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意外

    广义阁仙顶亭,望空,盲羽,望风,望琼,望修,令恒等一众金丹内剑魂者齐聚一处,说借酒消愁有些过了,但眉头不展,心绪不宁却是有的。进入魔冥之域的二十三名内剑中,他们几乎个个熟悉,有教习指导之谊,甚至还有几个根本就是他们的亲传弟子。望风低声道:“来自锁魂,混元,剑阁的消息,综合判断下,这三家加起来,已不过十……”“好小子们,真没给我神耀丢脸!”按照这三家的损失,再加上圣清,灵异两家的伤亡,也就是说,平均下来,每个神耀天派至少杀了两个,这在毫无准备之下,是个很了不起的成绩,故望琼有此一说。望修一旁鄙视道:”我听说灵异门已死了近七十个,真正活该,这等虚伪门派,便该有此结果。“令恒则掰着指头计算,”含鹏,含风,含波,含云,含鸦,咱们内剑就剩这五个,含鹏不用说,楚氏出身,天赋实力了得,其他人也素有天才之名,就这含鸦是哪个?我怎的未曾听过?能坚持到现在,这实力又怎会默默无名?“

    盲羽撇撇嘴,”还不是你望空师兄压的?便前些时日悟道宝地那个日辉金丹被斩,便是他干的。“望琼佯怒道:”原来这好苗子是师兄藏起来,偷偷教授?师兄,你如此做,可不厚道。“望空一摆手,”莫听你师姐的,这可不干我事,这含鸦有自崛之心,我只是帮他掩饰一二罢了。“”实力如何?“令恒好奇道。”当不下于楚西行。”望空斩钉截铁道。“如此来说,全灭锁魂一伙,并不是没可能啊。”望风感叹道,他有些汗颜,论识人,他竟还不如自己的弟子含水。望空叹道:“就是还能剩几个?真正让人揪心。”众皆无言。………………

    斗了半个时辰,欧阳和丰觉的练习目的已经达到,再继续下去便是空耗魂力,正要下杀手时,没成想对手却首先变招。谁也不是傻的,一开始可能还看不出来,但斗战这么长时间还看不穿欧阳和丰猫捉老鼠的游戏,那这剑也是白练了。剑阁剑魂者早已看出双方存在的差距,无可奈何下,也只得行险一搏;趁欧阳和丰攻势稍缓时,忽然切换控剑术直接冲近身。如果换一个人,也许还会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到,但欧阳和丰是何人?近战老手,平时都是他使这招偷袭别人,又怎么可能被人偷袭到?微微一笑,早已从储魂戒中取出长剑,可怜那剑阁剑魂者刚刚飞到欧阳和丰身前,还没完全从御剑状态中切换出来,便被欧阳和丰一剑两断,成了个冤死鬼。控剑术不是这么用的。喜欢冲近身的剑魂者不是没有,但没人会用控剑术冲;因为控剑术用于斗战有两个无法避免的缺陷,一来,因控剑术的特殊运使方式,让剑魂者在御剑状态下对周边事物的感知直线下降,对手会不会在身旁布下陷阱?准备特殊的魔法法图?这些都很难感知,就这么瞎乎乎蒙眼的冲过去,无异于自陷绝境。二来,当冲到对手身前时,还得有个切出御剑状态显出身形的过程,不管这个过程有多么短,它也是需要时间的;对有准备有经验的魂行者来说,掏出一把近身武器砍过来可怎么挡?要知道,这世上的魂行者,可不仅仅是欧阳和丰在储魂戒中藏有剑器,便是那些法修,戒中备有大刀长剑的也大有人在。所以,欧阳和丰喜冲近身,但从不用控剑术冲,这个剑阁剑魂者大概也是被逼昏头了。

    天这本来应该是属于神耀天派的一个好日子。万数年前,神耀大帝便是在这个日子创立了神耀天派。每逢整数百年,神耀都会大开聚会,广邀同道,以为庆祝。今年虽非整数大年,但门派内自家小小庆祝一番也是常例。作为一个门派的生日,怎么重视也不为过。但今年的庆祝却极少见的没开办起来,高阶剑魂者们一个个的黑着脸,低阶剑魂者则个个义愤填膺,至于下层的门徒们,俱小心翼翼,生怕有所过失被迁怒;整个巫山笼罩着一股压抑,悲凉的气氛。仿佛只要有一点火星,便能爆炸开来。今日,距百名汇元以下剑魂者同门进入魔冥之域已整整过去了二十五日,据来自安魂堂的最新消息,已有足足八十七盏魄灯熄灭。而二十五天前,在落日峰准备进入魔冥的,却是活生生的九十四名剑魂者,这几乎包括了整个门派汇元以下所有杰出弟子的半数。就在昨日,得知确切死亡人数的前掌门圆空上仙,在令魂楼自请入问天门,以赎其罪。还剩五天时间,只余七名剑魂者,五名内剑,二名圣剑。等魔冥之域结束,最终还有没有剑魂者能活出生天,这个疑问沉甸甸的压在神耀每个剑魂者的心头。没人敢想,更没人敢预测。

    吕林魂行者感觉到一股剑意闪电般袭来,心头大震,飞快向后秘离,一边祭出早已准备好的玲珑心。灵异门绝大部分魂行者都修习灵异成道大法——九转问天,另外两种大法,风水录,玄天图练的是沟通天道未来,占卜打卦可以,拿来斗战就比较鸡肋。九转问天炼到深处,炼成了,毁天灭地,威力不输任何门派;但吕林不过区区一筑基行者,入门数十年也不过才炼成玲珑心,这威力可就差的远了。真正命歹,怎么一上来就遇见这要命的杀星?吕林拼命躲闪中,玲珑心上下番飞,手中法图不要钱似的接连甩出,即使这样,防的也异常艰难,更别说有一丝一毫的反击手段了。知道大势不好,真后悔入魔冥前没拼着道行受损给自己算上一卦,口中却急急呼道:“小友且慢,我乃灵异门下,与你神耀素无仇怨……”哪里还管用?欧阳和丰正要拿他来试剑锋,又如何饶的?再挡得几剑,一声惨嘶中,被穿心而过。

    当空间开始瘫塌的同时,一个极其强横的神意侵入每个魂行者的脑海,没有任何的言语,解释,说明,就这么一个巨大的魔冥之域投射在每个人的脑海中。大约五种颜色,数百个光点不规则的遍布在魔冥之域的各个小空间中,显然,这就代表着不同门派的魂行者。凭借魂行者强大的记忆力和判断力,欧阳和丰瞬间对所有光点进行了甄别。红色九十三人,黑色三十八人,绿色五十五人,蓝色六十七人,黄色七十八人。黑色必定代表了神耀天派,这个不用想;红色应该是骷髅宗,他们两面讨巧的策略让他们损失最小;但绿,蓝,黄三色中,哪个代表锁魂宗?哪个代表圣清,灵异,却不太好准确判断。欧阳和丰猜测,绿,蓝两色应该是锁魂和灵异,锁魂是主要对手,损失较大是应该的,灵异门斗战能力一般,损失的多些也是正常;黄色是圣清教的概率很大,毕竟他们只是牵制神耀,而且作为升龙大陆执牛耳的门派,功法顶级,宝器丰富,教中弟子损失少些也可以理解,就像欧阳和丰曾经遇到的那个乌龟壳。这第一次是欧阳和丰握有选择权,他毫不犹豫的以神意在一个绿色光点上一点,空间变换………………

    楚西行吞下最后一颗回复灵丹,连续暴发中把对手逼到死角;眼看对手临死前疯狂的反扑,他却没有像以往那样珍惜自身,先退后,等对方势尽时再下杀手。而是以伤换命,拼着受对方一记重手,同时也砍下对方的头颅。他魂力枯萎,已经耗不起了;伤,可以受,因为还有不少疗伤灵丹;时间,却不能耽误,不能浪费宝贵的魂力,现在的他别说回复灵丹了,就连魔魂玉石都用的一干二净。………………含风拖着残躯,与对面的剑阁剑魂者互暴飞剑。他知道自己的时日已是无多,身体重伤,秘行不便,魂力即将枯尽,于是寻了个机会,不再阻挡对手的飞剑,而是全力攻击,以图同归于尽。然则,这剑阁剑魂者也不是好相与的,危急处秘闪过要害,只肋下划了先生长的口子,含风却被他击穿腹部,再也无力抵挡。剑阁剑魂者匆忙服下灵丹,被飞剑所伤是件很麻烦的事,剑气留于体内驱除很费时间,就这一道口子,他实力至少便减了三成,而且十数个时辰内根本恢复不过来,心中恼怒,喝骂道:”神耀贼子,安敢与我同归于尽?这下怎的?却不知你还有何手段?“含风瘫摔于地,却哈哈大笑道:”那便怎样?不过早几个时辰,晚几个时辰的事,难不成你以为还能逃过我师兄弟的追杀?“一处小空间中,两名法修空中遥遥相对而坐。他们不是在凌空蓄势,而是在闲谈打发时间。黄泉魂行者来自圣清教,多恒魂行者则来自灵异门,他们神魂饱满,魂力充沛,却心照不宣的坐在这里,无一丝一毫的争斗之心,哪怕是个样子,也懒的摆。对神耀天派的围猎进行到现在,事态的惨烈超过了大多数人的想像。神耀天派固然所剩无几,让人惊讶的是锁魂,混元,剑阁联军也接近全军覆没;更让人难于接受的是,作为池鱼之殃的灵异,竟然也死了七十多个,这样的战损率,吓到了很多人。各方的伤亡瞒不了人,圣龙大陆各门派有魄灯明灭,魔冥之域里面一看颜色光点更是一目了然。心境是个好东西,可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勇猛精进,一往无前,生死证道,这些大而化之的道理也不独属于剑魂者,法修同样如此;可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几个?尤其在,还有其他选择的时候?什么狼最可怕?草原上离群的受伤孤狼……什么魂行者最可怕?明知是个死,抱着杀一个赚一个的魂行者最可怕。就像现在的神耀天派,能坚持到这一步的,哪一个不是坚韧狠辣的角色?这样的剑魂者最后的搏命,何人敢说肯定就能赢下来?恐怕最少也是个同归于尽的场面。正是基于以上的判断,圣清,灵异,这二家魂行者选择时是绝不会挑选黑色光点的,哪怕黑色光点只剩三,五个;魔冥即将结束,倒在最后的关头,不值。“这次魔冥之行,不值!”多恒魂行者目光萧瑟,他灵异门一个打酱油的角色,没成想却把自己陷了进去,声名受损不说,实际损失更是巨大,当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黄泉魂行者不好接这话口,灵异是死了近七十个,他圣清则是还剩下近七十个,怎么劝慰?只好转移话题,“这事却是有些蹊跷,入魔冥前我曾听师傅说道,神耀完全没有准备,进来的好手也是不多,怎么锁魂一伙却被杀成这个样子?难道神耀还藏有暗手?”“宗门在大方向上判断错误,再来讨论这些细支末节又有何用?”

    “灵异门的?”欧阳和丰微微一楞,人杀完了他才反应过来,仔细一想也是,想那从锁魂宗进入的百名魂行者,俱为锁魂,混元,剑阁好手,又如何能这般稀松?看来下一次,须得寻那蓝色光点麻烦。锁魂诸人还剩六十七个,时间还剩二十日,可以翻界四十次,这样算来,单是自己主动,便能灭杀近二十个,如果再有对方找自己麻烦,最好的情况下,他一人就可能屠戮超过四十人。如果楚西行等师兄弟们再给力些,全灭锁魂一伙并不是梦。当然,这是理想状况下,真到魂力不济时,说不得也只得找骷髅宗休息休息。破得摄灵境后,欧阳和丰的心便野了很多,他已不仅仅满足于能活着出去了。………………小空间内,剑啸声此起彼伏,迅捷的飞剑拖戈着长长的尾焰在天空中碰撞,争锋。

    欧阳和丰发现,他现在最喜欢和剑魂者斗战了。和法修不同,剑魂者手段相对单一,都是剑魂者对对手的手段也知根知底,最适合练剑之用。这名剑阁剑魂者实力不错,但还稍逊于他遇到的第一个剑魂者,所以欧阳和丰也没痛下杀手,而是不紧不慢的和对手消磨,以此达到快速适应破境后对自身潜力的掌握。但对法修便不能这么做,法修手段众多,各种奇诡异术让人防不胜防,稍一松懈便极易被人翻盘,所以,欧阳和丰对那灵异魂行者便一点机会不给。

    欧阳和丰抖擞精神,奋力出剑,终于把眼前这个灵异弟子斩于剑下,混不顾对方的苦苦哀求。生死杀伐,没有情面一说;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对神耀师兄弟的残忍;谁知道你前脚饶了他,他后面会怎么做?这事儿也是邪门,难道天生和灵异门犯冲?怎么一到随机选择,就会碰上这灵异弟子?这次翻界选择对手时,欧阳和丰也曾注意过各方形势,锁魂一伙只剩九人,这说明,自改变规则起,无论有无骷髅宗的通风报信,明白过来后的剑魂者们都开始做出同一选择——集火锁魂,否则锁魂的蓝色也不会短短十多日后便从六十七人降到了九人。这次翻界欧阳和丰是被动接受,没成想却变成随机分配了一个灵异弟子;什么情况下才会变随机分配?没人选择他欧阳和丰,异灵才会随机分配,这只能说明一点,锁魂一伙怂了!自改变规则以来,每次翻界欧阳和丰都在战斗,被动时锁魂一伙挑他,主动时他挑锁魂一伙,十五日下来杀了近三十个锁魂,混元,剑阁弟子,这份成绩占了所有剑魂者的近一半。他没有寻骷髅宗以获得休息时间,因为他突然想明白了一个道理,他魂力有损失,敌人一样有消耗,谁也不比谁强到哪里去,何必太在意魂力神魂是否充沛?到了这个时候,双方都已疲惫不堪,比的已经不是功法秘术,法图神器,而是比的意志,比的气势,比的无畏,比的谁更狠。躲?能躲开么?谁怂谁死。翻界近五十次,获得的魔魂玉石却没剩几个,全用来尽快回复魂力了,就算这样奢侈使用魔魂玉石,也不过勉勉强强把魂力维持在五成左右。资源,已经不是欧阳和丰考虑的问题,神耀天派的责任,让他除了屠尽对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他是如此,其他的师兄弟们恐怕也是如此。再次翻界,已轮到他点选,依然是选择已经所剩无几的蓝色光点。小空间中,两人同时发现对方,互相间的距离不足十丈,那魂行者一边后退,一祭出神器,嘴里还高喊道:”你我两人,各为其主,本来并无恩怨;现下眼看时间将尽,死伤无数,何不握手言欢?也省了打生打死,凶吉难测,魔魂玉石我也可让与小友。“欧阳和丰一边放飞剑,一边取出剑器启秘追赶,嘴里少见的开了口,狞笑道:”何时开打是你们说了算,可何时结束却是老子说了算!“………………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唇枪》《从今天开始当城主》《西游之一刀999级》《污黑》《沈医生的控妻症》《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200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