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比试的赌注

    魂行者不是不八卦,而是缺少一个合适的由头。每个剑魂者,都为自己定了位,选了边,下了注,他们急切的盼望着小比那一天的到来。欧阳和丰马上就感觉到了这种变化,待在洞府或者魔冥之域还意识不到,不过当他偶尔去往广义阁向望空请教疑问时,却发现总有人冲自己指指点点,悄声私语。”你问我有没有把握?师兄,这种事我哪里知道?“欧阳和丰看着身边一脸兴奋的含鸭,无奈的说道。欧阳和丰也是才听说楚西行战胜了含星,这并不意外,以这两人同样高傲无视他人的脾性,互相看不顺眼干上一架再正常不过了,他唯一意外的是,这两人竟然能忍到现在才干上一架。”师弟,你可一定要赢啊,师兄这点子家当可都压在了你头上,你要是失手了,师兄我这二十年算是白干了!“含鸭殷切嘱咐道。”你坐庄开赌了?“欧阳和丰惊讶道,可以预见一场有大部分内剑魂者参与的赌局之大,这含鸭有这样雄厚的本钱?”没有,这庄师兄我可坐不起,也没人肯坐;就是咱们草根出身的和他们家族出身之间的对赌。“”哦,我倒是有些好奇,盘口多少了?“”嗯,这个么,现在大概是一比三,不到四的样子,没办法,咱们草根出身的实在是穷了些,和那些不拿魂石当回事的富家子弟比不了。“含鸭尴尬道。一比三,四,在无庄的情况下,这倒是个很正常的盘口,并不意味着看好楚西行的人是看好自己的三,四倍,不过是财力上的差距罢了。欧阳和丰不会下注,哪怕是给自己下注,这有关心境,斗战是神圣的,不容金钱玷污。关心此次对决的可不止是含鸭,还有含水这位含字辈大师兄;含水的辈份在楚西行拜师后变的很尴尬,因为从此后他面对楚西行时不得不叫一声小师叔,这对在神耀三杰中都年纪最大的他来说是件很不情不愿的事,而且楚西行毕竟出身家族,即使拜入师徒体系,含水心里也多多少少有些隔阖,相对来说,就没有和草根出身的欧阳和丰相处的那么自然。”师弟,我虽不知含鹏师弟都练有那些秘术,但整体实力是绝不容小睽的。“含水郑重道。”所谓神耀三杰中,师兄我其实名不符实,论境界,我在含冰,含星之上,论斗战,我实不如他两人也;含辰剑技出色,侵略如火,尤惜败于楚西行,其中轻重你不可不察。我知道了。“欧阳和丰点头道,含水有谦谦君子之风,他是极佩服的。”你们比斗的小界将由元婴上仙族长,安全性可以保证,但受伤与否却是说不清的,这一点你要注意,当尽全力,不要因为害怕伤人而缩手缩脚。“含水再次叮嘱。”多谢师兄提醒。“欧阳和丰深深一楫。也有些来自莫名其妙的人的关心,比如,危封。”师兄,一直想着请师兄指点剑法,却谁知师兄如此忙碌,近年来都没找到机会呢。“危封很平静,心不在此,当然也不可能做出某些小儿女的样子。”呵呵,是师兄我太忙,有机会,有机会。“欧阳和丰打着哈哈,心里很奇怪,我跟你不是很熟吧?看着雪山上蔚蓝的天空,仙禽不时鸣叫飞过,指着其中两只,危封问道:“师兄,不知这两只仙鹤,哪只更好看些?”这是什么奇怪的问题?欧阳和丰完全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位贵女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便随意一指,“这只吧。”危封贝齿轻咬,面色微红,心中暗恼:果然,便是肥胖的那只!………………

    魔冥之域内,原石上,一道剑光一闪而过,伴随剑光疾掠的,是一名面色疲惫的年轻魂行者;站定身形后,他回头看了看发剑的起-点,估算着距离,”二十七丈,还不错。“出乎欧阳和丰意料之外,在魔冥之域他练成的第一个新魔法,不是耗费了大量资源的无利剑法,而是他本以为更困难的形影不离。现在的他,练习时已经能轻易施展这门魔法,接下来,便是如何在战斗中使用;练习和应用是两个概念,不经历战斗,你永远不能掌握一门魔法的精髓,时机,尺度,控制等等。进魔冥之域修练已经有近二个月,在这里,外界的二个月相当于五个月的时间,这是纯粹修练的时间;神魂图他已看到了第四图——松壑千针图,这对他神魂的提高帮助很大,比初入魔冥时整体提高了二,三成,这是个很了不起的成就。无利剑法还需要时日,困难在于对黑晶和魔魂黑铁的炼化,这是个水磨功夫,他估计能在和楚西行比斗之前练成,就已经很顺利了,也不敢妄求速度。最让他满意的,是在陨石群中的进展,截止今日,他已经能在深入陨石群二百丈远处游刃自如,这里的陨石攻击密度,威力,速度,远非原石左近可比;每一次进入陨石群,都仿佛经历了一场激烈无比的战斗,考验着他的战斗意识,秘术,出剑速度,剑频。他也曾私下计算过,他现在每天的出剑,已经远远超过往昔的每日三万剑,甚至达到了每日不低于十数万剑的程度,当然,没有魔冥时间比例的支持,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这点。巨量的出剑直接导致他的剑频提升,现在的他已经能做到一息七剑,并向一息八剑推进。其实剑频提升如此迅速,原因是多方面的,晋入摄灵期,每日高强度大量的出剑,尤其重要的是,千年魔蛇筋对他经脉的改造;本来他修炼脱髓幻化,是为了经脉能承受更强的魂力冲击以配合崇骨气旋加快飞剑的速度,没想到在提高剑频上也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实力,便是这样一点一滴的积累,没有侥幸可言。

    剑魂者和凡尘剑者相比,没有那么多繁混的招式,他们更追求剑道的本质,速度,力量,节奏,变化……这些东西就只能在战斗中领悟,在危险中升华。祖师商丘选择的这个环境便非常适合,把练习和实战结合了起来,而不是单纯的出剑,单纯的秘术,而是揉合进了很多更关键的因素时机,判断,预测。在陨石群中,欧阳和丰领悟了很多东西,怎样更好的控制自己的节奏,而不是一味的暴发;怎样在战斗中回复,而不是一味的消耗;快慢,轻重,虚实,一直是他控制节奏的三种手段,怎么使用的更圆滑,更浑然天成,而不是刻意的,生硬的,充满斧凿的痕迹;最可喜的是,他还发现了第四种手段刚柔。这是在一次面对一块房屋大小的陨石时,被逼出来的;无法击碎,只能带偏,这让他的控制更上一层楼。时间便这样,在不断的收获中慢慢过去,欧阳和丰流连于自己剑术的世界中,不可自拔;魔冥事件的余波在慢慢的散去,在修魂世界,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坎。除了那些失去亲朋好友的,也只能把怀念埋藏在心里,日子还得继续过。楚西行和欧阳和丰间的对决,不知通过什么渠道散了出去,成为剑魂者们枯燥的修练日子中的一个期待;本来,这种期待还是收敛的,有节制的,但随后传出的一个消息则彻底打破了这种平静。在一次私下里的较量中,楚西行挑战含星,最终,以极微弱的优势坚持到了最后,这个消息引爆了广义阁。含星是谁?汇元魂行者,金丹以下的最强者之一,入门数十年,神耀内剑三杰中最年轻的一位,潜力无穷;这样的内剑栋梁,竟然败于入门不过十余年的楚西行?这简直颠覆了人们对修魂的认知,让人又记忆起了魔冥之域那场残酷惨烈的杀戮,果然,在杀戮中成长起来的剑魂者,是最可怕的。起初,很多人并不相信这个传闻,但当他们从好友,从师长,从门派高层那里确定了这个消息的准确性之后,骤然间,剑魂者们对小比时楚西行与欧阳和丰间的对决充满了无比的期待,热情。同样从魔冥出来的两人,谁才是真正的王者?含鸦魂行者比含鹏魂行者还多杀一人,是否就意味着欧阳和丰比楚西行更胜一筹?是草根崛起的散修含鸦厉害,还是大族出身,资源丰富的含鹏强大?这样的问题挑动了所有广义阁剑魂者的心。

    危封叹了口气,望着窗外壮丽的雪山美景,却愁上心头。她其实是不爱飞剑之术的。神耀天派中,女子并不算少,但相对男子来说,也是相差悬殊的;就天性而言,喜欢斗战的女子本来就是异类,她们会更多的出现在炼丹,制符等更纯粹的长生之道上,走的大部分也是法修的路子。剑魂者,不打架斗殴,绝争生死,又如何有本质的提高?危封一年前便入了摄灵境,有各种名贵大药支撑的她并不担心小境界的提升;但境界并不等于实力,真拉出去动手,她甚至未必是那些筑基优秀师弟的对手,她的心也不在这里。她很怀念东方稀封,怀念在泰上门无忧无虑的日子,熟悉的姐妹们,还有温暖四季如春的千机谷。但她只能来这里,没的选择,她是大族子弟,在享受大族海量资源的同时,也需承担一份责任。错,她出自嫡脉,但一个脉字便能倾尽所有,像她这样的嫡女,在危氏还有数十之多,她们大都和她一样,被送往升龙大陆各大门派;而她,只是其中之一罢了,只是因为足够优秀,才会来到在圣龙大陆举足轻重的神耀。她并没有带着颠覆神耀的目的,这不是小说传记,想靠一,二个女子去搞垮一个传承万年的古老门派,这根本就是个天大的笑话。每个门派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神耀靠杀伐,泰上门靠联姻;否则单单依靠观里以修身养性为主的功法,又掌握这个世界最顶级的炼丹之术,泰上又凭什么能一直生存到现在?正所谓匹夫无罪怀壁其玉。泰上门上万年历史上遇到的灭门之祸也很有几次,但每一次,他们总能得到大多数顶级大派的支持,总有大派高能冒出来为他们站台撑腰,其原因便在于此。危封不是唯一一批为泰上牺牲自己修魂的女子,万年来,这样的危氏女子一代接一代,从未停止过;危封的问题在于,她很优秀,但还没优秀到可以让泰上认可,开启自我修魂的程度。她们的唯一目的,便是找到最优秀,最有潜力的大派弟子,然后,嫁给他。谁是最优秀,最有潜力的?这不由危封来决定,因为女子的决定必定夹带有自己的感情私货。

    在给新人们示演炼化剑心之术后,墨白上仙打开魂鼎,呼啸生风,雷鸣电闪的飞剑充斥于修罗之域。新人们看的头晕目眩,早已有过一次经验的欧阳和丰则死死盯住那两枚火红色的火行剑心,一枚红中透金,一枚红中明黄。欧阳和丰没有自己选择,实际上,他也不知道哪种更适合自己;他把选择权交给了重义,很快便开始了行动。有了十余年运使飞剑的经历,欧阳和丰早非当日那般稚嫩,重义也是今非昔比;他们两个一人负责引诱,一丸负责威胁,还有鲨浪这个帮凶,燥动的漫天剑心还未彻底安静下来,欧阳和丰已把那枚红中明黄的火行剑心纳入窍中。向凌空悬立的墨白上仙深深一楫,便御剑而去,前后还不过一刻时间。墨白上仙微微点头,这个含鸦对剑心的运用,神魂的操控确实远非一般内剑弟子可比,也难怪他能在魔冥之域大展雄风,内剑一脉中有出色弟子崛起,总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含鸦上真收了剑心,便回转洞府,并未去冥王殿。”一名门徒低垂着头,轻声禀告道。“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危封摆摆手。在神耀天派,门徒虽是最低等的阶层,但他们人数众多,无处不在,就打探,传递消息而言,也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危封眉目如画,气质出尘,更加上出手大方,常有在神耀都不多见的灵丹赐下,所以很多有所接触的门徒都成了她的耳目。

    和危封一起来神耀的,还有二个人,是两个类似凡俗皇庭的人物,她们的境界可能并不高,但为人处事,眼光手段却非常人可比,常年居住暴风城,依靠雄厚的财势,编织起一张庞大的关系网,只为网住神耀最具潜力的新星;如果有一天,这个新星结了丹,成了婴,这就是她们最大的成就。危封进神耀已经超过了十年,两个宫女也观察了十年,编了十年的网,现在,开始有收获了。她们的目标,从危封刚进门时的数十个,逐渐减少到十数个,数个,直到现在的两个:楚西行,欧阳和丰。两个人中,她们其实更看好欧阳和丰,因为他没背景,没后台,没财力,更容易接近,更容易对泰上的帮助产生好感;楚西行这一点就很麻烦,同样出身和危氏一样的大族,考虑更多的,肯定首先是门派,自己家族的利益,等轮到泰上门,恐怕也所剩无几了。至于喜不喜欢女人?这问题根本不是问题,楚西行大族出身,别看在外面一副风姿卓绝,玉树临风的清高模样,却在暴风城自己的宅邸中拥有美姬宠妾无数。

    欧阳和丰?可能因为手头琚促的原因,倒是无宅邸养美女;但却时常进出暴风城花坊娼楼解决问题,而且据可靠知情人士透露,这人口味独特,性好肥女。所以,宫女们给危封的意见竟然是:增肥!这真是个匪夷所思的建议。他竟然喜欢肥女?喜欢肥女?喜欢肥女?危封心中无数的怨念都被欧阳和丰的这个爱好所击垮,男人三妻四妾,女人无数在这个世界并不少见,尤其是出色的男人,从小到大危封周围的叔叔伯伯便都是这样,所以她对欧阳和丰偶尔寻找妓者并不十分反感,但他这个独特的口味却恕她实在无法接受。真正是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十余年前,当族中长者询问她是否愿意为家族尽一份心力时,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同意;当观中前辈问她是否愿意远至神耀学剑时,她也没有任何的反对;但今天,宫女们要求她增肥以讨好某人,她不愿意!她的爱不在这里,而是留在遥远的东方的师兄。有时候,她真的很羡慕族中那些没有修炼潜质的姐妹们,她们不用背负家族的责任,可以嫁个好人,与相爱的人厮守终身。即便这样,她也愿意付出,哪怕自己不喜欢,哪怕聚少离多,哪怕竞争者无数;无论是外表光鲜的楚西行,还是心机莫测的欧阳和丰。但是,增肥,不行!这是她的底线!哪怕是弱者羔羊,也应该有一点点最起码的坚持尊严吧?危封愁肠百转……………………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污黑》《从今天开始当城主》《叶清心启》《沈医生的控妻症》《西游之一刀999级》《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无职转生~到了异世界就拿出真本事~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201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