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买卖交易

    一众人等在旁边看热闹,丝毫没意识到含漓魂行者已快至油等枯尽的地步,这也不能怪他人,实在是含漓魂行者装的太逼真,而欧阳和丰暗生一计,故意不反击,只装出一副马上就要招架不住的鬼样子......不是所有的人都没眼力,远远的有两个魂行者缓缓走来,周围的魂行者们看到这两人都纷纷行礼招乎,明显地位不低。”含冰师兄见笑了,底下这些人真正是莫名其妙,被人耍弄而不自知,真不知道这些年的修魂都修到哪里去了......“说话的是含星,家族在内剑一脉金丹以下魂行者中的翘楚,话事人;他旁边被称为含冰魂行者的,是个独来独往的苦修,他们两个,再加上师徒一系的含水,合称神耀三杰,都是不到百岁的年纪,却有汇元圆满的修为,未来还有大把的时间,是含字辈冲击金丹最有希望的三个人,其声名剑术,数十年来也早在漠北流传甚广。

    ”很有意思的年轻人......“一袭黑衣的含冰魂行者不苟言笑,目光锐利。

    ”含星师弟稍安勿燥,劝人罢剑这种事,还是师兄我来吧。“含冰魂行者何等眼力,不仅早就看出欧阳和丰在捉弄家族一系的含漓,更清楚含星的手段;若真等含星出剑,双方罢手是肯定的,恐怕那个散修含鸦还得吃个大大的闷亏,丢命不可能,但伤个数月却是稀松平常;他是个耿直的人,却看不得门中有些天赋的新人遭此黑手。”既然师兄有意庇护,便由师兄吧。“含星魂行者并不是畏惧于他,两人实力相近,论势力,含冰孤家寡人一个,更如何比的了他家族一系的势力;只不过最近在异世界有些麻烦,需要好手相帮,金丹以下就这么三个顶尖的,既然求不得含水,便只有求肯含冰了;既有求于人,这些小事也就不能较真。含冰魂行者微微一笑,目光一领,一只光华晶荧的飞剑闪电般的一闪而没,口中说道:”家族与师徒,并不是非此既彼,还有第三种选择,便如师兄我一般。我内剑一脉人丁单薄,长远堪虑,若有些好苗子,我等前辈还是要宽容些吧......“

    魂尊,甚至魂尊以上,这个没有分配,因为门派的库藏就是他们的私库,神耀所有的一切都对魂尊无偿开放,没人会有异议,升龙大陆其他大门派基本也是这样,相对于资源财物魂石,对一个门派来说无疑魂尊更宝贵......

    剩下的次序是元婴,金灵,金丹......汇元,摄灵......

    “什么货?”含鸭魂行者小眼睛一眯,仿佛看到了魂石在向他招手。“灵丹......”欧阳和丰的魂石储备不够,就只好打灵丹的主意,他进神耀内剑半年,领过两次季例,共四十多瓶灵丹,在白虎峰摸尸时,也摸出过将近十瓶;这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之所以一直没卖,是他有些担心有人对他生疑;这可不是瞎操心,在升龙大陆,在神耀天派,每个魂行者都在大口吞灵丹助修魂,你凭什么能剩这么多灵丹?你又不会炼丹......

    现在之所以拿出来,主要是观察含鸭这个人,办事还算牢靠,嘴也严,是个极具商业道德的人,而且灵丹终归是属于比较低级的灵丹,也没什么人盯着不放。”嘶......这可是好东西呢,而且不愁出手,师弟你有多少?师兄我也不瞒你,我就赚个渠道跑腿钱,保证安全,保证隐密,一瓶七个上品魂石,你看可好?“含鸭魂行者急忙道。”可,我这里却有四十多瓶......“欧阳和丰爽快应道,胖子不算黑,山门内丹坊的价格还八九个魂石一瓶呢,再谈也多卖不出几个钱来。”这么多?师兄也不亏待你,便算你五十瓶,三百五十个上品魂石吧......“含鸭大喜,四十九.瓶已经很不少,是大买卖了,这次生意若做成,少说也能赚三十个上品魂石,对他而言,这种天上掉陷饼的事是很难遇到的。

    欧阳和丰点点头,把放有灵丹的储物袋交给含鸭魂行者,这是他来广义阁前就准备好的。

    含鸭魂行者仔细看了看,确认都是上品的好灵丹,也不犹豫,立刻便点数了35颗极品魂石交给欧阳和丰,仿佛生怕欧阳和丰反悔似的,这也不怪他如此做派,灵丹对魂行者来说,是比魂石更坚挺的硬通货,这是一笔白送他魂石的好买卖。

    ”师弟,既生收了你这笔生意,师兄我不如再送你一个好消息。“含鸭心情大好,人也变的大方起来,色迷迷的笑道:“再过半个月,有朔方地区的大族前来神耀献年例,在无极巅会举行盛大的法会庆祝,听说这次可有不少年轻的修炼者,其中还有不少绝色美女......”看着含鸭一副‘你懂的’猥琐模样,欧阳和丰不禁笑道:“师兄,师弟我要不是把这笔买卖给了你,你是不是还不打算把这消息告诉我呢?”“这怎么可能?师兄我是那种人么?就凭咱们师兄弟的关系......师弟放心,师兄我有门路,保证给师弟弄张请柬来......” WWw.8Yue.ORG

    每三年年末,分布在漠北之域,尤其是山峰大江以北的各大势力,包括大,小门派,家族,国家等,都会循例向神耀天派奉上三年来的年供,说白了,就是三年一交保护费。因为物资繁琐,价值巨大,人员众多,走传送阵耗费过巨,为安全计,距离比较近的各个势力通常便抱团运送;朔方地区是个大区,从山峰大江起,西至莫干沙漠,土地肥沃,有二十余个国家,五,六十个门派,家族在此栖息繁衍,所以每到进贡的年份,大家组到一起,这规模也就无比的巨大......

    轮到筑基时,基本只剩下清汤寡水了;但就这点子汤水,其丰厚也远非当初万本武宗这样的小宗可比;神耀天派资源每季一发,欧阳和丰拿过两次,每次有一百多块上品魂石,真正不少了;入门时,门派给过一笔一次性资源,可以理解成安家费,但这东西一辈子就一次......

    每季一二十块上品魂石,二十瓶丹药,已足够筑基魂行者维持最基本的修魂,但若想渉猎更多,便需自己想办法......其他的一些职业都是不错的方向,会耽误一些时间,但所得可以支撑魂行者进行更深入的修魂,这也是大部分魂行者选择的道路......

    剑魂者中最盛产的,便是好战分子,以剑养剑绝不是欧阳和丰一个人的想法;对于这部分魂行者,门派当然会给他们一条赚取魂石的出路,而且,还是条大出路,毕竟,战斗力,是神耀天派强大上万年的保障......这条出路便是魔冥之域,是好战的剑魂者们掠夺魂石的好地方;魔冥之域每三年开启一次,每次一个月,正好在三年一次的门派小比之后;现在距离下一次魔冥之域开启,还有一年半的时间,欧阳和丰的目标很清楚,努力修炼,争取在下一次宗门小比中获得筑基前十名,以获得进入魔冥之域的机会......

    欧阳和丰一边观摩师兄们的斗剑,一边计算着自己的魂石还能支持多久,让人沮丧的是,无论他怎么算,好像都坚持不过半年去,离魔冥之域开启还要一年半,那一年可怎么办?正发愁时,旁边传来胖子含鸭的声音......“师弟,怎么不斗剑了?”含鸭魂行者精神不错,看来在危封那里又得了甜枣;其实欧阳和丰以为,依胖子的性格实在不适合做个剑魂者,去做个游商才比较合适他。

    “恩,休息一会,看看师兄们的技艺开开眼界......师兄,不知以你的渠道,能不能帮小弟出手些货物?”欧阳和丰问道。

    他这边秀的潇洒,欧阳和丰六绝初成,却是看的通透,原来这小子趁着空中翻身的当口,竟然悄悄吞了一枚丹药......

    “还有这操作?”看的欧阳和丰是目瞪口呆,堂堂剑魂者,竟如此没有下限......

    欧阳和丰的攻击是虚招,他再狂妄,也不会以为自己能和一个已经入门十五年的剑魂者对攻,所以含漓魂行者飞剑一出,欧阳和丰便遥控自己的飞剑撞了过去,含漓魂行者飞剑上蕴含的力道确实了得,欧阳和丰第一只飞剑撞上去没什么反应,于是第二,第三只飞剑前赴后继,终于用了三道飞剑才堪堪击破......

    对剑魂者们的奇葩出场方式欧阳和丰已经习惯了,每个人都有自己坚持;冷静,专注,全力以赴,就是欧阳和丰的方式,第一只飞剑透顶而出,紧接着,便是第二只,第三只......含漓魂行者大笑一声,“剑来......”,一挥手,一道明亮而炫目的剑影呼啸而出,直奔欧阳和丰的剑偶傀儡,他也不是完全没脑子,也没留力,而是全力而出,攻其必救;至于欧阳和丰的攻击,稍后再发飞剑防御便是......

    欧阳和丰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这个骄傲的剑魂者的背影,用轻轻的,但又保证能让对方听到的声音说道:”丹药,好吃么?“远处含漓魂行者脚下一个踉蹌,随后又加快速度,急步离开,背后是欧阳和丰按捺不住的大笑声......既然魂力消耗过半,欧阳和丰也不再摆起手等人比剑,而是一边回复魂力,一边观摩他人斗剑......不是他有自虐症,实在是剑魂者这个职业是个非常讲究动手能力的职业,一味的埋头苦练是不成的;只他方才两场比剑下来,就感觉发剑的速度又比往常稍微快了一分,可见实战对剑魂者能力的提升是巨大的;其实最好的方式是走出山门,去外面的世界和人斗剑生死,可惜门派不允许,话说,就算门派允许,在飞剑没修得大成之前,欧阳和丰也没打算轻易去外面作死......

    欧阳和丰急于锻炼剑术能力,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那便是修炼资源问题,简单的说,他快没魂石了。他从来都不是个富裕的人,也没有商业头脑赚取魂石,要不是他发明的引灵阵确实是修炼,效果不错花费又少,他怎么可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自入道以来,欧阳和丰有三次大发横财的时候。第一次是在万本武宗拆卸法阵魂石,属于半偷半抢;第二次是白虎峰搞完爆炸后的摸尸;第三次便是入得神耀内剑一脉后,门派一次性的入门魂石奖励,有数百枚上品魂石之多......但问题是,随着他境界的提升,身体耐受力的增强,引灵阵的消耗也越来越大;现在欧阳和丰修炼时开启引灵阵,魔气强度已接近千倍,这是个很可怕的数字;更要命的是,修炼神魂《阴阳两极转》术也需要处于高强度魔气之下,否则他根本坚持不下来......这一切的一切,归根到底就两个字魂石。欧阳和丰从来也没想过诸如其他之类的来赚取魂石,以剑养剑来提升实力才是他想要的,其实在神耀天派山门内,是有这样的机会的。

    神耀天派关于修魂资源的分配是个很复杂的体系,太高端的,渉及金丹以上魂行者的分配,以现在欧阳和丰这个层面是没有机会也没有权利了解的,他能了解的,就只是金丹以下,筑基,摄灵,汇元三境的资源平衡......每年,来自漠北之域各国的保护费,神耀产业矿场,各异空间的出产等等一系列的汇总后,门派再进行再分配,除去预留以备不需,分配的原则很清楚明了就是看你自己的境界如何......

    欧阳和丰正装模做样的配合含漓魂行者进行这场又臭又长的比剑闹剧,冷不防旁边窜来一只飞剑,森含冰冷,不仅一举击溃两人的斗剑,而且其余势不减,吞吐不定的盘旋于空,仿佛在警告两人似的......

    很快意识到有人阻拦这场斗剑,却不知是谁;当欧阳和丰转向含冰两人时,两人已走的远了;不仅是他们,就连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家族一系众人,也呈鸟散状......

    含星魂行者对众家族一系的魂行者喝道,同时肩膀一耸,便要出飞剑分开还在缠斗的两人,却冷不防被身旁的含冰按住肩膀,这一剑便没发出来......

    ”含冰师兄这是何意?莫非要插手家族与师徒之争么?“含星魂行者强压怒意,含冰魂行者作为中立者,一向被家族,师徒双方拉拢,而且本身实力不弱于他,换作别人,敢横加插手他的事情,怕不早就翻脸了。

    含漓魂行者似乎也接到了某个传信,准备离开;但离开前,他还不忘走过来放话道:”若非师兄相拦,今日必然你灰头土脸;别再让我在幻剑擂看见你,否则的话......哼哼......“

    虽然防的艰难,但总算是防住了;含漓魂行者一剑就能打败欧阳和丰的大话成了笑柄,不由的有些脑羞成怒起来,于是一剑又一剑,恶狠狠的向欧阳和丰的剑偶傀儡攻去,欧阳和丰迅速收缩防御圈,只在剑偶傀儡前十丈的位置拦截,全力之下,竟也堪堪能坚持住......生斗的比剑方法确实比较单调,魂行者的秘术,神器,策略都受到很大的限制,比的就只是飞剑上的功夫;欧阳和丰祭起防御攻势,只在十丈内防御,饶是含漓魂行者如何发力,竟是奈何不得;只好寄希望于欧阳和丰魂力不继,便僵持起来......含漓的小友们看的有些目瞪口呆,怎么也想不到素以飞剑威力奇大而著称的含漓会陷入持久战中,更让人无语的是,这场持久战还看不到丝毫的胜算,那个含鸦魂行者一脸的平静,飞剑连珠般射出,偏偏剑上的力道还丝毫不减,也不知他是如何做到的?

    转眼一注香过去,欧阳和丰的魂力因其精粹而消耗不大,消耗还不到一半;而从含漓魂行者剑上力道越来越弱来推断,其魂力恐怕已不足三成。欧阳和丰可不是个好脾气的,所谓的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处世方法,他也不收手,倒要看看这大家子弟到底如何收场......如果再坚持片刻,含漓魂行者暗骂小友们怎么还不出来圆场,自知魂力不济,再不想想办法今日就得闹出个大笑话......于是大喝一声,使个矫龙起卷的势子,在空中盘旋一周,同时剑光大盛......

    ”依仗年轮,仗势欺人,尔等还留于此做甚,还不速速退下。“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污黑》《叶清心启》《从今天开始当城主》《沈医生的控妻症》《西游之一刀999级》《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198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