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传授 解惑

    含浪魂行者不屑道:“那又有何用?谁不知道,那些大家族上仙都有外药相助,凭的却未必是自家本事......要我说,师叔他们就应该上书掌门,严禁这种舞弊行为......”“然后呢?禁用外药就能让含门多几个内剑么?”看看不再吱声的含浪,含水魂行者叹口气道:“就算使用外药,到底也算是对我内剑一脉有利之事,师叔他们不会禁的,这话你以后要少说,免的惹人烦厌......就这样吧,这含鸦师弟之事,你以后还是要看顾些,都是修出身,不要远了关系......” WWw.8Yue.ORG

    欧阳和丰从广义阁赶回他的洞府,足足花了三个时辰,交通很不方便。这里虽然有飞行神器不给力,不会控剑术的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他选的洞府位置实在距离广义阁太远了,近几千里的直线距离即使对魂行者来说也不是件简单的事。好在魂行者这个职业,以自修为主,倒不需要天天去冥王殿报到。洞府已基本完成,或者说,有关引灵阵,几个探查,预警类的法阵已经布设完毕,可以使用。但有关生活方面的,比如起居什么的,则完全没时间弄,好在魂行者也不太在意这个。随便用了些吃食,沐浴,运功调息,把状态调到最佳;欧阳和丰拿出今天的收获:《涅槃风云录总纲》《筋脉郎》《控剑术》《五行归元》《阴阳两极转》,都是在外界难得一见的万年剑魂者传承,现在俱摆在他眼前,任他挑选;欧阳和丰拿起其中一本,这是他的首选,自前世以来,从未改变过......

    神耀天派筋脉郎之法只经过五个穴位便可发出飞剑,实乃升龙大陆最好的顶级冲脉之法,故此神耀天派也是公认的修剑第一;就算是同为顶级大派的云顶剑宗,其根本冲脉之法也要经过七个穴位,高低上下,一望可知。

    人的肌肉有记忆,经脉穴位同样有记忆。有了第一次,很快便有了第二次......从冲脉十次才能成功一次,到能成功三次,五次......从最远距离才三丈,到现在的十丈......欧阳和丰一次次出剑,直到魂力枯竭,经脉酸胀......这便是剑魂者的修魂,没有捷径......曾经有人问商丘,为什么他的飞剑如此凌利,快到他人无法反应,准到他人无法躲藏?商丘答曰:无他,唯每日出十万剑耳......

    巫山福地广义阁,天空中一道青芒闪过,迅捷无伦的直冲山峰上一块空地,在快要接近地面时剑光敛去,闪出一魂行者身影,身形骠悍,面容普通中透出一股坚毅,正是含鸦魂行者欧阳和丰。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年,许多的功法秘术让他除了练功外基本抽不出别的时间,但每隔几日还是要来趟广义阁的,混沌冥王殿常有高人解惑,是不可错过的机缘,欧阳和丰虽然修炼总有自己的想法,但不代表他不尊重前辈的经验;至于近三千里的路程,就当是练习控剑术了。

    想到魔法,欧阳和丰不由的抚摩了一下手中的储魂戒,里面有他刚刚在玄楼兑换的魔法《金光魔剑》,这属于《功》类,是万剑归一中不多的筑基魂行者就能学的剑术,为五行剑中的一种......五行剑,当然有五种,《金光魔剑》《浪风神剑》《烈日火海剑》《千秋落叶剑》《泰山陨石剑》,是很实际通用的剑术,剑魂者学习自己本命属性的五行剑,对自己飞剑威力的加成很可观;欧阳和丰是金属性,又有金属剑心,如果学了金光魔剑再配合金秘术,其攻击能力必然会达到一个极致,这也是他一直追求的东西。听说今日是望风师叔讲五行......嘿嘿,的确太难得了。”含鸭兴奋的告知欧阳和丰通这个小道消息,也不由得他们不兴奋,作为魂修中居于领袖地位的大派,门中高阶魂行者解惑,素来都是法在前,术在后的,讲究的便是功法境界,而不是和人争胜的手段。故此,如果真如含鸭所说要讲五行,那还真是很难得的事。欧阳和丰也很高兴,因为他习的便是五行归元,很需要在这方面得到高人的指导。剑魂者中,习五行秘的很少,不是五行秘不好,而是其见效太慢,要学全金木水火土五行,无异于要花比其他秘术多五倍的时间,这对金丹以下的魂行者来说基本上是不能容忍的。金丹以下的魂行者,正处于修炼途中最艰难的一个阶段,要在有限的百十年里冲击金丹,就必须心如静水,在魔法上尽量不会挑选那些繁复琐混的......欧阳和丰却不在乎,能寿至二百多他已经很满足了,当然要随心所欲,至于金丹,元婴什么的,他基本懒的去想,以《涅槃风云录》提升境界的难度,他也完全把控不了。

    在同境界下,作一个最厉害的剑魂者,这是欧阳和丰的目标;所以,在修为问题已经被引灵阵解决后,功,便成为了他目前最着力的方面,虽然,这和修魂前辈们的理念不太一样......

    “师弟,你这就回洞府么?”含鸭魂行者猥琐的小眼睛在不远处危封的身体上一扫而过,漫不经心的问道。

    每次的聚解堂解惑,都是广义阁属下低阶内剑弟子们人最齐的时候,除去游历在外的,任务回不来的,有令职在身实在走不开的,剩下的基本都在此处,大约能有七,八十人,没人会放弃这难得的机会。

    欧阳和丰入神耀内剑一脉后认识的剑魂者们基本都在,楚西行,危封三人组,含笑魂行者,含水,含浪,破风魂行者等,还有几名新结识的朋友,大家各自找地方盘腿坐好,静待上师到来。聚解堂并不在混沌冥王殿内,而是在殿外不远处的一个空阔的地方,有高台筑立,环境是非常的清幽怡人。

    “师弟,怎的这时才来?”一个身形微胖,笑起来像个佛陀似的魂行者走过来,在欧阳和丰身旁坐下。

    “在玄楼看了会子书,有些入迷了......”欧阳和丰笑道。这胖魂行者是他新结识的朋友,比他早两年入的神耀内剑,封号含鸭,俗名油光光。当初欧阳和丰一听这小子的封号,便知道这人也是派系斗争下的牺牲品,欧阳和丰其实很感谢他占了这个鸭字,否则欧阳和丰恐怕就躲不开这字,鸦和鸭相比,似乎还是前者要好些?。

    两人的封号有异曲同工之妙,互相间便有了成为朋友的基础。欧阳和丰在门内发消息收购身灵之术,这含鸭魂行者便是其中的捐客,从买卖双方的差价中赚取利润,这在一些含门弟子中是很普遍的事。最终欧阳和丰得了本好功法《身临其境》,在交易过程中,一来二去的,也和这胖子熟悉了起来。

    既然最终是个独自修魂的结果,那么现在何苦卷入派系之争呢?作一个像望空魂行者那么自由自在的苦魂行者,也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含水魂行者面色不变,他也没想过能轻易的拉拢一名魂行者,尤其还是一名35岁前筑基,并俘获剑心的精英,这样的人都有自己的判断,自己的坚持......今天的见面不过是一种结识,一个表明态度的机会,日子还很长,一切都可能发生......轻松愉快的闲聊,在品完一茶之后,欧阳和丰告辞离开,有太多的事要做,有好几部功法要练,他都有点忍耐不住了。“此人,自视甚高,有些不知趣?”一直沉默未开口的含浪魂行者看着欧阳和丰远远的背影,这么评价道。“师弟此言,有些过了。”含水魂行者摇摇头,他这个师弟,天资卓绝,却有些不容人,“彼等新人,才入门派,不愿加入派系争伐是很正常的事。不急,等过些年月,吃的亏多了,自然也就明白了......”“若被家族上仙拉过去了呢?”含浪魂行者问道。“若含鸦师弟是这般目光短浅,迷于外物上仙,哪又有何拉拢的必要?”含水魂行者无奈道,“本次定剑内外,家族一系已经变得的得势了,五人悟剑心,竟有四人都出自大家族......我记得,好像已经连续十数年都是这般情形了吧?”

    有人多吃多占,这是明摆着的事,至于到底是谁多占了,欧阳和丰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他如果今日答应含水魂行者之邀,那么给他的那所谓灵脉上的洞府,就一定是家族一脉所遗留......这是诱他占队呢......

    含水魂行者所说的无人族长洞府,欧阳和丰很明白是怎么回事。他这十多日转下来,在三峰附近发现的洞府,林林总总竟有三,四百座之多,这还不包括有可能遗漏的,这和内剑一脉金丹以下魂行者总共几百余人的数量明显不符,要知道,金丹或者金丹境以上的剑魂者都是直接在三峰上开府的。

    这些秘籍中的东西,一古脑的填入欧阳和丰的脑海中,很花了些时间才充分的理解。接下来便是亲自入手施展飞剑,欧阳和丰仔细回忆秘籍中所感受的冲脉之法,慢慢鼓动下丹田关元,分出一丝元精向下极冲去......个时辰过去,失败了多少次?欧阳和丰已经记不清了,不是元精不足,就是魂力不畅,不是下极俞出问题,就是崇骨出麻烦,要完美的做到精,气,神摄灵,冲击剑心刮出一道飞剑,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魔法修练没有天才,只有耐的住寂寞,无休止的练习才是正道。那种读一遍秘笈,便能大杀四方的人只存在幻想中,或者说是异想天开,现实总是残酷的,天道也是公正的,不克服难以想象的辛苦,你又凭什么人前显圣?

    又半个时辰过去,终于,欧阳和丰平生第一次发出了一道飞剑,感觉到头顶一凉,飞剑倒栽而出,欧阳和丰不觉满心的欢喜,真不容易啊......虽然这道飞剑不过才飞出三,四丈远,虽然其威力恐怕都杀不死一只岩羊,虽然它飞行的方向完全和意念中相反而至,但不管怎样,飞剑总算是成功击发了。

    至于流落在外,各宣圣的零散剑魂者魔法,冲脉时甚至要经过十数个穴位才能发出飞剑,其威力品质却是不入流了。当然,也有异志混谈中描写虚无飘渺的上界剑魂者,有三穴冲脉之法,也不知是真是假......

    神耀天派冲脉之法,所经穴位虽少,但精,气,神俱全。精为元精本源,飞剑中掺有元精,则有生生不息,循环往复之能;气为中丹田魂力,也称真气,魂力深厚,精纯与否,往往决定了飞剑的威力和速度;而剑心藏于百会剑心殿中,神魂交汇之处,飞剑只有附着一丝神意,才能有腾挪反转变化之功。

    筋脉郎之始,起于下丹田关元,总共只有五个穴位参与,却包括了关元,膻中,百会,上中下丹田全部牵渉其中;故此,当飞剑最终透顶而出时,飞剑上所带的,不仅有关元的元精,还有膻中的魂力,百会的神魂,是真真正正集中了一个魂行者的精炁神的全部力量,再加上剑心的力量,其锋锐无人匹敌,难怪飞剑一出,等闲人等根本招架不住......‘原来如此’,从秘籍传授中退出来,欧阳和丰长吁一口气,他一直很奇怪,既然飞剑是剑心殿中的剑心跃出杀人,那么如果这剑心被人使计收了怎么办?现在看来,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神耀天派正统之内剑术,剑心居于剑心殿中是根本不会动的,动的只是魂力风暴卷过剑心时,刮起的一层精金之气,是为飞剑,这才是神耀天派内剑一脉万千年来称霸修魂世界的不传之秘。 在运使飞剑过程中,整个行脉过程不过五个穴位,却是浓缩了神耀天派数万年智慧的精华。

    比如凡俗武功,动辄行脉数十个穴位,才能运气于外,其实既浪费时间又浪费内力。修魂秘术也是如此,尤其是斗战之术,并不以行脉穴位之多来判断高下,恰恰相反,越少的穴位越代表了高效,简洁,快速。

    可以说,只有精,气,神俱全的飞剑术,才是真正无敌,真正正宗的飞剑术;江湖散修中,偶有自称剑魂者者,往往要么剑不及远,要么威力不足,速度缓慢,要么直来直去,变化呆板,这都是精,气,神不全的后果。拿来吓唬小辈,散修还可,真遇到此中高手,也只有送命的份,还不如学些法术来的实在。

    “多谢各位师兄好意,不过师弟我前几日已择定位置,便不劳烦各位好意了......”欧阳和丰礼貌的回绝道。对他来说,天生对家族一系不亲近,但师徒一系也不见得就是好归宿。

    在升龙大陆修魂世界,师徒关系是很郑重,很严肃的,并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冒然相认的;作徒弟的,要尊师,敬师,要忠诚,守孝,一句话,把自己当儿子就对了;当师傅的更不轻松,不仅要在生活上照顾徒弟,而且在修魂道路上也必须不遗余力,各种资源,丹药,魂石,人脉等等。故此,双方在选择上都很慎重,师择徒,徒也择师......以欧阳和丰的资质,被金丹魂行者看中并消耗大量资源培养的概率实在不大,更重要的是,欧阳和丰本身也不愿意有这样一个约束,他自己的秘密太多,而且,在思想高度上,他更愿意走一条自己选择的道路,而不是被别人所左右......

    秘籍贴于额前,‘轰’的一声,欧阳和丰仿佛置身于另一个空间;空间中他化身一宽袍高冠剑魂者,凌空而立;前方千里范围之内,有无数妖,鬼,魔,兽,正亡命向他冲来;欧阳和丰心中一急,仿佛呼吸般自然的,从丹田关元起,过下极俞,直抵膻中,稍一盘旋,魂力摄灵元精,以磅礴之势冲过崇骨,直入百会剑心殿;剑心殿中有剑心,魂力冲过剑心,刮起一层精金之气透顶而出,是为飞剑;飞剑疾如闪电,在神魂控制下,刺穿数只妖兽才势尽;魂力不断从丹田起,飞剑无休止的从剑心殿出,最终形成一片飞剑之雨,在妖鬼怪兽中肆虐杀戮......此为《筋脉郎》是也......人有精气神三种本身,又日上中下丹田;上丹田为百会,位脑之髓海,藏神之府也;中丹田为膻中,心为降火,藏气之府也,也就是魂行者魂力之所在;下丹田为关元脐下三寸,为藏精之府也。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污黑》《叶清心启》《从今天开始当城主》《西游之一刀999级》《沈医生的控妻症》《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198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