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心中忐忑

    欧阳和丰有点明白了,进入魔冥之域的魂行者不超过五百人,其中锁魂,混元,剑阁,圣清,灵异加起来便接近三百人,统一行动下,可以轻松做到超过半数魂行者不取魔魂玉石;至于神耀和骷髅,加起来不足二百人,影响不了大局。至于说不取魔魂玉石会影响魂行者的收获,这却不是什么问题,锁魂宗万年大派,拿出些许资源加以补偿便是了。魔冥之域这样的规则漏洞神耀天派未必不知道,但有备对无备,被人算计也就再所难免。”却不知异灵会如何改变规则?大混战么?“欧阳和丰有此担心并非无因,神耀天派在人数上处于绝对劣势,骷髅宗通风报信可以,真正要让他们撸胳膊直接上手,恐怕也无此可能。”那不能,单人对战是魔冥之域基本规则,不会改变;异灵有所改变的,会在翻界时加上一个跳棋游戏。“骨雪白摇头道。”跳棋游戏?听着有些儿戏,但确实如此,这完全符合异灵变的幼稚的心智,也符合它主人魔冥魂行者的爱好;准确的说,会是一场五方跳棋游戏,它会根据不同的入口,为每名魂行者都标注上颜色,比如从你神耀天派进去的,都是红色,我等从骷髅宗进去的,便是白色。五个入口,便是五种颜色。然后就可以由魂行者自己选择对手了?那谁选?谁被动接受?轮着来,这次你主动选择了,下一次就只能被动接受,直到某种颜色被彻底消灭。骨雪白神色变的严肃起来,“所以,含鸦师兄你务必尽快分辨出哪种颜色对应哪个门派,这一点在一开始是随机的;特别是要搞清楚锁魂宗和我骷髅宗是什么颜色,如果你被动接受,那一定是锁魂一方的挑战。如果你主动选择,那一定要选骷髅宗,这样的话,你至少能获得六个时辰的回复魂力的时间。欧阳和丰默然,他已经大概了解清楚了这次神耀天派们将要面对何种的困难。单从人数上来说,神耀似乎并不劣势,百名剑魂者对阵百名以锁魂为首的联合部队。但问题在于,双方队伍的质量完全不同,神耀是正常安排,有强手却不多,大部分都是正常水准偏上的剑手;而对手却完全不同,挑选的都是派中最好的斗战高手,虽然剑魂者斗战能力都很出众,但若说普通剑魂者对上顶级法修还能大占优势,那便是自欺欺人的笑话。尤其是还有七十三名相对更弱一些的圣剑魂者,他们对上顶级法修和剑阁的内剑魂者,赢的希望真的不大。本来还可能通过魔冥之域随机的翻界,使一些运气好的剑魂者躲过这次劫难,但现在看来,若真的改变规则,神耀天派还真可能一个不留的被围猎。截止今日,入魔冥已经四天,有多少神耀弟子已经蒙难?还有多少幸存者?幸存者中有多少已经得到了骷髅宗的警告?有多少还蒙在鼓里?

    就像骨雪白所说,如果不得示警,就这么蒙头蒙脑的和人硬怼,有圣清教,灵异门在一旁牵制不得休息,那不管你实力多高,也是个生生被耗死的场面。对神耀天派,欧阳和丰心中是很认可的,两世为人的他也慢慢把神耀真正当成了自己的家,眼看着师兄弟们即将遭到屠戮,他心中也焦急万分,但遗憾的是,就连神耀天派中的那些大能都无法干渉魔冥之域运转,他一个小小的筑基入局者又能做什么?他能做的,便是尽可能多的杀死挑衅者,在自己倒下来之前。“我们骷髅宗弟子,到时也会在主动选择时尽量挑选神耀,希望能多给你们一个喘息的时间,但我们毕竟人少,也不能做的太过显眼,尤其是圣清,灵异两家也一定会首选我们,所以……”

    神耀天派魂尊不少,总有十好几位,但大都遨游天外异界,门中驻守的,便只闫丽,虾全,油垢三位;故此这三位的联合法旨,便是神耀至高无上的声音。几位魂尊的意思很清楚,锁魂这次的谋划,未以众凌寡,魔冥试炼都是单挑模式;未以上欺下,都是筑基,摄灵魂行者;也未采取下三滥的手段,比如毒,蛊。就是堂堂正正的阳谋,是在规则允许的范围之内,所以,神耀得认。但神耀真正正式弟子,便只内剑不足三百名,圣剑二千名,这眼看百名优秀弟子尽丧,没有几个够份量的来顶罪,又怎么可能轻易含糊过去?圆空上仙倒没什么怨言,这事发生在他的任上,责任却是推捼不了;取出掌门印鉴置于案上,黯然而去。圆义上仙同样如此,问天门罡风涧可不是什么善地,即使以他元婴上仙的底子,百年下来,不死也得脱层皮,但祸起于他的失职,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这掌门之职,说不得又是一番你推我让。………………

    ==================================================

    骨雪白接过魔魂玉石,毫不客气的纳入戒中,口中道:我这是第三次入魔冥,不敢夸口说经验丰富,但略微一点心得还是有的,便如师兄所说,若一直如此下去,那三派莫说围歼神耀,便是能有机会碰到一半神耀弟子,都是烧了高香。虽不知三派高层具体有什么谋算,但魔冥之域万年来,能够改变魔冥之域灵翻界规则的,也无外乎就是那有限的二,三个手段,就目前而言,便只一种手段可用。“何种手段?“欧阳和丰问道。”魔魂玉石。“骨雪白笑道,”如果,进入魔冥之域的魂行者,有超过半数在翻界前不收取小空间中孕育出的魔魂玉石,那么魔冥之域灵一怒之下,就会改变翻界规则。这却是为何?“这个简单到极点的答案大出欧阳和丰的意料之外,他还以为会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手段呢。是不是很惊讶?其实也不算太过难以理解,魔冥之域灵经过万年时光,灵智和实力都不增反降,能进来的魂行者境界也越来越低,这是事实。恐怕在异灵想来,它孕育出的魔魂玉石,便是对进入魂行者的施舍,是近骨大能对修魂螻蚁的布施,给你你便得拿着,不能有推却拒绝之意,否则便是对它的冒犯。当有半数进入魔冥的魂行者都拒绝接受魔魂玉石时,便是异灵忍耐的极限,它会改变规则,刺激入宫魂行者间的互相杀戮。“

    ”便是不给你神耀天派充分休息的时间,全程搔扰,而若遇到锁魂等三派魂行者,则互不相犯。“

    ”如何协助?“

    东方稀封,浪潮溪。今天,已是谷义上仙来灵异门的第十日,这些时日,谷义遍游浪潮溪美景,与灵异上修探索感悟,过的也是逍遥;只是再逍遥的日子,也有离去的那一天。迪克上仙满饮一杯茶,”师兄请。“谷义上仙举杯回敬道:”好茶,莫干红茶,名不虚传……我观师兄脸色,莫非有何不如之意?“迪克上仙略一滞,苦笑道:“方才接到宗门传信,我灵异弟子入魔冥者,已薨三十七人矣。谷义上仙神色一黯,安慰道:“我昨日接到的消息,圣清教也有十九名弟子身亡……嘿,看来神耀天派这是在搏命了。”“我心中总有不好预感,按照往年惯例,不过十日功夫,伤亡不应超过十人才是,若依此下去,等魔冥试炼结束时,我灵异岂不是要全军皆没?为达消减神耀目的,这付出是不是有些太大了?谷义上仙摇摇头,“师兄此言差矣,你只算灵异损失,可曾想过神耀损失几何?我敢断言此时魔冥之域的神耀天派必已伤亡过半,越往后威胁越小,如何能按比例来计算?况且,有那三家顶在前面,又到刺激魔冥之域灵之时,规则一旦变化,锁魂,混元,剑阁必全力攻扑,基本就无我等两派什么事了,师兄还请放宽心。”这次联手锁魂,若没有圣清教一旁施加影响,灵异门原本是不会答应如此要求的,所以谷义才会尽力安抚对方。“我近些时日总觉心神不宁,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迪克上仙还是不能释然,这次配合几派行动,他作为掌门,是力主参与的主要责任者;宗内反对此次行动,反对冒然开罪神耀的呼声相当高,一旦有失,他的日子绝不会好过。“不如师兄开卜乾坤一卦?定知我所言非虚。”谷义上仙建言道。灵异门在升龙大陆中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功法中流,斗战中流,丹道,符道,器道,阵道还是中流,是一个相当没有特点的中庸门派。唯有一项,其他门派不能与之相比占卜,灵异门三大核心功法——九转问天,天机眼,玄天图,其中两种都与占卜开卦有关,可见其在这一方面上的实力。占卜开卦对魂行者是有影响的,妄探天机,其罪必罚,滥测天意,其行必纠。所占卜的人或事件越重要,境界越高,反噬越厉害;探测的距离越远,时间跨度越长,越损道行;追求结果越精细,越具体,越违天和。所以,灵异门魂行者轻易绝不开卦,即使开卦也不问究竟,只问吉凶,除非渉及个人生死,宗门大事。毕竟,谁也不会总去做有损自家修魂之事。乾坤卦便是这么一种相对影响较小,卦像也相当模糊的卦品。谷义上仙与迪克相交甚深,知道开卦的后遗症,也不愿好友为此而损了道行,故此提议这种比较普通的卦品。

    圆义上仙垂头不语,无痕上仙沉默寡言,那名来自秀丽门的上仙则是怒发冲冠,背后的剑匣内隐隐剑啸嘶鸣,燥动的魔气仿佛要掀开殿顶一般。这是莫大的耻辱,什么时候,骄傲的神耀天派眼睁睁的看着门中新血被人屠戮,却束手无策,只能袖手旁观了?但这就是修魂世界,强如神耀天派,也断无可能就此向锁魂,混元,剑阁,圣清,灵异五派同时宣战。他们迫切的想要报复,但在漠北之域,几乎一家独大的神耀天派又去哪里寻找这五派魂行者的行踪?至于远去它域寻人麻烦,那就是门派争伐,又岂是轻易可以启动的?金丹以下剑魂者虽境界低微,但却是基石,是未来,是门派传承的必不可少的一环。寻神耀天派低阶剑魂者下手,这恐怕也是五派精心策划的,即能让神耀感觉到痛,又不至于轻启全面争伐,这种感觉,无疑让在座各位上仙进退两难,空有满腔怒火,却无从发泄。掌门圆空上仙从殿后转出。

    ======================================================

    这确实是个很有效,很阴险的协助方式,魂行者在剧烈斗战后的神魂魂力很难快速回复,如果这一切是真实的话,便如楚西行这样的天才,如果运气不好连续作战,都有油灯枯尽,身死道消的可能。结合前二次斗战之疑,欧阳和丰已经相信了七,八成,但他还有些疑问,”多谢小友相告,含鸦不胜感谢,不过我有一问,小友此番行为,不知是单只个人之意呢?还是骷髅宗之意?“骨雪白微微一笑,”我骷髅宗与你神耀并无多少瓜葛,但却与混元教纠缠甚深,这次虽是以锁魂的名义围猎神耀,但说到出动的人手,却是混元宗最多呢。“

    话不用多,欧阳和丰一点即透,原来这骷髅宗和混元宗同样是万年宿敌,互相间争伐不休,要说实力上,骷髅宗在十七大派中是稍微偏弱的,在和混元宗的纠缠中吃亏不少。混元宗本不在有资格进入魔冥之域的五派当中,但既然这次混元强插一脚,骷髅宗怎么会放弃这样的暗下黑手的机会,而且还不需要他们直接上手,只不过传递个消息而已。每个门派,都有自己的自保之道,骷髅宗的自保之道,便是绝不同时与两个超级大派交恶,混元宗那是万年恩怨,避免不了的,但神耀天派却大可不必得罪,否则真被剑疯子盯上报复,对本就被混元打压的他们来说,恐怕就不仅仅是雪上加霜了。想通透了这点,对这个骨雪白之言,欧阳和丰再无怀疑,”既然骷髅宗有安排,却不知白小友为何拖到现在才与我言明呢?“骨雪白笑道:”虽未与神耀天派打过交道,但修魂世界常言神耀天派这个脾气,却是比较暴燥,我虽不信却也不可不防,若师兄一上来便喊打喊杀,那这消息便不传也罢。“很实在的话,欧阳和丰也笑了,果然,修魂世界没有傻子,也没有轻信他人的呆瓜,门派有门派的自保之道,魂行者也有个人的生存之本啊。看这骨雪白气息,魂力运转内敛,动静之间流畅自然,想来也不是什么弱者,而且其名虽叫小骨,看这年纪便说是老骨也未尝不可,恐怕魔冥之域也不是头一次来。既然大致明了其性格,也就有了继续深入下去的可能,欧阳和丰从储魂戒中取出方才收取的那枚魔魂玉石,一甩手,丢了过去,”我有一问,不知白小友能否与我解惑?既然这魔冥之域随机选取对手,又空间繁多,轮空者众,如此情形下,锁魂宗又如何能保证围猎我神耀?

    骨雪白没有继续说下去,其实作为十七大派中偏弱的他们,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毕竟,双方非亲非故,也没有正式联盟。多谢白小友好意,也多谢骷髅宗的帮助,如果有幸活下来,含鸦必有一番回报。敢问小友,在翻界后,如何才能快速辨别对方是否是骷髅宗人?“骨雪白一笑,这个剑魂者魂的很聪明,恐怕也是下了大开杀戒的决心,不然不会有此一问,”我们早有安排,这是五十支骨魂符,无任何攻击防御属性,只为报警专用,师兄一进入新界便扔出一支,如果对方是我骷髅宗人,必定会主动现身。“说话间,扔过来一只储物袋。”如此甚好,也不用担心有所误伤了。“欧阳和丰心中已做出决定,在魔冥之域灵改变规则前,他将大开杀戒,除骷髅宗外,统统视为敌人。为将来规则改变后尽可能多的扫清障碍。保存实力,虚与委蛇已不可取,别人都把刀子架在脖子上了,还客气什么?翻界前,骨雪白看了一眼这个杀机毕露的剑魂者,问道:”不知在下能否知晓,师兄是圣剑?还是内剑?“神耀天派,广义阁安魂堂。便是一贯冷厉,见惯生死的魂行者,在眼见又一个魄灯骤然熄灭时,也不禁叹了口气,短短不到十日功夫,神耀天派四十五名杰出的剑魂者已经命归黄泉。其中内剑一脉九名,圣剑一脉三十六名,已经有多少年,神耀没出现过如此掺烈的损失了?无义峰,圆空上仙处理公事的大殿内,一众高阶魂行者同样面色难看。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污黑》《叶清心启》《从今天开始当城主》《西游之一刀999级》《沈医生的控妻症》《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200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