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魔冥领域

    仿佛冥冥中有人故意操纵般,每个弟子都被分到了数枚疾飞而至的飞剑碎片,别小看这些碎片,金丹上仙所发的,便是已成碎片也需得他们全力应对……到底是内剑精英,所有的弟子顷刻间便反应过来,但应对却各有不同;有弟子大喝一声,寸步不让,飞剑迎头对冲;也有弟子一边远离,一边放飞剑狙击;也有扔法图的,也有祭神器的,反正是各显本事各显其能。忽如其来的状况,让在场各个弟子的心性胆识,暴露无遗。

    作为弟子中的一员,欧阳和丰当然也没逃过飞剑碎片的攻击,不仅没躲过,而且攻击他的碎片还格外的多,别人一般都只摊到三至五枚,偏偏他欧阳和丰,目测不低于十枚向他飞来,“额滴娘呃,就是免费看个烟花,至于还来个血光之灾么?”欧阳和丰当然不知道,所有的这一切,都是金丹上修们故意所为,不过是通过突发情况观察弟子们的反应,心性。所以,碎片也在操控之中,并无危险,但操控飞向欧阳和丰的碎片却是望风魂行者,这老朽瞅欧阳和丰不顺眼很长时间了,影响误导他徒弟含水在前,贪吃不尊敬在后,当然要狠狠的给个教训才是……

    “嗯,是《羽落三生》,泰上门巴恒老祖的压箱底本事,没想到这小丫头还很得家族看重……羽落三生,却与我封号有些缘份呢。”盲羽魂行者叹道,宗门的意思她怎不明白,这里在座的几位中,也就她最适合收危封为徒,这是她的责任。危封也没什么不好,资质出众,背景强大,修练资源也无须自己关心,搞不好有可能在某个时期她还能得到泰上门的帮助,这样的徒弟哪里找去?只是可惜了……盲羽魂行者淡淡扫了眼亭外正在忙于烤肉的某个傢伙,她是个极看重心智,判断的人,却不喜硬桥大马的无脑热血男,所以在方才亭外众弟子的反应中,她最欣赏的,却是某个抱着兽肉打滾的人;只可惜,天不从人愿,徒呼奈何……

    这样又过了数千年,一次中等规模的异世界兽潮来袭,让人们又想起了那位曾经的惊才绝艳的散修,魔冥魂行者;因为这一次异世界兽群之所以能准确定位升龙大陆的座标,完全归功于其中的一头异世界魔兽,一头脱胎于魔冥魂行者随身灵宝魔冥格的异兽……那个年代的人类魂行者还很强大,最终异世界兽群被消灭,也包括了那只怪异的魔冥兽;但魔冥兽并没完全被消灭,或者说,它以另一种方式获得了永生,虚化成一个另类空间,魔冥之域。

    之所以这样,不过是魔冥兽简单的灵智中掺混了某些人类修魂的知识,从魔冥格中诞生的简单灵智,到在异世界飘流时摄灵的高级智慧,最后被打散成为魔冥之域的异灵也可以说领主。当时参与攻击魔冥兽的魂行者分属五个门派,他们瓜分了魔冥兽湮灭后的尸体,其中,圣清教得了头,神耀天派夺到左前肢,骷髅宗抢了右前肢,灵异门得了左后肢,锁魂宗掠到右后肢……魔冥兽的身体却幻为魔冥之域——消失了。

    虽然魔冥兽的兽灵因为转化成魔冥之域异灵而得到了永生,但它却无法阻止五个门派的魂行者通过得到的残肢进入魔冥之域;漫长的时间长河中,人类的贪婪,异灵隐约中对人类的仇恨,作为先天灵宝魔冥格的天然属性,异世界兽的残忍等等一系列复杂而又不可预测的变化揉合在一起,最终把魔冥之域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魔冥之域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准确的说,它一直在衰减……从万年前刚刚形成时还能容纳魂尊层次修为的魂行者进入,到数千年后最高只能元婴上仙进入,再往后逐步衰减到金灵,金丹;千年前,魔冥之域再次衰减,连汇元期魂行者都无法进入了……这符合能量守恒定律。有识之士指出,不出五千年,当魔冥之域衰减到连筑基魂行者都无法进入时,必定便是它崩溃之时。不过这跟欧阳和丰没啥关系,五千年后的他?还有么?重要的是现在,现在能进魔冥之域的,最高修为不过摄灵,这才是他敢于进入魔冥之域的真正原因;如果有如含星这样的汇元高手,他进去干什么?去找死么?真以为自己是主角?可以一边杀怪一边升级么?随着能量一起衰减的,还有异灵的智慧;这是件很好笑的事。但不管怎么衰减,一些刻在骨子里的东西永不会忘,比如魔冥格游戏,比如对人类的仇视……所以现在的魔冥之域,越是这样简单的越是可怕,因为没有底线,不懂怜悯……魔冥之域本身不能杀人,能杀人的永远只有人类自己……丰厚的资源,五个门派进去,结果可想而知……所以神耀天派现在给他们恶补的,便是其他四个门派的必要知识,包括关系远近,擅长功法,厉害的秘术,可能的手段等等,一个大门派生存上万年的底蕴全在于此。“你们首先要注意的,一定是锁魂宗的人。”负责给他们讲解的,是一位汇元期师兄令一魂行者,此人曾是魔冥之域的常客,经验丰富,当然,他本人也造诣了得,比试中的战绩也是非常可观。

    但在场众人中却有人不愤她专美于前,只见一枚小巧的火红色飞剑轻轻巧巧的悬停空中,眨眼间,一分为二,二分为四,不断的分化,数百枚飞剑笼罩下,天空变成一片火海,一声清叱,漫天火红剑影仿佛活过来一般,或成阵,或幻龙,或合为巨剑,或散为荧虫,分进合击,退而占远,正是望空魂行者仗之在内剑一脉称雄,《万剑归一》中排首位,高位剑魂者之基,光剑一派的根本秘术《幻剑潮汐》。

    欧阳和丰在亭外看的是目瞪口呆,目炫神迷,连手头的烤肉都不再顾及;此等金丹剑魂者演法,平时哪有机会见到?今日一见,果然震憾,果然名不虚传,这些金丹境才能修习的剑技,可比筑基境的犀利多了,只是听名字,就让人热血沸腾……一众筑基弟子正仰头看的兴起,却不料空中数枚飞剑齐齐往中-央一撞,震天轰响中,成千上万无数的飞剑残影碎片四散击出,其中一片便正对一众翘首仰脖的弟子们。

    望风魂行者神意扫过亭外的弟子们,尤其是老三含水特意推荐的含鸦,不禁微微摇了摇头,这样一个人,对感悟之言毫无敬畏之心也就罢了,竟然还偷嘴吃;虽然门派并没有明文规定弟子在给长辈烤肉时不能提前试嘴,但作为潜规则,这起码的尊师重道是应该有的吧?也不知道自己那个笨徒弟是怎么看的人,完全不着调。这种情况下自己到时又如何向好友关说?难不成说这徒弟好啊,忠心,烤肉时还知道提前试试毒?

    作为穿越者的他也表示不清楚……但他很清楚的是,吃饱了才不会饿。

    欧阳和丰在宗门小比中位列前四十,而宗门允许参加魔冥之域的是前百魂行者,所以在资格上,欧阳和丰没有任何问题。但并不是前百剑魂者都会参加,汇元期魂行者去不了,只这一条限制,比试前百就没了一多半,剩下的有特殊情况的,修练紧要关头的,或者干脆不愿去冒险的,最后真正会去的,不超过十人。其中欧阳和丰认识的,也就两个含浪,含风,这两人可能是仙顶亭会后被打击到了,没有被金丹上修选中收徒让他们面上很是无光,于是卧薪尝胆,知耻后勇……但欧阳和丰更相信他们不过是心有怨气,渴望有朝一日能装比打脸而已。欧阳和丰当然不会承认这可能也是他的想法,太幼稚。

    魔冥之域,是个非常有趣的地方……

    二万年前,升龙大陆有个非常有名的散修,名魔冥的人;魔冥魂行者境界很高,已入灰烬之灵境,这在升龙大陆有史以来,都可排入散修前十之列。有一天,魔冥魂行者闲来无事,决定出去走走看看;要知道,踏入天人五衰魂行者的走走,可不会局限于某个宣圣,或者是某个世界,他所谓的走走,是要异世界去闯一闯,遨游大千世界的……这一走,便再没回来……有大能老祖说,魔冥魂行者运气不好,在遨游大千世界时遇到了异世界兽潮,这些谁也没亲眼看到,所以到底如何,谁也不知道,只能归属修魂世界无数的神秘失踪事件之一。

    总共不到十个弟子,几乎每个人都被点评一番,除了欧阳和丰……虽然他肉烤的很不错,但金丹们来这里,归根到底是来探索感悟,是来收徒的,可不是为了吃肉……金丹上修中,盲羽对他是有些小欣赏,但远未达到为此改变什么的地步,所以闭口不提;而望风则是虽受徒弟所托,却因看不上此人,不愿开口……欧阳和丰的优秀他们看不到,因为这超出了他们能够理解的范畴,这不仅仅是简单的资质,心性的问题,而是更关键的……改变整个修魂理念的问题,欧阳和丰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改变传统的修魂方式;从感悟开始就和别人不一样,然后不一样的修练,不一样的筑基,不一样的飞剑……这是另一个世界和这个世界的摄灵,可惜都是迂腐之人无人喝彩……

    最后的结果,即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当中,望空魂行者选择了含笑,盲羽魂行者选择了含鸾,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你练修罗剑脉把眼睛修瞎了?明明是两个人都挡住了碎片,另一个是含浪好吧?”这人名望修,坚定的正宗归一剑脉支持者,在他眼中,所有神耀大帝嫡传剑术之外的,都是异端,和望琼魂行者乃是生死之交。“老子眼不瞎,倒是你脑子被飞剑搅成浆糊,不会算数了?明明含笑击退了五枚碎片,而那含浪只击退了四枚吧?四和五,需要老子告诉你哪个多些么?”望琼毫不客气。“你那脑子也就只会数四,五了......”望修一脸的鄙视,“含浪确实只击落四枚碎片,但那是因为飞向他的就只有四枚,你怎的就知道他不能击落第五枚?” WWw.8Yue.ORG

    “那照这么说,你怎的就知道含笑不能击落第六枚?”“第七枚……”“第八枚……两人开始胡搅蛮缠,周围金丹们无动于衷,这种情况他们已经看了数十上百年,不用想,最后的结果一定是两人找个地方干一架,从未变过……“危封也很好,明进退,知变通,那手秘术耍的不错,以我看来,是泰上门的不传之秘吧?”望空难得夸人,但泰上门的面子是一定要给的,最近门派会和泰上门交易一大笔灵丹买卖,不提价格,只这批灵丹之珍贵就不容有失;故此门派高层早有严令,别人管不了,这含鸾魂行者是必须给找个合适的师傅的。

    欧阳和丰继续埋头修炼,金丹剑魂者们在仙顶亭的表演真正把他刺激到了,他需要变的更强,更强才能活的更久,活的更久才可能修成金丹,修成金丹才能学习那些传说中的剑术……=欧阳和丰是被一道剑信传到冥王殿的,每个有资格参与魔冥之域杀戮盛宴的剑魂者,都会被要求强制了解一些有关魔冥之域的知识,这是一个有责任的门派必须做到的。

    金丹上修们在亭内谈论修炼的感悟,低阶弟子们则负责把酒肉瓜果流水介的送了进去;弟子中,欧阳和丰的老熟人也有几个,含笑,含鸾,含浪,含风,基本都是含字辈的,令字辈的要么早已经有了师傅,要么年纪偏大没人看的入眼;至于亭内的金丹上修,一共六个,欧阳和丰只认得其中两个,望空,盲羽,其中望空魂行者因为自己常去意赐门的原因,不仅认识而且还交流过,盲羽魂行者么,之所以认得她,还是在捕获剑心那天,那天一众金丹抢一个金行剑心,最终这盲羽魂行者拔了头筹,故此印像较深。

    及至酒到酣处,金丹上修们仿佛言语已不能尽显其道,于是纷纷发飞剑在空中演法,只见诸般飞剑,色泽各异,各种神奇的色彩加上各种奇异的技能和武技。让欧阳和丰大开眼界斗到精彩处,一声剑鸣,一抹金色剑光在空中盘旋击刺,剑身忽隐忽现,现时杀机四溢,隐时仿佛不在这个空间,正是盲羽魂行者仗之成名,《万剑归一》中排在前列的秘技《吞噬修罗》,此术乃空间类飞剑术,裂空而行,无视防御,是神耀天派中一等一的剑术中的异术。

    欧阳和丰在看到碎片飞来的瞬间,就判断出自己硬接不下来,即使是飞剑,长剑齐出也不成;别说是他,就是含水,含星也没戏。硬接不成,法图也没有,神器更买不起,那么秘走?也不成,先别说跑不跑得了,就自己这一跑,身边这些异兽肉可怎么办?这么鲜美的东西,要是被飞剑碎片撕成碎肉,那多可惜啊……于是,判断准确,行动冷静的欧阳和丰在众人眼中做出了完全与他他贪嘴形像的举动,身体向侧方一倒,抱住那坨异兽肉,翻滚进放置烤肉器皿的大岩石条案下……飞剑碎片暴雨般砸下,但终究没有穿透厚重的岩石条案……人平安,肉也平安,完美……一场意外之后,弟子们在亭外收拾一片狼籍的现场,始作甬者则安坐亭内指点评判,对喜好动手的剑魂者来说,这种程度的破坏根本就不是事儿。“含风这孩子不错,知难而上,宁折不弯,正该是我剑魂者所为。”说话的魂行者名令恒,是金丹境的新进者,令字辈第二个冲击金丹成功的剑魂者,他的实力在一众老资格金丹中无疑垫底,但年轻就是他的最大本钱,年轻就意味着希望。含风魂行者入门时是他做的指引者,有一份香火之情,所以在此时帮了一把。“明知不能为而为之,是为愚蠢,若我神耀天派俱以此为首,早数千年前便绝种矣。”盲羽魂行者毫不客气怼了回去,她是实际操纵射向含风碎片的魂行者,很清楚其中的真相,总共五枚碎片,那含风只挡住了三枚,如果不是她暗中收手,含风身上就得穿出两个大窟窿;不能量力而行,遇事冲动无智,这是魂行者大忌。“也有可取之处……”年纪最小的令恒遇上年纪最大的盲羽,被怼的没啥脾气。巧合的是,含风入门时令恒是指引者,而他令恒入门则是盲羽指引,这真正是……一个好的指引者能当半个师傅,这也是令恒被怼的毫无还口之力的主要原因。“若以出剑之速,运剑之准,全凭实力硬挡五枚碎片,这些弟子中也就含笑一个了吧?”另一名金丹开口道,他叫望琼,商丘巅魂行者,现正在主修杀脉之术,很少见到。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污黑》《叶清心启》《从今天开始当城主》《西游之一刀999级》《沈医生的控妻症》《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199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