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怀疑

    也许对宗门来说,这是提升士气的好办法,但对他和楚西行,则是无形中增加了巨大的压力,这个后果在未来会逐渐体现出来。

    “下个月,我会和几个同门好友一起去魔岛海域,有确切的消息,那里有个还未被人发掘的遗址,不知师第有兴趣么?”含水轻描淡写的说道,这恐怕才是他在此等待欧阳和丰的真正原因。

    而且,一向独来独往惯了的他也不习惯与他人合作,尤其是那些陌生人。

    欧阳和丰收起控剑术,打个道楫,

    “不知含鹏师兄于此,可是有事?”楚西行微微一笑,

    “有何不可?”欧阳和丰回到洞府,这几日的忙碌总算告一段落。楚西行的挑战他没太放在心上,他走到这一步,全凭自己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的努力,实打实的血和汗水,其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幸运和假借外物,金丹之下,他又怕得谁来?

    如果是法修,见识不够的他可能还会头疼对手的奇诡手段,但如果是剑魂者么,嘿嘿……楚西行外表温和良善,其实内心炙如烈火,也是个不甘居于人下的主儿,名声这东西真正难测,便强如魂行者也不禁被它驱使;欧阳和丰虽不爱名,但也不容他人通过这种方式夺走本属于他的东西。

    我的东西,我不给你,你不能抢!‘唉,早知道这样,别人问时我就说杀了三十六个就好了,现在可好,将将比楚西行多一个,也难怪这人搁不下面子,真是何苦来哉。

    ’欧阳和丰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从储魂戒中往外掏东西。欧阳和丰在盲羽解惑会上曾说,大派弟子个个储魂戒带禁制,摸的是裸-尸;这话也不全对,起码在斗战中法修正在使用的神器他还是能捡的现在洞府的岩石案上,就这么摆着足足二十一件各色神器,从使用性质来区分,有十七件防御神器,四件攻击神器;从完好度来看,九件品相良好,八件中度损毁,剩下四件被剑斩的都快看不出原来样子了。

    稍微扫了眼,欧阳和丰便把这些东西装进一个储物袋里,回头让含鸭去售卖,他是懒的操这心的,更不会仔细研究各个神器的功用,真要发现合自己用的,那是祭炼还是不祭炼?

    忒麻烦又掏出三本书,珍而重之的放在案上,这些东西才是他的存身之本,《神魂图》《无利剑法》《形影不离》。

    《神魂图》是望空赠与,欧阳和丰大略看了看,这门神魂之术走的是堂堂正正,大气光明的路子,通过观想十三幅由简至难的图录来达到增强神魂的目的,与欧阳和丰已经习得的《阴阳两极转》的偏激路子正好相反,据望空说,这样两种性质截然相反的秘术同时修炼,相助相成,更有利于魂行者神魂的提高。

    此术得自望空老友,是从一处万年前消亡的大派纯的遗府所得,从根脚上来说,是很高大上的一门神魂秘术,欧阳和丰对此很期待它的效果。

    《无利剑法》是玄楼藏品,上一次挑选魔法欧阳和丰就有心挑一门防御魔法,最终还是选了灵魄穿,不过这次魔冥试炼后,缺少一门基本防控剑术的欧阳和丰再也不敢只顾进攻不管防守,于是便有了这门《无利剑法》。

    玄楼中的防控剑术不止这一门,但无利剑法的好处在于它的防御是全方位的,从头到脚,不露一丝漏洞,当然,代价便是面对单一大威力攻击时防御效果不佳。

    欧阳和丰选此术,实在是被锁魂达峰魂行者的蜂群搞怕了,在升龙大陆,拥有此类助助攻击兽宠的魂行者还是很有一些的,不只是蜂群,还有蚁群,蛊群,虫群等等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对单体强大的兽宠他无所谓,一剑宰了便是,就是这成群结队的,实在是杀不过来,所以迫切希望有一门全身无死角的防控剑术。

    《形影不离》则是一门半身法,半攻击的混合型魔法,其效果是发动后剑魂者可随发出的飞剑瞬间伴随飞行,飞剑的速度是魂行者秘速的数倍,如果短时间能达到和飞剑伴随,无疑是突然接近对手的利器,尤其是对欧阳和丰这样喜好近身的剑魂者,当然,也可以用来瞬间脱离,逃命时也很犀利。

    伴随飞剑飞行的距离有多少,这纯粹由魂行者境界功力,魔法熟练程度决定,欧阳和丰也不多求,能有个几十丈便够他近身挥剑了。

    这三种准备修练的魔法,再加上以前的那一堆……欧阳和丰总算明白了大部分剑魂者都在面对的尴尬刀时间不够用。

    能进入神耀天派的,哪怕是普通弟子,放在整个圣龙大陆的环境下都可算是天才,每个人都对自己的修魂有所规划,他们的实力为什么上不去?

    很多便是陷于这种法与术的艰难选择之中。玄楼中魔法无数,对魂行者的限制也不算过份,仍然很少有人能够同时修练多种,这种尴尬只能随着时间的推移来改变,就像那些令字辈师兄,入门百年后整个魔法体系才开始变的完善;但矛盾的是他们马上又面临境界的问题。

    修魂艰难,便在于此。不提根本的《涅槃风云录》,细数他现在每日需要修练的魔法,都是一件让人十分头疼的事。

    神魂之术决定未来,《神魂图》《阴阳两极转》一个都不能少。《金光魔剑》《灵魄穿》这是唯二的两种纯攻击魔法,实话说,欧阳和丰都觉的这类魔法自己练的有些少,但他权衡再三,觉的还是不再贪多,先把这两门魔法练到精熟再说其他。

    《五行归元》,重要性不言而喻,他现在已经练成水秘,水生木,接下来在继续勤修金秘,水秘外,便需开始木秘的尝试,故此在秘术一项,消耗的时间远比想像中的多。

    六幻神决,这是基石,也是修练的一个大项,《耳听八方术》《万里追踪》《魔瞳术》,每一术的修练也许不用多少时间,但加起来便比较恐怖,他修六绝十余年,其中的好处多多,正是一鼓作气见成效的阶段,又怎能置之不理?

    还有每日必出的三万剑……和他人相比,欧阳和丰渉猎的魔法之广,是他人远远不能比的,所花费的时间也是远超众人,如果不是他有引灵阵傍身,不必炼丹吃药搞副业,单只这些魔法他便周全不过来,更别提再加三个魔法了。

    欧阳和丰能在魔冥之域大开杀戒,离不开他比常人更为系统的魔法体系,但要保持下去,他需要更多的努力。

    小冥给他提供了一个这样的机会。在小冥所说的三个好处中,欧阳和丰最看重的,是第一个就是时间比例,如果这一切是真的话,他将解决最为棘手的时间问题,这也是他毫不犹豫又选择三门魔法开练的原因。

    至于祖师离巫雨,商丘的练剑方式,欧阳和丰觉的有些想当然了;那可是魂尊,甚至魂尊之上的剑魂者大能,自己这点微末道行能看懂么?

    欧阳和丰不抱希望。自出魔冥到现在不过四天,欧阳和丰也不急于回返魔冥;长达一个月的斗战让他身心疲惫,这一点上,他对含水可没说假话;他需要休息,调复,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

    魂行者终究不是铁打的,尤其是他这样的摄灵行者;这也是楚西行把比斗定在年后小比的原因,他和欧阳和丰一样,现在也是处于一种虚弱,疲惫的身体状态,郁南商州,域利宝地。

    这里是升龙大陆公认的第一宝地,魔气异常充沛,各种灵禽异兽,仙草稀药,遍布其中。

    域利宝地是近古巨无霸门派的山门,自恒行门分崩离析后,便成了圣清教的山门所在,因继承了恒行门大部分道统宝地,近古之后,圣清教便一直隐隐为圣龙大陆修魂世界大哥的级别。

    谷义上仙急急从东方稀封归返,顾不得一路传送秘行疲惫,径直寻上武直门,这里是掌教鲨义魂尊处理教务之所在,每有大事,一众圣清高层魂行者也大多聚集于此。

    和大部分顶级大派不同,圣清掌教为魂尊境界魂行者担当,一为彰显天下第一派之声威,二来,作为最古老的门派传承者,圣清教的魂尊数量比他派却是多出不少,总能找到愿意处理俗务的人选。

    武直门中,鲨义正和三名长老上仙闲话,眼见谷义一身风尘进来,不由笑道:“你们看,正说到他,他便来了。” WWw.8Yue.ORG

    “见过掌教魂尊。”谷义上仙行一道楫,又与三位长老上仙点头示意。

    “说说吧,我听说灵异这次魔冥之行,折损了不少弟子,却是何故?”鲨义云淡风清道。

    “正要回禀魂尊,我这次从浪潮溪回来,最后得到的准确消息是,灵异门折了足足七十一名弟子,可谓损失巨大,迪克师兄已自辞宗主,于宗内待罪,现在灵异门内部是一团糟,几个派系因为此次行动争执不下,我走之前,怕是亲近神耀一派已占了上风,魂尊不可不察。”嗯,这也是题中之议,不稀奇;灵异行事,一贯畏首畏尾,顺则昌,逆则乱,数千年来从来如此。”鲨义不以为意。

    “整个宗门都如此心性,也不知数千年来窃居顶级大派行列,靠的是什么?也是圣龙大陆的一桩奇事。”旁边长老中的一位,郭里上仙不屑道。

    这郭里上仙和灵异门有些私怨,他的一个血脉很近的曾孙辈拜在灵异门下,前些年却不幸遭了难,故此对灵异门一向没有好脸色。

    众人都知这份恩怨,也没人去搭理他,毕竟,圣清和灵异一向亲近,这是数千年来的渊缘,也不是一个元婴上仙能够影响的。

    “神耀天派斗战能力不俗,这一点勿庸置疑;但锁魂,混元,剑阁三家联手,再有我圣清,灵异相助,还损失如此之大,却有些说不过去,我怀疑,是不是有门派私下相帮?”谷义上仙说出了自己的怀疑。

    “一直想与师兄聊聊,然广义阁上诸多蝇附上仙缠身,却是没有机会,故冒然在此等候师兄。”两人都称对方为师兄,不过是一种客气,这是对对方实力没有把握的一种体现,真正干一架,就会有师弟了。

    “以师兄性格,恐怕不只是单单想聊聊吧?”欧阳和丰毫不客气指出,对楚西行这样的魂行者,没有客气的必要,这种纯粹剑魂者间的对话,还有什么是比剑更具有说服力呢?

    楚西行赞赏的点点头,

    “师兄即深知我意,西行也不再故作他言,明年小比,我希望师兄参与,有前辈师叔门的异界,到时西行将与师兄一决高下,还请莫要推辞为好。”前辈师叔异界,这里面信息量是比较大的,它不同于平时小比的异界,是真正有空间,有纵深,有山林沟壑的小界,斗剑也比小比真实,危险的多,基本可完全发挥一个剑魂者的全部实力,但有前辈高人族长,死亡可能也不大,但受伤的概率却是不小。

    很显然,楚西行耐不住寂寞,两只老虎想分出公母了。欧阳和丰洒然一笑,

    不是他欧阳和丰有多高尚,多么的为宗门着想,那些战死的师兄弟中,真正与他熟悉的也不过三,二个。

    实在是宗门最近的宣传有越演越烈的趋势,过分夸大了他和含鹏在这次魔冥试炼中的作用,这可不是什么好现像。

    “嗯,这样也对,我问过含鹏,他说杀了三十七个,比你还少一个呢。”欧阳和丰语声有些沉重,

    “哪有那么多,师弟我一共才杀得三十八人,最后几个,我猜测是圣清,骷髅下的手,我却是没有轮到。”都到这个地步了,欧阳和丰也没必要藏着掖着,要知道外面流传,他和楚西行每人都是百人屠呢。

    实在是冲击金丹时日已近,去魔岛海域探险,一为尽可能多的积蓄资源,二来也是想出去走走,磨砺心境,说不定就能遇到某个机缘呢?

    毕竟魂行者冲击上境,机缘要比准备重要的多。两人谈话已毕,约好再见之期,各自御剑离开。

    欧阳和丰御剑离开广义阁不足数十里,便停了下来,前方空中,一魂行者黑发披肩,丰姿卓立,仿佛正等着他的到来。

    不是他怀疑谁,而是一贯以来的谨慎作风。金丹以下,正大光明的放对他谁也不虚,打不过还可以跑,但对身边队友的防范实在让人头疼,防吧,容易产生隔合,不防吧,无疑把安全寄托于他人的善意之上,太不踏实。

    觉的自己的回答有些生硬,欧阳和丰解释道:“此次魔冥争锋,师弟我自觉短板甚多,很多魔法也不精通,便在望空师叔那里求了几门秘术,想着多准备些斗战手段,这时间安排恐怕已不够用,又哪里有空闲随师兄去海外见识呢?”含水遗憾的笑笑,这种事也不可能强求,

    “多谢师兄相邀,我还是算了吧,自魔冥回来,师弟我是身心疲惫,恐怕要调养一段时间。”欧阳和丰毫不犹豫的拒绝,他对这些所谓的洞府遗址从来不感兴趣,他始终认为,单就体系而言,哪个上古魂行者留下的传承能比的上现在依然屹立世界的十七大派?

    为了所谓的神功秘术,而放弃宗门可直通大道的万年传承,这不是舍近求远,本末倒置么?

    “师弟好心智,不惑外物,这一点师兄我也有所不如啊。”含水倒不是为功法秘术而去,身为神耀天派,又有个金丹师傅,哪里会缺了功法?

    “那些死去的师兄弟们贡献可是不小,没有他们的努力,坚持,消耗,我和含鹏也不可能走到最后,尤其是含风师兄,含浪师兄……”含水沉默半晌,含浪是他师弟,亲如兄弟,没成想这次魔冥之行,意气满满而去,却不知现在魂归何方。

    欧阳和丰继续道:“我认为宗门宣传,更应着重于这些战死的兄弟,没有他们的奉献,又哪来门派的尊荣?只提我和含鹏,九泉之下,怕是会含了这些勇士之心,也不利于引导门内大部分普通弟子的感受。”含水郑重道:“师弟说的对,这一点上宗门确实有欠考虑,回去之后我会马上回禀师尊,由他建言掌门,我想此事不难,毕竟,都是为神耀战死的优秀的弟子。”欧阳和丰点点头,在此事上他是人微言轻,也只能通过含水的渠道。

    魔岛海域,那里海岛众多,森罗万象,近者也有数百里之遥,远者更深至数千里,万年来,常有混的不如意的散修,门派余孽远出逃亡海上,最终落脚消亡于这些海岛,留下无数洞府遗址,成了魂行者们探险掘宝的绝佳场所。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污黑》《叶清心启》《从今天开始当城主》《西游之一刀999级》《沈医生的控妻症》《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201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