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魔冥取消,消除旧恨

    欧阳和丰暗道果然如此,也就是说,哪怕是貌似盟友的圣清教,一贯中立的灵异门,也存在暗下毒手的可能;令一参加魔冥之域很多次,既然这么说,一定是有他的怀疑,所谓空穴不来风,只不过无法证实罢了......当然,欧阳和丰同样不相信神耀天派就是清白无辜的,这一点,恐怕整个修魂世界都不会这么认为。一笔烂账,勾心斗角而已,想想也是,万年门派存活下来,哪可能都是洁身自好的,见不得光的事情多了了,只不过他们这个层次还接触不到而已。对身处这样的门派欧阳和丰一点儿也不抵触,真要待在一个干净如白莲花似的门派,哪天被人灭了门都不知道;有白就有黑,有善便有恶,这是个讲究平衡的世界,只要黑色别超过白色,便足矣。

    “在魔冥之域见到的魂行者,突然一看,基本都是灵异门和圣清教的,因为这两个门派在修魂世界都是著名的好先生,故此,几乎每个人的打扮都和他们一样,包括铁骨门,锁魂宗,当然,也包括咱们内剑一脉。”听到令一魂行者如此说,大家都心领神会的笑了起来。这句话也是告诉大家,在魔冥之域装成他派魂行者并不是少数现像,当然,你也尽可以不装,实力够怎么做都可以。

    众人大哗,要知道,为了这次魔冥之域探险,这些人可没少为此各种准备,包括法图神器购买,修练计划安排,资源分配变更等等,这说取消就取消,让众人如何服气?令一魂行者双手虚按,下面师弟们的心思他如何不清楚,于是解释道:“取消魔冥之域之行,非门派之意,实乃魔冥之域本体出现问题,进出魔冥之域空间通道受莫名影响变的支离不稳,进不能确保安全,退不能确保回返,为诸位安全计,门派决定此次魔冥之行作罢……取消魔冥之行的并非神耀一家,其余四家今次也不会派人进入魔冥之域,至于何时能进,此事待定,还需多多观察。此乃天灾,非为人定,尔等有何可说?” WWw.8Yue.ORG

    “你要下山?”望空头也未抬,“为何如此急促?魔冥之域你有报名,润丰异空间安全的多,你却放弃?是何缘故?”“过去一些事,需要做个了断,否则魂宗不定,心境难明,请师叔见谅。”欧阳和丰虽未明说,但也没隐瞒,在他想来,门派当不至于阻他下山。望空魂行者就叹了口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每个人也有自己的选择,这些修魂道路上的关碍阻塞,只能凭自己一步步趟过,小鹰总要飞出去见识风雨才能成长,人更是如此……“如此,我不阻你。”欧阳和丰几月前宗门比试,排名前四十,这样彪悍的成绩不可能不引人注目,出山门的资格没有问题。“但有些事,须得和你说个明白。”望空魂行者一脸严肃道:“门派宗规,这个不必教,自己斟酌厉害;只有一条,勿随意争强斗狠,戒目空一切,当量力而行……宗门数千年来统计,门下弟子死伤最严重的阶段,便是新人弟子首次下山之时,魔法未精,却气势昂扬……我的意思,你可明白?“欧阳和丰当然明白,少年得志,嘴比手强,便是取死之道。望空魂行者面相死板,其心却善,欧阳和丰遂大礼拜下,”多谢提点,好教师叔放心,弟子杀得,也忍得……“下了广义阁,欧阳和丰又直奔圣剑一脉的无极巅,那里商店商坊极多,是个准备行装的好地方。

    卖了几把上品长剑,这是为近身准备的,上次小比后他就发现,手上长剑不管质量多好,总比不上飞剑犀利锋锐,极易毁伤;与其去寻找万里挑一的绝世宝剑,就不如多买几把稍逊些的备用,反正有储魂戒,也不担心没地方放。一些灵丹,不是欧阳和丰改变心智准备用药辅助,而是买的都是伤药;他有一种预感,此次回返武宗恐怕有大事发生……欧阳和丰本来是无神论者,这信念缘自前世,但穿越以来,什么妖魔鬼怪也见了,各种飞天秘地,口吐狂风,眼出乾火也看了,那种无神论调便也早就没了踪影……但他很少有如此的直觉,都说魂行者感天悟地,事有无常,必有所感,但他觉的没那么悬乎,也可能是他境界太低……但这一次,他确实有种飘渺莫可测的心悸感觉……思来想去也不能找到危险的可能出处,他一风华正茂的内剑剑魂者,总不能被这虚无飘渺的感觉唬回去吧?只能尽可能的多做准备,下山后再谨慎从事,了不起不要那眉山的物事?又能如何?秋风未动蝉先觉,暗送无常死不知……正是欧阳和丰入门神耀整三年之时,欧阳和丰背负长剑,也未再与众熟识者告别,出巫山,直奔传送阵,一头扎入漠北之域无边的疆域中。欧阳和丰这次下山主要就两个目的地,南域王国万本武宗,北域朔风逆轩城,一远一近,一难一易;欧阳和丰选择了逆轩城,先易后难,先在这地方松松筋骨热热身,再去摸日辉圣教的虎须。万本武宗旧址,因为地处之地绝好,又有山江泉溪环绕,整个地方终年弥漫的水雾,让这里好像仙境仙镜一般,这处不大的福地魔气一般,声名不显,要是光看这地的样子,可惜说是绝对没问题。

    可是那场大战所留下的痕迹,早已荡然无存现在的武宗山门,不,应该叫天露域门,一片仙机盎然;山下的眉山安静详和,一副世外桃园的模样。

    “是,也不是。”令一魂行者犹豫片刻,还是觉的应该实话实说,“高层的较量我们不晓得,我只知道两件事,一来,门派并未正式通知已与圣清教结盟,可以在魔冥之域互帮互助;二来,历次魔冥之域开启,回来的弟子都未言及与圣清教有过冲突。”

    这话听起来有些矛盾,不知道别人怎么想,但欧阳和丰却从中听出了那么一丝不对劲,于是开口道,“师兄,魔冥之域中魂行者若死于非命,我们外边的世界能否知道凶手是谁?”“不能。”令一魂行者赞赏的看了欧阳和丰一眼,心说这真是个好问题,“死人是不会说话的,魔冥之域异界阻神,而遗体无法带出,所以,我们不排除任何情况,不轻信任何人。”

    虽然不可能有永远的朋友,但却可能有永远的敌人;比如神耀天派,万年的寇仇有三个,锁魂宗,混元宗,巅峰剑阁。这并不是说神耀有多好战,事实上,每个门派都有死敌,神耀天派在这里面还真不是死敌最多的呢。

    “对我们神耀弟子来说,你在魔冥之域遇到的,只有两种人,锁魂魂行者,非锁魂魂行者。”令一魂行者再次强调,“锁魂宗位于宣圣,单从外貌,行止来看有以下特点你们都已经知道了……但我要和你们说的是,千万不要仅凭外貌打扮去判断一个人是否是锁魂魂行者,如果你这么做了,恐怕你将很难再看到广义阁风景。”升龙大陆有十几个顶级大门派,相互间的关系错综复杂,用欧阳和丰前世的话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升龙大陆门派间的关系,也基本遵循这样的准则,随不同时期,不同情况而随时变化着。

    去哪里找魔冥之域这样理想的磨炼场所?境界差距不太远,不至于打着打着却跑出来个汇元境甚至更高境界的魂行者;心理上也没有负担,每个进去的人都有殉道的准备……润丰异空间在这一点上就不成,对付异兽,那基本是屠杀,尤其是还在自己门派熟悉的异空间内,没有压力……

    最重要的是,眼看三年之期将近,万本武宗眉山的那件物事,是时候做个了断,探个究竟,而且还有逆轩城风氏之约。三年来,因门派有新人三年不得出山门的约束,欧阳和丰在外面已欠下一屁股旧账,若是去只有一月期的魔冥之域还能忍耐,如果是三月之期的润丰异空间,他怕自己沉不下心来,不如不去。这一年,有两件事在内剑一脉引起轩然大波,一是持续了上万年的魔冥之域再次出现了大庇漏,二是师徒系的守拙上仙竟然收了家族系的楚西行,一时间暗潮涌起,人心思变。魔冥之域并不是头一次出问题,在其万年来的衰减变迁中,这一次的麻烦还真不算大,起码魂行者们人还没进去,损伤也就有限的很;历史上魔冥之域很出过几次大麻烦,最厉害的一次是好几个派魂行者进去,毛都未出来一根,全军覆没。

    不过这种情况毕竟少见,三年一次开启魔冥之域,上万年也不过一次而已,人都是善忘的动物,凡人如此,魂行者也没强到哪去。所以这次魔冥之域的麻烦也没多少人真把它当回事,晚几年,下次再去就好。比较而言,楚西行反出家族系更吸引人们的眼球,细品楚西行的成长史父母早亡疑云,遗财被占事实受人排挤不断看点颇多。如果换个家族,这些都不是事儿,但楚家不同,为神耀天派最强盛的四大姓之一,家族中可是有比上仙更厉害的魂尊的存在,楚氏会咽下这口气么?随着时间的过去,答案渐渐浮出水面,楚氏一族并未就此大张旗鼓的找上门去,其魂尊老祖也继续闭关不问世事……这很不符合某些好事者的心意……也许含水魂行者在某个私密场合不经意的一句话,能挑明某种尴尬。“楚氏老祖?练的是圣剑啊……”

    话说到这份上,一众剑魂者又有何话可说?都是明理上仙……令一魂行者满意的点点头道:“如此,我来说说门派对此次事件的补偿。”

    看众人都瞪大眼睛,竖起双耳,令一笑道:“为此次取消魔冥之域之行,所有准备参与的剑魂者,无论内外,门派特许润丰开启异空间,允许尔等进入狩猎三月余……另外,下次的魔冥之域之行,也保留尔等的参与资格……”众剑魂者听此补偿,以魂行者心境虽不至失态到欢呼雀跃,却也俱各满意。润丰异空间,是神耀天派拥有的一个很有名的异空间,以灵兽异兽之多而闻名,其中有等级之异兽,击杀后有可能得到内核,十分珍贵,对魂行者另有妙用,故此是个神耀弟子人人向往的地方。但润丰异空间地域有限,为免弟子们滥捕灭绝兽种,故门派发下限捕令,并定有限捕期,这一切都是为了异兽的休养生息,是个眼光长远的举措。神耀天派特开此例,确实算是很对的起这些还在成长的小剑魂者了,一个门派的发展,向心力,也往往由此而成。欧阳和丰对这次取消魔冥之域事件很有些惊讶,按理来说应该这么发展么?回忆多年的经历,好像从未如此过啊!!!润丰异空间,他不想去。

    众人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哄堂大笑。确实,在无极巅这话不能说,因为圣剑一脉得苦逼的背个剑匣,这是天生的标签,装谁也不像呢。

    喧闹声中,一枚剑信从大堂外一穿而入,这是门派传信的主要方法,适合百里之内同门间的联络,至于联络的关键,便在每个神耀弟子随身那枚表明身份的剑令。令一魂行者把手一招,发现这是来自混沌冥王殿的剑信,再把神意往剑信中一探,不禁面色大变……众魂行者感觉何其灵敏,不觉把目光俱投注在令一身上,令一魂行者感觉到周围变的安静的氛围,苦笑道:“一个好消息,一个怀消息,尔等想听哪个?”这人天生性格詼谐,到这时候还不忘玩笑。看众人也不睬他,令一魂行者也不尴尬,一脸煞有其事道“好消息是,尔等未来个把月的安全已经不用担心;坏消息么,刚刚接到宗门冥王殿通知,这次的魔冥之域探险,取消了……”

    虽然那里产出丰厚,不差魔冥之域多少,而且安全性也高很多,对付智商有限的异兽总比对付狡猾的人类要简单的多,实在是个刷魂石资源的好地方……他还是不想去……去魔冥之域最主要的意图,除了获取资源外,还有一点同样重要:可以在陌生的环境,毫无顾虑的使用底牌杀人,金行剑心重义,崇骨气旋,这些在平时不敢拿出来的东西……战斗需要实践啊,单靠练是不管用的,需要生死间的大考验才能进步;貌似他从修魂以来,真正依靠修魂手段杀的人,还没有一个?要么靠近身,要么其他手段,但是那些都是外力啊!!……

    死敌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有一种,用欧阳和丰前世的说法叫冤家,比如神耀天派和巅峰剑阁,都是玩剑的;混元宗和观天宗,万年前本是一家;五体宗和铁骨门,都是体修;这些都是职业德比,简单的说,便是卖石灰的看不上卖面纷的,大概如此……

    混元宗和神耀天派之间的仇视,来自万年前混元宗自己门派出的问题,一小部分性好杀伐的混元魂行者反出门派,投了神耀;为神耀天派带来很多珍贵至极的魂修秘法,包括神耀五大基本功法之一的《混元真法》,现在内剑中的辰剑之脉,就是出自这些原混元魂者,所以两派间的关系能好才怪。至于锁魂宗嘛,仇从何起已不可考,都是快意恩仇的作派,万年来双方间的血腥杀戮就从来没断过,是升龙大陆门派相恨相杀的典范。“不过以能进入魔冥之域的锁魂宗魂行者修为来说,他们能修练的,也只是一些基础功法初篇,以及《锁魂六绝》而已,这是锁魂魂行者无风镜以下修习的功法;至于你们在魔冥境将要遇到的,奇装异服的是他们的高级的长老之类的,是不是听起来很像一帮杂鱼组织的样子?”令一魂行者继续调侃,“接下来,我会和你们重点说说有关《锁魂六绝》的特点,威力......”每个人都聚精会神,事关自己的小命安危,没人会在此装样充大。这里是真实的修魂世界,谨慎是每个魂行者的护身符,不仅是魂行者个人,就是如神耀这样的顶级大派,在这方面也从来都是小心翼翼,出了这座山门,可没人会因为你头顶神耀两字就手软。令一讲的很细致,不仅仅是锁魂宗,也包括圣清教,灵异门,骷髅宗这些非敌非友,是似而非的门派。“令一师兄,圣清教是我们的盟友么?”含风问道。他这一问是有出处的,就在去年这个时候,圣清教一位魂尊级别的长老曾经带领一些圣清高层拜访过神耀,当时这事宣扬的很大,所以作为低阶魂行者有这方面的想法很正常。

    “这句话我也就在这里说说,如果在无极巅,在线是断然不敢提的。”令一继续打趣。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污黑》《叶清心启》《从今天开始当城主》《西游之一刀999级》《沈医生的控妻症》《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199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