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叛乱

    大单于心里的这个想法他一直都认为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但是当他听完陈先生对燕塔将军说的那番话语之后才发现原来自己还是晚想了一步,而就是这想晚的一步如果真让他自己迈出来说实话的确是有些困难的。

    大单于想的是又会是那一步呢?

    “都还有谁知道这件事情?”慕容尚的神情瞬间凝固了。

    慕容尚其实并不想往最坏的地步去看待这件事情。他会有这个机会吗?他还能有活着回到京城的机会吗?

    “小妞别跑啊!这么好的夜色为何不摆好你的琴给大爷我弹奏一曲呢?如果弹得好了大爷我重重有赏的,说不定大爷我一高兴就放了你还你的自由身。”聚集着侍女俘虏的马车旁,一名偏将军此刻正站立在华丽的马车上,他的右手甩着马鞭声色俱全的吼道,他的样子看上去像是喝醉了酒,这怎么可能?此刻的军队中水都少的可怜,军队中又怎么会有酒呢?

    “大敌当前肆意饮酒扰乱军心者理应当斩,念你这次出征英勇杀敌将功补过且先饶你性命。”慕容尚所说的话语就如同他刚刚射出去的利箭。

    “大皇子,谢谢你的不杀之恩,只不过现在的我似乎根本不在乎你这奢侈般的开恩了。”刚才还醉意深浓的偏将军突然间站立了身子神情专注的说道。他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以下犯上可是军中杀头的死罪,难道他刚刚醉如乱泥的表情都是装出来的吗?

    “大胆,你这小小的偏将军竟敢如此放肆的跟大皇子说话,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大皇子身后的那个士兵手里的刀已经拔出了鞘。

    明亮的圆月,雪亮的刀。

    月很圆,刀很亮,只不过很亮的刀突然间变成了红色,血遮住了弯刀的雪亮。

    谁的鲜血?

    谁的刀就是谁的鲜血。一根暗箭穿透了士兵的咽喉,他的鲜血飞溅染红了他的刀。

    谁射的暗箭?这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

    “大皇子你现在应该懂我刚刚说话的意思了吧!”偏将军说话的语调是尖锐的,他拔出了他的刀,他的身旁慕容尚的周围站在寒风中的士兵都拔出了刀。

    他们这是要造反吗?此时此刻慕容尚这才发现一个很是要命的问题,陪他留下的这些士兵没有一个人是他认识的。

    准确点讲不是所有的士兵他都不认识,而是他所认识的士兵此刻都已经死躺在了地上。

    “二皇子有令,大皇子慕容尚巧借两国交战之际意图谋反借机反攻京都,现在证据确凿无需辩解。代传二皇子手令诛杀大皇子有功之人加官进爵。”偏将军的右手从怀中掏出一块金黄色的令牌,借着火光在空中晃动了几下。

    现在那金黄色的令牌是不是二皇子的手令都已经无关紧要了,最重要的是面前的这个人想要慕容尚的性命才是最棘手的,再者说来,即便真的是二皇子的手令也没有权利去处置同为皇子的大皇子,这其中的猫腻自然也就有些意味深长的意思了。

    “这样说来水袋之中的水也是你们做的手脚了?”大皇子慕容尚立直了身子,语气铿锵有力的质问道。

    “这个自然也是想要你性命的把戏,原本我是想不提前暴露自己的身份的,但是不曾想你却为了个侍女俘虏对我厉声训斥,什么将功补过什么戴罪立功,说到底还不是为了你们慕容家卖命,兄弟们,二皇子手令诛杀大皇子慕容尚有功者必有重赏。”这是偏将军在这个世上说的最后的话语,因为他刚说完了这句话他的胸膛就插进了一把已经被鲜血染红的弯刀。

    没有人会想到刚刚躺在地上如同死人般的士兵会用尽最后一丝的力气抛出了手中的弯刀,他抛的太过突然了,也太过诡异了,没有人会想到他还活着,所以他抛出的刀很是轻松的得手了。

    “大皇子,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燕云十六州的烈焰军不能没有你的带领,你如果退缩了,他们也不会有好下场的。”这是这个士兵留在这个世上最后的话语,他在自己最后的话语中没有提到自己的亲人,他只提到了“烈焰军”,他生是烈焰军的人,死了也是烈焰军的鬼。

    烈焰军可以说是大皇子慕容尚自己一个人的军队。十七岁那年他目睹了父亲血腥镇压从燕云十六州逃亡到他们地盘的灾民,他就暗暗下定决心以后一定将燕云十六州的地盘收复下来好好治理,他的烈焰军就是因此创建的。

    由于此次出征大皇子是监军身份的缘故,所以烈焰军并没有一同跟随前来,而是留在东北方燕云要塞驻守,他们守护着中原大地上安慰,可以说烈焰军的存在才令东北方的“北狐崖”部族不敢轻举妄动。

    薛军师之所以会选择这个时候下手最大原因是因为烈焰军团不在大皇子的身边,这个计划在出征的时候薛军师他就已经计划好了,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们这次竟然取得了大捷,太大的胜利几乎动摇到他想要除掉大皇子慕容尚的想法。

    现在带头叛乱的偏将军已死,对于剩下的这些胁从是不是应该收敛一些呢?

    大皇子慕容尚他不会这样想的,如果这些人真的都是二皇子手底下的人,他们只会换一个人重新来指挥他们的计划的。

    夜色虽然很浓,但燃烧起的火堆此刻却将周围百米的范围之内照的宛如白昼般的明亮,而那百米之外的地方此刻聚集了无数双闪着寒光的眼睛,人的眼睛是没有寒光的,那寒光只有狼的眼睛才会发出。

    所有的人似乎都发现了一个很可怕的问题,就在刚刚很短暂的时间内他们已经被狼群包围了。他们现在所要面对的敌人已经不是人类了,而是在杀你之前不会和你啰嗦半句废话的狼群了。

    刚刚还站在偏将军身后士兵突然间用手上的长枪用力将偏将军的尸身抛射出去,火光外眼冒蓝光的群狼迅速的疯狂争抢起来。这是狼的本性,但其实这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人性,为了目的什么都可以去抛弃的人性。

    “把那些侍女俘虏都拖到那边那个高大的沙丘上。”不知道是谁大喊了这样一句话,他喊这话又会是什么意思呢?

    其实有的时候什么意思真的不是很重要的,重要的是话语后面要去做的事情。

    “我就不相信这群侍女俘虏喂不饱这群狼。”这话又会是谁说的呢?这句话的意思说的其实已经很明白了。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如果狼群进攻上来先用这群侍女的性命堵住它们的嘴,只有先堵住了它们的嘴他们才能有逃脱的可能。

    起风了,夹杂着温暖的凉风将火堆吹的更旺了。大皇子慕容尚他又该怎么办呢?那个蜷缩在他面前的浑身散发着腥臭的侍女俘虏又会是怎么样的一种结局呢?

    军队中真的有酒,而且现在军中的酒要比水多。这是薛军师开的一个玩笑吗?这是一个不会让人感觉好笑的玩笑,但却又是一个能要了人命的玩笑。

    酒是私藏的,这个站在马车上大吼的偏将军历来就有酗酒的习惯。一个有酗酒习惯的人耍耍酒疯私藏水酒并不能算奇怪的事情,但是他敢在大皇子面前公然酗酒而且还站在了马车上大喊大叫可就是很让人感觉很奇怪的事情了。

    喝醉酒的偏将军是在用一只大葫芦喝着酒,那大大的葫芦被他高高竖起,他昂着脖子张着大嘴,他此刻的样子似乎有一种想把葫芦全部吞下去的意思。

    “杀我族人之恶徒怎配听我抚琴,我就算将古琴毁掉也决不会为你弹的。”身背古琴的女子说着将身上的古琴取下用力抛到一旁的杂石之上,琴弦崩断琴骨折毁。

    “这小妞想不到性子还满烈性的,我就喜欢这样的性子,等一会儿老子喝完酒之后耐心的好好帮你磨磨性子。”美酒沿着葫芦嘴倾泻下流到了他的嘴里,一滴也没有外泄出他的嘴巴,看来对于酒鬼来讲,酒是绝对不应该去浪费的,但是他还是浪费了,就在他下咽了两口烈酒之后,一支带着哨声的利箭瞬间将他的酒葫芦射穿脱手钉在了马车的横梁上。

    这个秘密让他只能一直这样走下去,这就如同说了谎话的人,需要一万个谎言去圆满之前说的第一个谎言。

    大单于的心底也有一个想法,他这个人面相上虽然是个粗狂的汉子,但是他的内心却是极其心思缜密的。慕容尚能够很是顺利的偷袭到他的龙庭,其实和大单于的内心想法多少是分不开的,因为在他的心里早就有除掉自己叔叔的这个想法了,这个资历和威望比自己要高许多的老家伙像一根锋利的刺直插他的心底,所以让他的内心时时刻刻的都感到不痛快,只有他的叔叔死掉了他的地位才会更加的稳固牢靠,所以他故意露出破绽好让大魏国的军队借道偷袭龙庭,只是在整个的过程中有一件事情让他失算了,他没有想到的是大魏国的军队行动会是如此的迅速,以至于他自己派出去接自己女儿的马队还没有赶到后方的龙庭,大魏国的军队就已经偷袭成功了,他虽然将整件事情做的非常的完美,但在慕容尚面前他还是算晚了一步,就因为晚了这一步他万分疼爱的女儿成了大魏国军队的俘虏。

    薛军师的心中就有一个想法,他这个人是那种做事情一定会将事情做绝的那种人,因为他没有给留守掩护的军队留下足够的水源,那宽大涨鼓的水袋其实他暗中已经命人填满了沙子,他内心的想法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大皇子慕容尚这一次必须要死,即使没有死在敌军的手里,他也要死在自己人的手里。没有了水他似乎给慕容尚的死增加了一层绝对的保险,当然他还加了一层他认为非常有把握的保险,不然那薛军师怎么会伸出四个手指头去暗指有四成把握呢?

    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有的想法会被久久的深埋在心底,最后和人一起进了土堆。而有的想法却会从自己的嘴里说给众人听到,但让众人听到的那些想法真的会是心底的那个想法吗?这一点现在至少有两个人没有说出内心最真实的的想法。

    听了士兵的话语,慕容尚的额头迅速的凝结出一个结,而更大的结却凝结在了他的心里:看来躲的过做狼嘴里的鬼也躲不过自己人的暗算啊!只是让他想不明白的是薛军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难道这就是自己二弟当朝二皇子的主意吗?此次出征前薛军师和自己的二弟在自己父皇面前力劝自己来西北做监军,当时他就感觉事情没有表面看上去这般的简单,但是当时他不愿意去思考太多,身为皇子本就肩负着太多的使命,现在看来他们这样做应该是走了一步险棋。

    其实整件事情不用细想就会知道原因:当朝大魏国只有二位皇子,这大皇子死了那么二皇子不用下昭也自然会是今后的太子。而如果大皇子不死,那么根据有嫡立嫡无嫡立长的传统,这太子的位子以及今后的皇帝宝座都应该是大皇子的。

    慕容尚的心中默默的想:如果这次他能活着回到京师的话他一定会去当面质问薛军师的,他想要的是确切的答案不是去猜想,他想要这些人亲口告诉他答案。

    “可能就你和我两个人知道,发现了事情我马上过来找你了。”这个士兵并不是一个很笨的人,他现在说话的语调已经很低沉了。

    “那我们现在到底还有多少水?”

    “这怎么可能?我们的大部队刚刚才离开怎么会没有水呢?主帅和薛军师他们不是给我们留下好几个宽大涨鼓的水袋吗?”慕容尚猛地站起身来,左手一把将摔倒在地上的士兵提了起来。

    “里面全是沙子全部都是沙子,刚才他们撤走的时候我就感觉不太对劲,刚刚我偷偷去查看没曾想会是这样的事情。”

    “大概,大概只有半个水袋了。”士兵吞吞吐吐的回答道。

    狼群算第一成把握了,敌军算第二成把握,没有了水算第三成,而这第四成把握就是他为大皇子慕容尚留下了一个人,一个可以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做最后致命一击的人。

    他之所以这样想置大皇子慕容尚于死地,是因为在他的心里和主帅欧阳天一样都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一个足够可以颠倒乾坤让他死一万次的秘密。

    大皇子慕容尚的心底其实也是有想法的,如果没有他是不可能留下来掩护军队撤离的。他的眼睛已经被火堆弥漫出的烟尘熏得满是泪水,猛然间一看你定然会去认为他刚刚大哭过一场。他盘坐在火堆旁右手握住手中的铁剑,看似双眼直盯火堆的他其实一直都在竖着耳朵倾听着从四面八方传来的阵阵狼吼,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怎么会有如此庞大的狼群。他的内心正在慢慢的分析原因,不想这时一个士兵脚下踉跄的向着他跑了过来,他一边跑一边摇晃着自己的身躯,他用有些撕裂的语气小声附在慕容尚的耳边说道,“大皇子,不好了大事不好了,我们的水没了。”说话的士兵说着摔倒在了他的面前。

阅读落花人间雪融香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污黑》《叶清心启》《从今天开始当城主》《西游之一刀999级》《沈医生的控妻症》《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987/90287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