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掉入圈套,风氏危机

    逆轩城……朔风地区最强大的国家,勋国的大城,靠近山峰陡立,因地势较高,城池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有白雾缭绕,故也有人称之为仙境难寻。逆轩城没有传送阵,传送阵建在勋国都城蛟谷郊外,这也是朔风地区唯一的一座传送阵,所有往来朔风的魂行者,如果不想御器飞行的话,就必经此处。欧阳和丰当然选择传送,哪怕现在的他控剑术速度了得,也不会真的御剑数日赶路,会累死人的……

    传送阵对现在的欧阳和丰来说是有优惠的,神耀天派有规定,门内正式弟子,私事可以适当要价,公事全免……很公道。传送阵后,辨明方向,欧阳和丰直接起控剑术直指逆轩城,没有停留。

    夜晚,风氏大宅后院灯火通明,风氏所有管事的,有些地位的,实力境界尚可的,都齐聚于此,他们必须拿出一个章程,是战是和,是赔是迁……由年纪最大,威望最高的合老族长。合老是武宗老人,上百岁的年纪,曾经也是武宗筑基期长老,因一次练功意外伤了根基,再无向上可能;宗门怜他对门派贡献颇多,又无弟子儿女,故派他远去逆轩城风家,数十年下来,风家在他庇护下也算蒸蒸日上,谁想现在遇到个霸道的钱家……“此事首责在我,事先未曾摸底,事后又看护不利,在晚风,风耀他们远赴神耀之时出了这么大的庇漏,实在是不可饶恕。”合老首先站出来,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他人老成精,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家族的团结,如果再内乱起来,那便无药可救。他年纪大,资历深,把责任揽过来也不会有人真追究他什么,却是可以减轻晚风,风耀等人肩上的压力,这些人都是武宗的未来,轻易损失不得。

    不过无忌教主并不认为索伊能知道多少内情,宝物当时在万本武宗也堪称绝密,少有人知;最有可能知晓的人都死的差不多了,掌门张铁林直接战死,心腹莫德法在送火种计划失败后也寻机自尽……至于这个索伊,看他那懦弱样子,恐怕也不会有人让他参与机密之事。不多时,索伊被带了过来,容颜枯槁,精神颓废,便如行尸走肉一般。无忌教主少见的站起身,虚手以引,一股柔和而又雄浑的魂力托着索伊直入椅中,嘴里还说道:”索伊小友新伤未愈,须得小心,莫要反复才好。“这无忌教主确实是个人物,能上能下,摆出一副嘘含问短的姿态来,也让人有如沐春风之感,好一番含喧后,无忌教主才切入正题:”索伊小友,你即为武宗长老,武宗之密,你知多少?“”不敢欺瞒教主……“索伊从椅中站起,颠颠巍巍的给无忌教主行了一礼。他自被擒后,心境已失,完全没了以往在万本武宗时的气势。不是每个人都像张铁林,莫德法一样视死如归,魂宗坚定;索伊不是第一个变节者,也不是最后一个。”掌门张铁林心思慎密,独断专行,我万本武宗虽有长老十数名,然大事皆张铁林一言而决。莫德法为其羽翼,其他一众人等皆有名无实,却是少有参与宗门决策。就如那密道,我等几个长老知道的便只一条,却不想莫德法竟从另一条逃脱,我等在武宗之地位可想而知……罪人所说,句句属实,还望上真明鉴。“

    无忌教主不出所料的点点头,“如此,武宗传宗之宝,你知几何?”“这个么,武宗掌门信物玄令剑算一个,不过随张铁林毁掉了,再有便是被你们缴获的那些了,称得上重宝的也就这些,武宗势力低微,实力不济,想来上宗也看不上眼……”索伊是知无不言,都过去了七年,万本武宗已成往事,还有什么可隐瞒的呢?“就只这几个了?”无忌教主运起神通,这一刻,索伊里里外外仿佛被看个通透似的。“确实便只这几个,其他的,还不如这些呢。”索伊也猜想到原来万本武宗可能有秘密,但他确实不知情,也不能胡乱猜测。“也罢,你先下去吧。”无忌教主挥挥手,索伊惶惶而去,殿中只剩下他和师弟日天恒。“师兄,你看?”日天恒默立良久,刚要开口说。无忌教主斩钉截铁道:“我观索伊此人,胆气已破,所言非虚……”几年了,宝物踪迹皆无。对发动教中门人大规模搜寻,他一直心存疑虑,魂修中,他门别派的暗子卧底是无法根除的,他敢说,今天若是在大殿发布命令,明日周边几个大门派就会知道消息,再过几日就会有金丹魂行者来找他喝茶说道……所以,一直以来,都是极少数核心忠诚弟子在负责搜寻,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但他一直坚信宝物就在福地内,这不仅仅是他的直觉,也是他对自己发动对武宗之战足够隐弊的自信。既然自己找不到,那么就等能找到的人来自投罗网吧……张铁林一定留了后手,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暗手采取行动的可能也越来越大了吧?

    “师兄严正明典,乃我日辉之福。”日天恒小心翼翼的斟酌着语气,虽然是师兄弟,但金丹和汇元间的境界差距还是让他在面对这位师兄时,常常感到紧张,尤其是师兄怒而不发时。“只是百益乃我日辉老人,入门二十余年,也曾参加过武宗法阵之战,算是有些小功劳,平日表现尚可,前日出些差错虽是不该,但也情有可原,不如……”“对便是对,错便是错,哪有这许多情有可原?师弟你这优柔寡断的样子,也该改改了。”无忌教主大手一挥,打断了日天恒的求情。“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更何况我等这里还未必有堤……”说话间,无忌教主放缓了语气,“师弟啊,日辉圣教的情况你知道,咱们来此的目的你更是明白,稍一疏忽,便是鸡飞蛋打的结局,不可不察啊。”日天恒一听师兄说到此节,也是没了心情:

    “师祖息怒,师祖息怒……”一名日辉弟子以头抢地,磕头不止,他明显未运魂力护身,额头的鲜血已经把身前的地砖染的通红。“巡夜期间偷奸耍滑,敷衍了事,竟然还敢聚众赌博,嘿嘿,你的胆子不小啊……”一个冷漠的声音响起:“拉下去,废去丹田,逐出门墙,废去修为以敬效尤”“师祖饶命,师祖饶命啊……师祖……”声音越来越远,终不可闻。这里是悟道巅,日辉圣教山门所在,通法大殿,以前还有个名字,叫武宗楼。“是不是觉的我太严厉了?”一名中年魂行者开口道。面如沉重长发及胸,扑面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正是日辉圣教掌教无忌教主。

    欧阳和丰最终还是选择了第二种方法,住着舒适,也懒的暗地打探,节省时间,眉山还有宝物等着他去笑纳呢。所以,在风氏大宅后院明亮的灯火下,二十几人的嘈混争吵声中,欧阳和丰的出现便如一抹幽灵,悬停在厅外不足丈许的空中,高冠大袍,眼神犀利……

    ”什么人?竟敢犯我风氏?“”必是兽庄钱氏请的杀手,趁夜行凶……“”大伙儿跟我上,他就一个人,怕不是个疯的?“”快把灯灭了,这样目标小些……“风氏如此反应,听的欧阳和丰尴尬不已,好在风氏一众人等中,也不都是傻的,一个大嗓门压过了所有人。

    “如何能怪得合老?这次的买卖是由我接洽,都怪我瞎了眼,又贪图利润,这才……”说话的是一名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叫闹挂腾,是风耀表叔,一贯负责家族内商业往来。“好了,大家就别往身上拉责任了,这事不怪合老,通叔,钱家处心积虑之下,迟早也会出问题,不是这次,就是下次。”晚风高声道。在风氏,他算是比较有地位的年轻人,一是凭练气大圆满的境界,二是凭他从武宗带出来的巨额财富,和风氏长房嫡系风耀,在风家可称一时瑜亮。“如何解决麻烦才是当下应首先考虑的事,一晚多块极品魂石?给还是不给?只有三天时间,劲叔,族内魂石储备多少,你给大家伙说说。“劲叔身材矮小,负责族内财务,”各位,到今日止,风氏可实际调用的魂石,不超过五千枚极品魂石,若找熟悉可靠的商家借贷,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万枚,如果出售产业……“”呯“一声响,风耀一拳砸在桌上,”卖产业,那不是正遂了钱家的心意?他们正磨好快刀等着我们呢,便是逆轩城其他家族,又有几个好的?平时一个个说的比唱的都好听,现在风氏有事,却都在一旁袖手看热闹,我呸……“

    众人皆沉默不语,风耀虽嘴快,不过说的都是事实,否则诺大个风家,以商养家,万块魂石虽多,怎么也不至于凑不出来。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皆在于这几年来,风家锐意进取,有意无意的,着实得罪了不少势力的利益,现在就着这个由头,满城势力只在一旁看笑话;在商业往来,家族兴旺上,新势力要崛起,又怎么可能不付出代价?对风氏来说,挺过去便有另一片天空,挺不过去就必然是个衰落倒塌的下场风氏毕竟还是个新兴势力,底蕴不够;不过也由此看出,天一兽庄钱家眼光之精,下手之狠。欧阳和丰御剑赶到逆轩城时,正是夜晚时分,万点灯火下的逆轩城,从半空看下来显的格外的美丽……

    “方向应该是逆轩城,嗯,一定是风氏家族,他们好像有盟契呢……急急忙忙的……”灵公主皱起了眉头。”“此次货物价值,魔蛇筋九十斤,天峰黑莲花二十朵,独角驴三百匹,另有天峰特产药材,魔窟兽皮等等混物,抹去零头,老夫作价八千极品魂石,这个价格公道吧?”一名锦衣老者平平淡淡的声音。“公道……”一个年轻的声音回应道,正是晚风魂行者。这里是逆轩城内风氏大宅,对话的几人一边是晚风,风耀等风氏族人,另一位则是逆轩城外鼎鼎大名的天一兽庄的管事,姓钱,负责天一兽庄的银钱往来。钱管事轻轻的捻捻胡须,杨声道:“既如此,按照协议,货物若有损失,则作价两倍赔偿,便是一万六千枚极品魂石,你等可有异议?”“你天一兽庄分明是蓄意而为,故意托我风氏运货,又遣逆轩匪来劫货,最后索要我风家双倍赔偿,姓钱的,我说的是也不是?当别人都傻的么,不就是看上风氏城南那块兽庄,索要不成便来豪夺,真正卑鄙之极……”风耀年轻气盛,事情到了如此地步,也不怕就得罪了对方。天一兽庄,并不像表面上一个兽庄那么简单,兽庄由钱氏控制,是逆轩城不多的几个修魂家族,族内也有几个筑基以上的魂行者,家主更是已达汇元期。

    钱氏一贯野心甚大,早就看上了风氏城外紧临天峰的一块小兽庄,若得之,则天一兽庄连接成片,气势可成。这块小兽庄休看面积不大,但因和天峰相接,收取天峰特产时便格外方便,是风氏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钱氏早就看上这块牧地,但因风氏经营保守,也找不到机会下手。几年前武宗灭宗,晚风携巨逃出武宗前往武宗分支风氏,自此,为重振武宗,风氏一改往日作风,开始大胆进取,聚拢财富大量网罗天下魂行者,但同时,漏洞也开始多了起来。几年的打压,胁迫,明有天一兽庄,暗有逆轩匪,风氏崛起之路步履艰难。便如这次,分明是钱家布下的圈套,假借他人托风氏运送财物,风氏一时不察上了个恶当,现在货失人亡,还要面临大笔的赔偿,可谓灾祸连连。“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翼少方才这番话敢在我钱氏家主当面讲么?”钱管事虽是个凡人,却丝毫不惧,“自货物出事至今,已过月余,时间我按约定给你了,但货物没找回来,你又怨得何人?今日不过是把事情说清楚,若三日内你风氏还未备妥赔偿,可就别怪我钱家动粗了。”钱管家扬长而去,留下一群风氏族人,武宗余孽在那里大眼瞪小眼。

    他没心思欣赏这份美丽,对欧阳和丰来说,现在的他有几种选择:一,投宿逆轩城,暗中打探风氏消息,无事就走,有事则出现在关键时刻,体会一下打脸的酸爽感觉。二,直上风家,说明情况,然后假作客卿,来个扮猪吃老虎,看看有没有机会对付逆轩匪或者其他什么恶意势力。别怪欧阳和丰念念不忘打脸情节,这种桥段是个人都喜欢,偏偏他欧阳和丰自穿越以来就没遇到过正儿八经的打脸情节,前世看书时看人打脸打的生硬,常常大骂不止,现在轮到亲身体验了,却发现打脸真的是一种天赋,需要时间,地点,情节,分寸,尺度火候,吃瓜群众,猪样的对手,好复杂的不说?真不是他这样的人能玩转的,着实让人恼恨不已。

    “师兄,你说的那件宝物到底是何物?这都几年过去了,便是一个木棍,以我等所花费的力气也能找出来了吧?是不是当初攻伐武宗之前便被人提前带走了呢?若真如此,我等岂不是在此守株待兔?”“师弟,你这话已经说了几年了,所谓守一而终,感悟天地之则,说的便是坚持二字,这件宝物如此,修炼也是如此。”无忌教主目光坚定,“神物自晦,虽然我找不到它,但我却知道它一定便在这悟道福地之内。至于此物之究竟,我也不甚了解,若是知道为何物,早就可以通过相关手段查寻其踪了,何至于等到现在……“

    日天恒点了点头,叹了口气,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师兄,前些时日那个索伊已经醒转,将养这些日子我看他已无多少坚持之意,不如我等再劝劝他?“”也好,便传他来看看吧。“无忌教主到人应道。索伊是原万本武宗长老,执掌秘术阁,武宗山门法阵被破时他没勇气陪掌门张铁林等一起赴死,偷偷前往后山逃了;但日辉圣教周围布控严密,他没找到出路,干脆返身,仗着在悟道巅近百年修魂,对地形熟悉,竟然在悟道山脉兜兜转转潜藏了好几年,直到前些日子出来寻食,巧合之下才被抓到。秘术阁是武宗传功之所,索伊长供于此,少有外出经历,故性格偏软,他即没勇气决死,又不愿意投诚俯首,这些年隐在山中没少吃苦头,不过这次被抓后,万念具灰,已失心境,估计也不会再死硬强项了。

    在蛟谷他其实是有一个认识的人的,灵公主,但他现在可没心情和这位公主接触,不如各自随意……他有点小看世俗国家的力量了,传送阵即在勋国都城,皇室的手脚又怎么可能不伸过去?一个时辰后,关于欧阳和丰的动向就出现在皇室负责修魂的亲王手中,二个时辰后灵公主接到了这份通报。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污黑》《叶清心启》《从今天开始当城主》《沈医生的控妻症》《西游之一刀999级》《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199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