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嘲笑

    “小冥,你曾经说过,在魔冥之域的时间会是外界的十倍,对么?可我昨天回去后发现,只有三倍时间,这是为何?”“是的,不过我说的十倍,是指平均是十倍比例,而不是现在就是十倍。”小冥很平静。“怎么说?”欧阳和丰发现这个家伙其实很不好对付,有点像面对轮回坤一样,这些生命以万年计的家伙真不白活。“你应该知道,魔冥之域并不在升龙大陆之内,而是遵循某种轨迹一直异世界中在运动,当魔冥之域运动到和圣龙大陆重合时,魔冥之域便会开启一个月,然后魔冥之域会离开,离开后的第一个月是二倍时间,第二个月是三倍时间,就是现在,依次递增,一直到一年半后达到最远,时间也变成十八倍;接下来魔冥之域将往回运动,时间倍数开始递减,当三年后时间倍数不存在时,再次与圣龙大陆重合,魔冥之域开启,我这么说,你能明白么?”“如果我问这是为什么,你一定不会说?”在前世勉强具备一些基本天文知识的欧阳和丰似乎有了一点理解,但疑问更多。“是的,因为我也不知道;如果你一定要问为什么,有机会你可以问问坤。”小冥回答的理所当然。

    欧阳和丰无言以对,这样计算的话,他一天可以在魔冥之域中最多待十八个时辰,下个月就可以待二十四个时辰,比想像中低不少,但总好过没有。而且有一点小冥说的也没错,如果他能在这里修练三年,那么说十倍的时间也不算夸大其辞。魔法已经分割清楚,在圣龙大陆自己的洞府,半夜那四个时辰可以修练六幻神决,以及领悟木秘,剩下魔法的都可以在魔冥之域修练。结束停当,欧阳和丰一头扎入陨石群中。………………

    一个时辰后,精神饱满的欧阳和丰站起身,在这里修练神魂和在圣龙大陆没有区别,这是个好消息;他决定再进陨石群一探,看看能不能更进一步。三刻钟后,灰头土脸的欧阳和丰回到原石休息,还是只能前出五十丈,再远的话,风险便不可控;他的心态慢慢变的平和,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一蹴而就的,坚持下去必有回报。这次休息他开始尝试形影不离,瞬间达到飞剑的速度,这个技能在如此环境下应该用的上,最起码能帮助他避开那些突如其来的陨石。沙漏缓缓流淌,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当时间达到五十个时辰时,欧阳和丰知道,是时候回去了。按照他的理解,里外时间比例是十倍的话,现在回去,正好可以赶上夜晚那次的修练《涅槃风云录》五十个时辰里,他进入陨石群三十一次,虽然进入深度还保持在五十丈左右,但已不像第一次那样的手忙脚乱,这是个很让人期待的进步。魔法挨个练了很多遍,除六幻神决在这里修练没有多少成效外,其他魔法的进度都与外界无异。至于六幻神决,他暂时还搞不明白为什么,不过每日在洞府他还有近四个时辰的空闲时间,完全可以用在六幻神决上。“小冥,送我回去。”………………

    熟悉的地方,自己的洞府,就在藏埋魔冥盘的附近,欧阳和丰算是松下最后一口气,小冥还是靠谱的。但他很快便意识到有些不对,天光微亮,金乌正在喷薄升起,怎么回事?我走的时候便是早晨已时初,怎么回来了还是这个时间段?欧阳和丰大惑不解,急忙进了洞府取过炎阳一看,竟然已经过去了三天!这个不靠谱的小冥,时间比例明明便只三倍,如何就是十倍了?没办法,也不能马上回去质问小冥,只好等待明日再去问个究竟。洞府中还有三个剑信留言,一个是出自广义阁混沌冥王殿,向他确认是否参加下月的修罗之域择剑之会,一个是危封邀请他参加一个所谓的什么品剑茗会,最后一个来自闫一河,暴风城采买的法物已准备妥当,寄放在冥王殿,让他有时间自取。危封的邀请扔在一边,不是欧阳和丰矫情,他需要的是能解决生理问题的女人,而不是高高在上,需要精心呵护的花朵,而且危封背后牵扯太多,一个顶级大派背后的利益搏弈,想想都头疼,如何敢参与进去?不过冥王殿怎么也得去一趟,无论为公为私,如果望空在意赐门,他还要继续和他探讨一下无利剑法的修练问题;这门防控剑术完全不牵渉剑心,一切都需从头开始,在这方面,欧阳和丰即缺乏理论知识,也缺乏实际经验。含蓄,含华,含药几个师兄弟正从冥王殿走出,他们接了个门派任务,要去天倾异空间帮助当地的土著消灭一个为祸多年的怪物。却见迎面走来一年轻魂行者,面容沉静,冲几人略一点头便走进大殿深处。“是含鸦师兄。”含华兴奋道,在年轻一代内剑中,欧阳和丰已成为了他们的标杆,尤其是他们这些非大族出身的弟子。“只从含鸦师兄身边过,我便感到一股针刺般的含意,若出飞剑,会是何等威力?”含药的感觉很敏锐,欧阳和丰才从魔冥回来,进出陨石群所携的战意还未完全消散,这其实是他火候不足剑意不能完全收敛的表现,但看在连剑意都没有的年轻弟子眼里,又是一番景像。“下一次的魔冥,我含蓄一定要去。”含蓄铿声道,他是一个好气运的傢伙,上次魔冥就已经报名,没成想事到临头,因为功法修练出了问题,结果魔冥,大比全都错过,捡了一条命。“师弟,下次魔冥可不是你想去就能去的了,我听说好些老资格前辈师兄都憋着一口气,要进去大开杀戒呢,单我知道的令字辈师兄就有七,八个,就更不用说咱们含字辈的师兄了;统共就那么些名额,去除圣剑一脉后,咱内剑超不过三十个,你自己算算,轮得到你么?”含华消息很灵通。“还有三年时间,这可未必。”含蓄很坚持,这是个战斗欲望强烈的剑魂者,出身南方狼啸峰直属势力范围内的他,从小就表现出高人一筹的修魂天赋,却拒绝了狼啸峰的召揽,万里迢迢投了神耀,心志不可谓不坚定。含药,含华对望一眼,也无可奈何,作为好友的他们,圣清楚这位师弟的脾性,上次魔冥的缺席就让这位师弟耿耿于怀,没人去指责他的缺席,可含蓄却把神耀损失惨重的责任算在自己头上,一直念念不忘的是:如果我也参与了,神耀能少损失多少?不疯魔不成活,起码他具备一个顶级剑魂者的潜力。第二天一早,练过涅槃风云录和魔瞳术的欧阳和丰,再次传进魔冥之域。“小冥?小冥?”欧阳和丰尽量让自己的心情柔和一些,虽然时间明显与承诺的不附,但他应该给小冥解释的机会;很多的矛盾,冲突都是肆意发泄自己的愤怒而引起的,欧阳和丰不会这样。“在。” WWw.8Yue.ORG

    欧阳和丰盘坐在原石上,他的好奇心被成功的勾引出来,能和祖师比一比通关时间,这个吸引力不是一般的大,这可比与屠服一伙的剑戏有趣的多,当然,也危险的多。要飞到任意一面地方,直线最短距离是五千丈,也就是三十多里,御剑的话,不过一,二百息的时间,问题是有那些陨石的存在,他不可能做到走直线……这种事凭想像永远也没有结果,欧阳和丰从储魂戒中取出一只沙漏计算时间,然后抖擞精神,准备尝试一番。纵起金秘,欧阳和丰斜向而行,才出十丈,两颗桌子大小的陨石便仿佛装了制导装置一般向他撞来,欧阳和丰不敢大意,秘闪的同时,连出四剑分斩两颗陨石,陨石比他想像的要坚硬些,但在无坚不摧的飞剑之下也被爆成碎片。一枚飞剑的威力不足以摧毁这样大小的陨石,用二枚效率又太低,故此看到第三颗陨石向他撞来时,欧阳和丰果断改用重义,并运转金光魔剑加强杀伤力,如他所愿,陨石被他一击而毁。这样在原石外二十余丈处消磨了半刻,大概体会到了陨石蕴含的力量,欧阳和丰决定进一步的深入。接二连三的大小陨石,仿佛狼群嗅到了血腥,这些冰冷坚硬的岩石完全没有生命的意识,冲撞疾而猛烈;欧阳和丰全神贯注,现在的位置离开原石已近五十丈,陨石的攻击也不再仅仅来自前方,而是立体全方位的。陨石攻击压力骤然加大,欧阳和丰不敢再深入,便在五十丈处竭力周旋,此时的他,基本已处于最强的暴剑状态,每息至少要应对七,八颗陨石,秘术全开,金光魔剑全开,神意也全力搜寻周围每一颗蠢蠢欲动的陨石,就算这样,疏漏也难免发生。二十七丈外,一颗原本安静的,碗口大小的陨石,毫无征兆的突然启动,直奔欧阳和丰而来,欧阳和丰此时正全力暴剑应付周围的陨石群,哪里还有余力对付这个偷袭的家伙,急切间,下意识的,欧阳和丰抽出戒中长剑,一劈两断。至此时,他已经无力支撑,只得慢慢退回二十七丈内,再击毁几颗不依不饶的陨石,欧阳和丰回到原石上,身上已惊出一身冷汗。此次尝试,时间不过二刻,出数千剑,魂力神魂消耗二成,其间更是危险不断,竟比在魔冥之域与剑阁剑魂者斗战还累。而自己竟然才前出到五十丈?和到界壁五千丈距离相比,不过百分之一,这个结果让欧阳和丰沮丧不已。和商丘祖师的差距有这么大么?虽然当时的祖师已是汇元境。欧阳和丰的判断有些偏激了,事实上,当初魔冥魂行者既然看到商丘在此环境练剑,那自然是还没完成到达界目标,当然,当初的商丘比现在的欧阳和丰强出很多,但远未到百分之一这样恐怖的程度。但欧阳和丰没留意到这些细节,意识到和前辈祖师的差距,他心中是不甘的。盘坐在原石上,一边回复,一边考虑下一步的行止。祖师的练剑方式确实很有效,相当于随时随地在和实力相当的对手过招,这样的机会没地方找;短短的两刻钟,得到锻炼的可不仅仅是出了多少剑,还锻炼了秘术,金光魔剑,还有战斗的意识,可谓一举多得。

    我的主人便只看过两个剑魂者练剑,一个离巫雨,一个商丘,其他不值一提,又有何看头?关注离巫雨时,他已是元婴上仙,练剑方式不适合你;而注意到商丘时,他才将将汇元境,你尝试他的练剑手段应该比较合适。我不懂人类的修魂手段,只能提供一个环境,其他的还需你自己琢磨。“欧阳和丰暗自思量,看来这魔冥魂行者和神耀天派有关联?似乎也不像,更大的可能是,这个魔冥魂行者是个喜欢偷窥他人修练的家伙,否则他不去和神耀大帝交往,便只看小辈练剑干什么?”怎么练?就站这里向陨石出剑么?“欧阳和丰有些摸不着头脑。”很简单,你只需飞到任意一个方向的魔冥边界就算成功;要注意,离开你脚下的原石后,周围的陨石会自动向你进攻,飞的越远,陨石越多,威力越大。“小冥的声音开始有些不耐烦。但欧阳和丰还是问道:”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我受了伤,或者有意外发生,你……“”小冥只能重构环境,不能恢复生命,死了便死了,谁也救不得,好了小冥要去休息了,接你进来消耗了不少能量呢。“休息?你一个活了几万年的没有身体的灵智需要休息?欧阳和丰心中不愤,倒忍住没说出口。仔细思量小冥所说,他有些明白了当初商丘祖师的修练方式,这种地形很奇特,在圣龙大陆应该没有,很可能是某个不为人知的异空间,被商丘看中拿来练剑。就像前世的街机游戏,驾驶飞机前进时一边躲闪一边开炮轰击;不过这真实的场景可比游戏难多了,立体全方位无死角的陨石攻击,不只单单来自前方,炮弹也不是无限,飞剑是需要魂力和神魂的支持的,当魂力神魂只剩一半时就一定要回来,否则就注定会被淹没在陨石群中。最重要的是,游戏有多条命可以重来,而他只有一条,没了的话也不能投硬币再来。

    也不知商丘祖师哪里搞到的如此适合剑魂者修练的小界?在神耀天派可没听说过,不过话说回来,站在巅峰上的魂行者,哪个不是气运缠身?奇遇不断?欧阳和丰不再执于斩陨石,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六幻神决,神魂图,阴阳两极转,灵魄穿,脱髓幻化,无利剑法,形影不离,都需要在此一一修练,以确定在这种环境下的修炼是否有成效。他敢说,内剑中,金丹以下的魂行者,在魔法修练种类上,比他多的恐怕没几个。万术神为先,还在洞府调养时,欧阳和丰便开始尝试神魂图的修练,他有神魂的底子,两世为人,神魂也格外的强大,故很快便修到第三图。

    因为有望空的指点在先,也清楚如何修练神魂效果最佳,先修阴阳两极转,疲惫后换养魂,如此轮换交替数次,耗时近一个时辰,对神魂增长最为有利。

    神耀天派每年修罗之域择剑,都在七月收徒之后,今年也不例外。欧阳和丰入门那年有四十一名新进弟子,是个丰收的大年;今年就比较正常,总共二十九名新人在修罗之域依次盘坐。没人注意到现场有三十人,欧阳和丰一声不响的混迹其中,只从年纪来看,没人会把他和那些新人区别开来,只有族长的大音上仙知道他的底细,拥有金,火剑心首选权的内剑精英。楚西行没来,这事说起来有些好笑,因为两人都拥有金,火剑心的首选权,所以有个问题就摆在了两人跟前,如果今年只有一枚金行剑心,或者一枚火行剑心,那该给谁?本来欧阳和丰是无所谓的,他已经拥有了金,水剑心,并不急于拥有第三枚剑心;但着急的楚西行通过家族的关系找到了他,一百枚魔魂玉石的代价,条件是今年若有金行剑心,便归楚西行,其他随意。大家族就是这点好,财大气粗,拿钱砸人,欧阳和丰没躲,笑纳了。就在方才,大音上仙明确告知,今年取出的数十枚剑心中,没有金行剑心,只有两枚火行剑心,所以楚西行直接退走,欧阳和丰则留在广场,摸着那百枚魔魂玉石的储魂戒,心中发笑。欧阳和丰在心中发笑,退走的楚西行更是快乐,百枚魔魂玉石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他笑的是欧阳和丰竟不懂金行剑心的珍贵稀少,把宝贵的首选权用在火行剑心上,何其愚蠢。这真是个欢乐的大结局。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唇枪》《从今天开始当城主》《西游之一刀999级》《污黑》《沈医生的控妻症》《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201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