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进入魔冥,模拟修炼

    欧阳和丰把魔冥盘埋于身旁地下数丈处,他不能带走魔冥盘,否则回来的话没有了坐标,便只能传回落日峰。他并不担心这东西埋地下会遗失,绝灵绝法的魔冥盘神意都探测不到,除非知道真相,否则没人会在这地方掘地三尺;这里是欧阳和丰的洞府,在神耀,弟子们的洞府是不可侵犯的。

    越是深入修魂,越是明白自己的浅薄;关于空间,时间这类在修魂中都无比高大上的东西,已经完全无法用前世的知识来解释,他也不愿意想太多,很多东西,达到一定的境界,自然而然便知道了。修魂最不能理解的就是:修魂是可以理解的。欧阳和丰甩甩头,仿佛要甩掉脑中乱七八糟的念头,他现在不需要能理解,能使用就足够了。默默地念起来小冥教给的独特咒法,埋于地下的魔冥盘逐渐变的清晰起来,然后,一道不大的空间通道幽然出现,待稳定之后,欧阳和丰也不犹豫,一步踏入其中。当欧阳和丰眼前的景像稳定下来时,发现自己似乎停留在一个突兀的巨大陨石之上。这是一块数十丈方圆的陨石,就这么孤零零的飘浮在空间里,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空间边界在哪,欧阳和丰探测不出来,经验告诉他应该超过上次进魔冥小空间的千丈范围,落脚的这块巨大陨石周围,飘浮着大大小小无数的陨石。整体给他的感觉,好像自己是一颗恒星,周围无数的星体,陨石,碎片在围绕着他旋转;他没有冒然御剑飞行,这些陨石蕴含着某种力量,发生碰撞的话,他不敢保证自己的肉体能比陨石更坚硬。”小冥?“欧阳和丰试着在心中呼唤。”在。“还是那个细细嫩嫩的声音。欧阳和丰吐了口气,孤身一人在这种地方,仿佛整个大千世界只他一人,这种巨大的压力即使是魂行者也有些承受不住,好在一切顺利,这里是魔冥之域,而不是某个没有生命的死地。”这里是魔冥之域?好像大了些?“小冥没有说话,而是把整个空间投影就像上次玩跳棋一般的印照在欧阳和丰的脑海中;这种直观,胜于一切解释。

    欧阳和丰笑笑没说话,禁足三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惩罚,估计是当日宴会魂行者多嘴混,传到门派中,不得已做做样子而已,毕竟他们也没做出太过份的事。”闫师兄还托我问你,什么时候再去暴风城,他准备请客呢;这次少请几个人,也省的再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欧阳和丰摇摇头,”最近应该没什么时间,有几门魔法需要修练,恐怕要闭关一段时间……再说吧,等有了空闲,我再寻师兄。“欧阳和丰自魔冥出来,至今已有近月,身体早已调养无恙,几门初学的魔法也有了大概的模样,这里离不开望空的悉心指导;再往下,便是回魔冥感受加倍的时间,实话说,他对此还是有一定疑虑的。谨慎,不冒无意义的险,这是欧阳和丰穿越以来的一个很重要的行事准则,这也是他非常干脆的拒绝含水探险邀请的原因;修魂世界,莫名的风险无处不在,他在这里不过是个无知的白丁;成为魂行者后的第一次寻宝,就把老婆搭了进去,这样的教训刻骨铭心。

    但谨慎不代表裹足不前,欧阳和丰发现他最近的进步正在放缓,这让他很有些紧迫感;最近的威胁是楚西行的挑战,如果现在开打,他自信能压过楚西行一头,但大家族的底蕴,让他不知道一年后的楚西行会有什么变化。尤其吃亏的是,挑战中他不能使用重义。这意味着他的真实实力要远远超过楚西行,才能单用鲨浪就击败他;他虽不好名,却不允许失败,只有不断的胜利,才能培养出强大的信心;所以,他和楚西行之争,争的并不是意气,而是剑心。魔冥之域,便是在目前情况下唯一能给他帮助的所在;十倍的时间,意味着他这一年能当别人十年用,学过的魔法能登堂入室,新魔法能熟练使用,正常情况下,一年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好在魔冥之域似乎危险不大?起码不会有人祸,那地方只有自己一个人……至于其他,欧阳和丰摇摇头,考虑的太多就会丧失进取的勇气,一个活了几万年的灵智都讲究心境,自己又担心什么呢?欧阳和丰对自己所有的功法做了一次全面的权衡,以确定每日进入魔冥的时间;他不可能一进魔冥就不出来,在升龙大陆每日两次的运转《涅槃风云录》才是大道根本,断不可停。这十数年来,欧阳和丰修炼《涅槃风云录》都是每日两次,一次是清晨辰时一个时辰,晚上则是一个时辰,这样算下来,他每日进入魔冥之域的时间应该是辰时末,已时初,总共有不到六个时辰的时间。这样的话,一年便只能当五年用了,欧阳和丰感叹道。至于什么魔法在魔冥修练合适,什么在圣龙大陆修练有效果,也只能进去后多般尝试才能搞清楚,现在想也没用。………………第二日清晨,在修练完《涅槃风云录》及魔瞳术后,欧阳和丰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正方型魔冥盘。此盘质地非金非玉,非木非石,甚是坚硬,上面刻有花草山水,雕功粗糙,整个魔冥盘被四条歪歪斜斜的直线分成几路,每格中还有数字符号。欧阳和丰并没有因为它的粗陋而小看它,很明显,这就是魔冥魂行者孩童时玩耍所用,当初恐怕也不过乡间最普通的木板做成,只不过万千年来,随着魔冥魂行者由凡人到魂行者,再到天人五衰的大能,这块最普通的魔冥盘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材质变了,更诞生出了小冥这样的灵智。小冥把此物交与他时,千叮呤万嘱咐要他妥善保存,倒不是这东西有多大威能,离了小冥这个灵智,这东西其实便只是个念想的玩意儿。此物绝灵,绝法,随便扔个地方,都没人会认为它竟然是大能曾经的随身物品;但它也有个毛病,放不进任何储存空间中去,所以欧阳和丰也只好塞在腰间随身携带。这个魔冥盘的作用,更类似于一种坐标定位,由小冥所在的魔冥之域提供能量,和置于神耀落日峰的魔冥兽产生某种神秘的共鸣,然后在魔冥盘附近产生空间通道。听起来很复杂,做起来也不简单。

    欧阳和丰甩甩头,努力把脑中这些不着调的念头驱除出去,食色性也,古人诚不欺我,便是自己这样的魂行者在一番酒肉后都忍不住想入非非了。见欧阳和丰摇头,含鸭也不介意,师弟少年得志,挑剔些也不为过;魂行者之间互赠舞姬美妾也是常有之事,但不绝对,有人热衷于此,有人不屑一顾,端看各人缘法,不能强求。旁边喝的渐入佳境的闫一河看在眼里,暗自点点头,能守初心,不恋虚名,不惑于外物,这个欧阳和丰的崛起绝非无因,未来的成就当不止于汇元;他哪里知道欧阳和丰看不上这些美姬纯粹是因为人家太瘦。酒宴逐渐走入尾声,再大的胃袋也有填满的时候,就在欧阳和丰还在考虑是直接回归洞府,还是在暴风城找个上好休闲场所放松一下时,不等屠服一伙儿开口,来自神耀管事房的几个剑魂者倒先提议剑戏为乐。欧阳和丰暗暗皱眉,他不喜欢这种方式,在他看来,剑是神圣的,是用来杀人而不是用来观赏取乐;这些管事弟子出得山门久了,竟连起码的剑者之心都淡薄了,着实可悲。还没等他开口向含鸭辞行,席面一侧有魂行者大声附合,“几位师兄说的是,我神耀天派以剑闻名于世,何吝于人前显剑乎?我闻内剑含鸦师弟剑术通神,金丹下无敌,今日恰逢其会,屠又倒是想请教一二。” WWw.8Yue.ORG

    “好,便是这样,屠哼师弟练得一手好缠丝剑,就和他比操纵,屠又师弟天赋异禀速度超人,便和他比剑速;师兄我虽入门最久,却没什么特长,就和他比力量吧。”他倒不傻,知道欧阳和丰能坚持到最后,即便没有吹嘘的那么厉害,但恐怕也弱不到哪里去,所以各取其长,务必让这欺世盗名的人灰头土脸才好。“如此甚好,师兄安排得当。”屠哼屠又抚掌而笑。保持着同一进食节奏的欧阳和丰已经吃了一刻钟,他感觉很好,大厨手艺高超,食材新鲜实在,这是一个美妙的夜晚,尤其是在座的还有很多和他一样的老饕,这让他显得不是那么的出格。席间气氛热烈,歌舞也逐渐的进入高-潮,除了美姬们不是太入欧阳和丰的眼。太瘦。因为审美差异的原因,这个世界的美女一直是欧阳和丰心中挥不去的痛;所谓燕瘦环肥,各领风骚,可这里只有燕瘦,却没有环肥。这里的舞蹈相对比较单一,就是仙女飞天的各种姿势,区别只在于,开始是一个仙女飞,然后两个双飞,三个一起飞,群飞……欧阳和丰来这世界后类似的经历很少,也许是知道在座的都是魂行者,所以便只捡这最贴切魂行者心愿的舞蹈也未可知?“领舞的,便是城中大族裴氏之三女裴笙,师弟你看如何?”含鸭挤着小眼睛,一副你懂的猪哥模样。飞升?瘦的麻杆似的,这要来阵风,是够飞升了。不过这种类型舞蹈,太胖了确实不太合适,只有够瘦,才有那种飘飘欲仙,化羽临风的感觉;太过丰满,便只能在下面扮扮门徒,也许肚皮舞更适合她们?仙女跳肚皮舞?

    屠又魂行者故意夸大其辞,取的是捧杀的策略,而且这种吹捧下,保不齐在场圣剑中就还有不服挑战者,到时人多势众,却看他怎生收场?“屠哼也愿请教含鸦师弟高术!”“师弟惊才绝艳,大家不妨验证一番,传出去,也是一番佳话?”屠服也站了出来。在场宾客中,绝大部分只听说过内剑含鸦之名,却未见其实,现下一听大名鼎鼎的含鸦魂行者竟也在席,俱引颈观瞧,更有好事的人大声鼓噪。欧阳和丰哪里还不明白?管事房中挑头的几位是否有意,他还不确定;但一侧席上的屠服,屠哼,屠又话中的含意在场众人中,又谁不明白?站起身,也不睬屠服等人,而是向闫一河深深一楫,“师兄,今日一会,畅怀尽兴,它日有暇,你我再把酒言欢。”

    闫一河却有些尴尬,屠服几人的话中之意人老成精的他如何听不出来?神耀内外之争渊远流长,他自己便是圣剑,又有几个管事从中裹乱,一时间也不知屁股坐在哪边,“师弟,你看……”欧阳和丰抬手止住他,“我懂,师兄不必解释,欧阳和丰不是不辨是非得人。”又看向含鸭,“我尝席中这份牛脊十分不错,便照这样子,做十份送与我洞府之中,可好?”也不待含鸭回答,起身往外便走,口中说道:“含鸦之剑,只决生死,不赏宴客。”事起突然,欧阳和丰又决断明快,一时间皆未反应过来,欧阳和丰已走到大厅门前,背身喝道:“魔冥第十一日,规则改变,我神耀只剩三十八人,而锁魂则有六十七人,还有圣清,灵异相助……到第二十五日,神耀,锁魂便皆为三人,何也?上下一心,人人奋勇,个个争先,死战凶顽!彼其时,无内,无外,便只有神耀!”欧阳和丰霍地转身,直视屠服三人,“英灵地下有知,知你等如此为他们出头,会如何想?”说罢,也不管厅内诸人如何,直接御剑往山门而去,经此糟心事,他想放松放松的心思也淡了,不如回洞府修练来的心安。不与屠服等人直接面对,并不是他惧怕他们的实力,真放在魔冥之域,别说屠哼屠又两个摄灵圣剑,便是汇元境的屠服,恐怕也不过是多费几把力气而已,但在酒宴之上,在暴风城,就没这么简单。比什么?怎么比?比哪几项?是一个个的来,还是大家一起上?宾客中还有没有其他心怀不愤的圣剑?赢了没什么光彩,输了更是丢人,就不如一走了之。进神耀天派十年,欧阳和丰已慢慢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自己的家当然希望和和睦睦,在风云变幻的圣龙大陆,敌意无处不在,从这次魔冥事件就可见一斑;他没能力改变数千年延续下来的内外分歧,但最起码自己尽量不挑起纷争。至于名声,他从来就没有在乎过,如果有人能把他从神耀双骄名头中挤出去,他感谢还来不及呢。屠服等人的挑衅他都不愿追究,就更别说暴风城几个管事是否和屠服一伙有染了;有些事,关键不在于真相是什么,而是你更愿意相信什么。脑拔剑而起,这是一种病,这样的人多了,再强大的宗门最终都会分崩离析。他不愿意轻易拔剑,但一旦拔出来,就一定要见血。几天后,在广义阁,欧阳和丰再次遇见了含鸭。含鸭是专门在此等候他的,除了给他送来十大份烤牛脊,还有欧阳和丰委托他售卖几十件神器所得的魂石。“一共七千八百块极品魂石,师弟的神器大部分都是防御神器,很容易出手,价格也不错,就是残损的多了一些,否则可不止这个数……本来想着帮师弟都换成魔魂玉石,不过神耀的兑换比例不太合适,高了些……“欧阳和丰接过储物袋,近八千块魂石可不是个小数目,储物袋装的满满的,”无妨,有机会再说吧。“含鸭一脸神秘,”师弟,秀丽门那事你听说了么?“欧阳和丰一头雾水,他近些日子要么在洞府调养回复,要么来广义阁请教望空魔法,对身外之事不是很关注,”何事?师兄如此神秘?“含鸭幸灾乐祸道:”屠服三人被秀丽门峰主禁足三年,不得出神耀,真是大快人心啊。“

    欧阳和丰再一次看到了魔冥之域,区别在于上一次整个魔方被分成好几百个个小空间,而这次,便只有一个整体一个空间,简单计算下,这是一个近万丈的立方体,而欧阳和丰所站的位置,便在立方体的正中央。也好,地方大了不憋屈,欧阳和丰自己安慰自己,”小冥,为什么是这种地形?有什么解惑么?“难道不应该搞个蓝天白云,绿草如玉?最起码也看着心情舒畅些;这鬼地方实在是压抑,待时间长了心志弱些都能患上孤僻症。”这就是模拟商丘练剑的环境,如果你希望换成别的,也可以。“小冥说道”不,不,这样很好,很好。“欧阳和丰连忙道:”不过这种地形怎么练?还有没有其他的练剑手段?,比如离巫雨的练剑方式么?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污黑》《叶清心启》《从今天开始当城主》《西游之一刀999级》《沈医生的控妻症》《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201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