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大哥大

    神耀天派,剑池山。这里是整个神耀天派的内库重地,禁制重重,常年有元婴上仙驻守,不凿洞府,不设坊铺,所以峰上清冷罕有人至。欧阳和丰在峰下递交身凭剑令,守峰弟子在传信峰上库守魂行者之后,才得许踏步上峰,剑池山不允许御剑飞行,这是规矩。内库占地广阔,半掩于地下;欧阳和丰当然没可能直接进去亲手挑捡,这是不被允许的,在神耀,只有魂尊才有这种权利。其他魂行者便只能在库外殿堂向库守魂行者提交自己所想,再由专门的库丁门徒入库取拿。”黑晶六两,魔魂黑铁九两,劳烦师兄。“欧阳和丰报出自己所需。库管魂行者皱皱眉,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在神耀圣剑,圣剑魂者们为增强自家飞剑威力,都会给飞剑炼入稀有金属宝材,其中最珍贵的几种,就包括欧阳和丰提到的两样。黑晶是世上已知金属中传导神魂最敏锐的宝材,想要让飞剑如臂使指,就不能缺了它;魔魂黑铁则以坚硬著名,不想飞剑轻易损毁的话,炼入太白就是最好的选择。神耀圣剑弟子二千,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飞剑犀利又坚固,对黑晶和魔魂黑铁的需求可想而知,一般剑魂者来求取时也不过半两一两的,哪像眼前此人,一张嘴便是一斤半,当这是生铁呢?

    单文渊一席话说的骨雪白目瞪口呆,问道:“那怎的又洗白了?魔头不是应该都被消灭么?”“天道认可,你能怎地?神耀屠人无数,却不碰凡人,不违天和,此其一也;世界魔气稀薄,日渐衰减,而取食者甚众,减魂行者而稳魔气,顺应天道,此其二也。故能延续至今,而那些如还在作恶多端之流,不知进退,残忍滥杀之辈却熬不过天道变幻,终究成灰。老大洗白上岸,摇身一变成了正道楷模,小弟们则烟消云散,成为垫脚之石,这天道真正是……便和凡俗势力相争一样啊。“骨雪白感叹道:”不过我观神耀天派现下景况,似乎也没您说的那般凶厉?便如魔冥一事,敢向神耀下黑手的也不在少数?此一时,彼一时也,再辉煌的门派也终有没落的一天,就更别提神耀这等众矢之的;以圣清教为首的所谓玄门道统的长期打压,又扶持一个巅峰剑阁出来打对台,便成今天这个样子了。“巅峰剑阁是这样来的?“骨雪白大奇,这些秘闻,对各大门派高层来说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机密,数千年下来,还有什么策略是他人看不出来的?只不过低境界魂行者没渠道获知而已。什么方法能制约剑魂者?当然是以剑制剑了,圣龙十七大派,超过半数都参与了此事,出资源的,出人的,几乎网落了所有剑道散修,门派隐修剑者,神耀弃徒,以海量资源堆之,经历了数千年,才有了现在的巅峰剑阁;不过也便这样了,底蕴有限,牵制还可,正面相抗就是个笑话。

    “作为一名元婴上仙,寿数久远,见广义博,他对升龙大陆的认知远非常人可比,之所以说这些,一来是兴之所至,二来也是让徒弟多明白些道理,以后行走世界,便能少吃些亏。”所以,如我骷髅宗这般,名字奇特,不相干的人听了有些畏惧,其实黑皮白心,行止良善;但那神耀天派,骨子里的杀戮仍在,却是个白皮黑心的,这一点,小骨你不可不察。“单爷,你总说我爱说怪话,其实您所说,却比我过份多了吧?………………

    “解释?解释什么?有什么好解释的?以剑疯子的脾性,解释有用么?”鲨义把眼一翻,“你有那解释的时间,不如好好提醒下面注意防犯,上仙以上层级的冲突不会有,但金丹却是不好说,至于金丹以下,那剑疯子的报复是必然的。”叹了口气,鲨义继续道:“告诉他们,禁往漠北之域,若是其他宣圣也要加倍的小心,那些疯子疯起来,可不会管在谁的地盘……总之,金丹以下,便尽量忍让吧,真出了事,教中是不会派高阶魂行者出手的,待忍个百八十年,神耀这股怨气消了,也便好了。”看众人一副怒而不言的神色,鲨义再次叹了口气,“我知你等心中不服,那又怎样?真起了门派大战,像神耀这样的门派,后果你等想过么?我只是嘱你等小心行事,其实事态也未必有多严重,最该担心的,是混元,锁魂,剑阁三家,还轮不到我圣清顶在前面,强出这个头,有意义么?”众上仙点头称是。作为高阶魂行者,他们都很清楚这次魔冥杀戮的由来,可不仅仅是锁魂和神耀的万年恩怨那么简单,也包含了神耀天派和圣清教在海外甚至域外对资源的争夺,气运的此消彼涨。魔冥之事不过是圣清教发出的一个信息,一个态度,一种对自身利益的坚持;至于弟子们,不过是牺牲的棋子罢了,圣清如此,神耀也没两样;魂行者只有成了金丹,才真正被宗门纳入保护重视的范围,只有结成元婴,才能勉强逃出当棋子的命运。只不过这些真相,没人会说出来罢了………………干西漠域并不是沙漠,而是以大片的细沙海滩,棕榈揶树而闻名的热带风光宣圣。在东方稀封,漠北之域,郁南商州等四大洲中,干西漠域面积相对来说是最小的,但物产人口,矿藏却一点也不比其他地方差。干西漠域有三个顶级门派,观天宗,逆天宗,骷髅仙门。其中观天宗和逆天宗的山门都靠近海岸,唯有骷髅仙门却座落于深入宣圣的地狱峰。地狱峰连绵数千里,深处是近古修魂王朝的大片坟碑林,环境不佳,魔气凛烈,阴森,不过配合骷髅宗比较特殊的功法,倒是相得益彰。坟碑林中,骨雪白脚步轻快,面带微笑的走在状如迷宫的甬道中,他刚刚领取了宗门赐与的丰厚奖励,正赶往师傅所在的墓室。至于为什么宗门会有奖励,当然是因为他在魔冥之域中优异的表现,在魔冥之域最后三个蓝色光点中,他一人就宰了两个,可谓风头无限。骨雪白的师傅是元婴上仙单文渊,们之间的关系并不仅仅是师徒,还有那么点拐弯抹角的远房亲戚关系在里头;当然,骨雪白资质是很不错的,修魂世界的裙带关系还是要比凡俗纯粹的多,没有潜力的话,便是亲儿子也没用。在骷髅仙门,是没有封号这么一说的;用骷髅老祖的话讲:人皆骷髅,何须封号?简单的说就是:透过虚妄的皮肉,从生命本质上来看,人人都是骨头,又该怎么称呼呢?“小骨来了。”闭目凝神中的单文渊看到徒弟进来,随意道。“单爷,我来了。”骨雪白熟门熟路的在一张骨榻上座下。单爷这样的称呼,并不是指单文渊是他爷爷辈的人物,真论辈分,便是祖宗辈分了,都是抬高了骨雪白的辈分;在骷髅宗中,互相间的关系称呼比较随便,也没人计较这些,相比起其他门派较为严谨的上下尊卑,这里更像是个大家族。“单爷,我方才刚回来,领取奖赏时听老骨头说,混元教颁下法旨,要彻查咱们骷髅宗资敌之事,还说有几个混元弟子死的不明不白,也是咱们下的手?您怎么看?”骨雪白问道。“怎么,怕了?怕的话当初就别下黑手。”单文渊瞪了徒弟一眼。骨雪白笑嘻嘻道:”单爷莫要小看小骨,我怕他个甚?魔冥里宰他两个不过是运气好,合该我骨雪白发笔小财,谁不知道,即便不是我小骨,也必定有其他师兄弟下手,有何区别?之所以问您,不过是怕给宗门惹下什么麻烦罢了。“什么麻烦?奖赏都给你了,宗门的态度还用问么?”单文渊摇摇头,“混元与我骷髅,近万年的恩怨,即便没有魔冥这一出,你以为他们就不为难我骷髅弟子了么?至于什么法旨,狗屁!老单我活了数百年,见过混元的法旨没有上百也有几十,又能怎的?难不成他混元还敢嚣张到我这里来?”混元教确实不敢来干西漠域撒野,倒不是骷髅宗如何厉害,而是他在干西漠域还有一个更难惹的老对头——观天宗。至于为何混元宗会和观天宗交恶,其实道理很简单,你见过分完家的兄弟有关系好的么?这对儿同出于近古恒行门的兄弟伙,互相交恶的时间甚至还要远远超出骷髅宗,这也是相对弱小些的骷髅宗敢于背后下黑手的原因之一。“就是外出其他宣圣的师兄弟师叔要小心些了。”骨雪白嘴里说着话,手上也不闲着,开始摆弄那些刚得来的奖励。“嗯,咸吃萝卜淡操心,也论不到你个小小摄灵行者来担心这些。”看了一眼有些贪财的徒弟,又问道:“神耀天派可曾遇到过?“见过了,见过了,”停下手中的动作,骨雪白有些兴奋道:“一个叫含鸦的的剑魂者,我和他却是有缘,见过两次面,就是一直坚持到最后的两个剑魂者之一;我的乖乖,那杀气,还不得杀了几十个?真正是血光冲天……”单文渊好笑道:“那你倒是和我说说,你若是对上他,可有赢面?说起来,你们两个年纪怕是差不太多的。”骨雪白的长相,已经不能用老成来形容,他幼时得过一场怪病,然后脸上就仿佛变成一张橘子皮似的,不是亲近上仙,绝猜不出他的实际年龄,不过倒不耽误他在修魂一途上的天赋,尤其适合骷髅宗这种有别于正统魂修的功法,也算是骷髅宗这一代中有数的天才。骨雪白面上一滞,有心说几句硬气话,但在知根知底的师傅面前,也不敢太过造次,“那个,可能是略有不如的,那剑魂者,虽未见过他出手,但其气势凌人,更兼冷静自持,怕是不好对付。”“什么不好对付,你便直说打不过,也不丢人。”知徒莫若师,骨雪白如此说,那肯定是相差甚远了。“若单论斗战之能,单对单,升龙大陆没有能匹敌神耀的,便是自诩老子天下第一的圣清教也是如此,我骷髅宗自是大大的不如,这没什么可隐瞒的,宗门此次行止,甚是得当。你能结识一个够实力的剑魂者,也是缘份,以后有机会的话,可以多来往些。“”那是自然,小骨省得。“骨雪白点点头,又疑道:”单爷,您说既然宗门有意交好神耀,为何不提前把消息透露给他们?现在看来,神耀损失不轻,近百剑魂者只剩两个,咱们骷髅宗这份因果却是轻的多了。“

    “骷髅仙门么,直说无妨,这里又没有外人。”鲨义摆摆手,对高阶魂行者来说,骷髅仙门的那点手段是瞒不了人的,只看最后结果,骷髅仙门存活了足足九十一人,比圣清教的七十四人还多出不少,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另一名长老上仙附言道。“灵异门斗法,确实弱了些,这次损失惨重,主在自身,也怨不得他人,我圣清弟子与他同样境地,怎不见如此狼狈?当然,适当的安抚还是要的,过些日子,谷义你再去浪潮溪跑一趟,多带些宝药神器,前些日子,你祖师不是得了座异空间么,鸡肋的很,也一并送与灵异吧,相信这样下来,也不会闹出太多生分……”几名上仙齐齐点头,同意鲨义的安排。“至于骷髅仙门,嘿,跳梁小丑,隐世千年,这一番动作一出,便可看出与我玄门正道终究是格格不入……不用去管他,自有混元宗出头打压;不过在灵丹法物交易流通上,可稍稍限制彼等,也让他知道我圣清的态度。”鲨义继续道。几人遵领法旨,看鲨义久未再言,罗南上仙轻声提醒道:“魂尊,不知神耀天派那里如何处置?是否需要派人去解释一二?”

    单文渊却道:”你想的太简单了,我修魂中人,讲究个分寸,热脸去贴人冷屁股的事,我骷髅宗再是不堪,也不会去做;再者说,真提前告之神耀,神耀必定尽起精锐,那别说锁魂一伙了,便是圣清,灵异,一月魔冥下来,还能剩几个人?真到那时,彼等不敢硬怼神耀,但向我骷髅宗发下法旨的,恐怕就不止混元一家矣;所以,现在这结果,却是刚刚好。“”也是,若是百名剑魂者都像那含鸦一般,那还有什么打头?统统投降算球。“想想也不对,骨雪白又自己拍了下脑袋,”我真是昏了头,即便神耀如何强盛,又怎么可能找出百名这样的好手来?“看徒弟在那苦恼,单文渊也不去理他,过得片刻,骨雪白又发奇想,”单爷,我这次入魔冥,除神耀天派外,也遇到不少其他门派弟子,一个个的,嘴上不说,却以正道自居,仿佛我骷髅宗便是邪魔外道似的,真正可恨;外人可能不清楚,咱们自家事自己明白,骷髅功法俱是出自玄门,也没有那些污七八糟的鬼祟之术,偏偏这宗门名字,骷髅,恐怕有些惹人联想?“

    单文渊一巴掌扇在骨雪白头上,怒道:”胡说,宗门大名,传承万年,岂是说改就能改的,你这些怪话以后少说,让他人听到了,告你个对祖师不敬,可没人来救你。”过了片刻,又继续教训小骨道:“说到邪魔外道,现在的几大门派,又哪有敢涂毒生灵,恣意妄为的?敢冒天下之大不违的,早数千年前便已化为灰灰了,现在的圣龙大陆,除了偶尔个别小地方的小门派不知收敛外,大派行事都有规法可依,也就我骷髅宗和其他的几个门派,听起来有些,有些奇特罢了。”“单爷,也不知那真正的邪魔外道是何模样?”骨雪白很好奇,这也不难理解,一来圣龙大陆明面上的邪魔外道确实消声匿迹,二来他一摄灵魂行者,足不出西洲,很多外域阴险之地还没机会见识过,孤陋寡闻些也是正常。“现在的邪魔外道算个屁,都躲着藏着见不得光;要说万年前的邪魔外道么,那才是真正的厉害。”“不知都有哪家?”“嘿嘿,你也不是没听说过,万年前邪魔外道的大哥大,正是现在洗白了的神耀天派!!!“神耀天派?邪魔外道的领头羊?单爷,这怎么可能?”骨雪白大感意外。“如何便不可能了?近古时代,若论杀伐之烈,覆门之多,又有哪个门派比的过剑疯子?当时就连血威滔天的宗门,动辄灭国屠城的的门派都是自承比不过神耀的;不过神耀行事却不祸及凡人,而是以虐杀魂行者为乐,它本就是个斗战门派,以杀证剑道,以屠佐修魂,多少传承久远的古老门派被它杀的支离破碎,道统断绝?他神耀不是魔头,谁是魔头?”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唇枪》《从今天开始当城主》《西游之一刀999级》《污黑》《沈医生的控妻症》《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201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