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他现在比较困惑的是,为什么魔冥之域会出现一个不属于神耀的剑魂者?而且还是一个极具实力的剑魂者?在以后的翻界中,这种情况还会不会再次出现?出现五派之外的魂行者,这是个例,还是阴谋?接下来的三次翻界,欧阳和丰的运气终于回归正常,他连续三次轮空,这样一共获得了七枚魔魂玉石,而时间,在外界算来,也不过才三天而已,魔冥之域,真的是一个刷资源很有吸引力的地方。三次翻界,小空间依然是同样的千丈方圆,却没有重复的地形。一次是一片豪奢的宫殿群,一次是草原,当然没有牛羊,最让欧阳和丰惊讶的是第六次翻界,他被扔到了一个类似海底世界的地方,真实的水下世界,游不到海面,更见不到天空,着实让他压抑了一回。虽然没有海底生物的威胁,但在海水里,飞剑的威力被极大的消弱,重义慢的好像蜗牛在爬,好在鲨浪作为水属性飞剑还勉强能用。水秘术在这个地方是真正的如鱼得水,这让欧阳和丰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至少他还有逃跑的手段。法修在这种情况下实力会受到多少影响?欧阳和丰觉的至少要比剑魂者强,若真的和人在海底开战,他能指望的首先是水秘术,然后是手中长剑,最后才是鲨浪。欧阳和丰不知道这样的水下空间还有多少,他唯一能做的,便是尽量在这片海底世界练习水秘下的出剑,并祈祷这种极端的特殊地形是小概率现像。欧阳和丰的第七次翻界,出现在一处茂密的森林中。他心中一沉,森林对飞剑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高大粗壮的树干会很大程度上消弱飞剑的威力,增加神魂操纵的难度;是继续以往的隐蔽搜索,还是飞到空中处于一个有利于剑魂者的环境,他马上做出了决断。他飞到空中,七十丈的低空,退或者进都能自如;虽然这样做很可能让对手能首先发现自己,但他宁可失去先敌之利,也不愿意在森林中和人捉迷藏。但事态的发展总是出人意料的。有人,而且对方不出所料的首先发现了自己,并且采取了行动——那名装束奇怪的人放弃了自己在森林中隐蔽的优势,而是同样跃到空中,在二百丈外向他开口喊话,“在下乃骷髅宗下骨雪白,愿与师兄和平相处,魔魂玉石做价二百魂石,师兄是要魔魂玉石,还是魂石?”同样是想表达不战之意,这位骷髅宗下的表现可比阳奉阴有诚意的多,首先他跃在空中以示无偷袭之意,其次言语间根本不打探对方信息,只提最核心的魔魂玉石分配,是个非常知进退的魂行者。欧阳和丰不是嗜血之人,他尊重每个魂行者的斗战能力,绝不认为自己能就此一路大杀下去;不用动手就能获得半块魔魂玉石,为什么不呢?“我选魔魂玉石。”欧阳和丰取出一百块极品魂石放入锦囊中,隔空扔了过去。“好。”骨雪白接过锦囊,也不为对方不自我介绍的无礼而生气,便盘腿悬于空中闭目养神不语。

    欧阳和丰暗暗点头,也不下去地面,同样悬于空中,两人隔空相距二百丈,这是个安全的距离,是个对方一举一动都在掌握之中的距离,对于敌友不明的双方来说,保持在对方视线之中,就是一种诚意的体现。之所以选择魔魂玉石,还是有自己的小心的,若接受对方的一百魂石,他也担心对方会不会在这上头做些手脚,他对偏门魔法了解不多,这是他的弱点,对此他很清楚。三个时辰一晃而过,察觉到空间中央一枚魔魂玉石慢慢生成,骨雪白非常知趣的又往后退了百丈;同样的,欧阳和丰在前出百丈拿到魔魂玉石后,又退回原来的位置,紧接着骨雪白也回到原先位置,两人仍然以空间中央为隔,相距百丈静坐。不要小看这些细节,两个陌生的魂行者相处,如果不注意这些细节,就很可能惹出些不必要的麻烦,甚至生死相斗。

    当魂行者在使用与环境相匹配的五行秘转换时,会在转换中激发,这不是空间类秘术,它的本质是五行转换形成物质层面上的无视一切。比如这个小空间,沙漠形态,在大部分地方适于土秘,金秘;而在沙漠中心的绿洲,则适于水秘;如果有掌握了这两种秘术的魂行者,在从沙漠进入绿洲的瞬间,同时切金秘变水秘,那么这名魂行者在极短的时间里肉体将无视一切伤害,造成如空间秘术般的效果。这个小空间的形态,正适合掌握了金秘水秘的欧阳和丰。这个脱胎于五行秘的附带效果,对环境和魂行者的要求极高,如果没有那个绿洲,这种变化就无从谈起。五行秘真正厉害之处,在魂行者彻底掌握金,木,水,火,土五种单一秘之后,那时的魂行者便可以在任何一种环境下随心所欲切换秘术,应用出这种恐怖的无视一切的效果,真正的上天秘地,无所不能。欧阳和丰离这种境界还差着十万八千里,所以他只能在这种比较特殊的场合,才能发挥出效果,即使这样,因为他低微的境界,不过才小成的金秘水秘术,他无视一切的距离其实短的可怜,不超过三十六丈。这就是他为什么在发现对手有异常后立刻前出二十七丈的原因,也是为什么他顶着对手的飞剑前冲的原因,只有这样,在切换秘术后,他才能将将好的秘到对手身前,把他一剑斩落。这其中的算计,错一步都会万劫不复。当然,即使换一个环境,欧阳和丰也未必会输给对手,他还有很多其他的手段,主战剑心重义还没用呢。

    欧阳和丰闭关几年,修习水秘才不过二年,前五年都用在了如何从金行秘术自然转换水行秘术上,其中辛苦艰难,不足为外人道。如果不是一次偶然,通过金秘时的控制温度变化达到凝析出水的变化,那么到现在他恐怕还在水秘术面前一愁莫展呢。这也是绝大部分魂行者境界低时不愿意在五行秘上浪费时间的原因,他们更愿意首先选择把境界提上去。欧阳和丰有了引灵阵,在时间上却是宽裕多了,能让他埋头研究一些有趣的魔法。和那阳奉阴一样,这剑魂者什么东西都没给欧阳和丰留下,甚至也包括他的名号,当然,欧阳和丰也不在乎。整个斗战过程,不超过一注香时间,这多是两人相持的时间;欧阳和丰的魂力消耗倒是不大,但神魂亏损严重,这就是剑魂者的短板,神魂强度的增长跟不上魂力的增长。飞剑发出去容易,但要自如的控制就很困难,需要消耗大量的神魂之力。飞剑速度越快,攻击距离越远,神魂消耗越大。更像是一个短时间爆发力极强的职业,这一点上,剑魂者是不如法修的。对如何更好的控制飞剑,欧阳和丰也有自己的想法,不过现在的情况不适合修炼,还是等回到神耀自己的洞府,再考虑这个问题比较现实。

    这是一场谁也停不下来的斗剑,比的便是谁更快,更强,更敢于变化,谁失误,谁死。欧阳和丰的控制谈不上成功,当然,也不算失败,对方显然是专研剑术数十年的老手,各种应对皆举重若轻;双方在围绕绿洲十数圈,对剑上百次皆无失误之后,都已明白这样打下去就是个拼消耗的结果,除非主动求变………………逆天珠准备率先变招。在巅峰剑阁派进魔冥之域的十九名剑魂者中,他的实力稳稳排在前三之列,摄灵巅峰的他一贯以老辣著称,在同期剑魂者中少有敌手。巅峰剑阁虽然这次只派遣了十九名剑魂者,但个个都是内剑魂者,在魔冥之域这种注定单挑的地方,派实力稍逊一筹的圣剑魂者进来,只能是白白损失性命,毫无意义,这一点,巅峰高层看的很清楚。不仅仅是巅峰剑阁,锁魂宗,混元宗同样如此,派进来的都是精挑细选的斗战之士,故此,这百名魂行者的含金量很大。逆天珠是主动要求进魔冥的,作为一名骄傲的剑阁剑魂者,对神耀天派自诩圣龙老子第一的嘴脸他很看不惯;奈何十方阁和漠北之域相隔遥远,他这样的低阶剑魂者根本就没机会和神耀天派交手,这是他一直感觉很遗憾的地方。幸好有这次的魔冥之域围杀神耀的行动,他在听到这个消息后,第一时间便找上了宫内高层,积极请战;不仅是他,其余十八名剑阁剑魂者也同样如此,实力怎样先不说,论骄傲,剑阁剑魂者丝毫不在神耀之下。他的运气不错,第一次翻界便遇到一个神耀圣剑魂者,一番激斗下,顺利拿到第一血,这让他更加的自信,要知道,激斗不是生死斗,他还远未拿出全身本事来呢。第二次翻界轮空,然后,便遇到了这名神耀内剑魂者;不得不说,内剑和圣剑的差别确实存在,这名神耀内剑给他的压力要远远大于那名圣剑,到目前为止,他拿出了九成的本事,也不过和对手斗了个旗鼓相当,这让他对神耀内剑魂者的实力终于有了个清楚的认知。对手飞剑的速度很快,非常之快,在巅峰剑阁内部,金丹之下他还未见过飞剑速度如此迅捷的剑手;但对手的劣势同样明显,出剑频率不够,而且,境界上,也要比他低一层。要想改变斗战态势,他有两种选择:靠境界魂力磨死对手;或者,暴频直接碾压,他的出剑频率可不仅仅是一息五剑,短时间内,他甚至可以暴到一息六剑,接近七剑的程度,这才是他真正的底牌。最终,他决定暴频,这是一个纯粹剑魂者的骄傲,他不屑于靠魂力去消磨,那是只有胆怯的法修才会做的选择。而他,是骄傲的剑魂者,是单凭一口剑,斩尽天下法的剑魂者。纯粹,才够锋锐;专一,方能无敌。

    从斗剑一开始,双方便以百丈为距秘行出剑遥击,一沾即走,毫不拖沓;除飞剑外,未使用任何其他的比如法图神器的手段,这是一场纯粹的剑魂者之间的战斗,简单,速度极快,凶险莫名,生死便在瞬息之间。,双方均游戈在底线对抽,较量速度,力量,角度,节奏,谁坚持不下去,首先出现失误,代价便是生命。这是一片沙漠地形,千丈方圆,沙漠正中心有块不足百丈方圆的绿洲,有地下泉水涌出,两人基本是以这个绿洲为隔,凌空十丈处对峙,谁也不肯退后;因为空间有限,退后就有界隔,就意味着活动空间受限,少了回旋的余地。欧阳和丰一直在努力的控制节奏,通过不断变化的飞剑速度,频率,试图控制住场面;这也是他练剑十年来一直在追求的东西,快慢,轻重,虚实,节奏的变化能让对手疲于奔命,只能被动的紧跟,然后抓住机会一击毙命。斗剑到这个程度,双方都已停不下来,也根本不可能再有余力去扔法图祭神器,甚至身体周围连一层最基本的魔法防御也没有;所有精神,魂力,都投入到这场凶险的斗剑中,牵制,反牵制,对攻,再对攻……

    欧阳和丰第一时间便感知到了对手极微小极隐蔽的变化,这要感谢他坚持了十年的六绝术;没有什么是能隐藏的,是可以毫无征兆的;发现不了,只能说明对手高明,或者自家感知不够。暴频必先蕴法,而一旦蕴法,则周围魔气必有所呼应,这种变化非常细微,没有极敏锐的感知是察觉不到的。欧阳和丰感知到了,并立刻有所回应,秘行方向稍作偏转,拉近了双方间的距离,从相隔百丈,拉近到不足八十丈。在整个战斗过程中,双方一直默契的把距离维持在百丈左右,这也是飞剑能发挥最大威力的距离;其间欧阳和丰有数次拉近至八十丈,退远至百二十七丈的举动,这是他变换节奏的一种方式,也是埋下的一个伏比;就像这次的拉近距离,逆天珠只当他是习惯性的求变,而没意识到其他方面。逆天珠的蕴法非常短暂,他的决心很坚定,决定了便去做,绝不拖拉,这是一个优秀剑魂者的基本素质.剑频从一息五剑骤然提到接近一息七剑,他是一名深愔战斗精髓的剑魂者,暴则毫无保留,绝不会做那种先提到一息六剑,再看情况往上暴剑频的愚蠢做法。双方间的平衡瞬间被打破,一息七剑便意味着欧阳和丰在一息之内会额外多遭到二只飞剑的进攻,正常情况下的剑魂者应对方法,只能压缩自己的防御圈,并且马上后退。而只要这样做了,活动空间立刻被压缩,被动的防御下,焉能不露出破绽?

    欧阳和丰的反应却大出逆天珠所料,他没有后退,反而全速前冲;这个完全出人意料之外的自杀式举动,让逆天珠完全摸不着头脑,难道他想近身?可这种想法是不成立的,以目前的态势,近身前他至少要被二只飞剑击中;想以伤换伤?那同样不可能,一只飞剑便能让伤者体内被剑气搅乱,到时还如何战斗?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双方都没有多少考虑改变战术的时间,欧阳和丰前冲秘速飞快,迎面而来的飞剑更是迅捷。逆天珠眼睁睁看着飞剑在对手身体上一穿而过,却没有见到鲜血飚飞的场景;然后对手仿佛凭空消失,再出现在眼前,手中长剑一挥,逆天珠感觉到自己身体一轻,飘了起来。怎么会?为什么?金丹以下魂行者怎么可能掌握空间类秘术?这完全不符合规则,也从未听说过哪门哪派有如此逆天的魔法……在彻底陷入黑暗前,逆天珠忽然意识到了对方秘术已有所改变,原来对战时一直使用的是金秘,而现在对手却是水秘,他终于明白过来,从头到尾,这名剑阁剑魂者只来的及说出一句话,“竟然是五行秘……”五行秘,是升龙大陆唯一一种凭秘术便能直通大道的功法,它的终极形态是五行乾坤。掌握五行秘中单一属性秘术并不困难,困难的是掌握多种,它的可怕也正在于此。

    欧阳和丰拿魔魂玉石时骨雪白后退百丈是为保持安全距离,欧阳和丰拿到魔魂玉石后退回原位,是为不压缩对方回旋空间,同样是为安全,毕竟,总共才千丈方圆的空间,你顶上百丈后,对对方的影响还是很大的。都是心思机敏的斗战好手,这其中的分寸不用人教。如此又过了二个时辰,就在欧阳和丰以为这次翻界即将和平渡过时,骨雪白却开口了,“这位神耀师兄,某以下所言,皆为实情,听与不听,只在于你。此次魔冥试炼,其实是锁魂宗联合各方针对你神耀的一次阴谋,主力便是锁魂,混元,巅峰剑阁三家好手合计百名,而我骷髅宗,和圣清教,灵异门则从旁协助,这一点,师兄不可不察。“欧阳和丰心中一凛,他确实对此次魔冥遭遇有很多的疑问,虽然是头一次参加,也直觉的感到了某些不对劲的地方,却没有圣清晰的认知。这样看来,自己遇到的那名剑魂者就必然是剑阁剑魂者,那个法修阳奉阴恐怕也不是圣清教的,更有可能是混元宗弟子。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污黑》《叶清心启》《从今天开始当城主》《西游之一刀999级》《沈医生的控妻症》《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200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