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比试 藐视

    具体方法是:两位魂行者遥遥相对,互相间的距离以不超过各自飞剑有效控制距离为宜,每位魂行者身前三丈放置一傀儡,可按照魂行者的神魂指引做简单的移动躲避;斗剑过程,便是魂行者攻击对方的傀儡,同时防御对方对自己的傀儡的攻击,胜负只在一方傀儡被毁之后。

    这种斗剑方式听起来很小气,完全不符合剑魂者中分生死的豪迈,但其实很有必要。要知道,剑魂者的飞剑是非常非常快捷凌利的,这也意味着即使有高阶魂行者在场看顾,受伤身亡也是很常见的事,因为,根本反应不过来。如果门派不加约束,让剑魂者们放开了比试,就这二百多人,都用不到十年,就能比剑全部比光了。生斗这种方式,不能完全体现魂行者的实力,但剑上的功夫,还是能比出个七,八分的,胜在安全,这已经足够了,毕竟,有些东西,比如秘术,助修,保命底牌之类的,也不适合随便拿出来......死斗,也叫武斗,就简单直接的多,必须报请门派批准,还得交纳一定的费用;都准备好后,门派直接开启一个异世界,两个进去,非死既伤,裁判者在外操纵异世界,也不一定能挽救失败者;这样的斗剑,相斗者能完全发挥自己的所有能力,是最真实最残酷的斗剑......

    比如现在对面的含潭师兄,这么粗壮的身材,非要作出一种当空而立,羽化飞仙的样子,实在让人好笑;他点指自己,欧阳和丰不用想都知道,一会儿每点指一次,必定会发一只飞剑;这等于提前告诉对手,我要发飞剑了,要发几只......如此资敌,真到了生死相搏的关口,很容易被人一眼看破......也许是这个世界的风气,几乎每个剑魂者都有这样的或多或少的毛病;有必须摆弓步才能发出飞剑。前辈们的习惯让欧阳和丰很无语,他没能力改变别人,却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没有固定的姿势,也不会提前喊话,他训练自己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情况下发剑,哪怕正在用食,正在如厕,站着,坐着,躺着......甚至是微笑着和人说话时;至于手的作用,开什么玩笑,他当然不会无聊的对他人指指点点,他欧阳和丰手里,永远会握有一把三尺之剑,这是他最后的保障......

    “师弟高才,才入门半载便能与含潭师弟苦斗,若假以时日,必有龙翱九州的一天......”含水魂行者这是客套话,不身临其境,就很难估算别人的实力;他和周围的一群人都以为含潭未尽全力,不过都是眼光平平之辈而已,只知表面不知内在,却哪知道含潭魂行者即使尽了全力也差点下不了台呢......“师兄不嫌,若不是含潭师傅兄手下留情,小弟这六块魂石,要不了几息便没了”欧阳和丰把自己的位置放的很低,含潭魂行者心中受用,仅有的那一丝丝不舒服也烟消云散。含水魂行者很懂进退之道,一番含暄后领众人离去,欧阳和丰继续摆出剑偶傀儡,等人比剑,刚才那番消耗,对他来说不值一提......

    不多时,又一批十数个魂行者走过,欧阳和丰一看,危封贵女和她的两个小跟班也在其中,不用问,和方才含水那批师徒一系的不同,这必然是家族一系的魂行者,仅从人数上来看,却要比师徒系的多些......占远眼尖,老早便发现了欧阳和丰,在和旁边几名魂行者一番嘀咕后,一名英俊的年轻魂行者走上前,傲然道:“我含漓是也,您,剑及几何?”那是比自己早入门十五年,这差距可不小;可欧阳和丰也不在乎,对方既不客气,他也没什么好巴结的,“六十丈......”“好,便是六十丈。”这含漓魂行者一转身,带剑偶傀儡向对面走去,同时说道:“你既为新人,魔法未精,便不该来此耽误大家时间,我败你只需一剑,以后,便不要来幻剑擂自取其辱了。” WWw.8Yue.ORG

    一众围观的家族子弟纷份笑了起来,对这些又臭又硬的含门弟子,他们天生就有一种敌视。“含漓师兄愈发的有气势了......以含漓师弟之能,这一剑最多使出五分力,便足矣......”含漓魂行者是神耀天派一个小家族子弟,在一众筑基魂行者中,算是很有实力了;众人中也有摄灵,汇元魂行者,但他们绝不会出手,毕竟是骄傲的剑魂者,做不出这种事,也丢不起这个人。

    占远作为始作俑者,一脸得意的站在一旁,其实他和欧阳和丰之间并没有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但不知为何,仿佛和这人八字犯冲似的,一看见此人,心中便不舒服。他们这批新人,包括最仅三,五年入门的,敢于站上幻剑擂的没几个,不是不想上,而是上去的话实在太扯淡了;偏偏这个含鸦出挑,做到了他们这些大族子弟都没做到的事,这让他颜面何在,于是鼓动同为家族一脉,冲动冒失的含漓上去狠狠给他个教训。含漓在六十丈外站定,放出剑偶傀儡,仅从这一点上来看,此人心里是混没把欧阳和丰当回事;含漓魂行者的开场姿势比含潭更拉风,魂力运行下,竟离地三尺,凌空而立,长衣飘飘,一副天外飞仙的样子;遥指欧阳和丰喝道:“让你先手,若等我出剑,你可在无机会了。”

    幻剑擂,是广义阁内剑弟子的斗剑之地。剑魂者嘛,都是好战份子,平时洞府独自修练,解惑之日人来的比较齐整,当然就免不了互相间比试高低上下。像欧阳和丰这样新入门的弟子,其实也包括含鸭这样入门没几年的,无论魂力境界,还是剑术控制,和师兄门相比都是天差地远,每次上去比试,必定闹个灰头土脸;大部分新人都不会轻易上幻剑擂,打的心思是过个十年八年,魂力剑术有了长进再来比试;但也有不服输的,就像欧阳和丰这样,反而是乐在其中。两人就此分道扬镳,含鸭走到含鸾魂行者跟前找机会,哦,就是危封贵女。欧阳和丰则径自前往幻剑擂,这些时日他自感飞剑之术大有进益,正要前去一试究竟。幻剑擂,是神耀天派官方指定的斗剑场所,神耀规矩甚严,私下邀斗是绝对禁止的,有敢犯者直接追回一切资源逐出门派。双方比试既剑出无悔,幻剑擂其实就是个面积甚广的大型广场,岩石铺就,长宽都在十里以上......

    这里不是凡尘,不存在擂台这种东西;剑魂者的飞剑,就是欧阳和丰这样的新人,都能遥击五十丈开外,再加上往来腾挪,要多大的擂台才能满足两个剑魂者的需求?剑魂者比剑,另有它法......神耀弟子比剑,有两种方式——生斗,死斗。所谓生斗,也叫文斗,就是欧阳和丰现在这样,弟子之间友好的较量,不渉生死。

    神耀天派门规,新人入门后,三年不得离开山门,哪怕是三年后,也要长辈考教功法秘术,达到一定水平后,才可自由出入。这样的规定,一方面是怕新弟子能力不够,出去丢人现眼,一方面也是对新人弟子的保护。漠北虽然是神耀的地盘,但明里暗里,心怀叵测的势力无数,别人可不会管你是不是神耀弟子,练没炼成飞剑术......

    “不急,我去幻剑擂看看,顺便试试......”欧阳和丰摇头道,旁边这个胖子师兄的小心思他如何看不明白,很正常的事,长年留在这种地方,老母猪都能看顺眼了,更别提危封这样的大美女;广义阁内剑一脉男女比例失调,乾只这次聚解堂解惑,来的七十余人中,只十人不到,由此可见一斑。

    欧阳和丰的弱点在于击发飞剑的频率,含潭魂行者可以轻松稳定在一息两发的状态,而欧阳和丰最多只有两个呼吸间三发,这纯粹是练剑时间过短的原因,除了长年累月的勤加练习,没有其他办法......就是这点差距,让两人间的飞剑缠斗在空间中央短暂的相持后,开始逐渐向欧阳和丰所处位置移去,没办法,飞剑没人发的快,就只能靠距离来补偿......欧阳和丰最终输掉了这场比剑,其实当双方飞剑间的缠斗被压缩到欧阳和丰身前十丈时,他已经完全能防御住含潭魂行者的进功,四十丈对十丈,距离的远近抵消了出剑频率的差别,如果继续下去,大概是个磨魂力,神魂消耗的过程吧......但这没什么必要,也没有意义,别人好心好意的来给你喂剑,得到一场胜利是应该的......

    含潭魂行者暗地里长出一口气,对面这个含鸦,真正的难缠,完全看不出不过才是个入门半年的新人;别人也许只看到他占尽优势,但他心里清楚自己几乎已尽了全力,最终对手输的蹊跷,但他已不愿再想这些......这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有很高的剑术天赋......

    欧阳和丰走向含潭一群人,礼貌的向对方致谢,然后转向含水魂行者,“多谢师兄帮忙,小弟虽好剑术但学剑未久魂力低微却少有人愿意指教呢。”他眼不瞎,含潭魂行者之所以肯下场比剑,毫无疑问其中有含水魂行者的指使,有示好之意,这是个很懂得做人的魂行者。

    对剑魂者发剑姿势的吐槽不过一瞬间的事,眼看含潭魂行者准备完毕,欧阳和丰知道该自己进攻了;一般资历高的,自认实力强大的剑魂者都会把首攻权让给弱小者,这是强者的自信......欧阳和丰控制剑偶傀儡在身前三丈偏右处来回移动,自己则向左走去,同时,毫无征兆的,飞剑从头顶一冲而出,接二连三的向含潭魂行者的剑偶傀儡飞去......飞剑是水属剑心所发,众目睽睽之下,他如何敢把金属剑心的秘密暴露出来;飞剑的轨迹并不是直线,而是一左一右的弧形攻击,以欧阳和丰现下的神魂,这几乎是他控制的极限,当他准备发出第三只飞剑时,含潭魂行者也动了......“来得好......”含潭大喝一声,仿佛不喊这一嗓子就放不出飞剑似的,同时,手指遥点,一道道看起来比欧阳和丰的飞剑要粗壮的多的飞剑暴射而出,或拦截,或遥击......一时间,两人之间五十丈的空间内,剑光大盛,霹雳般的音爆声,飞剑撞击时让人牙酸的磨擦声,含潭魂行者时不时的高呼酣斗,飞剑殉爆时留下的灿如烟火的炫目光环......

    欧阳和丰和含潭魂行者之间的差距其实并没那么大,魂力上他才入筑基,当然要弱些,但《涅槃风云录》赋与他的魂力精纯却要远远强过含潭,故此在这方面两人其实是各有胜场,只不过欧阳和丰表现的更低调......

    魂行者的关系基本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君子之交淡如水。欧阳和丰也算结识了几个朋友,含笑,含水,含浪,含鸭等,但这种事你不能强拉别人陪你比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修魂方式,都有自己的坚持,强拉硬拽不是魂行者的作风,人们更习惯于心照不宣,一切尽在不言中。所以欧阳和丰摆出这么个起手,让有兴趣的前往,这样双方都不尴尬。今日是解惑日,广义阁上的剑魂者不少,大部分在解惑结束后都会来幻剑擂看看,即使不下场,在旁边观摩下他人剑术也不错。不少人在欧阳和丰身旁经过,也因为他是妥妥的新人而已,故也没人下场。直到含水,含浪魂行者领着一波人经过时,其中一名身材粗壮的剑魂者才走过来,大手在其中一只剑偶傀儡上一拍,这剑偶傀儡被他神意一领,激活起来。“在下含潭,师弟剑及多远?”“多谢师兄指点,师弟我今年入门,剑及六十丈。”欧阳和丰礼貌应到,也就是比他早入门十多年,这样的差距还不算过份;剑及六十丈,意思是欧阳和丰可以控制的有效飞剑范围不超过六十丈;这是比剑前弱势一方必须事先说明的事,否则别人走到六十丈开外,自己飞剑够不到人家,那就尴尬了。含潭魂行者走到五十丈时便停了下来,在身前放下剑偶傀儡;这是资历高的魂行者的一种姿态,表示不占对手的便宜;否则真站在六十丈位置上,对方每次攻击都是最大距离,会很快吃不消的,这也是剑魂者们潜意识下的规矩。

    神意操控下,让剑偶傀儡左右移动了几步,确定了剑偶傀儡的灵活性;含潭魂行者运行魂力,白衣飘飘,左手背于身后,右手笔直的点指向欧阳和丰,口中喝道:“开”。欧阳和丰心中叹了口气,心话‘又来了’......在幻剑擂比剑数月,欧阳和丰亲自下场,或者旁观他人斗剑,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他发现神耀天派的内剑魂者,击发飞剑时普遍有个非常可笑的毛病——摆造型。偶尔看到几个圣剑魂者放飞剑,也是一个德性......

    神魂上欧阳和丰同样要强出含潭,两世为人的经历让他的神魂强度天生就比其他人要强的多,再有《阴阳两极转》的磨炼,以后他与别人之间神魂上的差距只有越来越大......

    出不了山门,就只有憋在洞府和广义阁之间,三年不知肉味,对身体机能格外健康的魂行者来说,其煎熬可想而知。

    “又去找虐?师弟你可......真有毅力......”含鸭魂行者摇摇头,对欧阳和丰的选择并不理解。

    这两种斗剑方式,是剑魂者们私下里,自作主张的斗剑......神耀天派还有官方操办的大比,小比,遵循的又是另一套比剑方式......幻剑擂上,欧阳和丰找了处边角的位置,剑偶傀儡是门派提供的,材料一般的低级剑偶傀儡,免费使用,但剑偶傀儡动力使需的魂石。却需要对战双方自己安装。欧阳和丰取出六块中品魂石,一个剑偶傀儡三块,分别安装好,指挥两个剑偶傀儡在自己身侧整齐跪坐。然后盘腿坐下默默等待。这是新人弟子肯请前辈师兄们指教的起手式,要不然你以为凭自己不足一年的资历,别人又凭什么要和你比剑?既浪费时间又浪费感情......行者其实是个等级制度很严谨的群体,尤其是高傲的剑魂者,肯下场指点低端的师兄并不多,尤其是已经入门数十年,境界已至摄灵,汇元的魂行者;欧阳和丰在这里厮混了好几个月,一般也就入门不超过十年的师兄偶尔会下场和他玩玩。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污黑》《叶清心启》《从今天开始当城主》《西游之一刀999级》《沈医生的控妻症》《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198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