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4 本王英勇

    “一定要记住!能不说话就不要说话!我进去之后,你也别找我,看我起身走了,再跟我出来。” WWw.8Yue.ORG

    穆寒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帮她总结道:“你为何要甩开本王?”

    两人下了车,杜喜儿伸手推了推他,小声说:“你先进,快去。”

    她一进去,穆寒就把身子扭过来看她,杜喜儿目视前方,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径直走到约定相亲的那一桌。

    “杜小姐,”相亲男很绅士的帮她拉开椅子,笑着问道:“今天路上一定很堵车吧?”

    “……”

    “喜儿?喜儿?”相亲男轻声叫着她,见杜喜儿回过神来,这才尬笑道:“不好意思,我觉得你的名字很好听,可以叫你喜儿吗?”

    杜喜儿眯了眯眼睛,应和道:“你觉得顺口就行。”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孙濠,今年刚满二十九,目前在国企做副科长。你大姑和我妈是老同学,我对你也有些了解,论年龄和家庭背景,咱们都挺匹配的。”

    杜喜儿听他讲完,忍不住问道:“孙先生,你觉得咱们哪里匹配?”

    话音一落,侍应生就端着餐盘来了。

    两份店里的招牌豪华餐,从前菜到正餐,饭后甜点,甚至还有红酒?杜喜儿第一次知道这家咖啡店,中午的正餐都能搞这么丰富。

    而且,这家店的消费本就不低,这个孙濠擅作主张的点了这么多,看来不差钱啊?

    “咱们边吃边说。”孙濠一手端起面前的红酒杯,另一只手伸过去摸了下杜喜儿的手背。

    杜喜儿吓了一跳,把红酒杯推到一边,端起温水轻没好气的说:“不好意思,我是开车来的。”

    孙濠有些惊讶,喝了口红酒后,试探的问道:“你自己买的车吗?”

    杜喜儿拿起刀叉,随口应着:“嗯,你不是对我很了解吗?我已经出来工作几年了。”

    正餐的牛排上来后,孙濠的话匣子逐渐打开了 。

    “我听说你是在影视公司上班,那工资一定不低吧?”

    闻声,杜喜儿不自觉的挑了挑眉,简单回答说:“我对自己要求不高,可以养活自己就行了。”

    “其实你们这种工作不稳定的,像我们国企交往的人都正派一些,虽说工资可能不如你们,但有保障……而且我明年就有机会升正科级了,到时候工资还能涨呢……”

    杜喜儿切着牛排,只觉得这牛排吃到嘴里都乏味至极。

    “我还听说,你在望宁小区买了套小公寓?”孙濠主动问道。

    杜喜儿没抬头,轻笑着应了句:“孙先生听说的真多呢。”

    “我觉得咱们在一起以后,你可以把那套小公寓卖了,现在卖肯定不亏。”

    “什么?”杜喜儿下意识抬头看向他。

    孙濠放下刀叉,开始一本正经的讲自己的想法:“你看啊,望宁虽然靠近中心区,但它不是学区房,你卖了它,咱们俩一起供一套学区房,这样就很轻松了……毕竟我的人生规划是在三十岁之前生个宝宝,最好是男孩,因为我妈喜欢男孩。”

    杜喜儿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不过她庆幸自己手里的刀叉没有直接怼到他面前。

    孙濠浑然不觉,双手交叠在一起,继续畅想道:“那片儿的房价我了解过,你那小公寓怎么都能卖个一百多万吧?到时候去市北区那买个学区房,咱们也就不用还很多年……”

    “等一下,”杜喜儿黑着脸打断他的话,放下刀叉说:“孙先生,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喜儿,你别叫我孙先生了,”孙濠一脸笑意,两只手也不老实了,一个劲儿想去摸杜喜儿的手,“别跟我那么客气,有什么话你直接问嘛。”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杜喜儿抬起两只手,躲开他的咸猪手后,面带微笑的问道:“请问你月收入多少?”

    “这个……”孙濠有些支吾。

    “你有车吗?”杜喜儿继续问。

    孙濠挺了挺胸回答说:“这个我以后会有的。”

    杜喜儿笑着点了点头,拿过纸巾擦擦嘴,直接摊牌说——

    “孙先生,你现在没有车,如果我们搬到市北区,想必离你上班的地方也远了。又供房,又供车……据我了解,你现在的工资应该没办法承受两项贷款吧?毕竟到时候咱们还要养孩子……”

    孙濠脸色有些难看,撇嘴说道:“咱们以后在一起了,这些东西肯定要一起还的。”

    杜喜儿轻笑一声,手肘搭在桌上说:“孙先生,我现在虽然是一个人,但我车子全款买的,房子贷款自己还的也轻松自在。”

    孙濠不说话了,额头上的汗珠也多了起来。

    杜喜儿摊了摊手,故意反问道:“那请问,我们哪里般配?你是有多优秀,才能让我放弃现在的安逸生活,和你去还贷款?甚至要依着你的人生规划去过一辈子?”

    “还有,”杜喜儿深吸一口气,憋着火甩出最后一句,“距离你三十岁,还有一年时间,你是想我现在就和你步入婚烟殿堂?然后生个大胖儿子?真是搞笑。”

    说到最后,杜喜儿也觉得没什么好谈的了,一顿饭吃下来,除了恶心就是恶心。

    讲完这些,杜喜儿拎着包就要离开,刚一起身,就听孙濠说话了。

    “杜喜儿,你未免太有优越感了吧!”孙濠涨红着脸,声音也不自觉地调高了几分。

    “你以为你有多优秀?在一个影视公司,说难听点儿就是和一帮戏子工作!低俗!”孙濠说得脸红脖子粗的。

    杜喜儿愣在原地,想要骂他,却又要保持修养。

    “还有啊,谁不知道现在娱乐圈乱?就你买车买房这事,还不知道是怎么买的呢!”

    【哗——】

    孙濠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杜喜儿泼了一身红酒。

    杜喜儿放下手中已经空了的杯子,看看孙濠一身的狼狈,愤愤的说道:“就你这副嘴脸,上来就要女方卖房,自己没车没房,工资还不如女方高,你凭什么上来就提条件?!”

    这边的吵闹声,招来了侍应生,还有不少店里的客人投来注目礼。

    当然,还有那个坐在隔壁桌听了半天的穆寒。

    杜喜儿见孙濠气得说不出话来,冷哼一声,拿着包就要走。

    “你别走!”孙濠起身扯住杜喜儿的手腕。

    杜喜儿吃痛的‘嘶’了一声,转身一边挣扎着,一边说:“你还想干吗!你放开我!”

    一旁的穆寒眼底冷了几分,视线落在孙濠紧抓着不放的手上。

    孙濠这会儿早就不顾形象了,索性两只手抓着杜喜儿,“你把今天的饭钱付了!还有,赔我西装钱!不然你别想走!”

    杜喜儿真是活久见,没见过相亲吃饭,自己点了一堆东西,还要女方付钱的。

    “我警告你!马上松开我!”杜喜儿绝不会妥协。

    如果他态度好一点,从一开始就彬彬有礼,杜喜儿会主动提出aa。可这个孙濠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所以别想她出一分钱!

    “我就看不惯你们这种女人!知道我有金饭碗,就来和我相亲,看我不是你们圈子里的傻大款就嫌东嫌西!”

    孙濠说着,手上的力道更大了,抓的杜喜儿直想掉眼泪。

    “你有病吧你!你给我松——”

    杜喜儿带着哭腔的声音还没说完整句话,就看到穆寒走过来直接抓住孙濠的右手。

    “松手。”穆寒冷声说着。

    “你他妈谁啊!别多管闲事!滚开——”

    孙濠话没来及说完,就看到穆寒稍用力反握了一下。紧接着,杜喜儿听到嘎嘣一声,孙濠就蹲在地上嗷叫了。

    “啊嘶……你他妈到底是谁!找死啊!”孙濠左手托着右手,表情痛苦的很。

    杜喜儿下意识躲在穆寒身后,指着孙濠说:“你活该!”

    “好啊杜喜儿,你还带着帮手来的?!你不准走!你赔老子医药费!”孙濠表情难堪的叫嚣着。

    店里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杜喜儿后悔今天来见这么个奇葩,还没想出对策,就看到穆寒侧过身子,打算带她走。

    “喂!你别走!有本事动手,怎么没本事赔钱啊!”孙濠不要脸的嗷嗷着,指着穆寒就一顿骂。

    穆寒停下来,冷冷的看着他,就在杜喜儿以为他能带她‘杀出重围’之时——

    “好,”穆寒转过头,淡声对杜喜儿说道:“给他。”

    “???”

    杜喜儿一脸懵神,见孙濠还在卖惨,只好从钱包里掏出所有现金,数了数有五六百块,没好气的全都扔给孙濠。

    “拿着这钱滚蛋!”

    说完,杜喜儿拉着穆寒刚走了两步,便又停下来警告孙濠:“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别惹我!不然我告到你单位去,让你们领导知道你是怎么龌龊的!不要脸!”

    撂下话,杜喜儿拉着穆寒就走出了咖啡厅。

    坐进车里,杜喜儿这才靠在椅背上松了一口气。

    “真的恶心死了,”杜喜儿拿出湿巾,一边擦着手背,一边咒骂道:“不要脸的家伙!三番两次想占我便宜,以为我好欺负啊!死变态!”

    “还那么矫情,不就是你扭了他手一下吗?有那么夸张吗?又没品又矫情,还觉得和我般配?分明是看上我的房和车,虚伪!”

    安静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穆寒,听她说到这儿,不自觉的说道:“他没有夸张。”

    杜喜儿愣了一下,有些不开心的瘪嘴说:“你干嘛帮他说话……”

    穆寒微微挑眉,下意识解释道:“手腕脱臼这事儿,没有内功的人,肯定觉得疼痛难忍。”

    杜喜儿撇了撇嘴,刚想说什么,突然怔住了。

    “等、等等,你说他手腕脱臼了??”

    穆寒偏头对上她不敢置信的目光,点头说:“本王可以确定,是脱臼了。”

    这也说明,他的内力在慢慢恢复。

    杜喜儿不由得咬紧下唇,怔怔的想着——这下是不是搞得太严重了?

    “本王有分寸,未伤到他的筋骨,不过是给他个教训罢了。”

    穆寒说着就自顾自的扯过安全带,学着杜喜儿之前的动作,自己扣上了安全带。

    想想也是,这附近就有医院,出不了大事。而且必须让这种人渣吃下这记教训,不然以后还指不定糟蹋哪家姑娘呢。

    再说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吃女人豆腐,还想占尽女方的便宜,活该!

    杜喜儿消了气儿,一边系着安全带,一边小声问穆寒:“你刚才……干嘛冲过来救我?”

    说实话,刚才穆寒过来钳住孙濠那只咸猪手时,杜喜儿心里除了惊讶,还有那么一丝的感动。

    “他欺负你,不是吗?”

    闻言,杜喜儿抬头对上他的双眼,仅是一瞬间,她那无处安放的心,小鹿乱撞。

    糟糕,要沦陷了……不可以啊……

    杜喜儿牵强的扯了扯嘴角,又不是早晚上班高峰期,这会儿哪里会堵车嘛……显然是在说她迟到的事。

    “还好。”杜喜儿抿着唇坐下。

    一坐下,杜喜儿就瞥见穆寒递给侍应生纸条。不错,还算听话。

    只见那侍应生拿着纸条,脸上的表情先是一愣,随即有些惋惜的走开。

    侍应生经过杜喜儿这桌的时候,杜喜儿明确听到那女孩说:“好可惜哦,长得那么好看,却不能说话。”

    “一会儿呢,我要见一个人,”杜喜儿说着就把刚写好的纸条和一张百元钞票塞到他手里,“你先拿着这个进去,找个地方坐下,会有人问你些问题,你直接给他们看这个就好了。”

    穆寒看了眼纸条上的字,虽说不是穆氏王朝惯用的字体,但他也多少能看个一知半解。

    在开车去相亲的咖啡馆路上,杜喜儿脑袋里蹦出无数个想法,最为突出的一个就是——让这个长相上碾压的穆寒,假扮她的男友。

    第4章

    “别看我……别看我!”杜喜儿两只手比划着,站在外面一顿着急。

    就在这时,杜喜儿看见穆寒后面那桌有个男人在朝她招手。

    杜喜儿尴尬的笑笑,赶忙绕到门口进去。

    穆寒迟疑了一下,顺着杜喜儿的视线,看到那个有人进出的地方。

    杜喜儿推了他几下,才算是把穆寒送进去。

    “诶呦,总之你照我说的做,不然你只能饿着。”

    杜喜儿把这话搬出来,穆寒也就不吱声了。

    隔着玻璃橱窗,杜喜儿看他坐在靠窗的位置,目光一直跟着她。

    不过再三思考过后,杜喜儿还是把这个想法抛弃了。

    在隔了一条街的地方,杜喜儿把车停下,很认真的和他讲起‘规则’。

    杜喜儿眨了眨眼,想和他解释解释,又不知道怎么让他明白现代相亲这么复杂的事情。

阅读天降神秘男友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媵宠》《大唐贵女沦落七十年代》《港片世界里的道士》《宫婢带球跑(穿书)》《天下第一有田人》《穿书之恶嫂手册》《福运来》《被自家男主攻略怎么办[快穿]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56/356364/7216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