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温酒

    但男子汉大丈夫,死都不会认错的。

    “原来你小子躲到这里了!麻溜起来,该吃午饭了。记住,一会要是打起来,你一定要把人隔开,哪怕自己多挨几下,都不能怂,知道吗?”

    阿萝格格直笑。

    断水筠闻着空气中弥漫的肉香,倾身往前,小声道:“大人,能吃吗?” WWw.8Yue.ORG

    风凌海斜了他一眼:“你说呢?”

    当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洛息戈出来了,身边还跟着一个人。

    两人都抱着一个箩筐,不知道里面盛放的是什么。

    将箩筐放在距离屋门最近的桌子上,洛息戈开口了。

    “诸位,打了一辈子的仗,安稳的日子也过了十六年。够本了!”

    坐在桌子上的上百村民都露出欢心的笑容。

    洛家村的村民,都是跟着洛家老爷子南征北战的老人。少则三五年,多则十几二十年,他们都在老爷子手下干过。

    可随着老爷子隐退,这些正值青壮年的战士,在老爷子的劝慰下,选择解甲归田。

    壮年离军,他们放弃了干一番事业的机会,他们是不甘的。

    可为了成全老爷子的心愿,他们毅然决然的选择离开,没有一丝犹豫。

    十六年过去了,他们虽然还藏有热血,可已经适应现在的生活。

    他们闲适而满足。

    看着他们发自内心的笑容,断水筠皱眉道:“这个村子怎么都是男的?而且也没有小孩?”

    风凌海浑身一抖,目光悲戚。

    “老爷子曾经说过,十年生聚十年教训,二十年之后,可平天下,可他老人家错了。虽然还不到二十年,可八年前天下大乱,我们的平静就没有了,以后也很难有了。”

    敢当着洛家村村民的面说洛家的老爷子“错了”的人,这世上真的不多。

    洛息戈是一个。

    可就算他能说这个话,在座的洛家村人,也都收敛笑容,严肃起来。

    “八年前我就曾去见老爷子,可老爷子没见我,只有安老哥一句‘时代不同了,颐养天年吧’,就把我打发了。”

    没人知道洛息戈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但言语中透露的对老爷子的不满,是个人都能听出来。

    这个往日里洛家老爷子的头号铁杆,此刻当着洛家村百十号铁杆的面,表达着对老爷子的不满。此种的震撼,可想而知。

    但依旧没人说话。

    从离开军营到现在,十六年过去了。他们也从当时青壮年,到了现在的白发苍苍。最年轻的,也都快五十了。或许还能上战场,可作战能力,怎么能比得上二三十岁的后生晚辈?

    现场的气氛变得微妙起来。

    “我们是老了,却不弱,更不是病残。我们拿得起刀枪剑戟,也能策马奔驰,扬威漠北和西域。颐养天年不属于我们,十六年的平静也磨灭不了我们体内的热血。”

    “我们还能战斗!”

    就在众人翘首以盼等着洛息戈说出更加劲爆言论的时候,洛息戈却话锋一转,说了一句极具热血的话。

    我们还能战斗!

    是啊,将士浴血沙场,是不能死在安逸中的。

    我们的归宿,注定是那万里烽烟的战场。

    是狼居胥山,是瀚海,是藏身万里沙漠中的绿洲。

    是漠北草原,是西域荒漠。

    是所有我夏朝将士浴血战斗过的地方!

    “你们告诉我,你们还能战斗吗?”

    上百村民顿时站起,朝着洛息戈疯狂的嚎叫着:“将军!将军!”

    看到这震撼人心的一幕,不管是已经站在院外面的风凌海这二十一人,还是刚来的洛白三人,他们无不浑身颤抖,双目赤红。

    “这才是我夏朝兵士的军魂啊!”

    一句军魂,让众人动容。

    寒无心走到风凌海身边,神色严肃:“那你呢?当年选择留下,可曾将这种魂传承下去?”

    风凌海回头,看着断水筠这二十名或壮年或少年的在役战士,看着他们脸上的震撼,心中默默叹气。

    “不算太晚,现在去传承,还有机会。”

    是啊,虽然晚了,可亡羊补牢,还有机会。

    就在他心动的时候,余光发现一个身影跑了进去。

    他赶紧去看,发现是洛白那小子。

    洛白已经跪在院子门口,大声喊道:“村长爷爷,求你们不要去,外面太危险!”

    这突兀的声音,像是一盆冷水浇灭了洛息戈众人的热情。

    在他们看来,在场的人谁都可以说这个话,甚至是风凌海说出来他们都不意外。可唯独洛白,不能说。

    看着村民脸上的诧异,洛息戈同样收敛激情,然后面无表情的走到洛白身前:“你说什么?”

    那是一种让人胆寒的声音,初听起来没有怒气,可身为当事人的洛白,却像是面对着刹那到来的狂风暴雨,随时可能被摧毁。

    洛白顶着压力,额头上尽是汗珠。

    原本开心的阿萝,已经忍不住要上前,却被寒无心死死拉住。

    “说错了话,就应该受到惩罚。”

    阿萝着急道:“可村长爷爷会打死他的。”

    寒无心没有松手,却将目光投向洛息戈和洛白,幽幽道:“如果他真的怕死,死在这里,还能有个全尸……”

    阿萝浑身僵硬,哭泣起来。

    没有人上前,他们都看着洛息戈和洛白,一句话都没有说。

    起风了,将洛白额头上的汗水风干。

    洛白浑身发寒,什么话都堵在嗓子里,吐不出来。

    场面凝滞了。

    洛息戈没有逼他,脸上看不出悲喜愤怒,只是盯着洛白,等着他回答。

    但那种威压,已经让洛白脸色涨红,差点瘫倒在地。

    寒无心和阿萝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随时能跳出来。

    “你再说一遍?”

    “我……”

    洛白惊恐的抬头,看着瞪着自己的洛息戈,什么都说不出口。

    “你是不是怕死?”

    “我……”

    依旧是一个吞吞吐吐的“我”字,但这一次洛息戈像是耗尽了所有的耐心,举起右手,准备劈下去。

    “我打死你这个不肖的……”

    看着洛息戈挥下右手,阿萝再也忍不住,只来及喊出“小白”,就惊厥昏迷。

    寒无心左臂揽着阿萝,眼睛却一直看着洛息戈。

    就在狂风暴雨来临的刹那……

    “桌子已经摆好了吗?那正好,酒给你们温好了。”

    手停在了洛白的头顶,洛白都能感受到无尽的掌风,将他束发的蓝布击断,他的头发直接披散开。

    洛白相信,这一掌要是落下来,他必死无疑。

    捡了条命,洛白深呼了口气。这才发现,他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浸湿。

    洛息戈回首,看着从屋里面走出的连青凤,最终将目光落在她手中抱着一坛酒。

    连青凤像是没看到外面紧张的气氛,也没看到出手的洛息戈和跪着的洛白,自顾走向最近的桌子,扶着酒坛,给这桌上的人倒酒。

    “你们知道,我不会做饭。但酒,我还是会温的!”

    那桌的洛家村民没有抢着帮她倒酒,一个个端起酒碗站好,等着连青凤倒酒。

    一桌六人倒满,她走到下一桌。

    “秋凉了,这米酒不温着喝,还真有点冷。”

    另一桌的六人也是神色肃穆的端着酒碗,等着连青凤。

    一连五桌,才将坛中的酒水倒完。

    将坛中最后一滴米酒倒出,连青凤对着院外喊道:“徒弟,还不进来帮师傅拿酒?”

    寒无心立刻推醒阿萝,轻声道:“把屋里面的酒坛拿出来。”

    阿萝尚且迷迷糊糊,没明白什么意思。

    寒无心已经将她推进院里,催促道:“快去!”

    阿萝这才魂不守舍的进去,错过洛白的时候,她微微停顿。

    低头看了他一眼,见他脸色虽然惨白,但看起来确实没事,这才匆匆进屋,抱着一坛温好的酒出来。

    她走到连青凤身边,想要倒酒,却听连青凤笑道:“丫头,你想给他们倒酒,还得再等十年!”

    阿萝没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将酒坛递给连青凤。

    连青凤接过酒坛,继续倒酒。

    等把入桌的人都倒上酒,她又倒了一碗,端着走向洛息戈。

    阿萝抱着酒坛,乖巧的跟在后面。

    “洛叔叔,您是洛昕的叔辈,这杯酒,我当亲自给您端来。”

    洛息戈端详连青凤许久。

    连青凤静静的站着,保持着递酒的姿势,脸上挂着微笑,文静的如同淑女,完全和之前的泼辣两个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洛息戈叹息:“这酒我喝了。”

    他接过酒碗,对着院中的洛家村村民,朗声道:“敬洛家!”

    将酒洒了一半在地上,剩下的一饮而下。

    上百村民举碗过头,大声和道:“敬洛家!”

    同样将酒洒一半在地上,喝了剩下的一半。

    连青凤接过阿萝手中的酒坛,给阿萝使了个眼色。

    阿萝福临心至,立刻回屋,抱出一坛酒,给院中各桌的人满上。

    这边,连青凤也给洛息戈满上。

    洛息戈看着阿萝那丫头给其他人满酒,眼神平静道:“给这小子拿只碗来!”

    阿萝愣一下,立刻回道:“知道了爷爷。”

    洛白终于有机会抬起头,看着阿萝递给他的酒碗,颤抖的接过。

    洛息戈让开身子,让洛白跪着院中的百人。

    “现在回答我,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经过连青凤这一段插曲,问题重新回到洛白身上。

    可他已经缓过来,不再恐惧。

    他仰着头,迎着洛息戈,迎着院中上百位洛家村民,他的目光清澈。

    “诸位叔伯,村长爷爷,你们是看着我长大的。我从小体弱多病,如果真的怕死,就不会应召入伍。”

    洛息戈没有说话,静静地听。

    “至于说不要你们去,各位叔伯,如果朝廷已经危急到要你们出山才能拯救的地步,那要我们还有何用?”

    “你们已经守护这天下够久了,以后这天下,就由我们来守护!”

    断水筠立刻把脖子缩回去。

    可就在这时,风凌海的肚子老实的响了起来。

    场面一度很尴尬。

    没人招呼他们二十一个人。

    他们像是空气一样站在洛息戈的院子外,被人忽略了。

    当他进来发现洛白也在的时候,明显楞了一下。

    等他看到洛白难看的脸色,更是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干错了事。

    能够温存的时间总是短暂的。

    .. ,当年万里觅封侯

    风凌海老实的站在院子外面,没有想要上前的意思。

    在他身后,是断水筠等二十人。

    这二十人从早上饿着出来,到现在滴水未进。都眼巴巴的看着那些村民在洛息戈的院子里摆好桌椅板凳,将粥食肉块放好,欢声笑语不绝。

    洛家村难得热闹起来。

    自从洛家老爷子闭门在家之后,这里也就冷清了,像是一切活力都被老爷子带走。

    什么叫多挨几下都不能怂?

    他在阿萝耳畔轻声道:“你这有泻药吗?我要弄死他!”

    但今天,当洛一刀推着独轮车,将猪肉炖好送来的时候,往日里只知道日出劳作日落休息的洛家村村民,都站在洛息戈的院里,笑着聊天。

    小别初见的两人,还沉浸在相见的喜悦中,寒无心这个不解风情的男人就搅了两人的好事。

    “阿萝,赶紧出来,我带你找你师傅去!”

    洛白恨不得踹他一脚。

阅读当年万里觅封侯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我是欧克瑟》《六零之福运小狐狸》《冷王本红妆:男妃,请入瓮》《末世女配甜宠日常[穿书]》《炮灰女配不想死(穿书)》《邪王诱爱夜夜晚》《枕上名门:腹黑总裁夜夜宠》《干掉男主和反派以后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325/325934/66077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