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宝物会说话

    欧阳和丰一手推开院门,根本没有敲门的打算,仿佛推开的,便是自己的家门……然后他看见,石碾旁,一个蒙面的女子,丰腴婀娜,绰约嫣然……无比的忽然,仿佛把脑中想的,搬到了现实……楞了三,二息,喉头有些发紧的欧阳和丰。

    “师兄,你知道横老住哪里么?虽然眉山不大,但以我看来,数百户还是有的吧?”风耀一脸期望的问道。晚风尴尬的一笑,以前在万本武宗,下山时总是遇到如横老一般的凡人居住者,熟是很熟悉了,但若问他住哪儿?这个真不知,毕竟,横老也不是专业的潜伏者。看晚风闭口不答,风耀退了一步又问道:“那横老的全名呢?名字总该知道的吧?难不成我等进镇后要一家一家的找?”看晚风还是摇头,风耀便有些急燥,却被风夙拉了拉衣角,“哥哥,晚风师兄,找镇上的南北混货铺子,估计也没几家,应该很快的。”晚风连连点头,几人便往镇中走去。

    毕竟,把圣龙大陆所有的仙荒者加起来,那也是个相当大的数目,小门派太过得罪他们,虽不至于灭门灭派,但无休止的骚扰,也是件很麻烦的事。所以,贼小义很愤怒,他觉的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没人天生就是贼,特别是在修魂世界做贼,是个风险很高的职业。

    “再快也没有你快吧?你现在……汇元?金丹?”欧阳和丰并不是在乎对方上位魂行者的威压,只是这种感觉,让他不习惯,坐在对面的人儿,亲近而又陌生,疏离而又似乎心连。欧阳和丰大步迈出院门,既然做出了决定,也不再瞻前顾后。婆婆妈妈,这不是他的行事作风。现在便去宝物的藏处,无论有,还是没有,总得有个了断。然后买条肥鱼回家……告诉她自己的秘密,然后撬出她的秘密,谁也不许藏……我是剑魂者,不应束缚自己……无论是剑,还是心。因为神耀天派对弟子最少修炼三年的要求,他晚来了三年。

    欧阳和丰并不觉得这次武宗之行有多么危险,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年。东西要么早被取走,要么无人问津,无论哪一种,也没有圈套的可能。很简单的逻辑……他太自信了……没有太过刻意的掩饰行径,不需要,现在的眉山,确实一个日辉圣教弟子也没有。

    ”我还以为找到你要费不少周折,没成想竟这般容易。“”容易?你莫不真以为,凭你那弱到几不可查的神意就能发现我?此间福地主人已经找了我几年,你问他可曾找到什么?“神秘的声音说道。那为何我会站在此处?难道你我有缘?“欧阳和丰玩笑道。”年轻人,等你活的更久些,你就不会再这样轻言缘字……“声音平静的道:”要想找到我,两个条件,要么境界修为高过我,要么,你是转生者……年轻人,你是哪一个呢?“

    欧阳和丰心中一紧,难道,他穿越者的秘密被看出来了?那声音哈哈大笑,声波四散环绕,”你不用紧张,在我诞生灵智的两个纪元里,如你这般的转生者,我已见过无数矣……“”那么,现在的你打算认主了?“欧阳和丰想当然的认为,找到了宝物,又与自家有缘,下一步当然便是认主了,书上都是这么写的,有错么?”认主?哈哈,哈哈,哈哈哈……一个不自量力的螻蚁,两个纪元了,再没听过比这更可笑的笑话,螻蚁,告诉我,谁给你的勇气,竟想役使一个生存了两纪元的伟大魂灵?“欧阳和丰尴尬的有些无地自容,这个声音说的对,你凭什么?但对解决尴尬,欧阳和丰有自己的一套办法,那就是转移话题,“一个纪元?是指什么?多少年么?”“一个纪元便是一百万年,我活了两个纪元,便是二百万年,至于零头么,就不提了。”声音继续道。

    欧阳和丰对这个未知的魂灵不置可否,它愿意怎么吹嘘且由着它,有一点,起码它比他欧阳和丰的年轮大多了,这一点还是可以肯定的。“那前辈拉我进来,可有何见教?”不愿意认主也无所谓,说实话,欧阳和丰现在修剑道修的不错,对莫名其妙的找个老爷爷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坦白的讲,因为你转生者的身份,你我才有相见的可能;但我之所以拉你进来,却是因为你身上有一件对我来说有点儿小用的东西……”这个声音说这些话时,一点儿都不难为情。“您都活了两百万年,还能看上一个不过才活了三十年魂行者的东西,恕我直言,您这眼力,是不是低了点呢?

    速战速决,一会儿趁天光没暗,还得下风流溪摸条肥鱼呢。酉时初的谷口街道冷冷清清,正是生火做饭的时辰,以往喧闹折腾的孩子们早已跑到镇外风流溪旁,从那里可以看到外来的魂行者们御空而过,各种奇形怪状的飞行神器在划过天空时,总能引起孩子们压抑不住的欢呼声,偶尔还有凑趣的魂行者故意放个色彩绚丽的法术,这是孩子们的节日……离镇东第一根灯柱还有七,八丈时,欧阳和丰停下脚步,他需要最后确定一下周围环境是否安全。

    旁边不远处一间房屋中走出一个妇人,看了欧阳和丰这边一眼后又退了回去;这很正常,久与魂行者相处的他们,很清楚其中的尺度,少管闲事,别看热闹,否则磕着碰着,就是大麻烦。一切平安,欧阳和丰很确定没有窥视者,然后他走到灯柱前。东西在哪?欧阳和丰完全摸不着头脑,于是他飞到三丈高处,从灯头处开始检查……灯油很充足,看的出来,日辉圣教在日常维护上并没偷懒;灯油是由魂石碎末,动物膏脂,香料混合而成,欧阳和丰检查的很仔细,没有异常。

    然后顺灯柱向下,灯柱由悟道山本地产的岩石垒成,欧阳和丰当然不可能把灯柱拆掉一块块的检查,但魂行者有魂行者的办法,神意扫过,不厚的灯柱还难不住欧阳和丰的探识。仍然没有发现,欧阳和丰也没什么可惜的,他本来就报着可有可无的心态。他决定再往灯柱下的地面探识七尺,如果还没有,那便打道回府抓鱼去也。对坚硬的地面来说,七尺是他神意探查的最大距离…但根本没到七尺,萃不及防的,仿佛另有一股磅礴的意志往上一迎,”轰“然间,欧阳和丰的神意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空间……无忌教主正在静室用功,瞬突间,却清晰的感觉到了一种苍莽古老,又仿佛时光交错的气息……他霍地起身,纵起金光直奔那股气息的源点,同时给日天恒发出一魂修旨:全力开启法阵,听他调配,其余弟子,各守其位,不得妄动。

    当初镇上既然已经想的通透,也不再心神不宁,她刚刚闷下一大锅香米饭,正等着欧阳和丰的麻辣鱼……

    当那股熟悉的荒古气息传来,再没人比她更清楚那意味着什么。当初镇上神色大变,丢下手头的活计秘向镇东,她不明白,为什么在这最后的关头,竟会发生这种异像?是轮回坤渡功提前?还是日辉圣教无忌教主终于有所发现?欧阳和丰发现自己的神意被拽入一个陌生的空间,无光无暗,无天无地,时间更仿佛停滞了一般……一个时远时近的声音,好像暮鼓晨钟般响起:”陌生人,缘何来此?“”不是你拉我进来的么?“欧阳和丰马上意识到这很可能就是那个张铁林口中的所谓宝物了,器物有灵,在升龙大陆不算新鲜,一些天生之物,也包括重义,都是有灵之物。

    不过也快了,这次轮回坤渡功应该便是最后一次,等我完全恢复功力,再看日辉小丑的下场。”声音莫名其妙的又变的快乐起来,“也不错,不是这个身体,他会喜欢么?……这个小贼,口味真的好差呢。”“哑姑我已经让她离开眉山,这里将有大变,不适合她这般的凡人……还有三个时辰,月圆之时,便是轮回坤最后一次渡功的一刻,我也将重回金丹巅峰……可为什么,我却没有应有的喜欢?是因为万本武宗么?门派散了,便是赶走日辉圣教,还能回到过去么?张铁师兄,莫德法师弟,他们都死了,留我一个,可这么重的担子,我也支撑不起……或许应该去找小贼……两个人,吵吵闹闹的,早起有豆花喝,晚上有辣鱼吃……真的好想啊……”女人低声呢喃,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外人听了,还不以为是个失心疯的……但女人很清楚自己在想什么,很多年了,她一直便这样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己说话给自己听……远处的街道传来一阵脚步声,女人敏锐的感知告诉她这人正朝小院走来……是发现我了么?还是有人怀疑?女人本来柔和的目光变的锋锐起来,有了这二十多年凡尘间的经历,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优柔寡断,患得患失的小女孩……

    没有魔气波动,应该不是魂行者?步履矫健,武者?脚步声越走越近,女子却忽然犹豫起来,那脚步声……为何有些熟悉?她有无数种方法,能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离开这个院子,但她却没有动,犹豫,期盼,思念,夹混在一起,织成一张网,网住了她的身体……脚步声停在院门前,然后,一只大手熟练的往门楣处一掏……女子浑身颤抖,如此突然,她还没准备好怎样去面对,她有一种转身逃掉的冲动,却仿佛被人施了定身术,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咦?”没有摸到铜钥,门外的男人稍一犹豫,便一手推开紧闭的院门……

    在风流溪中弄了两口水喝,溪水还是那么的甘甜,这时的欧阳和丰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已走到以前和当初镇上挑水的地方附近,那次挑出的不仅是溪水,还有个大活人,和一条肥鱼。沿河而下,风物依旧,欧阳和丰触景生情,仿佛看到前面不远处当初镇上生气快走时,臀腰扭动间的风情……一次美妙的挑水,捕获了一条大青鱼……一份麻辣的水煮鱼,捕获了当初镇上的心……那个夜晚,如此美妙……

    翻过两座小山,很快的风流溪出现在眼前,顺河而下没几里便是眉山……他不能御剑,也不能施法或者拍个速行法图,谨慎是必须的,好在魂行者身体强键,这点距离也不算什么。

    不为建立修魂家族……只为改变贫穷……薪火相传。贼小义继续向悟道山脉深处秘去,他有预感,如果现在选择退出,福地法阵处会有巨大的危险在等着他,所以,现在不能走,只有反其道而行之。既然你日辉圣教做事不留余地,就别怪七爷卷你个鸡犬不留了,贼小义恶狠狠的想到。

    对坐于木桌两端,欧阳和丰和当初镇上面面相觑,在初期的兴奋,不敢置信之后,两人都回归平静,反而有了一丝尴尬的感觉。

    “你都筑基了?真的好快呢。”当初镇上早已摘下了蒙巾,容颜和几年前相比,丝毫未变。

    贼小义也曾有过高光时刻,那是他少年时,感悟成功的那一天,小城里的父老乡亲,认识不认识的,富贵的贫穷的,都涌到他家宅邸祝贺,他大地主出身的父亲从来没笑的那么开心过……他其实叫贼小义,排行第七,感悟成功后才改名小义,因为他的家乡叫义云镇。剩下的事便顺理成章了,进了一个小门派,然后,虚度人生数十年……

    等他胡子都白了,一次偶然经过家乡时,看到破败的老宅,越过越不如意的族人,还有早丧的老父亲,他才知道……他的修魂没给家族带来任何好处,而是更大的负担。明白的晚了点,好在还有时间。于是他辞别师傅,准备回乡陪伴家人。天道就是这么捉弄人,在山门最后一个晚上,他竟然筑基成功了。拒绝了师门的挽留,已经完全看开的他还是回到了家乡,至于金丹,他根本连想都没想过。开办族学讲堂,接济含门孤寡,培养士农工商,数十年修魂的经历放在家乡偏僻的小镇,绽放出文明之光……不敢泄门派所学,但修魂数十年,一些旁门功法,孤本单传还是有的,于是在家族后辈中,又发崛出了几个徒弟……问题来了,资源从何而来?不仅他本人,还有几个需要资源的徒弟。积蓄已尽,又没有炼丹画符制器的本事,斗战稀松,只有阵道还算小有所成,秘术犀利……他的特点,天生就是吃孤魂者这碗饭的。

    便是无忌教主自己,也猜测轮回坤藏于山门内某处的可能更大些……他不相信这种东西郝镜子敢带出去,已经转生的她根本没能力保证宝物的安全。所以,暂时的,眉山很安全,也很安静,整个下午只有两波外人进入镇内,一前一后,欧阳和丰在前,晚风三人组在后。但这种安全并不长久,在对混进山门的古老职业者进行清理后,必然会轮到晚风等这样的漏网之鱼。贼小义把秘术发挥到极致,顺手又在几处弯角分岔处扔下几个遮掩阵法,这才勉勉强强把身后的追兵暂时摆脱掉,但他心里很清楚,借助法阵的帮助,作为地主的日辉圣教用不了多少时间就会再次找到他。

    真是见了鬼了,走南闯北数十年,就没见过日辉圣教这样,对他们这些人不依不饶,穷追猛打的小门派,贼小义一边回复魂力,一边暗恼。大部分情况下,这些中小门派对他们不过是警示,驱离的态度,很少有较真成这样的。

    于是,贼小义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这条路,在义云镇,他是人人尊敬的上真长者,出了镇,把皮一换,他就变成了修魂世界人人厌恶的孤魂者。

    事过境迁,他今日重新走在风流溪旁,只不知伊人却在何方?他有一种强烈的令牌,想回小院去看看,石磨石碾,木凳木桌……理智告诉他,这个时间段回小院没有任何意义,他不应该是个轻易被感情支配的人……他是魂行者……是剑魂者……但就算是魂行者,也总要有恣意纵情的时间吧?就算是剑魂者,也得有放飞自我,随心飞扬的一刻吧?总不能,修成个一块石头吧……

    “这具肉身,资质还是差了些,否则我现在的修为,不至于才将将假丹境,一定要有血脉联系的胎儿,真是麻烦呢。”一个声音轻轻的。

    这真不能怪晚风,魂行者和凡人间的距离,差别,在大部分人心里,都是根深蒂固的;对魂行者来说,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即使是认识十数年的旧人,他可能知道你姓什么,却绝对懒得去问你全名叫什么。日辉圣教的主要力量都放在了山门内,尤其是开山会将至,更是抽调了绝大部分弟子上山帮手,而眉山,作为一个凡人居住的小镇,当然引不起任何客人的注意。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唇枪》《从今天开始当城主》《西游之一刀999级》《污黑》《沈医生的控妻症》《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199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