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新的剑法,魔冥重开?

    欧阳和丰便在这片水泊旁结庐而居,一边养伤,一边琢磨他的膛线问题。近三个月的时间,很多人来了,又走了,他却像个旁观者。万本武宗合老带着不多的魂行者来了,还有周围数千里方圆的各个大小势力,一个大型坊市飞快的建立起来。要在这个坊市生存下去,有无数的工作要做。万本武宗的旧人为了在这里站稳脚跟,每日也是忙的不可开交,除了风夙隔三差五的还来草庐看望欧阳和丰,其他人也慢慢来的淡了。这一日清晨,风夙提着满蓝的新鲜食物,按惯例来到水泊;墓碑旁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风夙走到草庐边轻唤两声,也没有人回答她,她的心中升起某种预感,不管不顾的掀开草帘,只看到干净的草庐内空无一物……失神片刻,风夙终于明白过来,往外紧赶几步,却不知去何处追寻……看着满山坡的鸢尾花,在一夜春雨后显的格外鲜艳,却奈何物是人非,不禁悲从中来,泪如泉涌,“师兄,师兄……”神耀天派在漠北之域南域又新添一可掌控的福地,这消息在神耀内部算是一件不大不小的事件。说它小,是因为神耀从来也不曾缺了福地,无论是整个庞大的巫山,还是门派内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异空间;说它大,那毕竟是一方福地,而且还是位于山峰大江以南的福地,这里本应是属于狼啸峰的势力范围。欧阳和丰在其中所起到的作用,包括和郝静子联手杀死金丹魂行者无忌教主,被有心人有意无意的遮掩,淡化;在神耀天派的力压下,失去教中唯一金丹的日辉圣教不敢轻言报复,便是天玄门,浪花阁,也偃旗息鼓不作声。事态似乎就此平静下去,但修魂世界的恩怨可没有如此的简单,很多人很多事,只是存放在记忆中,可能随着记忆的淡薄而消失,也可能在你实力不济时发酵。欧阳和丰一回到神耀,立刻一头扎进洞府,潜心修练。他有太多的短板,境界上他希望这次闭关能够冲击摄灵境。

    至于其他,最主要的是要开始五行秘中的第二种秘术,水秘术的修炼,他的金秘术太单一,效果很一般,剑魂者没有过人的速度,就是个瘸腿货,就没有宝贵的战斗主动权,太被动。为什么五行归元第二个要选择水秘,其实道理很简单——金生水。五行归元可不是随便练的,必须遵循相生相克的道理。以欧阳和丰为例,既然第一个选择的是金秘术,那么以后的修练顺序也确定了;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也就是说,欧阳和丰会按照以下顺序修练五行秘:金秘,水秘,木秘,火秘,土秘。金如何生成水,这是个非常烧脑的问题,特别对欧阳和丰这样,不是升龙大陆土著,思维方式还留有部分前世印迹的人来说,尤其难搞明白。不是欧阳和丰喜欢钻牛角尖,而是没办法不得不钻。要学习水秘,必须是从金秘基础上衍生而成,而不是照本宣科的纯粹经脉穴窍搬运……或者说,这门秘术需得在运转金秘术基础上自然转化,这就需要对天地五行有极深刻的理解才能做到,而不是金是金,水是水的单独魔法。筑基魂行者无论在境界上,修炼时间上,对大道理解上的见识眼光都比较有限,故此修炼五行秘的魂行者基本上都不得不停留在第一个秘术上,直到他们能深刻理解五行转换的内在基理为止。这很困难,所以低阶魂行者在秘术选择上少有选择五行秘的。欧阳和丰同样被困在这一关,但他并不气馁,不敢说对五行的理解能超过他人,但前世的一些知识想来会给他很多帮助,他有的是时间尝试不同的想法。除此之外,把头顶百会剑心殿后最后一段人体内飞剑经过的通道改良出膛线的想法已经开始尝试,这同样是个很艰难,很磨时间的工程。不是说真的在剑心殿后用小刀刻膛线,而是用魂力模型模仿膛线的存在,这和崇骨气旋的基本原理是一样的。崇骨气旋的难点在于要控制稳定好魂内壁大小口的比例和坚韧度,以经受澎湃的魂力冲击;而膛线模型则需要极其精密的魂力模拟,才能在出膛后赋与飞剑稳定旋转的能力。

    如此,山中无岁月,修魂忘华年,一晃过去了几年。

    有前世无数的见识眼光不用,跑这世界完全学成一个土人?他脑子又没被门夹,通过崇骨气旋,他已经提高了飞剑的速度;那么下一个问题,怎么提高飞剑的杀伤力?这个问题如果让这个世界的剑魂者来回答,无非是魂力,神魂,境界,多学几种剑术,外加勤学苦练。但如果让欧阳和丰来回答,或者说让同样从欧阳和丰前世来的穿越者来回答,恐怕答案会让这个世界的剑魂者完全摸不着头脑。

    一把正常平直飞行的飞剑,和一把高速旋转的飞剑,在破防侵彻力上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在正常飞剑往来几个回合后,当对方适应了自己的攻击强度后,突然用旋转的飞剑搞一下,不知结果会怎样?特别是,重义怪异的三棱外形,尤其适合这种旋转。这是在飞剑纵轴上旋转,或者也可以在飞剑纵轴上波形抖动?击中目标后能迅速扩大伤口,像达-姆弹一样?要旋转就需要有膛线,从百会剑心殿往后……欧阳和丰叹了口气,难不成要把自己改造成一把人型机关枪?他觉的可以一试,他不知道《万剑归一》金丹期的剑术中有没有类似的依靠飞剑旋转克敌制胜的剑术,但筑基期剑术中是没有的,若真正练成了,也不失为一张底牌。

    用欧阳和丰的亲身体验便是:越境界杀敌真正害死人啊。严格的说,筑基和金丹,是隔了三个境界的。欧阳和丰的这次越境,越的有些过火。但如果以上古魂行者的分法,并没有所谓的摄灵境,汇元境,便只隔了一个境界,这次越境就是正正好。

    风夙心里想的,却和欧阳和丰完全不在一个点上;她在想那个女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和玄武护法师兄联手对敌?为什么为此失去生命也在所不惜?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真的是夫妻么?但这些话她问不出口,也不敢问……她怕真正得到真相了,受伤的却变成自己……欧阳和丰便在这草棚中住了下来。风夙劝他说眉山有很多宽畅干净的屋舍,排风魂行者也派人来表示可以在山门内为他单独安排一间殿房,他都拒绝了,好像只有住在这儿,才离郝静子更近一些。悟道山上原日辉圣教教众的遣散,坊市的建设布局,人员的安排平衡,这些繁琐事自有排风魂行者领着一应外事弟子操持,也不用他帮手。故此,除每日风夙小姑娘和他两个师兄哥哥会依惯例来看望他外,其他的,也基本没什么人来打扰他,他也乐得清净,正好趁此养伤的机会思考一些事情。前几日,因伤郝静子离去,满脑子都是自责,都是女人的一颦一笑;这些压力,今日方得稍解,也终于有心情来考虑一些他自己的问题,一些在战斗中暴露出来的问题。前世的毛爷爷曾说过一句话:在战略上要藐视敌人,而在战术上则要重视敌人;这前半句话的含义应当是应当有一种敢于亮剑的精神,不畏强敌,但在修魂世界,却有所不同。

    说话的含蓄,问话的是最仅几年新入门的内剑一脉优秀弟子,和欧阳和丰那届师兄弟间相互间疏离冷漠不同,这几届弟子以含门散修居多,相处融洽,故此才能常常在一起探讨商量。

    “和前辈师兄相比,我等魂力不足,剑术不精,手段单一,这大比么,怕就是个陪太子读书的结果。”这是另一名含门弟子含华,他们几个都是有资格报名参加魔冥之域的剑魂者,在新人中算是比较拔尖的存在。

    “那含华师兄之意,是要参加魔冥之域么?”含药问道。他和含蓄两人,含蓄意欲进魔冥之域博一次,而他则倾向于宗门大比。含华摇摇头,来了个神转折,“非也,正是因为各方面不足,故不取魔冥之域也;想那宗门大比,虽希望渺茫,但一可增加斗战经验,二不需冒性命之忧,正合我辈现状;可若是魔冥之域么,虽都是汇元境之下,可其中凶险,概莫能言。”其实如何选择,对他们来说是没有对错的;魔冥之域风险高,但只要活下来就必有收获;宗门大比没有风险,可无数前辈师兄在前,要想拿个好名次得奖励,却是难上加难。

    广义阁混沌冥王殿前,数十名剑魂者或坐或立,或聚或散,三三两两的等待着;今日感悟解惑的日子,更重要的是,眼看十年一次的大比既将到来,对有些剑魂者来说,存在一个取舍的问题。十年一次的大比,神耀弟子无故不得缺席,矛盾的是,自几年前魔冥之域空间通道出现不稳定异常后,至今也未完全恢复正常,开启时间变的捉摸不定,而就在几日前,门派中通知下月开启魔冥之域,这明显和宗门大比撞车了。对绝大部分剑魂者来说,不用头疼这个问题,但对那些汇元境以下,缺乏魂石,又是剑术好手的人来说,实在是不好做出选择。魔冥之域内资源丰富,宗门大比名次居前的奖励也不少,是鱼与熊掌的问题。

    “含蓄师弟,你可决定了?”

    问题在于,这些基础的东西在成丹前他还得用上百年,他也不可能这百年都龟缩在洞府里,总要搞一,二门足够威力的底牌……欧阳和丰不太会起名,他把自己发明的这门剑术称作转龙风,希望在未来有大放异彩的那一天。水秘和转龙风,便是欧阳和丰此次闭关需要重点解决的问题;当然,其他魔法也不能丢下,六幻神决,金光魔剑,灵魄穿等都会按步就般的修练,这些魔法他现在不过才仅仅练到小成,提升空间巨大……

    他暂时不用担心魂石的问题,在悟道山福地,望空临走前,给他留下了一个储魂戒,说是无忌教主的遗物。里面除了魂石,其他什么都没有,这一点望空说的很清楚,以他现在的境界还不宜接触太过高深的功法秘术,所有其他的东西都会在他达到汇元境时再交还与他。所以,只有魂石,欧阳和丰从来也没想过的巨量的魂石;就算日辉圣教是个三流小门派,其一教之主的身家也不是欧阳和丰能够想像的,无论他怎么折腾,未来十数年的修练资源大概是不用发愁了。

    “是,小弟我囊中羞涩,已无法再拖;魔冥之域虽危险,但收益有保障,至于宗门大比,嘿,我不过一入门才几年的新人,便是再自信,也不敢说在面对前辈师兄众多高手时,能够怎样,这点自知之明,师弟我还是有的。” WWw.8Yue.ORG

    就算这样,而且还有一个经验丰富的假丹,和自己这个攻击犀利的筑基剑魂者联手,结果还是一死一重伤,在冥冥中某种天机的帮助下才勉强杀死对方。这只能说明,这样的越境挑战是不成立的。更别提无忌教主不过是三流小门派的金丹,无论功法,秘术,神器,法图,传承都很有限,远远比不上那些大门大派传承久远的强力金丹。再说后半句,在战术上重视敌人,欧阳和丰本性谨慎,心智成熟,从来都抱着牛刀杀鸡,搏兔亦用全力的宗旨,绝不会因轻视对手而心存大意。问题在于,他的战术贫乏,在真正面对强手时,可供选择的手段不多。攻击手段较为单一,这是所有剑魂者都面临的问题,并不单只欧阳和丰一个。解决的办法有很多:多备法图,炼化神器,修练秘术。但没有哪种方法是不需要时间,就可以不劳而获的。就比如听起来最简单易行的法图之道,要想达到郝静子那种程度,怀揣数十上百种法图,就需要熟练掌握这百十种法术,才能得心应手,收放自如,这可不是身家多少,买不买的起的问题;郝静子是法修出身,精研魔法上百年才有这点成就,欧阳和丰若想如此,那还修剑不修?不是舍本逐末么?思来想去。欧阳和丰逐渐坚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纯粹的剑魂者之道。信念,从来不是靠凭空臆想就能坚持下来的,中间会有坎坷,迷茫,偶尔也会想要放弃;一旦能坚持走下去,这便是自己的道。欧阳和丰的路是什么?在他看来,他的路就是前世那个星球数千年来积累下来的人类科技结晶。这就是他唯一比别人多出的技能,在这个世界他能稍微闯出一方天地,不是他欧阳和丰有多牛,而是原来那个世界真的很牛……就像改变了他命运的引灵阵,这个世界的上修大能无数,精通法阵的更是车载斗量,就没有一个能想到么?你猜对了,还真就一个也没想到;而且欧阳和丰可以确定的是,按照这个世界魂行者的思维定式,再过十万年,他们一样想不到!这不是聪明不聪明的问题,而是思维的局限性注定了他们只能用修魂的眼光来看待一切问题,而欧阳和丰,却可以站在蒸气时代,工业时代,智能时代的高度上来看待问题,能一样么?就像这个世界的飞行神器,千奇百怪,光怪陆离,有船形的,塔状的,扇状附庸风雅的,手帕形香飘万里的,武器形的,梭行的,等等等无数,都知道梭形的在速度上有优势,却从没有人从空气动力学上来研究这是为什么?想要飞的快,魂行者们想的就是怎么提升修为,增加魂力,多刻禁制,使用珍贵材料……可没人会想着造个风洞来优化飞行神器的空气阻力,操控性……这就是世界观的不同,对欧阳和丰前世每个人来说都是基础性的知识,在这个世界并不存在。这是两个不同类型的文明体系的碰撞,择其优合而为一,才是聪明人的做法。站在前世数千年文明结晶上,拥有这么一点经验,这一点也不指得夸耀。

    现在,他便打算利用前世的知识,在剑术上,再给自己加个小小的经验……

    很多东西需要一点点的确定,比如阴线和阳线的具体数值,这个数值是和剑心重义的形状息息相关的;还有缠距的快慢,也需要无数次的尝试,否则飞剑不仅旋转不稳定,而且还会在空中出现翻跟头的情况……欧阳和丰并不认为自己鼓捣出来的这门剑术就是多么的了不起,就能凭此打遍天下,但他觉的凭借自己来自异世的思维能在战斗中给对手一个小小的惊喜。两个世界的摄灵,当然会以升龙大陆为主,飞剑之术更是如此;他还没狂妄到要去推翻神耀天派数万年的传承,望空曾经说过,《万剑归一》的精华,基本都是金丹境以上才能修练,就像欧阳和丰在广义阁仙顶亭看到的金丹剑魂者们的演法,比较而言,筑基境能学的,都是基础的不能再基础的东西。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污黑》《叶清心启》《从今天开始当城主》《西游之一刀999级》《沈医生的控妻症》《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200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