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锁魂惨状

    达峰,是锁魂宗这次进入魔冥之域中,斗战能力最高,最强大的弟子,没有之一。在修魂世界,要找一心向道,渴望长生的魂行者,那是比比皆是;但若想找有天赋,却愿意放弃修魂,放弃长生,一心炼术而荒于法的魂行者,却是太难。这样的人被称为打手,神耀有,锁魂宗也有为培养出一个杰出的打手,锁魂可谓不遗余力,否则一个小小摄灵魂行者,凭什么拥有那些奇诡的手段?嗜血魔蜂是师叔无意中得来的,为帮达峰驯化蜂群,族里无偿供应珍贵血食,而且还刻意从族外找来饲养高手,帮助达峰驯化。磨铁砂,也忍痛割爱给了达峰,又有师兄弟帮助炼化,找地煞之眼,寻罡风之所,没有自己这些金丹之人的帮助,达峰又怎么可能独自完成?

    这样千锤百炼,才造就出这么一个出色的打手,尤其是达峰的这些手段,正是针对神耀而炼,对剑魂者有奇效,这也是无数次斗战证明了的。可以说,在挑选出的三十七名弟子中,对达峰他几乎寄托了一半的希望,也是他最终完成对神耀围猎的底气所在,但现在,达峰竟然死了?他实在是想不出来失败的原因,以他近百年与神耀的纠缠中对剑魂者的了解,达峰即便是面对如楚西行这样的天才,也有七成以上的把握能战而胜之;就更别提还有其他三派的帮助,神耀天派很可能是处于一种连续作战魂力不足的境地?怎么会?怎么可能?现在的锁魂一方只剩三人,大势已去,无可挽回。他现在要去无涯处自领惩罚。整个魔冥计划出自他手,是他向族长高层建言,是他制定的整体策略,也是他挑选的弟子。自己的错误自己承受,锁魂魂行者从不缺乏承认错误的勇气。………………再一次的翻界中,所有魂行者都看到了那个触目惊心的对比,黑色和蓝色,三比三。锁魂一方彻底失去了信心,因为欧阳和丰再次被随机,这次他遇到了一个熟人——骨雪白。“我需要这枚魔魂玉石来回复魂力。”欧阳和丰很平静,很认真的说道。“好,如果师兄需要,我这里还有些富余的魔魂玉石,不知师兄是否得用?骨雪白只提魔魂玉石,不提回复大丹,因为除非关系莫逆,否则没人会轻易使用他人的灵丹,谨慎才能让魂行者活的更久些。“多谢,一枚已足够。”欧阳和丰盘坐于地,左右手各持一枚魔魂玉石,开始回复吸纳。

    《锁魂六绝》《腾空五步》《时光轮破》,便是锁魂宗仗之纵横圣龙,与神耀抗衡上万年的底细所在。当然,以达峰魂行者的境界,只能习得《锁魂六绝》中的少数魔法。境界所限,达峰魂行者炼的是其中较为容易的。从其修炼手法来看,就知一般的低境界魂行者根本无有足够的时间来专攻此术,便是此番入魔冥的锁魂魂行者中,也只达峰一人习得,可见其修炼之艰难。一手在囊中握住那把魔沙铁,达峰魂行者深信自己这门绝技的威力。问题在于,他还需要二,三息的时间来运使功法;这不是简单的功法,可以秒出瞬发,威力越大的魔法需要准备的时间越长,这是天道规则。剑魂者,抢的便是时间!烟气初一升起,鲨浪便加强了进攻,等术下的浓烟开始弥漫时,鲨浪消失不现,转而一点金光激射而出,欧阳和丰开始毫无保留的全力暴重义。两息,这个平时在达峰看来十分短促的时间,现在却过的无比的缓慢,艰难,仿佛二年;两息,便意味着他将承受超过十二道飞剑的强力攻击,或横冲,或直撞,或刺或挑或削或劈,角度刁钻,神出鬼没;他需要尽全力秘闪,需要耗费心神操纵神器防御,需要时不时扔出法图以补漏洞,还需要随时为自己补上护体魔法,却哪有时间,哪有精力去运使那只需二息的秘法?‘大意了!果然,能走到这一步的,哪有弱者?’此人暴发力之强,在剑魂者中为他生平仅见,他也是个决断之人,知道大限将至,却没有任何慌乱迟疑,口中一声清斥,在扔出手中最强力的防御法图之后,不管不顾,便强行运使秘法,同时扔出手中一直攥着的魔沙铁。事实证明,斗战终究凭的是实力,是策略,而不是仅仅凭拼命就能改变的;一息之后,没有了魂行者的控制,达峰所有的防御都被破开,神器被击偏,法图被斩灭,护体术被刺穿;魔沙铁在空中已经开始展现形态,但一点金光却从达峰肋部一闪而入,紧接着便是第二道,第三道剑光……刚刚显露形态的魔沙铁不再变化,随后化成一片砂石,缓缓落下。在对手施展最强法术之前,把他憋回去,然后干掉他,这是欧阳和丰最喜欢做的事。

    ‘我大概永远也没有做英雄的潜质,那些在对方最强大,施展最厉害的招术时,才出手的英雄,其脑回路之清奇,也不是我能理解的吧。’欧阳和丰自嘲的想到。战斗的本质,便是以强凌弱,以众欺寡,以有心对无备……万千年来,概莫如此。………………坠旧看着那一盏熄灭的魄灯,一种发自心底深处浓浓的无力感淹没了他,慢慢站起身,慢慢走了出去,他知道,这次针对神耀天派的围猎,已经失败了。

    剑魂者不惧群攻,但这说的是踏入金丹境的剑魂者,比如望空,一手幻剑潮汐,数百数千剑出来,什么蜂群也灭了。金丹以下不成,一次只能出一剑,也分不出剑光,这就很尴尬。‘必须想办法杀死或者摆脱这些魔蜂,否则恐怕会被拖入不利的局面’欧阳和丰心里很清楚,虽不知对方魂力储备,但绝不会低于自己,久战对他很不利。这世界上的生物,没有哪个是没有缺点,短板的;连魂行者都有弱项,不足,就更别说没有灵智,行事全凭本能的兽宠。欧阳和丰定下心神,略一沉吟,已有定计。达峰魂行者看到自己的蜂群让那个剑魂者束手束脚,不能全力施展,不由得满意的笑了。此情此景,进魔冥以来他已经看到十数次。这些自以为是的骄傲的家伙,个个以纯粹为荣,以专一剑道为终,却哪里懂得战斗真正的精髓?直来直去的攻击,简单无脑的硬碰硬,这样粗弊的战斗方式,他真不明白自己一方近百名同伴是怎么丢掉生命的?他的蜂群,越是纯粹的剑魂者,越难以应付;因为这样的剑魂者手段单一,再没有法图神器傍身,迟早要掉进疲于本命的境地,此前二十余天中,已经有十数名剑魂者毁在蜂群上,成为他达峰的猎物;他给每个战死的剑魂者都留了影石,这样出去之后,凭他这份战绩,足以获得海量的资源奖励,自家那个小小的修魂家族,才算有了一份足够后辈子弟修炼的倚仗。蜂群并不是无敌的,起码对手段繁多的法修来说,基本没什么大用,毕竟,嗜血魔蜂不过是低等兽宠,单体攻击力有限的很。达峰魂行者对付剑魂者的蜂群很有效,但这并不是他的压箱底本事,不过现在看来,似乎也用不上了?他小心翼翼的维持着和剑魂者之间的距离,如果没有蜂群的帮助,他根本没可能做到这一点;而现在的剑魂者,即要回避蜂群的干扰,又要和他保持适合击发飞剑的距离,这也是不可能的。达峰魂行者并不只是单纯的防守,作为一名斗战经验丰富的老手,他很清楚时刻给与对手压力的重要性,他是水系魂行者,那些魔法什么的对他从没停止过。

    多恒魂行者自顾自的说道,在这次魔冥试炼中,他不知自己有多少知交好友被杀,可他却对神耀恨不起来,那也是一群被逼到绝路上的可怜人,到这种地步谁又甘心引颈就戮。他内心中真正不满的反倒在自家宗门上,决断不明,首鼠两端,最终搞的入魔冥灵异弟子们即无死战的决心,又无彻底撇清两不相帮的明智,战不战,和不和,搞成现在这副惨样子。两人话不投机,也不再多言,默默等待翻界,心里却是希望这难熬的最后几日快些过去………………再一次的翻界,所有试炼弟子都看到了最新战况:神耀天派的黑色光点还剩五个,锁魂所属的蓝色光点剩六个,差距进一步缩小,而时间却还有四天八次翻界的机会,看来,黑,蓝两色中,必有一方会一个不存。欧阳和丰有些狼狈,这是他在魔冥之域中为数不多的被搞的很被动的战斗,对手锁魂弟子功力深厚,经验丰富,魔法佔手即来,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傢伙养了一群嗜血魔蜂。嗜血魔蜂,乃是一种异兽而且速度特别快并且不惧轻度罡风,具备一定的破罡能力;此峰武器为头上口器,尖锐异常,内含峰毒,人要是被蛰,立刻红肿一片,有麻木,凝血之效。几只嗜血魔蜂并不足惧,以魂行者强悍的身体,便是硬抗几下也无甚大碍;但这个锁魂魂行者却是养了一群,足足数百之多,这就麻烦了。在升龙大陆,饲养兽宠帮助主人对敌并不罕见,甚至还有些以兽宠饲养而立足的门派;但十七豪门中却无有哪个宗门以此为基,毕竟,兽宠是外物,可以仰仗,却不能依托,没有哪个真正的大派会为了这些外物而损了自身的修魂。要知道,兽宠饲养是非常消耗时间的,需要沟通,需要喂食,需要培育,需要训练放风,可不是往兽魂袋中一扔,等个数年数十年就能养出来一大群强力打手的,修魂世界哪有这么便宜的事?你把时间都花在这些上面,哪还有时间去提升境界?修炼魔法?尤其是低阶魂行者,更是少有人在这上头下功夫的。欧阳和丰遇到的这个锁魂魂行者,年纪已近一百三五岁,境界却还停在摄灵境,早没了上进的心思,所以有时间搞这些阴狠手段来提高战斗力;从这一点上来说,他就像神耀天派那些所谓的打手。欧阳和丰的麻烦在于,无法凝神聚意全身心的发剑。大群的嗜血魔蜂对他紧追不舍,无法摆脱;即使是他秘术全开,可这空间就这么点地方,又能秘到哪里去?这个空间是片半戈壁地形,地面干燥,长满半人高的灌木,连个能提供遮掩的地方都没有,就更别说水洼湖泊之类皇蜂不能去的地方,真正是个放蜂的好所在。他也曾想过先灭了这群魔蜂,但几番尝试后却不得不放弃,数量太多,一剑一剑的斩,要斩到几时?更别说旁边还有个老到的锁魂魂行者,他也不可能把全部精力都投在斩魔蜂上,最终,在斩灭十数只魔蜂后,他不得不放弃这个打算。

    那名剑魂者似乎有些脑羞成怒?他再一次把飞剑斩向蜂群……达峰笑了,这是他希望看到的,于是他适当拉近距离,开始了又一轮的魔法风暴。剑魂者有些手忙脚乱,不得不把注意力转回达峰这边,但在躲闪魔法攻击时,不小心被一枚冰锥在腰侧蹭了一下。达峰心中一喜,转而又有些失望,冰锥并未伤到剑魂者,不过却把他腰侧的一个储物袋划开,流出大量黑色粉末状物体。双方都未太在意,战斗很激烈,谁还顾及随身携带的财物?如此又在空间内兜兜转转两,三圈,达峰魂行者有些奇怪,那剑魂者的储物袋里到底装的什么?黑色粉末怎么一直流到现在还未流完?他心中觉的有些不对,却想不出不对在何处。然后他看见那剑魂者冲他桀然一笑,在储魂戒中掏出一张火球符。改扔符了?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法修,他一眼就看出那枚法图不过是筑基魂行者最最基础的火球符,指望这东西对自己产生威胁,当真是个笑话;然后他看到剑魂者把法图一扔,一个明显威力不足的火球歪歪斜斜的飞出三,五丈,一头径向地面栽去。这绝对是达峰魂行者有生之年看到的最垃圾的法图手法,激发不足,威力不够,准备过长,还没准头,如果在锁魂宗,谁这么扔出一张法图,是会被前辈师叔罚采石一年的火球歪歪斜斜的砸向地面,产生的威力却大出达峰所料;不是火球爆裂产生的冲击力有多大,而是,这火势也未免太大些了吧?即使这是戈壁地形,即使空气很干燥,也没可能让火势漫延的如此凶猛吧?连成片的灌木丛也开始不受控制剧烈燃烧,并迅速向远方扩散开来。不对,这不是火球符的问题,这是那些黑色粉末的问题达峰魂行者很快意识到问题所在,还未容他细想,股股浓烟伴随着灌木丛的燃烧,升腾弥漫开来。他终于明白了那个剑魂者的目的,他这是在制造烟气,以图熏散蜂群。惊怒交集的达峰下意识的又做了一件让他后悔不已的事,作为水系魂行者,他几乎潜意识下便施出一个大范围的降雨术。

    然后,他懊恼的看到,火势也许小了一些,但在水淋之下,烟气却变的格外的浓烈。这时的达峰魂行者才意识到他选错了魔法,这种情况下,最合适的是土系法术,而不是水系。蜂类怕烟熏,一些特定的植物燃烧甚至能熏晕蜂群,但显然欧阳和丰现在没有这个条件,他也不要求熏晕这些小家伙,只要它们别来捣乱就可以了。在之前的打斗中欧阳和丰故意绕遍了整个戈壁,尽量的把火药洒的均匀些,尽管这样,火势也没在整个戈壁燃烧起来,总有各种各样的意外;但小半个戈壁灌木丛的燃烧也产生了足够的烟气,再加上达峰魂行者无心的帮助;最重要的是,这只是个千丈范围的小空间,还是密闭的,没有空气的流通,烟气迅速弥漫了整个空间,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躲避,纯靠眼力的话,两个对手甚至都看不清对方,好在魂行者还有神意。蜂群在烟气一扩散时,便产生了燥动,当大甘霖术降下,滚滚浓烟升腾而起时,这些没有灵智的生物很快便本能压过了服从,一哄而散,各自逃命去也。变化来的突如其来,但达峰魂行者作为一个有上百年斗战经验的老手很快便把失误抛在脑后,蜂群是他对付剑魂者的利器,但并非缺它不可。在这次魔冥之域他杀死的剑魂者中,一半仰仗蜂群,另一半则是依靠他的绝技。锁魂宗的功法素以犀利著称,在升龙大陆法修中,若论参修大道,举霞飞升,当以圣清教,混元宗,观天宗为翘楚,但若论打架斗殴,绝争生死,则以锁魂宗更擅长。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唇枪》《从今天开始当城主》《西游之一刀999级》《污黑》《沈医生的控妻症》《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200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