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风家兄妹的焦虑

    欧阳和丰吞下最后一根烤肋条,心中叹了口气,这兄妹两人说话,整的苦大仇深似的,听了没的让人失了胃口,真是晦气。魂行者最怕牵扯因果,欧阳和丰也不是见了美人就走不动道的猪哥,这种复仇雪恨的事还是离的远些为妙。于是站起身,拿起托盘,他决定再搞些烤羊排,这味道实在是太赞了。

    等欧阳和丰取了烤羊排回到角落时,惊讶的发现原本兄妹两个在密谈,现在却变成了三个;这个青年年纪比兄妹两个大些,也稳重的多......

    欧阳和丰歉然一礼,语气却很坚决,”既已决定,何来反悔一说?师兄高义,师弟我心领,在下日后必有所报......至于这三位小友,真正是抱歉......“

    神耀天派女剑魂者相对来说比较少,男女比例远不如那些法修门派;既使女剑魂者人数很少,她们的终身问题也很难在门派内解决,反正一句话概括,没人愿娶女剑魂者;资源如何分配?谁主内谁主外?一系列的问题都让男剑魂者们敬而远之......当然,危封这样的除外.....眼看着聚会场面慢慢热烈起来,欧阳和丰心中反倒是有种领悟,修魂世界其实也是个名利场,如此而已......心中有些无奈,也懒的再在这个地方留恋,还不如抓紧办完事回去练剑来的充实。稍一打望,向大厅另一个角落走去。

    ”真正欺人太甚,诺大个神耀,就没人肯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么?“风耀气若斗鼓,一种要把人活撕了的模样。也难怪他使气,那屠恒魂行者方才不仅搅黄了他们眼看就要成功的结盟,而且还放出话来,今日必教他们风家空手而归。那屠恒打的什么主意谁人不知?无非是看上了妹妹的美貌,便想霸王硬上弓;让人心冷的是,周围众多剑魂者,还有一路行来几月相处的朔方乡党,此时竟无一人肯伸出手来......”耀弟莫要冲动,这里是神耀,不是逆轩城。“晚风低喝道,实力不济,便要受人挤兑,他已不是第一次体会这个深刻的道理,之所以还忍的住,实在是武宗灭门以来太多的磨难教训早已让他不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晚风魂行者。”屠恒在神耀势力不小,这一点看来他倒未说大话,咱们便忍了这次,他还能拿我们怎样?忍?忍到何时方是个头?那屠恒今天为难我们,再过三年就不为难我们了么?没有满足他的心意,他便这样没完没了,怎么办?要我说,就不如闹大些,他屠恒不怕出丑,在神耀我就不信没人制不住他?“风耀冲动归冲动,却不傻,看的很清楚。

    ”哥哥,晚风师兄,你们不要吵了。“风夙眼圈微红,娇弱中带着一丝坚强,三人中她年纪最小,修为最低,可若论智计畴谋,却是三人中最强的,”都是小妹惹的祸,却连累两位哥哥跟着受辱......“”妹妹,我们可没有这个意思......“”夙妹,我们本来同荣共辱,又何来连累一说......“风夙止住两人,语气开始变的平和,”两位哥哥放心,小妹还没有那么下贱,要靠身体去迎合他人......今年不成便放弃也无所谓,三年后我们继续,我就不信,他屠恒就能在神耀一手遮天了?明年我们再去狼啸峰,再去弄些财物,也许另有机会也说不定......“能在神耀解决的事,为什么要跑去狼啸峰?能在今年解决的问题,为何要拖到三年后?我虽不才,也许能帮上贵家也说不定?“一个声音懒洋洋的在身边响起。

    三人俱嚇了一跳,他们说的都是自家隐密之事,也特意挑了个偏僻的角落,却冷不防被人听了去,自己三人竟毫无觉察。三人都非愚蠢之辈,风夙心思灵巧,风耀,晚风都是练气魂行者,他们马上意识到,来的这个人很可能是个筑基的前辈。”前辈,前辈是哪位?是来自朔方,还是神耀门内?不知如何能帮上我等?“三人中为首的晚风问道。他没见过欧阳和丰的吃相,所以前辈长前辈短的叫个不停,相对来说,风家两兄妹对欧阳和丰就远没他那么尊敬了。”我是谁你们不用管,但这东西你等可识得?“欧阳和丰掏出剑令,在三人面前一晃。空口白牙说话,这世上没人会信;没有压的住的信物,这三人怕不得把他当成个骗子.....神耀内剑剑令......三人心中一凛,今次聚会有剑魂者近二百余人,其中内剑魂者不足十个,可见其珍贵抢手;欧阳和丰的形像在他们心中马上变成了一个退隐多年的高人......欧阳和丰满意的看着三个变的毕恭毕敬的家伙,伸出一根手指,手指尖上挑着个储魂戒,”我老人家素好美食,但此处人多却不好尽兴,若你等肯为我装满它......我便给尔等一场机缘又如何?“

    晚风满头雾水,不知这前辈高人如何就提出这种莫名其妙的要求,但风氏兄妹的反应却是相当的快捷,风耀兴奋的问道:”便是美食既可么?长案上食物,已多有取食,其实厅外后厨还有许多后备,不如我为前辈取来?“欧阳和丰大喜,拍拍风耀肩膀赞道:”好小子,你有眼光,有前途,多取肉食,速去速回......“欧阳和丰没打算在三人面前透露自己的曾经万本武宗徒的身份,既然没认出来,那就没必要了。他喜欢以一种旁观者的角度,来处理麻烦,这能让他少受情感上的左右;大道无情,在真正做到无情前,还是少陷进去为妙......

    很快的,风耀便从后厨返回,欧阳和丰神意一探,好傢伙,满满的美食,各种各样,其中尤以烤肉类排居多;这些食物,够他一个月取用,也算在枯燥的炼功中,平添一丝乐趣......

    回过头来,看见晚风三人瞪大眼睛盯住自己,不由奇道:”瞧我做甚?“

    “我只是......” WWw.8Yue.ORG

    “哥哥,你须记得,这仇很可能不是一年二年,十年数十年能报的,这代不成,那就下代,总有成功那一日。可若是不谨慎轻易泄了底细,那便一丝希望也无......逆轩匪不过是个引子,试探剑魂者是否尽心帮我们的幌子,须得加倍小心才是......”

    欧阳和丰就在他们旁边不远,虽然两兄妹声音压的极低,但欧阳和丰境界高,又六绝敏锐,便不想听,这些话也自动钻进耳朵里,也是无可奈何......

    “哥哥且住,一听你说保不齐,便知哥哥上当矣,那屠恒魂行者不过借此钓你胃口罢了。他不过今年新人,没有什么本事,无非就是贪图我的美色,却不是个能托负的......”风夙态度很坚决。

    既然做出了决定,心情也随之放松起来,欧阳和丰重新把注意力放到美食上,不过不是如何吃,而是如何带走;多个长条案板,每个长条案长达十数丈,这么多精美的食物如果浪费掉,真正天理不容;剑魂者们都是有身份的人,更别提来自朔方的主人,大家都只像征性的浅尝则止,这让欧阳和丰很不屑,在他的前世,有一种刻在骨子里的美德,应该选择打包......在这个世界,打包具备天然的便利条件——储魂戒,作为打包神器,恒温恒湿,无菌保鲜......你能找到比它更合适的么?纵观神耀天派上下五千年,打算在合连聚会上下手的,欧阳和丰可算是第一人......问题是如何下手?这根本没有理由,偷偷的?别开玩笑了,聚会上千道神意笼罩下,便是元婴上仙来,也逃不过这么多人的探查......

    聚会大约已经走过一半时间,有利益权衡的男男女女已经开始了庆祝,欧阳和丰不会承认自己羡慕他们,他的苦恼在于:成功联盟就会庆祝,庆祝就会消耗美酒美食,而这些东西早已被他看作是自己的私有物品,‘王八蛋......’欧阳和丰呸了一声。

    今日聚会最耀眼的明星,无疑是那些成功拉到赞助的剑魂者们,而这些剑魂者们中,最引人注目的,却是个女人,一个女剑魂者含月,三年前入门,现在正在含水魂行者的陪同下接受众人的祝贺......和含月达成互助同盟的,是朔方地区最大的势力之一,勋国皇室;看到一名俊美不在楚西行之下的花样帅男——勋国二皇子,欧阳和丰便能明白这些势力无耻的下限在哪里,这里不仅有美人计,也有美男计......

    含鸭一脸沮丧,本以为若能做成这一单,今年的魂石耗费便不用愁了呢;至于他背后三女,则各有表情,华怡不屑一顾,百里眉略带嘲讽,大概是初见欧阳和丰时的邋遢印像实在糟糕,所以欧阳和丰的拒绝却是正中下怀;反倒是勋国灵公主似乎不为所动,一脸兴趣盎然的看过来,灵之家族便住在无极巅上,师兄若有意,不妨过来坐坐,哪怕不成盟,多交个朋友也是好的......“灵公主笑道,言谈间尽显皇室风范。

    欧阳和丰点点头,这样通情达理的女魂行者和他背后的家族,确实值的试着接触,总比旁边那一脸傲骄的两位要强的多;魂行者的世界非比凡俗,心性,行事准则很重要,都是有追求的成-年人,他可没功夫去哄那些还没长大的骄骄女......

    这真是个意外的邂逅,哦,不对,欧阳和丰识得晚风,但晚风却多半记不得欧阳和丰;这是很正常的事,万本武宗时的欧阳和丰,屁都不是,而那时的晚风却是万本武宗精英弟子,风光无限,正是谁人不识君的意气......而现在,原来屁都不是的欧阳和丰,却贵为神耀天派内剑弟子;而原本风光的晚风,却还是练气境界,进境甚微;世事难料,天道循环,一竟于斯......“唉......”欧阳和丰再次叹了口气,虽然他很想无视,但有些因果,不由人而定,真的便躲的开么?“师弟,原来你竟躲在这里,倒让我一通好找。”身旁传来胖子含鸭的大嗓门,后面竟跟着三位美貌出众的女魂行者......

    “我来介绍一下。”胖子压抑不住的得意,“这是花莲派女魂行者华怡,练气境;这是朔方大族百里氏贵女莺,修得一手好阴阳术,淬体境;这是勋国灵公主,身家丰厚,淬体境......怎么样,师弟可满意否?”“师兄,你,你这是何意?”欧阳和丰一手油腻,就这么指着对方。“嘿嘿,既然答应了师弟,怎么能不办到呢?这三位你看如何?各有擅长,各有特点,多处处,也许就能有个结果呢?”胖子含鸭挤着眼睛笑道。内剑一脉终究人少,所谓奇货可居,就是这个道理。欧阳和丰就想问出‘谈成了你收多少钱’这句话,不过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拒绝道:“师兄,你却是来晚一步,师弟我已经名花有主了。”“师弟速度如此之快,不会是诳骗于我吧?”含鸭魂行者一脸狐疑的紧盯欧阳和丰,却发现不似作伪,”师弟啊,这结盟之事关乎魂行者修魂大事,可不能马虎,师弟初来乍到,却应多多接触再作定夺才好......“

    结盟联姻,说到底就是个利益结合的过程,又谈何感情?你来我往,斤斤计较,才是常态;这里是这里是合连聚会,不是暴风城醉红阁,花点灵石就能带姑娘出去......联姻是个很复杂的过程,不仅有仪式,而且有因果约束,不是随随便便靠裤腰带下来决定的......小聊一会,一脸失意的含鸭带着他的三个客户离开,去寻找下一个目标,欧阳和丰也毫无抱歉之意。他不认为拒绝含鸭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不错,他们算是朋友,不过却是有利益往来的朋友,这没什么不好说出口的,事实上,只有利益,才能把人和人紧密联结起来......含鸭帮过他,但同样的,他从欧阳和丰身上也没少赚;同样是内剑魂者,比欧阳和丰还早入门几年,人家凭什么毫无所求的帮你?真以为自己是主角呢?,所以,还得看利益......这么好合连之旅被打断,现在的欧阳和丰对美食已没了心情,拿出含水魂行者给的书,寻得逆轩城风家一栏,仔细看了起来......书上对风氏一族的记录并不多,这也正常,风家势力在朔方属于不上不下的存在,来神耀巴结纳上供来也行不来也行,因为也没谁会特意要求这种小家族;事实上,以前的风氏便从未向神耀上过年贡,今年是第一次,看完书上对风氏的记录,欧阳和丰心中已经大概有了判断。风氏一族,必定是万本武宗安排的暗子支脉,这在中小门派中颇为常见,是躲避强敌,传承法脉的好办法;万本武宗有多少这样的暗子谁也不知道,但能在日辉圣教打击下存活下来的,也必定不多;晚风是四年前加入的风氏,对外称是客卿,其实他们本来便是一家人;也正是因为晚风的到来,带来了大批宗门财物,风氏这才有财力接触神耀天派,谋求对日辉圣教的报复......很简单明了的事,很狗血,但欧阳和丰却也不得不参与其中,这是他的无奈,也是魂行者的悲哀......静下心,欧阳和丰思忖着,不管如何选择,在新人满三年能出山前,一切都是计划而已......至于三年后,风氏一族之事,眉山可能的宝器,便放在一起解决吧,毕竟,在万本武宗的大半年,他也留下了因果,天道之下,这是躲不掉的。

    “这也不行,那也不成,这样挑下去,我等这次不是白来了?”风耀急道。

    “白来也比请个祸害要来的强。”风夙斩钉截铁道:“哥哥,我知你心急,风夙和你一样,也恨不得马上请得强援,把那些占我福地的贼人赶出去......可此事牵扯过大,不可大意,不可急于求成,来之前合老是不是这么说的?”

    “耀弟,夙妹,你们随我来,有一个朋友帮我介绍了一个剑魂者,我看着人很实在,你们也来帮我看看......”三人向人群中走去不提,可怜欧阳和丰,原本美味的烤羊排,现在吃进嘴里却味同嚼醋。那个新来的,和风氏兄妹一伙的青年他认识正式万本武宗晚风师兄。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污黑》《叶清心启》《从今天开始当城主》《西游之一刀999级》《沈医生的控妻症》《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198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