为我会怕你吗?”

    莫宝儿拿起贝儿落在宁家的书包,估摸着贝儿被藏在了二层。

    她一边上楼,一边高声叫道:“贝儿,妈妈来接你了。快出来!”

    头皮一阵剧痛。

    莫宝儿被宁母拽着头发拽了下来。

    “擅闯民宅是犯法的。”宁母郑重警告道。

    莫宝儿理了理被弄乱的头发。

    宁母强势,她比宁母还强势。

    “拐骗小孩也是犯法的。宁太太,你说我去报警,警察会站在哪一边?”

    “贝儿是北辰的孩子,她呆在宁家天经地义。”宁母就不信了,她还收拾不了一个莫宝儿。

    江映雪的脸色又白了好几分。

    “你就知道一定是北辰的孩子?”莫宝儿反问,“你有证据吗?”

    “亲子鉴定已经去做了。不过,贝儿这么漂亮这么聪明,一定是因为我儿子的基因。”提起可爱的孙女,宁母脸上的神色柔和了几分。

    莫宝儿真想翻个白眼。

    不过,嘴炮毫无意义。她正准备继续寻找贝儿,右脸突然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江映雪气得全身都在发抖,声音因为凶狠而几乎嘶哑,“莫宝儿,你故意的吧?用孩子来报复我和北辰!”

    莫宝儿揉了揉疼得麻木的脸。

    “哈哈——”

    莫宝儿笑了。

    可是眼里没有半分笑意,那眼底的深沉反而让她这个笑容显得有些阴沉可怕。

    电光火石之间,她抬手,毫不客气地还了江映雪一巴掌。

    “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别忘了,当初你被杰森家暴,是谁报警的?是谁送你去医院?是谁看你可怜收留了你?”

    莫宝儿拽着江映雪的头发,强迫她抬起了脸,冷笑道:“要我告诉宁北辰,杰森是谁吗?”

    江映雪嘴唇瞬间失去血色,身子抖动得几乎站不住。

    莫宝儿笑得更欢了:“看来还不知道啊。江映雪,都快成为豪门儿媳,黑历史怎么还不整理干净?”

    “……别。”江映雪抓着莫宝儿的手,眼里是浓浓的惊恐和哀求,压低声音说,“宝儿,我们是好朋友,对吧?”

    “滚!谁跟你是好朋友?”莫宝儿一脸嫌恶地推开了她。

    老虎不发威,还当她是病猫。

    熟悉的气味闯入了莫宝儿的鼻腔。

    莫宝儿转身一看。

    就看到了陈孝靖。

    莫宝儿捡起来,打开瓶盖,往空气中喷了一下。

    她闻了一下,就捂住了鼻子,拒绝劣质香精对鼻子的伤害。

    江映雪被她极为嫌弃的表情伤到了,特地把头抬得高高的,神情中带着些许得意,“宝儿,你可能不知道,我设计的这款《人鱼的眼泪》在淘宝卖的可好了。”

    连名字都这么恶俗。

    莫宝儿点评道:“香味缺乏层次变化,过渡极为糟糕。你仿照祖玛珑的鼠尾草与海盐,可惜画虎不像反类犬。再加上全是廉价的合成香精,也就骗骗无知小女生吧。”

    莫宝儿不想跟她多费口舌,“贝儿呢?我要带她离开。”

    宁母慢悠悠地坐在沙发上,摆弄着她手腕上价值不菲的翡翠手环。

    刚刚因为让一个小孩跑掉了被责骂,现在又因为拦不住一个女人又受到了女主人的责骂。

    宁家的保姆有点郁闷。

    小小的瓜子脸,秀气的凤眼,有着江南女子特有的婉约风致。

    莫宝儿笑了,指着那个女人,继续缓缓道:“还有她。”

    江映雪目瞪口呆地看着莫宝儿,手里拿着的一瓶香水掉落在地板上。

    “哎呦,您可别侮辱了初恋这么纯情的词汇。”莫宝儿唇角泛起了讽刺的弧度,“我那时年纪小,识人不清。要是早知道我男朋友背地里跟我好朋友搞到了一起,我一定会离那对狗男女远远的。阿姨,您说对吧?”

    “你——”宁母气得脸色煞白,手指颤悠悠地指着莫宝儿,“你骂谁狗男女?”

    “算你有自知之明。”宁母斜眼睨着莫宝儿。

    面上虽带着笑,可眼眸却冷若冰霜,声音也冒着寒气。

    “您的儿子咯。还有——”莫宝儿视野中突然出现了一位年轻女人。

    “贝儿在哪里?”莫宝儿来势汹汹。

    宁母让保姆下去,瞧了瞧面前这位漂亮的女人,“你就是莫宝儿?”

    “宁家看着可有钱了。我一个做小本生意的女人,可不敢高攀。”

阅读前夫太爱我了怎么办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穿成六十年代女炮灰[穿书]》《前夫总想封杀我[穿书]》《重生逆袭:八零甜妻要翻身》《异界之武道修改器》《反派那个渣女(穿书)》《炮灰女配不想死(穿书)》《一夜悍妃:王妃爆笑驯夫记》《乱世繁华,为你倾尽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56/356845/72259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