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杀伐果断

    异灵似乎早已失去了判断某个魂行者门派所属的能力,只能通过入口的不同来判断归属。如果两个剑魂者,一个从神耀天派进魔冥,一个从圣清教进入,那么这两个剑魂者是很有可能被传进同一个空间的。这个异灵,要么越活越幼稚,要么老年痴呆了。一个很有趣的游戏,那位上古散修大能年少时一定很喜欢这类的游戏,但万年后,他的先天灵宝,魔冥之域异灵却把主人喜欢的游戏玩成一个四不像,规则混乱,朝令夕改。不过这和欧阳和丰没多大关系,他只需解决掉每一个心怀恶意的对手,然后收获那份属于自己的利益就可以了。他需要资源,这几年中魂石的消耗大大超过了他的预料,无忌教主的遗产已经花得七七八八。

    不管怎样,虽然花费了大量的魂石资源,但这几年闭关修炼的效果还是相当不错的,他的实力比之悟道福地遇险时有了长足的进步,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他相信,在这次魔冥试炼中,他会给那些对手留下终生难忘的印像。唯一有一点美中不足的,便是境界在两年前便已达到了筑基巅峰,却迟迟踏不出迈入摄灵期的那一步。有鉴于筑基时那可怕的经历,在冲击上境时他也不敢操之过急,还是顺其自然比较好些。在升龙大陆,摄灵境并不是个多么困难的关碍,大部分筑基魂行者在三十年内都能突破此境;而在资源,功法,资质都远远高于寻常水平的顶级大派中,二十年内到达摄灵境是常态,一些变态的妖孽更有十年破摄灵的记录。欧阳和丰的修炼速度算不错的,但远未达到妖孽的程度,虽然他有引灵阵,但别人也可以靠服食灵丹精进,就他所知,在和他同一批内剑弟子中,楚西行已于一年前成功晋入摄灵,危封也与今年晋级,五个人中,他勉强排在中流,这个成绩真的很一般。

    欧阳和丰的这只剑匣可不是假的样子货,而是货真价实的真家伙,出自神耀白虎峰的某次摸尸。这也是他在落日峰入魔冥前没有拿出来的原因,不是他多有剑魂者作风,而是不屑于伪装成圣剑弟子,而是他怕拿出来被人认出来说不清楚。正经八百的剑匣,因长久使用而外表透出某种包浆的光泽,剑匣里还有四只飞剑,因长期未曾温养而黯淡无光,不过从外面当然看不出这点破绽。这是个足以以假乱真的伪装,除了瓤是内剑魂者,其他的和任何一个圣剑魂者都一般无二。对此欧阳和丰心里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战斗从刚一进入魔冥之域便开始了,任何故作清高,道貌岸然,追求高傲的行为都是取死之道,没人会因为你有风骨而手下留情,只会在杀死你后说一句:“愚蠢“不是每一个内剑魂者都会这么做,问题在于,你也不知道谁会这么做谁不会?或者嘴里说着不会可没人的地方照样什么都不管?人前和背后,都能做到一致的,那是圣人。欧阳和丰希望自己是剩人而不是圣人。空间塌陷来的迅速而诡异,这个独立的小空间仿佛是被抽掉支撑的积木一般,欧阳和丰还来不及仔细观察这难得的奇景,就被瞬间传送到另一个崭新的,风格偏向黑暗的废墟之地。“有人。”还没完全看清楚周围的形势,欧阳和丰便得出了这个判断,两人大概相距五十丈,这是个让剑魂者尴尬的距离。

    整个魔冥之域的构造,更像是个巨大无比的空间不知道有几个方向,每个小立方体,便是像欧阳和丰现在身处的小空间一样,那么整个魔冥之域大概有几百个小空间。升龙大陆,能进入魔冥之域的,只有五个门派,圣清教,神耀天派,灵异门,锁魂宗,骷髅宗,每个门派最多只能进百人,一共不到五百名魂行者扔进这几百多个小空间中,一定会有两两相遇的,但也会有独自一人的。从概率上来说,独自一人,碰不到对手,还是大概率事件。既然没对手,欧阳和丰便回到农家小院内,盘腿闭目养神,他还有六个时辰的安全时间。因为,魔冥之域,每六个时辰翻界一次。

    所谓翻界,便是魔冥之域的一种习惯性自我湮灭塌陷,然后又重建恢复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所有几百余个小空间都会崩塌,重建,而其中的魂行者则会被随机送到下一个重建好的小空间中。这等于是一个重新洗牌,重新安排对手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魂行者只能被动接受;而主动权则掌握在魔冥之域灵手中,糟糕的是,这个异灵在岁月的长河中,灵智逐渐消磨,变的越来越幼稚,越来越暴燥。异灵唯一还能坚守的底线,便是来自同一门派的魂行者不会在小空间中相遇,或者更准确的说,从左前肢进入魔冥的魂行者绝不会和同样从左前肢进入的魂行者会合。

    其实每次魔冥试炼,单就内剑一脉来说,都是很重视安全并安排有好手存在的,所谓好手,指的便是那些年纪较长,入门百年,虽境界还不到汇元期,可剑术老辣,魔法精通,功力深厚,斗战经验丰富的老手;以现在而论,老手指的,便是那些令字辈的傢伙。所以说一切都是命,这次宗门大比,排名奖励中出现了很多有助于提升境界的奇物异宝,这让年纪已经不小还卡在摄灵期的令字辈老手们如何不激动?纷纷报名参加。结果便是,此次魔冥试炼,一个令字辈剑魂者也无。运气也好,谋划也罢,不得不说,锁魂宗找了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此时此刻的神耀天派,对这些弟子可能遇到的残酷遭遇是爱莫能助的,除了祈求上苍的垂怜,就只能把注意力放在如何报复上。但这些,对已经进入魔冥之域的百名剑魂者来说,没什么意义。

    “便只有一个,楚氏族人,有天赋,奈何入门时日太短,不过仅只十年,我只怕他经验有限,境界不足,无有长力……”无痕上仙是很愤怒的,无论是对这次魔冥之域试炼的总负责人圆义,还是负责内剑一脉弟子选择的望风。内剑弟子人手稀缺,十分宝贵,一直维持在不足三百人;这一次若真损失二十三个,那真正是伤筋动骨了;而且其中还有他非常看好的含鹏魂行者楚西行。

    那是个破旧衣服的中年魂行者,面相英挺,一脸正义,从着装上来看,完全看不出他的门派归属,这在升龙大陆是件很正常的事,没有哪个门派会为门下弟子制作专门的制服,魂行者都是高傲,孤芳自赏的,穿衣戴帽各凭喜好,谁会如军队一般统一着装?欧阳和丰迅速开金秘向侧外移动,准备抢攻,但对方却大声喊了起来,“敢问来者是神耀哪位师兄?封号如何称呼?在下圣清教阳奉阴,愿与小友共分魔魂玉石。”看欧阳和丰还在往外秘走,阳奉阴有些着急,“若小友觉的平分不够公平,待魔魂玉石结成之时,你我可以三招为限分个高下,再决定魔魂玉石归属?”欧阳和丰此时已远出百丈开外,背后剑匣一声轰鸣,一道巨大的水青色剑光勃然而起,声势惊人。阳奉阴一边祭起防御神器,轻怒道:“你我两家虽非盟友,但关系向来亲近,为何如此不分青红皂白……”话还未落,一道青光闪过,还未完全祭起的神器被击落尘埃,“好贼子,竟是内剑……”眼看第二道青光已至,急忙打点精神组织防御,再没心思呈口舌之快。那道巨大的水青色剑光是剑匣中的飞剑,幌子而已;这种圣剑的飞剑之术他只学得个皮毛,又没下功夫练习,所以飞不出十丈就得掉地上,之所以首先祭出这把冒牌货,不过是借以掩护真正的攻击——鲨浪。

    鲨浪,这是欧阳和丰为剑心殿中自家的水行剑心起的名字,因为它活泼好动,灵性十足,在剑心殿中游动如一条鲨鱼,故此名之。因为水青色圣剑的掩护,让阳奉阴在时机的选择上出现了误判,才有主防御神器被鲨浪一击而落的失误;紧随而至的两道剑光逼的阳奉阴在疯狂秘避中只能甩极品防御法图来抵挡,战斗节奏从一开始便落入欧阳和丰手中。但阳奉阴毕竟是高门大派出身的好手,此次进魔冥又肩负屠戮任务,在后退秘闪的过程中对自身的处境已有了清晰的判断:对手是名狡猾凶残的内剑魂者,杀伐果断,不受言语影响,实力很强,但,还远未到让他阳奉阴束手的地步。不提那把圣剑幌子,对手三道飞剑袭杀中,细分其速度,其实是有轻微差别的,第一道飞剑最快,其后两剑便稍微慢了些,这完全符合剑魂者的特点:刻意准备下的飞剑,和连续发出的飞剑在速度上肯定有所不同,后者必定要稍微慢些。这便是他阳奉阴的机会,再往后,他会寻机祭出备用防御神器,那时才是他真正反击的开始。但这一切不过是阳奉阴的一厢情愿罢了,欧阳和丰既然已掌握主动,又怎么可能给他反击的机会?鲨浪再次来袭,这已经是一息中的第四剑,阳奉阴按照前三道剑光的攻击力度扔出法图防御,并同时开始默运法诀准备祭出备用防御神器。

    这也是他不愿意拜师的一个重要原因,有师长在一旁指导,他的修炼要么全乱套,要么彻底露陷。三个时辰后,欧阳和丰睁开双眼,他能感觉到,在整个小空间的正中央,也就是一处离地大约三百丈的天空中,正发生着某种奇异的变化,能量的波动,魔气的汇聚,仿佛有一粒种子,凭空生根发芽结果,最后形成了一枚铜钱大小。

    这东西,便是升龙大陆品质更在魂石之上的魔魂玉石。每个独立小空间可存在六个时辰,在第三个时辰时,空间会自动孕育出一枚天地灵物,魔魂玉石,这就是有那么多魂行者不顾生死危险依然要进入魔冥之域的真正原因。一枚魔魂玉石在升龙大陆价值等价于百枚极品魂石,这还是有价无市,如果真正拿出去贩卖的话,基本能卖到百五至二百极品魂石的价格。神耀天派不要求门下弟子必须上交魔冥所得,但如果你愿意上交,成交价格更在二百往上。这也证明了魔魂玉石在升龙大陆不一般的价值,其他的功用不提,单论魔魂玉石助人恢复魂力上,效果便是魂石的十数倍,这对魂行者非常重要,尤其像欧阳和丰这样魂力精粹不易恢复的魂行者来说,无异于沙漠中的一滴救命的水。欧阳和丰一边抚摸着手头这枚珍贵的魔魂玉石,一边计算着未来的收获。魔冥之域只开放三十日,每日十二个时辰,每六个时辰重新组合一次,也就是说一名魂行者最终将经历六十个独立空间,可以最多获得六十枚魔魂玉石。当然,前提是你得能活下来。也不是每到一个新的空间都会有战斗,如果新空间只有你一个,或者另外一个魂行者愿意和你和平共处,分享利益。魔冥之域只能做到把两个不同门派的魂行者放在同一个空间,然后以魔魂玉石诱惑他们互相残杀;却不能强行要求每个空间只能活出去一个,这也是天魂修则。即使这地方独属于异灵,但它也不可能任意胡来。它只能考验人心,却不能定生死,这便是游戏的规则。眼看六个时辰将至,欧阳和丰站起身,从储魂戒中取出一只剑匣来。剑匣,神耀圣剑一脉弟子们的标配,就像内剑魂者的剑心殿,剑匣就是圣剑弟子存放温养飞剑的地方。只不过和内剑不同的是,剑匣对飞剑数量没有要求,一只是养,几十只也是养,只要你有足够的时间,精力,资源……

    欧阳和丰背靠一处茅屋,仔细的观察着这个魔冥之域内的新环境。他现在身处的,是一处类似漠北南域地区丘岭地形的所在,如果说的更形像些,便有点像天井镇周边某个单独居住的乡下农户。两片茅舍,一主一厢,屋后有茅-厕,房前有石碾,以及一小片压的坚实的空地,想来都是秋收后石碾压过谷物的痕迹;屋侧还有个不大的猪栏,一处貌似禽的木笼,一股乡村画卷跃然眼中。但是没有生物,有鸡-笼而无雉,存猪栏而无彘,建茅舍而无人,这让这副乡村画卷少了些生活的气息,每一其他怪异的味道,干净到极致的环境反倒让人感觉出一丝怪异。把神意脱离这个普通的乡下小院子,尽力向外扩展,很快便碰触到某种不可名状的阻隔,欧阳和丰心中明白,这便是魔冥之域的阻隔了。整个空间,大约不足千丈见方,对一户农家的需求来说来说无疑绰绰有余,但对一名魂行者来说,便有些憋屈。天空,灰濛濛的,分不出来是什么颜色;可以肯定的是天空之上一样会有阻隔,欧阳和丰暂时还没有向上探寻的打算,如果这地方不止进来他一个魂行者的话,他可不想飞在空中成为他人的靶子。怪异,压抑,这就是新环境给他的头一个印像。在确定周围确实无人后,欧阳和丰小心翼翼的开始沿壁垒阻隔向一侧搜索前进;这一点和他在宗门小比中的策略相仿,不高飞,贴边走以防后路,努力偷袭别人而不要被偷袭……真心的讲,从原则上来说,魂行者斗法其实和街头混混打架是没多大区别的,都是能群殴绝不单打独斗,能用砖绝不空手,能用刀绝不用砖,能抢先出手就悶头出手,绝不大义凛然的讲道理……这是个真实的修魂世界,一切都以活下来为唯一目的……

    欧阳和丰自家人知自家事,自穿越以来,根本谈不上任何的主角光环,所以,那种一梗脖子怼天怼地怼世界的做法,他是绝不会做的。周围千丈的范围,对筑基魂行者来说,彻底搜寻是很快的;欧阳和丰顺指针搜一遍,又逆指针搜一遍,终于确定这个小界内除他外没有任何人;然后他又尝试飞行,确定了天空在千丈高处同样有阻隔不能通过……整个密闭空间不过是个千丈的立方体,这是他的结论。第一次的进入空无一人,这源于魔冥之域比较独特的游戏规则,这是他的运气,但第一次有运气不代表下一次也有运气。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修炼和别人是有些不同的。别人都是把大部分时间花在提升功力境界,炼丹吞药上;而他却是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飞剑上,别的不提,单只每日出飞剑三万次,金丹以下就没人能做到这个程度的,这还得感谢引灵阵给他节省下大量的修炼时间。欧阳和丰的修炼,正走在前辈师长们竭力避免的道路上重术轻法,本末倒置。当然,没人知道那个逆天的引灵阵,这让欧阳和丰可以有时间同时既无极也重术。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污黑》《叶清心启》《从今天开始当城主》《西游之一刀999级》《沈医生的控妻症》《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200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