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破镜?

    半个时辰后,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欧阳和丰不禁自嘲道:这真是一次心血来潮的冲动。干净整洁的环境,能让人心情愉快;但只要一想起自己的处境,他便怎么也愉快不起来;只要异灵不改变规则,他活出去的机会很大,但若被人连续攻击,那便生死难料。他的飞剑技巧在不断的斗战中趋于成熟,也慢慢形成了独属于他自己的战斗方式,前期依靠鲨浪的灵活多变,适时参入崇骨气旋,通过改变战斗节奏调动对方,一旦有机会便暴重义强攻。当然,针对不同的对手会有不同的选择,也包括环境的变化,对手的心态;他的底牌不少,忽然的近身,双剑心,崇骨气旋的大幅提速,旋转的飞剑,灵魄穿……当他全力暴重义时,飞剑速度和威力至少会有三,四成的提升,这基本上也是他的最强攻击形态。到目前为止,各魔法的进境都在意料之中,稳定但也没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质的飞跃,他自己判断自家的实力应该在这批入魔冥魂行者中,处于一流的境地,但要一览众山小,却是想多了。除非,跨入摄灵境。提升境界的问题已经困扰了他二年多,差一个契机,但他却不知道这个契机是什么?在哪里?通过什么方式出现?眼看三个时辰已到,欧阳和丰水秘至空间中心,如他所料,那个圣清魂行者丝毫没有和他抢魔魂玉石的意思,而是远远的站在三百丈外,不出自己布下的法阵一步。金印魂行者当然不会出自己法阵一步,对面这个剑魂者攻击太过犀利,便是圣清教摄灵期魂行者中以防御著称的他也差点没顶住对方的攻击,要不是那枚宝贵的替身符,他现在已经身死道消了。这人是谁?难道就是神耀内剑中有天才之名的楚西行?他的储魂戒中已没有第二枚替身符,所以这个问题,还是留给锁魂宗那帮家伙去搞清楚吧。怎么又是水下世界?这是翻界后欧阳和丰的第一感觉,马上他便意识到不对,流动的不是水,而是魔气。浓郁到极致,已经液态化的魔气,欧阳和丰还是头一次见到,不对,现在已经不能叫魔气,应该叫灵液了。但欧阳和丰没有时间去过多考虑这些,迅速扔出一支骨魂符,然后启秘搜索,经过二十次翻界后,这一切他已经做的驾轻就熟,天衣无缝。没人回应骨魂符,也无人在这个空间,三次仔细的搜寻后,他确定了这一点。

    但他依然感觉很奇怪,这是个很古怪的空间,整个千丈空间内完全空无一物,无山无水无地面无天空,仿佛就是一团混沌,除了无所不在的灵液,充斥在空间里。然后,一个细嫩的声音回荡在整个空间,“人类啊,你修复了我的家园,作为回报,小冥赐与你无尽的魔气,去尽情享受吧……”这是谁?欧阳和丰下意识的四处张望,神意扫过之处,除了灵液,什么都没有。为什么叫我人类?难道他不是人?回报?修复家园?

    摄灵境之后,对魂行者魔法能力的提高是巨大的。就比如欧阳和丰的飞剑,细分发剑过程,其实是分了三个阶段,下丹田提精,中丹田鼓气,上丹田附神,各有各的作用,相对来说其实是分裂开的几个片段。但一旦摄灵,三宝浑然一体,再发飞剑也必然浑若天成,无碍无隙;再具体点,无论是飞剑的速度,还是发剑频率,威力,都会有一个显著的提高,这一点对讲究斗战能力的剑魂者来说,至关重要。欧阳和丰并未起身,而是继续入定思真,这不是顿悟,而是破境之后精神领域一次不可多得的自省,返真的机会;待得他把十数年来修魂道路上的每一步都仔细推敲,检讨过失之后,又过去了二个时辰。灵液开始慢慢变的稀薄,混沌魔气也消失无踪,欧阳和丰长身而起,心中欢愉。

    欧阳和丰闲来也曾猜测过,这样丰富复杂的场景地形到底创意来自何处?他当然不相信这是那个弱智的异灵凭空想像出的,它智商不够。他的判断,这些场景应该是魔冥魂行者漫长的生命旅途中,亲身经历过的地方,通过时间长河的洗礼,留在了魔冥灵宝的记忆深处,然后,下意识中,异灵会在翻界时再把这些场景复制出来。欧阳和丰大胆推测,这个农家小院在异灵的记忆中应该处于一个极其重要的地位,否则不会一进魔冥便是这个场景,并连续三次重复。怀旧么?欧阳和丰看着被战斗搞的一塌糊涂的小院子,没想到这还是个有情怀的异灵呢。也许,这里或许是魔冥魂行者出生的地方?这是非常有可能的,成为魂行者后,恐怕没人会在这样的地方修炼悟法;而只有入道前,孩童最深切的记忆,父母家人,水井石碾,肥猪母鸡,才是一个人最难忘的,即使他成为了一个生命久远的魂行者。家的感觉,不可磨灭。这和我没什么关系,想这些有什么用?我的家又在哪里?神耀洞府?天井小镇?还是前世那个滨海城池?欧阳和丰突然变的有些意兴阑珊,这种莫名其妙的乡愁可不该出现在这种地方,这个时间……反正还有几个时辰的空闲,那个乌龟壳也没胆量过来,不如把这小院子稍做整理,也看的舒服些?

    欧阳和丰想到就做,重新支撑茅屋的柱壁,架上大梁,把四处飘飞的茅草安置在屋顶上,屋内的摆设不多,也一一归位,猪栏,鸡笼,石碾……这些普通人也许要很多天才能完成的工作,在魂行者手中就轻松无比,力气大又能飞,没什么能难倒他的地方。很快的,小院基本恢复了原样。欧阳和丰费了老大劲使出一个最简单的风系魔法——风卷术,把院中混物清理一遍,又从井中掏出清水泼洒,才算大功告成。

    ===================================

    迪克上仙点点头,取出一古朴龟壳,上面刻有无数晦涩难懂的神秘符号,又取出两枚高昌古钱,一为阴钱,一为阳币,掷于龟壳内滴溜溜旋转,同时口诵玄经,观想钩沉……不多时,两枚阴阳古钱停止转动,先后落位;迪克眉眼紧锁,注视其中,久久未曾言语。“如何?”谷义忍不住问道。“大凶!”

    欧阳和丰开始尝试飞剑,非常欣喜的发现,飞剑速度有了不到一成的提高,但摄灵境影响最大的,却是他的发剑频率,原本一息四剑的他,现在竟然一下窜升到不足一息六剑,而且发剑时圆润如意,毫无滞涩之感。

    他本来就习惯于通过变换节奏来调动对手,破得摄灵境后的这种变化无疑大大加厚了他斗战的本钱,如果在之前,生存概率不超过三成的话,现在的他却已经拥有了改变魔冥局势的能力。现在的他,完全可以采取更主动,更富有攻击性的策略。直到翻界前,他一直没停止过出剑,虽然会消耗一定的魂力,但他必须尽快适应破境后的这种变化;没有什么技艺是不勤加练习就能轻易得到的,哪怕是境界提升了,也不代表着你的能力就自然而然的提高,需要血,需要汗,需要无数个日日夜夜的苦练,需要每日数万次的出剑,这才是一个剑魂者正确的态度。他只希望,在适应这种变化前,不要遇到太过强大的对手,就像小冥口中所说的第二人,破境又怎样?不还是一样被人宰?………………

    过那两个人的下场小冥倒是知道,第一个人在混沌魔气中突破境界没能成功,自己崩灭了;第二个境界是突破了,不过在随后的斗战中被人杀掉了。混沌魔气?你是说这水一样的魔气么?“欧阳和丰抓住了重点。孤陋寡闻的人类啊,这里便是混沌魔气的海洋,最适合境界突破,这就是我给你的奖赏……“声音越来越低,终遥不可闻,欧阳和丰急忙又问出几个问题,却无有回音,想来那个小冥不愿意再回答了。混沌魔气,欧阳和丰并不是头一次听说,他还没孤陋寡闻到这个程度,只不过这种高大上的东西他压根没机会见到,所以放在眼前也不识。在修魂世界中,魔气并不是唯一的修魂要素,在魔气之上的,还有混沌魔气,魔弘魔气。只不过混沌魔气只存在于九天之中的上三天,寻常境界魂行者根本接触不到,只有到了魂尊的层次,才有能力吸取。至于魔弘魔气那更不用提,非得遨游异世界大千世界才有可能遇到,那是如魔冥魂行者这般进入天人五圣境界魂行者的事了。混沌魔气非常珍贵,但对主人曾是天人五衰大能的小冥来说,似乎也不算什么。东西是好东西,不过用在筑基境界魂行者身上,有些糟蹋。其实小冥还是很虚荣的,有些夸大其辞,这方空间主要还是普通的魔气生成,只不过浓郁之极,又夹带一丝混沌魔气而已;不过对欧阳和丰来说,够用,异灵小冥赐人魔气,这件事细想起来概率确实很小,有很多偶然的因素在里面。首先,你得有运气传入这个场景中,最好还不止一次,这样才能引起魂行者的重视;其次需得和人斗法,而且斗战地点还不能在最可能战斗的空间中心,否则小院没有损失,修缮也无从谈起。最重要的是,任何身处这样的危险环境下的魂行者,斗战后都会第一时间选择恢复魂力神魂,而不是去做些莫名其妙无意义的事,去修复一个随时会崩灭的空间,又不是现实世界,这种概率确实极小。幸福来的突如其来,让一贯精打细算过日子的欧阳和丰有些懵,不过他还是很快的反应过来,准备再次尝试冲击摄灵。自进入魔冥之域以来,欧阳和丰便不曾运转《涅槃风云录》,不是他偷懒,没有引灵阵,修炼涅槃风云录便毫无意义。但在这方空间里,有夹带一丝混沌魔气的如水灵液,感觉又自不同。魔气纳入体内,有那一丝混沌魔气,便仿佛画龙点睛般,整个体内的魂力品质得到不可名状的提升,其温暖如沐阳光,其精粹蕴含力量,如此连续搬运九次循环,豁然,膻中的真元液池,关元穴中养精之所,以及百会中的藏神之地,齐齐一跳,精,气,神三本源在身体内水乳.交融,一时间互相壮大,互相补充,仿佛再不分彼此;如此三刻后,方才精归精,气归气,神归神,各归本位。摄灵境,成了。入得摄灵境对魂行者修为的提升是有限的,但意义并不简单。它能让魂行者精气神之间的联系更加的紧密,更加的平衡。

    只有精气神摄灵无碍,魂行者才有可能入得顿悟之境,摄灵以下,管你天资卓绝,悟性超人,你精气神三宝不能浑然一体,又哪能感天悟道呢?

    欧阳和丰调息完毕,站起身,向远处丘岭另一端看了一眼,权衡再三,还是没有飞过去开战。里有一名圣清教弟子,在刚刚过去的半个时辰里,双方数度生死大战,欧阳和丰有好几次都把对方逼到了死角,就在准备一鼓作气拿下这名难缠的法修时,对方又借助一枚替死符逃出生天。这是欧阳和丰遇到的最为难缠的法修,魂力深厚,秘术诡异,随心所欲瞬发的魔法,使不完的法图,品质很高的神器,这一切,防的和乌龟壳似的,让欧阳和丰满口钢牙,却无从下嘴。这名法修已秘到空间的另一侧,欧阳和丰知道对方肯定又在布置阵法,构建另一个乌龟壳,但他已没心思继续下去,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真要强杀对方,做不做的到是一回事,但魂力的巨大消耗却是必然的;为下一次翻界考虑,现在再不依不饶,已不现实。这是入魔冥后的第十天,自遭遇骨雪白后,又经历了十三次翻界,其中七次轮空,六次有人。六次有人中,一次遇到骷髅宗弟子,双方和平渡过;剩下的五次,有四次遇法修,一次遇剑阁剑魂者。四个法修中,他能确定其中一个是锁魂弟子,另外三个到底是圣清教还是混元宗,或者灵异门?他不是太确定,对升龙大陆占主流的法修来说,魔法千奇百怪,分支流派无数,他一见识有限的小小筑基,认不出来并不奇怪。认不出来没关系,杀了就是,反正也是生死敌人。

    欧阳和丰火力全开之下,或易或难,时间或长或短,五个法修被宰了四个,至于那名剑阁剑魂者,实力比他第一次遇到的那个差远了,是杀的最轻松的一次战斗。唯一一次未尽全功的,便是这次面对的乌龟壳圣清弟子。那防御,真是盾中有盾,壳中藏壳,手中常备一把法图,最少同时两件极品防御神器环绕身旁,防御是牢固了,可惜的是,攻击稀烂,毫无威胁。欧阳和丰的判断,这名圣清弟子执行的肯定是他们所谓的骚扰,阻拦回复的策略,否则一个防御如此坚固的法修没道理没有攻击的手段;但他并不畏惧,攻防是一体两面的事,这法修魂要放开手脚进攻,其防御必定会大幅下降,不过是绝争生死,法修未必豁的出去、到目前为止,翻界十九次,如果在加上初入魔冥的那一次,他已经经历了近二十个不同的地形场景,几乎没有雷同。除了这个地方,他又回到了初入魔冥时的那个农家小院,而这个农家小院的地形,他已经是第三次见到了,中间还有一次轮空,也出现在这个地形中。

    欧阳和丰瞬间明白过来,开口便问,“你是,魔冥之域灵?”“是的,嗯,异灵,如果你们人类这么认为的话,就是异灵吧,不过我更喜欢别人叫我小冥。””好吧,小冥,为什么是我?我的意思为什么找到我?小冥很愿意和人类沟通么?还有,这么浓的魔气……“欧阳和丰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要问的太多,又觉得不太真实。因为你修复了我的家园,小冥是个恩怨分明的,嗯,异灵。至于和人类沟通,小冥没这兴趣,上万年来,你不过才是第三个呢。“细嫩的声音说的很缓慢,仿佛语言已经是个很陌生的东西。”第三个?那头两个是谁?“这陷饼可够大个的,三千年一次的机会就这样让自己赶上了?数十上百万的魂行者就没一个会想起打整修缮那个小院子?欧阳和丰还是有点不敢置信。而且,为什么修理小院就能得到异灵的回报这种消息没人知道?”头两个是谁我不知道,也不关心,你是谁小冥同样不在乎;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唇枪》《从今天开始当城主》《西游之一刀999级》《污黑》《沈医生的控妻症》《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200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