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求人办事,危机解除

    风氏去神耀拉拢剑魂者,确实不是为了逆轩城些许商业利益,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希望搞好关系,未来在光复武宗之时,能得到些来自剑魂者个人的帮助,门派就不用想了,神耀天派眼中怎么可能有这么芝麻绿豆大的势力?

    但现在形势比人强,别说光复武宗,就连落脚的地方都快没有了,孰轻孰重?只要不是傻子都明白。说到底,光复武宗可以当成个奋斗的目标,却不能当饭吃。目标,可以摆在那里时不时的激砺下自己,这一代做不到还有下一代嘛,儿子做不到不是还有孙子嘛,饭,却是天天要吃的。欧阳和丰点点头,“可,需要一些准备……”还未说完,风耀抢着答道:“先生放心,有关资料都已准备齐整,逆轩匪,天一兽庄,商队被劫具体情况,钱氏人员组成等等,都是妹妹亲自收集,保证准确全面。”

    众说纷纭中,合老一一安排任务,准备明天可能的大战。风夙心细,看见一旁的晚风有些闷闷不乐,心中也猜知是怎么回事,便安慰道:“晚风师兄莫要担心,索伊师叔不会有事的。” WWw.8Yue.ORG

    说罢,再次飞了出去,这一次是真的御剑而行,目标直奔城外天一兽庄钱家堡,他可没时间和那些逆轩匪兜圈子,找到钱家正主,简单,直接,暴烈,这才是他的最爱。风耀脸红的猪肝一般,欧阳和丰的嘲讽深深刺入在场每个人的心中,他一把提起眼前的人,大耳刮兜头便扇了下去……愤怒都是一样的,但反应却各不相同,晚风一咬牙,冲合老说道:“我去组织些忠诚可靠的,晚上的巡夜便交给我吧。”说罢,也不等他人同意,径自扭头离开。欧阳和丰并不知道风氏大宅后来发生了什么,按照风夙的地图,出城一路向西,半注香不到便寻到了天一兽庄。

    钱家堡就建在兽庄平坦的草原上,紧挨泉溪,背倚山风,占地巨大,数百口人聚居其中。现在已是半夜了,没有多少娱乐方式的人们早已踏入梦乡,只余下几个巨大的篝火堆还在熊熊燃烧……

    钱不少瞥了小儿子一眼,他有些失望,这么些年的言传身教,这老二依然是不开窍的顽石;他是粗鲁之人,言语粗俗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于是一扬手,抽了小儿子一个嘴巴,“那是老子的魂石,跟你小子没毛的关系,老二,你小子从小到大,除了花魂石糟蹋家资,可曾赚过一个魂石?现在你倒心疼起来了?”老子揍儿子,钱家家规大家都看习惯了,也没人大惊小怪。“那你倒是说说,不给怎么办?”钱最多脖子一梗,从小被打惯了,他也不惧,“这剑魂者不过一人,就算他剑术高绝,也掩盖不了他筑基的本质,父亲汇元期至少能打个平手吧?再有我三位筑基魂行者相帮……”“呯”钱不少又甩了他一耳刮,“干你娘,合着你的主意就是让你老子上去和人拼命是吧?”老大钱最横看不过去,拦住父亲道:“老二,你需知道,杀人解决不了问题,先不说能不能杀的了,杀完了,然后呢?虽说这剑魂者是为践盟契而来,神耀天派一般不会管,可他总有师兄弟吧?总有亲朋好友吧?神耀天派那种地方,随便来个人,你让钱家怎办?我钱家根子都在这偌大的兽庄上,也不能打包跑路啊……“”早知如此,那当初何必惹他风家?现在这样,不是脱了裤子放屁?“钱最多就是不服。

    钱不少举手又欲打,想了想还是叹了口气道:”我钱家之所以能壮大至今,便在于不断的蚕食弱小,数年前我盯上风家,这本没有错,之所以现在失败,不过是风家走了一步好棋——和神耀天派有了勾兑。失败便失败了,有何了不得的?我钱不少这数十年中,失败的次数还少么?爬起来继续找下一个目标就是,关键是你得留着脑袋,如果脑袋丢了,那才是彻底败了。“看着众人,钱不少继续道:”修魂世界有修魂世界的规矩,不能由着性子喊打喊杀,以风氏那点子实力,想要他什么东西,直接杀过去就是了,我何苦这些年费尽心思挖坑设计?

    不如此做,就在于今天你由着性子夺了风氏地盘家产,明天就会有更强大的势力来夺你的……哪怕明知道这规矩不过是张虚伪的面皮,内里指不定藏着多少龌龊勾当,但皮就是皮,总能挡些风雨不是?“”为何不当面直接说清楚,非要躲在这里多此一举?“

    ”堡中人多眼混,你不要脸老子还要呢;再说了,那剑魂者什么脾气谁知道呢?万一是个暴脾气不管不顾的动手呢?“钱不少奸诈的笑笑。”那我等何时才能不顾忌这面皮规矩?能由着自己心意做事......“钱最多声音低了许多。看着儿子被打的略显浮肿的脸,钱不少心疼的伸手揉了揉,”等,等到你们能同样进大派光宗耀祖,等你们能结丹成婴……儿子不行就看孙子,总能等到那一天的。“欧阳和丰直接回逆轩风家,找晚风要了个房间休息……他这里沉着个脸,风氏几个管事的猜不透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敢去问,这样磨到天亮,晚风,风耀几个正思量着怎么请示上真何时出发,没成想大宅门外却突然传来一阵骚乱的声音。”慌甚?门外发生了什么,一个个慌慌张张的?“晚风几人匆忙赶到大宅门口,却被门口一溜的马车驮牛唬了一跳,正莫名其妙间,一人从车队中走了过来。

    还是那个钱管事,还是一脸平静的笑容,仿佛不知道这次前来的使命似的。在钱家堡,若论面皮之厚,他是仅在家主钱不少之下,也难怪这些出头露面的差事都由他来处理。”魔蛇筋九十斤,天峰黑莲花二十朵,独角驴三百匹,还有些药草混物,魔窟兽皮等等……合计八千余极品魂石,我给您凑个整,便算九千魂石的货物,您看还有何错漏之处?“当晚风,风耀,风夙等几个人听到钱管家的报账时,都不禁楞在当地……这怎么回事?这些货物不是都被劫走了么?这钱管家怎么看起来不像是来追讨赔偿,倒像是来退赃款的呢?送回的财货中,也有属于欧阳和丰的一份。

    那是一个精致的青色玉匣,打开来,里面放着一卷紫色的蛟筋。这是千年魔蛇王之筋,已经不仅仅是珍贵的问题,而是根本的有价无市,这个钱家……看着外面风氏族人兴奋的点检货物,他忽然感觉有点意兴阑珊……和老辣狡猾隐忍知进退的钱家主相比,外面的这些风氏族人简单幼稚的可怜;同样都是家族,怎么差距这么大呢?可以预见,钱家有这样的家主掌舵,家族大兴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而万本武宗的光复,指望这些年轻的风氏族人?欧阳和丰无奈的摇摇头……到了中午的时候,晚风等三人一齐来请含鸦先生赴宴,略表谢意;却不料在房间外几次轻声呼应都没有回答,房内静悄悄的,几人心中升起不安之意,风耀最是心急,推开房门一看,屋内干净整洁如新,却哪有人在……”这,这是,先生这是走了么?“风耀急声道。风夙眼神晦暗,”不走还待怎地?一直留下来为风氏出力么?我等不过在聚会付出数百魂石代价,却收获了上万枚……缘已尽……“晚风长叹一声,续而面现坚定,转身便走,却被风耀一把拉住,”师兄哪里去?“

    欧阳和丰御剑飞入钱家堡时并没有人发现他,这里不是门派,也不是福地,对魂行者的防范并不严。

    并不是每个家族都负担得起法阵的布设和消耗的,堡墙,栅栏主要都是为防狼所设;至于钱家主的所在……欧阳和丰环顾整个钱家堡,终于发现了一处被小防御法阵保护的建筑。

    掏出一枚法图,这还是上次在白虎峰摸尸所获,一直扔在储魂戒里,价值不高也懒的卖,这次正好用上。这个法图,最低级的筑基期法图,威力有限,发动缓慢;但它有个好处,那便是音响巨大,声势惊人,拿来扰人清梦再好不过。法图在篝火中炸开,发出的声音在平坦的草原上传出很远,整个钱家堡都被惊动了,人们从各自的木屋钻出,衣衫不整却各持刀剑。混乱只是暂时的,很快的,在有地位的领头者的喝斥下,人群安静下来,排列成队;显然,这个钱家不简单,整个钱家堡凝而不乱,猝而不惊,行事颇有章法。但让欧阳和丰疑惑的是,折腾了这么久,就是个凡人也早被惊醒,可这被法阵保护着的建筑,却一丝一毫动静也没有,当真匪夷所思啊;是没人?在闭关?有埋伏?以欧阳和丰筑基境的神意是无法看透的……反正欧阳和丰是不打算进去,要想知道钱家的在卖什么关子,一只飞剑足矣……就在欧阳和丰准备放飞剑试探建筑中是否有人时,外面的凡人人群中,一名年纪甚大,白发白须的老者走到欧阳和丰身前,不卑不亢的行礼道:“小老儿钱多,见过神耀上真。”欧阳和丰心中一凛,面上却随意道:“长者此来,有何教我?”钱多从怀中取出一封书籍,恭敬递上,“家主有急事在外,不能在钱家堡款待上真,殊为遗憾,特留下此信明志,上真看过此信,便一切明白了。”欧阳和丰疑惑的接过书籍,事情的发生完全出乎他的预料,行藏败露,钱氏早有准备,是不是接下来便是埋伏四起?这,这剧本不对啊……

    一目三行的看过书籍,欧阳和丰更加惊讶,“你主真不在堡内?”钱多面不改色,“家主确实不在,上真若不信,可在堡内随意搜寻。”

    欧阳和丰环顾四周,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越来越有意思了,这个世界的家族,真正不简单呢……“如此,打扰了。”把身一晃,御剑离去。在距离钱家堡三,四里外的山腰处,一行人正沉默的注视着远处的家堡,从这个位置看,除了人影还区分不清外,大致的建筑篝火马匹都可以辨认了。这一行人,正是钱家家主钱不少,三位族中筑基魂行者,两个儿子……“父亲,为何便如此轻易就放弃几万魂石的赔偿?”大声抱怨的是小儿子钱最多,“放弃便放弃了,为何还要赔上逆轩匪这些年抢下的财物?那可是仅万极品魂石啊,我天一兽庄一年下来也赚不到这么多……”

    几人目光稍一交流,互相点点头,已有了决断,为示郑重,由合老开口道:“风氏黯弱,被屑小欺凌,忍无可忍,还请先生出手,消了我风氏这场灾祸吧。”

    他是明白人,知道消灾和消灭之间的差别,在他看来,以风氏曾经付出的代价,去要求欧阳和丰灭钱氏一族,这无疑是不知好歹的。

    “如此多人聚会,所为何事?”欧阳和丰问到。 晚风也不隐瞒,一五一十把风氏目前处境细说分明,他在考虑是不是请这位含鸦魂行者出马,彻底清除逆轩匪。在这个世界,和魂行者的盟契并不是万能的,更不可能由得你随意支使,当魂行者觉的因果已尽,或者说,觉的付出已足够抵消得到的好处时,自然盟契约尽。想一年花百八十块魂石请个神耀打手,这种便宜事怎么可能?晚风盘算之时,欧阳和丰也在暗自后悔心理想来早了。

    “都给我闭嘴,此乃神耀魂行者含鸦先生,来践我风氏盟契,都散开,”在晚风,风耀,风夙的努力下,很快的,欧阳和丰被迎进大厅……

    所以当晚风听到索伊还活着的消息,便一心想着救出这位现在已是武宗仅存的长老,他把希望寄托在神耀天派的帮助上,但风氏既然请欧阳和丰出手钱氏之事,就很难再答应更困难的营救索伊的行动,故此晚风才苦恼不已。有一层他没想透彻,或者说不愿意去想;为什么风氏上仙都愿意解决钱家的威胁,这不是自私,更重要的是,索伊被捕半年,传出消息却还是好端端的,其投靠日辉圣教的可能很大;花费这么大的代价,去救一个很可能已经投敌的人,没有比这更傻的了。理智的人都会有如此判断,晚风看不透,不过是在武宗相处太久,关心则乱罢了。欧阳和丰其实并未走远,就凭空停留在风氏大宅上空十余丈处,浑身气机收敛。当夜暗月无光,风氏中又没有筑基魂行者,故此也没人发现。

    他在逆轩城哪里有朋友,之所以留在这里,只是……

    大宅前院小角门,一个人影一闪便没入街道中,这人自以为走的隐秘,前后左右都无人看顾,却哪里知道头顶十余丈处还有个杀神杵在半空中……半个时辰后,后院议事厅被人一脚踢开,合老,晚风,风耀,风夙等一干风氏重要人物还在商议,被这老大的动静吓了一跳,只见那个含鸦魂行者一挥手,几个人便如滚地葫芦般被扔了进来……“这些人中,至少有三个以上是企图外出报信的。”欧阳和丰语声冷淡,“作为一个家族,如果连内部团结都搞不好,那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早点分家产解散算了……”

    晚风脸色不自然的笑笑,“师妹,我知道,我也知道大家决定请含鸦先生解决风氏之难是首要,索伊师叔的事需缓缓再说……我也明白。”

    索伊是半年前被抓,但日辉圣教消息封锁甚严,等留在悟道福地眉山的细作得到消息,再传到逆轩城,都半年之后了。

    说罢,也不等众人再问,把身一晃,剑啸声中,秘空而去。众人面面相觑,也不知这剑魂者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真正来如影去如风…“嘿,这神耀天派果然了得,所谓擒贼擒王,直奔老巢,这气势,这风度……”

    “天一钱家我记得有三,四个筑基上修吧?家主更是汇元修为,这含鸦如此冒失,我看……”“这剑魂者怕不是一听有事,便跑了吧?”

    索伊魂行者当初执掌武宗秘术阁,不需直面生死时,其实是个很纯粹的技术型魂行者,待人和善,乐于帮助晚辈,在晚风这一批弟子中有很高的声望。

    是的,来早了,如果再晚上个半天一天,最好正巧遇上兽庄钱家在同城大族见证下来收取赔款,那这打脸该会如何之酸爽?

    欧阳和丰把这些乱七八糟的玩笑念头抛在脑后,做事,终归还需遵循本心,目光在晚风,风耀,合老等身上转了一圈,问道:“可需我出手?”

    风夙在旁小脸一红,却不料欧阳和丰却似乎没有多少怜香惜玉的心思,“不必,告诉我天一兽庄钱家的位置就好。”止住风耀几人的疑问,接着说道:“晚上我还要去拜访个朋友,明日一早便赶往天一兽庄,直接找钱家家主,你等准备好车架马匹驮牛,等我传信便是……”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污黑》《从今天开始当城主》《叶清心启》《沈医生的控妻症》《西游之一刀999级》《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无职转生~到了异世界就拿出真本事~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199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