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chapter 3 已修

    “好。” WWw.8Yue.ORG

    殷家父母出门在门外放一把备用的钥匙,以防女儿没带钥匙进不了门,这个习惯到现在也没改变。

    门刚一打开,一股浓郁的阴煞之气便扑面而来,屋内窗帘没开,暗沉沉的,连温度都要低了好几度。

    罗甜甜把手上的佛像扬起,嘴角笑容透着股冷意:“你问问它。”

    “这个佛像有问题?”女鬼问,她盯着那尊笑容悲悯的佛像,小心伸出手,指尖刚碰上,就像被钢针刺了一般。

    “那就对了。”罗甜甜把佛像放回去,捻了捻手指:“这佛像应当没有开光,里面供着几个魂魄不全的野鬼,佛龛像一个通道,让人很方便把脏东西丢过来。”

    她转过头,眉眼弯弯:“供着这些东西,还能有什么好下场?”

    女鬼低头看着那尊佛像,眼眶渐渐变红,渗出血泪来,她脸上重新浮现疯狂之色,长发飞扬,身上怨气变得浓重,房间内的阴煞之气源源不断冲入她的身体,看着随时都会变成厉鬼。

    随着气势的变化,女鬼身上的衣物也发生改变,淡色的睡裙染成灰色,灰色愈发浓重,就在快要变成深灰时,罗甜甜突然一巴掌拍在她的肩膀上,生生打断了这一进程。

    “行了,真想被我吃掉吗?”轻飘飘的一巴掌,便把她身上的戾气拍散大半,罗甜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她似乎对于吃掉女鬼的兴致并不大。

    应该是还不饿吧,她心想。

    女鬼被人拍散戾气,发热的头脑也冷静下来,可只要一想到她家如今的情况,心里便恨不得把罪魁祸首碎尸万段!

    她心中满是愤恨,整张脸都挤在一起,低头委屈巴巴地说:“我想要报仇!”

    “不是不让你报仇,但是你不能急呀。”罗甜甜声音依旧软软的:“先把你家里的事情解决了吧。”。

    她右手抬起虚握,顿时,遍布在屋内的阴煞之气便纷纷聚涌而来。那些东西以她手掌为中心旋转挤压,几个呼吸后,便成了乒乓球大的圆球。

    那圆球散发着浓重的不详之气,就连女鬼看到都忍不住后退。罗甜甜指尖把玩着这东西,漫不经心地把它塞进了佛像内。

    在黑球接触到佛像时,女鬼仿佛听到里面有东西在哀嚎抗拒,但这毫无用处,圆球最终还是以原定速度消失在佛像内。

    吞没了圆球的佛像仿佛也变得灰蒙蒙的,嚎叫声变得更大,佛像自顶端裂开一条缝隙,缝隙越变越大,在佛像身上蔓延成密密麻麻的纹路。

    不知过了多久,这种变化终于停止下来,嚎叫声消失,罗甜甜伸手碰了下,那佛像便化为齑粉,在佛像消失的瞬间,女鬼心头也无端生出一股恐惧,仿佛被天敌盯上一般。

    她的感觉没有出错,扬起的齑粉散去,眼前便出现了一只奇形怪状的恶鬼。

    这只鬼的身体像是被强行拼凑在一起,看着极不和谐,左腿比右腿长了一截,右手又比左手多了一只,它看着女鬼,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贪婪,似乎她是一道珍馐。

    罗甜甜皱了皱眉:“乖乖的。”她手上掐了个诀,原本对着女鬼在流口水的恶鬼便像受到指引一般向外飘去。

    女鬼跟了一截,很快跟丢了,她重新飘回去,就看到罗甜甜又一巴掌拍碎了佛龛,她缩了缩脖子,还是忍不住问:“大师你怎么把它放走了?”

    那可是害了她家的鬼!

    “冤有头债有主,他们被人害死镇压在这,现在出来,自然是□□去了。”罗甜甜简单解释了句,把房子里透着阴气的东西找到,然后拉开房间窗帘,让阳光透进来。

    “那……”女鬼嗫喏着嘴。

    “你去吧。”罗甜甜挥挥手。

    “我会回来的。”女鬼对她躬身:“答应您的事情我不会食言。”

    说着便飘出门外,循着冥冥之中那点指引前行。

    房子的主人都走了,罗甜甜也准备离去,她走出去关上门,转身又看到那只八卦镜,八卦镜时不时闪过一道暗光,罗甜甜看了一会,走过去踮起脚把东西取了下来。

    这八卦镜应该是个真东西,到了罗甜甜手上就微微发热,残留在身上的阴煞被荡开,暗光一闪,便消失无踪。

    “倒是怕死。”罗甜甜嗤笑一声,手上用力,镜子从中间分成两半,八卦盘上的热度也迅速消散,现在再看,已经成了个再普通不过的破镜子。

    把八卦镜放回原位,罗甜甜拍拍手继续往回走。

    在罗甜甜掰碎八卦镜的同时,在城市另一端的别墅中,一位正在跟徒弟讲话的中年人猛地吐出一口血。

    身旁的徒弟们赶忙扶住他,脸上或多或少都露出点焦急的神色。

    “师父你怎么了?”

    “没事。”中年男人摆摆手,心知是自己布置的东西被别人破掉了,他做这行这么多年,这种事情也遇到过不少回,只是这次心里的预感最不好。

    男人靠着自己的预感躲过了很多次灾祸,对此很是信任,他推开身旁的弟子,脚步急促地往地下室走去,边走边吩咐徒弟们:“你们快收拾下行李,这地方不能呆了。”

    “那赵老板的单子怎么办?”徒弟跟在后面问,那可是个大主顾啊。

    “推了!”在生死面前,多少钱财都是小事!

    另外一边的罗甜甜并不知道有人因为她随心的一个举动害怕不已,她心情不错,回去的时候看到发小广告的,也没拒绝。

    广告是某个医院的,宣传一个专家要来免费会诊,广告里把这个专家吹嘘的特别厉害,说可以治癌症,三高糖尿病小意思,白内障什么更不在话下。

    这东西摆明是为了骗老人家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给自己,罗甜甜看了两段就把广告扔进了垃圾桶,扔了东西又想起家里那位。

    她眼睛不行耳朵也不好,之前没这个意识也没钱,现在自己打工存了点钱,要不就给她看看吧。

    罗甜甜想到就做,第二天一大早就把人拉到了医院,排队两小时终于见到了医生。

    排队的时间长,检查结果出来的却快,罗奶奶双眼白内障,双耳老年性耳聋。

    白内障需要做手术,两只眼睛加起来将近两万,罗甜甜没这么多存款,倒是可以配个助听器。

    助听器拿的现货,花了两千块。隔了许多年,老人家又一次听清外界的声音,她喜不自胜,却还是心疼钱,非得让把这东西退掉。

    罗甜甜自然不可能去退,说自己还有很多钱,不用省,半哄半骗地让人把东西戴上。回去后,就开始考虑找工作的问题。

    她上学期做兼职赚了几千块,除去生活费也只剩三千,现在钱花了大半,她必须得在这两个月内赚到下个月的学费以及第一个月的生活费。

    暑假工作多,罗甜甜倒不担心工作找不到,只是大部分工资待遇不行离家还远,她找了两天没找到合适的,无奈只能先去小区内超市当促销员。

    交了两百块押金,拿到自己的工作服,被老员工带着熟练两个小时,罗甜甜就可以独自上岗了,刚工作了半天时间,她就听到一条新闻:南桥市著名企业家赵规跳楼自杀了!

    她“嘶”了一声收回手,捏着手指,再看那尊佛像时,却发现佛像嘴角的笑容怎么看怎么邪气,心里对罗甜甜的说法也信了大半。

    就是这东西害得她家破人亡,女鬼心里恨得滴血,却尽最大力气保持神智,她努力回忆这尊佛像的来历,终于想起了什么。

    “这尊佛像是我爸生意伙伴在我大四那年送来的。”她抬起头:“那人就住在我家对面!”

    仿佛眼前的迷雾被拨开,过往的事情越来越清楚,甚至只要她一闭眼,都能回想起那人的味道。

    那味道,与之前阴阳镜上的一样!

    女鬼心里隐隐有了猜测,却不敢肯定,她咬着牙走到罗甜甜身旁,安静了好一会,终于忍不住问:“大师,这里是怎么回事?”

    “你猜是什么就是什么。”罗甜甜从门框的八卦镜上收回视线,淡淡道:“先去你家看看吧。”

    听到吩咐,女鬼忍着疼从地上爬起来,转身时,小心翼翼望了眼302的方向。

    “行了,起来吧。”

    佛龛中供奉着一尊玉雕佛像,佛像大概五寸高,盘坐在莲花台上,面目栩栩如生,透着股慈悲之色。

    罗甜甜走过去,伸手拿出那只佛像,佛像触手冰凉,在这暑天里握着竟有些冻手,闭目凝神,仿佛还能听到天音唱喏。只是那声音到了罗甜甜耳朵里,却成了一声又一声痛苦的嘶喊。

    女鬼无头苍蝇般绕着屋子转了好几圈,越看越是心惊,却对此束手无策,她终于冷静下来,走到罗甜甜身旁,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种阴气于鬼魂来说实乃大补之物,不过短短时间,女鬼的身体就凝实许多,可她脸上并未露出什么高兴的样子,反而满脸惊惧:“家里怎么成这样了!”

    没有人回答她。

    “怎么了?”女鬼在旁边问。

    “没什么。”罗甜甜回她,手上掐了个诀,这才慢慢拧开门。

    阴煞之气被锁在这栋房子里,一丝一毫都不曾泄露,整个屋子仿佛一个小型的垃圾场,所有于活人无益的东西被源源不断地送进来,而源头,就在案头摆放的佛龛上。

    她还清楚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当时自己仿佛变了个人,满脑子都是复仇与杀戮,完全失去神智,以至于把罗甜甜也看成了仇人。而这些情况,都是看到这扇门开始的。

    更准确一点,是看到了门上的那枚八卦镜。

    罗甜甜按照女鬼说的从门口的地毯下找到门钥匙,刚把钥匙插入锁孔,又停了下来。

阅读恶鬼人设不能崩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玄幻:我能掠夺百亿天赋!》《和首富领证》《穿成暴戾屠户的小夫郎》《干掉男主和反派以后》《我和我的沙雕老公[七十年代]》《NBA:从科比大礼包开始》《重生之卫七》《大唐:大王饶命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44/344027/69694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