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陪伴转生的你

    ”师妹,玄武护法师兄两字,也就你我几人私下里说说还可,可莫要在外胡乱称呼,会惹麻烦的……“

    ”知道了,知道了,师兄快说嘛……“风夙暗笑晚风师兄谨慎,就这般话,都不知和她说了多少遍了。

    “你的意思是?” WWw.8Yue.ORG

    那么最后一次转生时,便是天道也不能抹杀这段永隽的记忆,她将摆脱胎中之秘的影响,带前世所有记忆转生,你将有和她相处一生的机会……………………“你想要交易什么?”沉默良久,欧阳和丰才问道,他不能确定,这是不是个圈套,陷阱,但他不可能错过这样的机会。“一只蛋,很普通的,对你没任何用处的蛋而已,就在你的兽魂袋里,我能感觉到它的气息。”‘一只蛋?’欧阳和丰先是一楞,随即反应过来,在暴风城白虎峰摸尸时他好像确实摸到了一只蛋,因不明用途,兼之来历不明,所以一直扔在那里很多年,没想到现在这个所谓的伟大魂灵竟看上了这个?什么普普通通,他才不相信这个声音,不过这和他没什么关系,如果真能有让郝静子转生的机会,不管他是什么鸟蛋,给了他又何妨?“我有几个疑问?”欧阳和丰恢复了冷静。“很好,我喜欢和冷静的人交易。”“如果我把蛋交给你,你如何保证会做到你承诺的一切?或者说,如果你不打算遵守承诺了,我能有什么钳制的手段?”欧阳和丰毫不客气。“没有保证,你更不可能威胁到一个活了两个纪元的魂灵。”声音依然平静,“你需要知道一点,我能存在百万年,凭的便是对天道的遵循,对诺言的信守;一丁点儿的蝇头小利,还不足以改变我遵循了百万年的原则,这不值得,你可明白?”

    欧阳和丰也不较真,这东西能轻易把他拉入莫名空间,从层次上来看,他是拍马也赶不上的,“如你所说的九世转生,何时转?转在何地?”“你的问题,自有天道安排,非人力能操控,便是我也不行;但以我经验,每次转世,时间相隔不会低于一甲子,上则无限,至于转生之地,便在升龙大陆中,至于在哪个宣圣,便只有天知道了。另有一点你须谨记,转生不得修魂,此为法则。“”九世都不得修魂?为何有此限制?”既违诺于天道,当惩戒之,这需要解释么?不过最后一世解开胎中之秘后,前世记忆尽复,那才真正是大机缘呢……“至少六十年间隔,也就是说最少五百年,她便能完成九次转生?“是的,但那是最少……也有可能是五千年,或者五万年,此为天道循环,外力不可乱。五千年?五万年?你觉的我能活那么久么?

    “谢谢,劳烦你了,就放在这里吧。”欧阳和丰拍拍身旁的草地。看着小姑娘绞着手想留不想走的样子,欧阳和丰笑了笑,前几天心情不好,恐怕也没给小姑娘多少好脸色,今日郁闷尽去,当然不会再像往常那样不近人情。

    “晚风,风耀怎样了?那些灵丹可合用?”在神耀无极巅欧阳和丰买了很多疗伤灵丹,郝静子没吃几颗,剩下的欧阳和丰便全给了这两人,和他们自带的劣质伤药相比,欧阳和丰给的无疑高档太多。“谢谢玄武护法师,哦不,含鸦师兄,”风夙一时口误,不过看欧阳和丰也未在意,偷偷吐吐舌头,“晚风师兄和哥哥服了师兄的灵丹后,都已无大碍,想来再过几日便能下地行走……”

    “索伊师叔葬了么?”欧阳和丰和索伊在万本武宗时统共也没见过几面,估计便是当面想认,索伊也识不得如欧阳和丰这般的武宗炮灰;但无论索伊以往如何,便只凭七日前那粉身一抱,任何过失也消去了。“葬了,便在三天前,葬在张铁林掌门,莫德法长老他们身边,我想师伯们对此也不会有意见的。”风夙低声哽咽道。人是最复杂的生物,魂行者也如此;再勇敢的人也有胆怯的时候,而再懦弱的人也有无畏的那一刻……又有多少人能做到一生如一?“往逆轩城报信了么?合老那里可有何建议?”欧阳和丰转移了话题,这些日子,沉重的离别太多,压的人有些透不过气来。“人还未到,但有书信了,合老说,族中魂行者九成会过来,但凡人却没有几个愿意……”这是非常正常的现像,魂行者当然愿意来悟道福地,因为这里有充沛的魂力帮助他们修魂;但凡人就未必如此想,留在逆轩城,他们虽是小家族,但也勉强称得上是人上人,如果在修魂者的福地呢?他们就是螻蚁……这世界上又有多少宁愿当螻蚁而不愿当人的?

    两人都变的有些沉默,欧阳和丰在考虑将来如何和合老一行解释关于万本武宗重建的问题,不知道他们能否接受神耀天派对悟道福地的处置;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智判断自身实力和理想的差别,也总有所谓一腔热血却做些损人害己的事的。

    这与我无关,我只提供一种可能,一个机会……对你们来说,便是个赌博,赌她的命,也赌你的。如果你觉的自己肯定活不了那么久,那你完全可以选择不交易,天道之下,我也不能强迫你。我怎么联系你?

    你无须联系我,我也不会在一个螻蚁身上浪费太多时间……若交易达成,那女子转世时,我自会告之于你,除此,你我再无其他瓜葛。“

    欧阳和丰叹了口气,和这东西说了这么长时间,其实是想知道更多有关郝静子转生的信息;但这老东西口风甚紧,滴水不漏,搞的他也毫无办法。“如此,我同意此次交易,却不知怎生把蛋交接于你?需要退出这个空间么?”欧阳和丰还想做最后的努力,至少也要看看这个轮回坤是个什么东西。从头到尾,他和这声音的交谈都是被强行拉入空间,这太被动。“无须如此复杂,你若心肯,我自然便能拿到……”

    欧阳和丰神魂被踢出空间,他急忙摸摸腰间,兽魂袋还在,里面那只奇怪的蛋却踪迹皆无。再看四周左右,也无丝毫的异像,或者存在任何不明之物。这老东西,似乎无所不能,又好像不得不遵循某种规则的限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似乎又有机会见到下一世的郝静子?还是十五岁,青涩的郝静子?然后,陪她一生?更让人畅想的,是这样的郝静子他还能见九次?她会转生在哪里?漠北?还是东方稀封?她会转生在什么家庭?大族巨富?书香世家?还是升斗小民?如若见到十五,六岁的她,也不知她是何身份?丫鬟小姐?江湖儿女?真的很让人期待……九世的陪伴,不知能否回报她这一世的倾情?这么些日子,欧阳和丰终于少见的露出一丝笑容,抚摸着冰冷的墓石,轻声笑道:,投胎可要投准点儿,别太丑,也别太瘦哦,否则老子可不见得就一定要你……死亡不是结束,只是走出了时间……

    “师兄,你一天没进餐……我给你带来些吃食……”风夙期期艾艾的走向前,欧阳和丰醒来后,每一天她都会送来精美的食物。在她这样年纪的女孩子心里,强大,神秘,冷漠,往往代表着巨大的吸引力。

    风夙瞪了哥哥一眼,给两人倒了杯水,坐到榻前,看着晚风,一脸憧憬道:”那不如,再说说玄武护法师兄的事吧?“

    晚风叹了口气,自从知道神耀含鸦魂行者竟然也是武宗旧人,这个师妹就再也无一刻不停止问过,

    此次神耀天派在悟道开办坊市,作为福地原主,武宗也分得了几间殿堂;书籍早已发出,就是不知道逆轩城合老他们几时能收到?只有他们区区三人,还是二重一轻三个病号,能照顾好自己就不错了。

    风夙,晚风,风耀三人,就在眉山租住了一个院子,因晚风,风耀伤的不轻,还无法随意移动,故此,一切操持都由风夙亲手督办,这几日下来,也是累的不轻。

    如我这般伟大的魂灵,绝不能忍受她这种对协议的背叛,所以,我决定在她死亡后,拘禁她的真灵交付与天道,让她在不断的转生中补偿她应该付出的代价!”“卑鄙,你有什么权利拘禁他人的灵魂,你……”欧阳和丰很快停止了谩骂,似乎有哪点不对劲?“恩,还算不傻,你猜到了什么?”声音开始变的狡猾起来。“你……我……”欧阳和丰有点口吃,他被自己的猜测吓到了。

    那个声音变的严肃起来,”正常情况下,那个女人将通过我,在天道的安排下,历经九次转生,尝遍红尘磨难,才能最终和常人般投归阴府,进入正常的轮迴……但如果我们有所交易,也许便会有所不同。“”什么不同?“欧阳和丰彻底不能冷静了。

    ”一切归于天道,女子每一次转生虽然并不由我控制,但年满十五及笄之年天心共振时,我便会感受到她的位置并告之于你。每个人死亡时,都会有短短的恢复前世记忆的一刻,如果此时你作为她心目中最重要的人陪伴在她身边,那么这份记忆就会更深刻,更牢固……如果你能坚持九世,每一世都是她最重要的人,每一世都陪她走过最后一刻时光,陪她一起共渡那段短暂的前世回忆,

    “其实魂行者转生后的每一次渡劫,都并不保证肯定能成功,三年渡一次,越往后越艰难;那个女子天资卓绝,气运也很好,所以在假丹之前一直没有失败过,这让她对自己充满了信心。但她不知道的是,最后一次是不可能成功的,这是天道递减原则,任何人也不可能不劳而获的回到自己原有的境界,对这女子而言,假丹便是她的极限。所以,无论是她与人斗法而死,还是安静的渡劫,其实结果都是一样的。”“如果最后一次渡劫失败,会死?”不是如果,是必定。作为为她提供了这一切帮助的好心人,我会收取她的灵魂和修为作为报酬,很公平。”声音仿佛在说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虚伪的魂灵,你这是在诱骗他人为你提供灵魂和修为,以转世重修为诱饵,我说的对么?”欧阳和丰一眼便看穿了这个声音的把戏。“不,你说的并不准确。每一个企图转生者,成功的可能,失败的惩罚我都对他们说的清清楚楚。我承认我有需求,同样的,转生者也有渴望,一个巴掌拍不响的,所以,我说这很公平。”“你拉我进来就是想和我说这些?让我知道你的公正?”欧阳和丰对这鬼东西的意图一无所知。

    “不,从一开始,我便和你说过,你身上有某个让我很感兴趣的小东西,我愿意和你做笔交易……”我不会和害死我妻子的人做交易,不管交易什么,不管对我多有益……这一点你无须怀疑。”欧阳和丰斩钉截铁的拒绝道。“不要说的那么绝对,年轻人,漫长的岁月告诉我们,一切皆有可能。”声音老神在的说道:

    ”师兄我,其实是有眼无珠的,也不单单是我,当初万本武宗内,有一个算一个,又有谁知道玄武护法师弟竟有如此本事,不仅能学得剑魂者之法,而且还能筑基斩金丹……郝静子被葬到欧阳和丰和她曾经一起挑水处的山坡上,这里有一处泉眼,清澈灵洌,郝静子最爱干净,想来一定会喜欢这地方。欧阳和丰就近搭了间草棚,便在这里陪她。今日是郝静子头七的日子,也是欧阳和丰醒过来的第五日。简单用山坡上的小白花编了个花藍,从一早欧阳和丰便一直在陪她说说话……他们认识的日子加起来也没超过六十天,很多话也没说完;欧阳和丰是个清冷的性子,比不得郝静子唠叨,今日便索性陪她一次说个够……”也不知该唤你好呢,还是镜子?算了,你前世与老子无干,便还是唤你镜子吧……给你找的地方你还喜欢么?知道你好洁净,这地方僻静,却没人来洗衣淘米的……去了那边也不知道有鱼吃么?我跟你说,鱼不能多吃的,吃多了容易长脸疮,也是麻烦的…万本武宗是暂时立不起来啦,没办法,就那么大猫小猫三,二只,实力不行,真重开山门也还得被人灭,再说吧……你说,你说你一活了几百岁的老妖怪,非要出来玩这卿卿我我的戏码,难受不?……老子也是疯了,还陪你玩……从此一辈子就不找女人,我可能做不到,但妻子,便是你一个,永远都不会变……………………说到底,是我害了你,不是我贪心,找那该死的轮回坤,也不会误你大事,我……“欧阳和丰喃喃自语着,不过这句话还未说完,只觉一阵天旋地转,”轰“的一声,神魂又被拉进一处莫名的空间。”咦?怎的便都是我的错了?今日却须与你辩个明白!“一个生硬而又似乎熟悉的声音响起。如果说前次在面对这个轮回坤时,欧阳和丰心中还有一丝敬畏,那么现在的他则一切都无所谓了,”随便探测他人的思想是很无礼的,您既然活了至少二百万年,不会连这点最起码的礼貌都没有吧?或者,都活在嘯天犬身上了?“虽不知嘯天犬为何物,但我能感觉到你的愤怒,虽然不能理解,一个生存了二百万年的伟大灵魂也不会和一个螻蚁一般见识。声音一如即往的平淡,”然则有些事你必须搞清楚,一切的选择都在尔等转生者手里,我只是被动接受尔等的要求,所以,这个锅,某不背。还有一点,正所谓天道有偿,因果循环,有所得,则必有付出,遵此而言,那女子的结局也无非早几日晚几日而已,你以为你能改变?”

    “何意?”欧阳和丰不解。“转生,转生,每一次均可封印修为魂力,以待来生冲击下一境界,若此法可行,岂不是人人皆可登临上仙大境,超凡入圣,如此简单,你觉的可能么?”

    “那个女人,从我这里得到了她需要的——八次渡劫成功,原本第九次我会连本带利的收回所有的一切,可是她竟然把最后渡给她的修为都拿去斗法了,这让我失去了本该属于我的东西……

    ”夙妹,你且歇息歇息,这些琐事,其实在镇上找个心细的代劳便是,也不须你亲自动手……“晚风看风夙前后操持,心有不忍道。

    ”无妨,妹妹她闲着也是难受,不如做些事还好些,别人不知道她,我这当哥哥倒是清楚的。“风耀大咧咧道。

    晚风被逼不过,又叹了口气,这几天来,叹气好像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污黑》《叶清心启》《从今天开始当城主》《西游之一刀999级》《沈医生的控妻症》《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200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