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结下梁子,大家底蕴

    趁着风氏三人商量盟契条款,含鸭魂行者仔细打量了众人一番,暗地里向欧阳和丰竖起大姆指,意思无非是师弟果然了得,眼光毒辣,这女子品色上乘等等等,欧阳和丰也不去理他,跟这胖子谈情怀是件很累的事......

    不多时,三人商量已毕,还是由晚风开口道:”含鸦师兄,你看我逆轩风家,家业有限收入微薄,方才屠恒索价年五十枚极品魂,你需要多少......“欧阳和丰直接打断他,”我非商人也不喜欢于人论价还价,我的条件只说一次,成,咱们走着看;不成,就一拍两散,勿在纠缠......“欧阳和丰严厉的目光扫了三人一眼,却与方才的之人完全不同,”年供百枚极品魂石,三年三百枚,现在就要;契约便只签这三年,三年后风家保有解释权,若不满意,可否决......“风家三人大脑飞速转动,还是风夙最先反应过来,”含鸦师兄之意,三年后是否继续契约,主动权在我风家?”

    ”嗯!......“

    发剑频率欧阳和丰和楚西行有差距,但也有限,真正差的多的,是发剑速度......实实在在发剑速度,简单的说,就像前世枪弹的出膛速度一样,在代表飞剑的诸多指标中,速度永远是最重要的。还记得火云邪神的一句经典话语,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凡俗世界如此,修魂世界同样如此......尤其对剑魂者来说,速度就是一切,可以想像,当对方飞剑速度比你快时,你会面临一个什么境地?

    欧阳和丰丹田鼓动,全力向着意赐门石门发出一道水属飞剑,飞剑一闪而没,湮灭在混沌冥王殿庞大的禁阵中,甚至都没法出一丝动静......

    “嗯,不错,你飞剑之速在内剑魂者中已经算是上等,提无可提,若对战力不满,可从别处入手,比如,神意?”望空轻描淡写道。欧阳和丰心有不甘,再问道:“弟子今日与含鹏师兄比剑,却觉含鹏师兄剑速远胜于我,不能挡,不知是何缘故?”望空魂行者瞟了欧阳和丰一眼,一句话噎过去,“因为他姓楚......”看欧阳和丰不明白,遂解释道:“大族之家,数千年传承下,也必有其过人之处;比如楚氏在培养剑魂者一途,还未出母胎,便有灵药滋养,魔气洗涤疏通,及至出生后,更有无数手段调理身体经脉;故大族出身上仙,天生经脉畅通,宽阔坚韧,更适合魂力的集中爆发;飞剑之速,全在魂力爆发之劲,大族子弟有这许多先天优势,飞剑速度比一般人快那么二,三成也是正常,谁让人家会投胎呢?”原来如此......”

    双方同时出剑,对方飞剑到你身前时,你的飞剑才飞了一半;你不得不再发飞剑防御,同时也就意味着你对攻击中那枚飞剑的操控下降;如此恶性循环,每一次都比别人慢,防御范围越来越小,最终会被压制在身前,直至虐杀......

    楚西行的飞剑便是比欧阳和丰的快那么二,三成,千万不要小看这二,三成,所谓积少成多,量变到质变,头十剑欧阳和丰便占了下风,二十剑后节节败退,三十剑后被困于一隅,只能苦苦防御;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比别人慢了那么二,三成......

    当然,欧阳和丰从来也不去想,如果他把斗剑时使用的水行剑心换成金行剑心会怎样?事实上,他一身实力几乎全在金行剑心上,金行术,金光魔剑,还有他自己本命金属性;如果用重义,会比楚西行差么?恐怕未必......但欧阳和丰仍然不接受,即使是使用水行剑心输给他人,骨子里,他其实是个很骄傲的人,从不接受剑技不如人这个事实,哪怕面对的是个天才,是个异类,他也不接受;作为穿越者,他认为自己才应该是那个最伟大的异类,俯视众生是他的权力,这是一个穿越者的骄傲......所以,他一定要想办法把这该死的飞剑出膛速度提起来......

    欧阳和丰难受至极心理想着:“如何提升飞剑速度?”望空魂行者好笑的看向欧阳和丰,仿佛这是个无比愚蠢的问题,“千万年来,这是每个剑魂者的梦想......我却只能告诉你,飞剑速度只取决于每个魂行者的天赋,基本不可能后天修练而成......” WWw.8Yue.ORG

    这里是意赐门,欧阳和丰前来玄楼寻找提高飞剑速度的魔法时,看见望空师叔心情似乎不错的样子,于是斗胆问出了自己的问题,这也是他了解望空师叔系苦修,没有派别之后,真要是个家族系的,他也不会开这个口......“你全力发道飞剑......”望空魂行者吩咐道。

    含鸭魂行者先是一楞,随即大喜,做凭证也是有收入的,为年供的半成,是一笔不小的外财,当然,若是欧阳和丰有事违约,他这个做凭证的就得顶上,但魂行者言出必行,有因果循环,却没人懒账的。”愿意,愿意,我这里便有现成的契约法卷,正合你用......“

    这下风氏三人是彻底相信了,这个含鸭魂行者做的便是捐客的买卖,在聚会中很是活跃,内剑的身份勿庸置疑,他既敢于凭证,这说明那贪嘴的魂行者多半也不是个假的......

    “不是”......莫非,您能传话过去,让屠恒不再纠缠我风家?“晚风问道。屠恒?圣剑一脉?那却与我无甚关系,份不相属,爱莫能助啊......“或者,您有认识的剑魂者,不惧屠恒威胁的,愿与我风家结盟?“风夙问道。不识,我新入门未久,却无甚人脉,强人所难矣......您这也不能,那也不会,难不成是在消遣在下?“风耀听的气恼,语气中都带有一丝怒意。消遣你们?我哪有那闲功夫......“欧阳和丰轻轻笑了起来,久在洞府修练,时间长了难免枯燥,遇到自己不讨厌的人就爱开个玩笑,”屠恒我不熟,找人与你风家结盟也没那人脉,但是......我本人可以呀,难不成,我一堂堂神耀内剑,还入不了你等法眼么?

    风耀楞楞道:“前辈,您不是说若为您取来美食,您就会指点我风家一条出路?”

    屠恒要的,是面子,他的面子,他父亲的面子;可惜欧阳和丰给不了他,双方都是身不由已,虽然未出恶言,但若有机会,必定是生死解决......这便是魂行者的世界,残酷到极致,不动则已,动则分生死,可不是两人摔打个鼻青脸肿就能解决的......”怎么,我听说你和逆轩风家盟契了?恭喜啊。“含水魂行者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欧阳和丰身旁。”是,还要多谢师兄的请柬......可是,师兄如何知道小弟缺魂石呢?“欧阳和丰笑问道。”我不知道,不过所有人都缺魂石,我也缺......“含水魂行者语气变的严肃起来,”我听说,你和圣剑益阳一伙有了梁子?为了个风家,还是个付不起多少年贡的小家族,值得么?“

    欧阳和丰无奈道:”如果只是为了魂石,确实不值,如果为了女子,那更不值......不过,风氏一族,是万本武宗暗脉,师兄,我没办法......“含水魂行者神情一震,猛抬头道:”原来如此......这样的话,师兄我也无话可说......师弟却不必太过担心,宗门之内,他们不敢太过乱来,若有难处,你尽可来找我......嘿嘿,也有段日子没揍他们了......“含水魂行者当然知道欧阳和丰的大概出身来历,他是很有点看好这个散修的,帮他之意也不仅仅是虚言,毕竟,即使在修魂世界,念旧的人也是值的尊重的。欧阳和丰在这次无极巅聚会上收获不小,足足三百多颗极品魂石,完全够他一,二年内的修练,就更别说,宗门还有每季的供给。没有了后顾之忧就心情舒畅,心情好时就容易嘚瑟,然后......“师弟剑上功夫了得,承让......”楚西行随意一楫,大袖翻飞,潇洒离去,只留下欧阳和丰木呆呆的留在原地......这里是幻剑擂,距离合连聚会才过去十天,欧阳和丰便在挑战中被楚西行干脆利落的击败......‘差距在哪?’欧阳和丰有些不能接受,以他的实力,入门十年内的师兄们都很难在这种对抗中击败他,但这个楚西行......为何这么厉害!!!?还是楚氏的秘法传承?欧阳和丰必须搞清楚其中的原因,否则一年多后的宗门小比,魔冥之域,他就会是个笑话;这个世界的天才何其多也,可不止楚西行一个......

    魂力,楚西行的魂力很深厚,和欧阳和丰对峙中完全不吃亏,要知道欧阳和丰可是在近千倍的魔气强度下修《涅槃风云录》才有这么变态的魂力,这楚西行一定也有什么在帮他,天材地宝?灵丹妙药?脑袋里有他欧阳和丰不知道的秘密?......迟早有一天要把你的机缘抢过来,欧阳和丰是这么想的;不过楚西行魂力虽强,但和欧阳和丰大致也就半斤八两,差距不在魂力上......神魂,楚西行操控飞剑的熟练程度足以说明他神魂的强大,不能说如臂使指,收发由心,也基本进入飞剑微操的境界,这很可怕;但欧阳和丰的操控同样不弱,同样有变态的神魂支撑,这一点上,双方其实还是平手。思来想去,欧阳和丰还是觉的他和这个世界上天才的差距,差在发剑速度上......说到发剑速度,其实有两种,一种是指在固定时间内能击发多少飞剑,这其实应该叫发剑频率,但这个世界没有频率这个词,所以也叫发剑速度;欧阳和丰的发剑频率现在大概在每三个呼吸五剑已上,还在艰难的向每息两剑冲击;就他所知,金丹以下的高手,比如有神耀三杰之称的含水魂行者,发剑频率高达每息七剑,据他自己称,他的速度还略逊于含星,含冰呢......

    一直镇静的屠浪魂行者终于有些控制不住,一丝怒意从目中透出,这小子简直油盐不进,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却能把人给活活噎死,若不是顾忌他内剑一脉的身份,和自己互不统属,都恨不得现在便使点手段让他见见颜色......”如此,你便小心了......“说罢,转身离去。”那魂行者和你说了什么?“含鸭好奇的问着回来的欧阳和丰。”无事,可能是恭喜我的吧......“欧阳和丰没说实话,没这个必要;剑魂者就要有剑魂者的担当,不是街头流氓混混打群架,人越多越好。几个人终于在盟契上立下手印,欧阳和丰能感觉到一股敌意扫过来,当他回视过去,看到的是和屠浪站在一起的一名鹰目男子,这应该就是那位屠浪魂行者了吧,作为替风氏挡架诸多剑魂者的回报,欧阳和丰回以最灿烂的笑容。

    事已成真,风氏三人还仿佛活在梦里,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患得患失便是他们三个现在最真实的心里写照......含鸦师兄,为什么你会选择我们?“风夙眨着大眼睛,无比的迷惑。欧阳和丰回答道:“我说我听到你们受了委屈,于是正义感爆发,为了神耀天派的声誉而挺身而出,你们信么?“不信”......“三人都摇头......”那好吧,说点真实的......我看风夙这小姑娘不错,我也正好少个叠被铺床的,所以......“风夙红晕上脸,风耀和晚风则满脸尴尬......”欧阳和丰心中大怒,擦,开个玩笑他们倒全当真了,老子长的很像含鸭么?不提风氏三人兴奋的去找同伴庆祝,欧阳和丰慢慢坐回角落,眼神平静如水......他知道,自己和屠恒父子一伙,已经仇恨结下了......

    随后的具体细节谈判都交与了含鸭,在这方面他是专业的;让欧阳和丰无语的是,这份契约足足拖拉了小半个时辰才完成,正当双方便要泥迹留印时,一个陌生的魂行者阻止了他们。这名魂行者十分有礼的邀请欧阳和丰走开几步,才用极低的声音轻轻道:”某乃圣剑屠浪,受屠恒师弟所请,还望这位师弟回答几个问题?“请说”......“欧阳和丰有预感,不过他没的选,如果不是因为风氏武宗旧人的身份,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轻易卷入这潭混水的。”屠恒师弟先前有意这逆轩风氏,师弟知否?“屠浪魂行者语气平静,丝毫没有烟火气,仿佛在说一件和他完全无关的事;这让欧阳和丰很高看他一眼,看来,圣剑一脉也非善地啊。”嗯......之所以未曾谈拢,关键便在那个小娘,师弟知否?”一直未曾有剑魂者接触风氏,不过是屠恒师弟暗中安排,师弟知否?欧阳和丰回答不......

    屠浪继续说道:“屠恒师弟在圣剑一脉薄有人脉,便是我,也与其父交好,若师弟现在退出,必定可得到很多人的友谊,师弟知否?”嗯?......“那么,现在师弟还坚持与风氏盟契么?“

    修魂世界是这样,想看到魂行者们在这种场合动手,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都是有身份的人,或者说,都是心机深沉的人,怎么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自曝其丑?魂行者阶层,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可不仅仅是肉体强横,更主要的是知识丰富,涵养自持,智商在线......为一个女人,无论她有多美,去得罪一个剑魂者,没有傻子会这么干,屠恒也不会,他能在35岁前筑基,就不会是个轻易被女人迷倒的货色......

    风家三人听得目瞪口呆,原来,这竟是个自荐的;可是,为毛很严肃的事,在对方口里说出来,怎么就感觉不靠谱似的?您真是神耀内剑魂者?怕不是个假的吧?“风夙一句话道尽三人的心思。欧阳和丰听得这话,心里也犯愁,玩笑开的大了,也难怪三人不相信他;换他要遇上这样的,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这是个很难说清楚的事,但欧阳和丰也有办法,他远远的一招手......

    “我欲与逆轩风家结成盟契,师兄可愿做个证人?“欧阳和丰高声道。”

    “对的.....”.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污黑》《叶清心启》《从今天开始当城主》《西游之一刀999级》《沈医生的控妻症》《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198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