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南国有虎⑦:僭号称王

    几人愕然。半晌,长荆道:“管仲啊管仲,你屈身市井商旅,真是可惜了!老汉我且问你一句:依你之见,谁将成为天下霸主?” WWw.8Yue.ORG

    管仲笑道:“长荆大人,是我在问你啊?怎么反倒你又问我!哈哈哈哈!”

    夜色渐深,长荆离去。管鲍等也酣然入梦。

    此语如同一阵阴风,吹得周桓王瞬间脊背发凉。内史所言箭伤未愈,显然是在暗指周郑繻葛之战,桓王右肩被射之事!此乃周室之耻,也是东周王权衰落的一个标志。“发兵,哪里来的兵啊!”周桓王泥一般瘫坐在席上,冷笑一声道:“季梁啊,汉阳十五国,十五姬姓国啊!你们与朕乃是同宗同祖,一脉嫡亲哪!如今,你们乃是舍嫡亲而助叛贼哪!哼哼……季梁啊,你乃十五……不,十六国乱臣贼子之使啊!”周桓*音如哭。

    “季梁乃忠良也!”季梁一脸正色道:“乱臣者,时也;贼子者,势也!皆非季梁也!”季梁深深作揖,又拜道:“请天子命,赐楚王号,允否?不允否?”

    沈鹿台早已建好,楚武王命斗伯比广发号令,召集随等十五国国君数日后于甲子吉日齐集沈鹿,以便公推楚王为江汉霸主,做沈鹿之会。又厚赏了季梁,令其返回随国。又命巫尹择日祭祀太一神,为楚国称霸祈福!诸多号令,得意洋洋,不一而足。

    消息传至洛邑,周桓王独自一人闭于周之宗庙不出。面对诸多先祖神位,周桓王摘掉天子之冕,伏地叩首,痛哭流涕道:“王室东迁,社稷崩溃!北有郑庄公射王之肩,南有楚熊通僭号称王,诸侯乱舞,天下板荡,大周休矣!”庙堂空空荡荡,王者之泣,如冷风一般飘然逝去……

    “不允!”周桓王暴跳而起,欲言无言……忽然一声呜咽,就拂袖退去了。季梁紧闭双目,又是深深一拜,“臣季梁领命。”便匆匆退去。

    殿中诸臣个个哑口无言……

    车马飞驰,一路无语,季梁恍觉身子轻松、头颅沉重,一时间轻飘飘的,一时间又如泰山压顶似的,就这样晃晃悠悠,浑浑噩噩,如梦一般就返归到了沈鹿。

    季梁未及拜见母国,先入楚营面见熊通,详细禀明出使洛邑之事,明言天子不允楚国称王!言罢便退帐而去,不辞而别。熊通正于帐中饮酒,听后大怒,掀翻酒案,怒吼道:“桓王小儿不答应?不答应就不答应!老子将自立为王!号楚武王!看你如何奈何于我!”身旁斗伯比道:“国君既然心志已定,事不宜迟,即刻昭告楚国!昭告天下!此事必然雷霆万里,海内震荡!对江汉十五诸侯更具威慑,不数日,十五诸侯必恭贺楚王为江汉伯长!”熊通闻言,仰面狂笑。

    次日,斗伯比率文武群臣,于大帐中齐拜楚王!刹那间,楚营上下一片振奋,人山人海,群声山呼“楚武王!楚武王!楚武王……”

    “管仲,鲍叔牙,好。”长荆重复姓名,从身后取出一只黑色袋子,“这是随国犒军的果脯,为南方独有,甘美异常,斗公子特请大家品尝。”管仲欣然接纳,转给身后的苌楚。“请坐,我们正要请教一二。”管仲道。几人入席坐定。

    管仲与鲍叔牙早知青林山之战,今见长荆来,急不可耐询问具体战况,长荆娓娓道来。管仲大赞楚君威武,斗伯比多智,也为随国惋惜不已,当下叹道:“自平王东迁以来,天子日渐衰微,而诸侯日渐强盛!列国争霸,早已势不可挡!眼下北方郑国一时雄强,有中原王者气象;而南方楚国也已斩露头角,不日将为江汉霸主!其他如齐国、鲁国、宋国、卫国、晋国、秦国等等也皆非等闲之辈,正各自谋划强盛之道,霸业之途!天下之大乱,将愈演愈烈!真不知谁将主宰华夏江山,为天下之主?”

    四人大喜,管仲上前道:“原来如此,果然是斗榖於菟!感谢斗公子想的周全。”

    季梁一去半月,音信全无。这日入夜,管鲍四人正在帐中闲坐,忽见一人笑眯眯走进来。来者乃是长荆。长荆行揖道:“委屈诸位了!青林山中那位自称蜜橘的少年,乃是我家公子斗榖於菟!斗公子爱惜朋友,唯恐诸君伤于乱军之中,故请大家来此小住。如今青林山战事已定,随国及江汉诸侯正与我楚国商议永结盟好,过不了几天,大家就可以走了。斗公子目下正在青林山军营,尚不得脱身;不几日将奉国君之命来这里参加沈鹿大会,相见有日!虎饮泉一别,斗公子也甚是想念朋友啊!”

    只听季梁缓缓说道:“臣季梁,奉命为随国等汉阳十五诸侯国为使!南方荆楚,泱泱大国,颇具江汉伯长之风。今十五国联名请命,请求大周天子赐楚国国君以王号,从此威名远震,屏藩南疆……”

    “季梁!”未等季梁言尽,周桓王咆哮暴怒,狠狠地将国书摔在地上,“乱臣贼子!乱臣贼子!楚要王号!妄想……只有我才是王!普天之下,只有天子可以为王!熊通这是要做天子吗!让他自己来洛邑拿啊!我要发兵讨伐熊通……发兵!来人啊,发兵!”

    殿内群臣惶恐,却无一人回应。半晌,有内史禀道:“天子息怒。天子右肩的箭伤尚未痊愈,万望保重龙体!”

    季梁身负特殊使命,可谓替贼子谋国,不得不为之,不敢不为之,不能不为之。一路快马,昼夜如飞,恨不能朝夕之间交付差事。

    不知穿越多少山川城池,这日终于赶到洛邑。季梁整理衣冠,叹一口气,无精打采,穿过宫门,入殿觐见周桓王。

    几人轰然大笑。苌楚插言道:“这个问题太绕了,也太沉了!我们马上就要回家了,应该聊点轻松愉快的!来,请品尝斗公子带来的果脯!”

    长荆又令帐外送一些酒食过来,再就着果脯,几人欢饮。期间又谈论一些管鲍的平生往事。长荆终于确认管仲与鲍叔牙真的就是郑国普通商人,这才彻底放下了心。

    大殿上,季梁三拜天子,便递上汉阳十五诸侯的联名国书。两侧文武见季梁神色反常,仿佛丢了魂魄一般,无不惊讶。周桓王年已四旬开外,虽说正当盛年,然而身形消瘦,沧桑枯槁,双眼布满血丝,鬓角也是早露白霜,仿佛风烛残年的老翁!继位十五年来,日夜忧思,如履薄冰,然而江河日下,万般事业皆不由我!他早已被日渐崛起的强大诸侯摧残了风华,华丽的冠冕衣裳之下,包裹着一颗已经奄奄一息的王者魂灵!

    长荆不由一怔,心中暗暗嗔道:“年轻人太过狂妄!如果不是你窥破我国军机,如何会被囚禁于此?”转念一想,又道:“当时我与斗公子军务在身,不便言明身份。现在诸事已了,如释重负。请教诸位朋友姓氏?”

    管仲应道:“我们皆是郑国商人。我乃管仲,这是鲍叔牙,这两位是我们随行伙计。”

    鲍叔牙接着乐道:“要回答这个问题啊,先要搞明白是管仲问长荆?还是长荆问管仲啊!呵呵呵呵!”

阅读管仲传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自闭少年饲养手册》《唇枪》《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穿成豪门老男人的小娇妻》《沈医生的控妻症》《史上最强赘婿》《完美人生[重生]》《LOL之杀人升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56/356410/72172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