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准备封号

    欧阳和丰默然,这就是人性,“难不成可以一直这么试下去?” WWw.8Yue.ORG

    含笑魂行者摇头道:“怎么可能?每名神耀弟子一生便只三次机会,三次机会不能成功,那就一辈子当圣剑之人吧......”

    待定阁是一个类似报到的地方,对进入一个组织来说是必不可少的。故此,一行十人都聚在待定阁,五名新人,五名陪伴者,欧阳和丰在同为新人的楚西行几人略带惊讶的目光下泰然自若,就是出身高贵的危封也很是看了欧阳和丰几眼,大家都很奇怪这个散修是怎么和他们一起走到这一步的?

    但危封不同,危氏势力在东方稀封,所谓远交近攻,有天生盟友的潜质;尤其是危氏势力所在的泰上门,作为升龙大陆巨头之一,其炼制丹药的水平傲视群雄,神耀天派作为一个以杀伐为主的剑魂者门派,这方面和泰上门差距甚大;修魂哪能缺了丹药,尤其是上品顶级大药,故交好巴结危封也是顺理成章之事,若能和危封结成爱人,那未来都不用操心丹药之事,这一点上陆丰,占远两人都心知肚明,否则以他们两人的家世,虽不如危氏,但在漠北也实在不必如此巴结。

    “占师兄说笑了,危封初入神耀,自身修为尚不足,谈何收拢力量,建立势力?不过想着我等毕竟有同届同门之谊,若抱团一起,也能互通资源,少了他人打扰欺负而已......”危家贵女说的很漂亮,但内中之意还是很明白的。

    “抱歉,这儿是神耀天派......”欧阳和丰彻底无语,看来眼前这个二世祖在家族已经被宠的没边了,已经养成一切以我为中心的性格,这样的人很麻烦,麻烦的不在于他本身,而是他背后的势力......

    “可以啊!!......”占远手已握上剑柄,但终究没有抽出来,不是他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而是不远处几名引领魂行者的神意扫过来,严厉中带着威压。

    “神耀铁律,向同门出手者,死......”含笑魂行者冷漠的声音传来,他身旁另一名魂行者补充道:“不管你出身哪里......便是圣清教,混元宗,也不例外.....

    欧阳和丰没想到在神耀山门中,这些前辈剑魂者竟然如此果决,无一丝犹豫便站在他这一方,或者说站在理这一方,毫不顾忌占远背后那所谓的背景。不过仔细想想也不意外,神耀天派本就已然站在升龙大陆金字塔顶端,战斗力更是强悍无匹,本就没有任何道理顾虑任何人任何事,更何况一个连巨头都不算的云上门呢?剑魂者之心,当无畏,自强,没有自己的意志,做别人的走狗,那还修什么剑?这也是欧阳和丰的回答让他们比较满意的地方。

    最重要的是,这五名引领魂行者中有四名都是师徒一系,这不是巧合,家族一系的都财大气粗,是看不上这种报酬有限的引领新人任务的。

    “各位师兄,占远初入山门,不懂规矩,却无意冒犯挑战门规。”危封站了出来,举止高贵自然,既不盛气凌人,也不卑躬曲膝。大家族培养出来的子弟确实与众不同,此女能远渡重洋来神耀学剑,心性,资质都是顶尖的存在,否则危氏也不会放心。

    危封缓缓走来,仪态可尊,含笑魂行者几个面露欣赏之意,也不为已甚,毕竟占远的行为也没有造成后果,危封又把目光转向欧阳和丰,

    “和丰师兄得罪了,占远乃危封朋友,相邀和丰师兄也是为帮危封,言语上有所唐突还请见谅......”

    “无妨,危师姐言重了,在下只是独来独往贯了,却不是要成心落师姐面子......”欧阳和丰淡淡回礼,这女子厉害,短短几句话就把事情圆过,仿佛从头到尾不过一场误会而已,但欧阳和丰很清楚这些豪门大族骨子里的骄傲是不容亵渎的,报复是早晚的事,不过是什么时间,什么方式而已;才入神耀内剑一脉就开罪这么几个大族子弟确实不智,但他更不可能奴颜垂尾,这关乎魂宗,是绝不能退缩的。

    “欧阳师弟天资不凡,不假借外力便能到此地步,危封佩服......”危封捂口轻笑,“危封却只能背靠家族,联络同门,互为臂助呢......”

    这话一半是威胁,一半的实情;这女人毫不顾虑的点明了她的依仗,家族,资源,人脉,在修魂世界,这些东西就是一切,决定了一个魂行者的成长高度。

    另一方面危封是少有的明白欧阳和丰不凡的人,不提筑基,只说这定剑内外,四十一名魂行者最终只五人成功,一成多的概率,五人中还有四人都是豪族出身,真以为这是偶然的意外?真以为大族子弟就与众不同?非也,之所以大族子弟俘获内剑比较容易,不过靠外物耳;极品神魂大药,稀有的天材异宝,才是他们轻易俘获剑心的根本原因。

    比如危封,有出自泰上门极品神魂大药释魂胆,服之能神魂借力突入剑心剑域;再用异宝剑罡凝晶相诱,才得俘获剑心。其他如楚西行,陆丰,占远也莫不如此,这些外物,珍贵异常,便是强如危氏,这么些年也不过凑得一份遂了危封之愿,由此也可见一介散修最终能俘获剑心有多么的难能可贵,其他的不好说,只凭这份对剑的亲和就非常人可比,这也是危封想把他收服的最主要的原因,她哪里知道欧阳和丰其实是作了弊的。

    “危氏之名闻于圣龙,在下身卑微不敢附翼。便安小友之资,又如何是一介散修能望其项背......”欧阳和丰话语,尊敬中自带傲骨,他对丹药无求,也不怕得罪这女子,至于以后如何,就看这些人如何选择吧......

    危封还未回答,待定阁紧闭的殿门却在此时开启,正事要紧,众人依次进入大殿,欧阳和丰落在最后,他最后一个俘获剑心,又是散修白身,也就不争这些虚名。

    给几位新人办理入门手续的是个老资历汇元境魂行者,卡在金丹境下数十年,从他略显松驰的皮肤,可以看出这也是个修魂已近尽头的魂行者,这在修魂世界便是常态,老朽封号破风,名号不错,可惜啊,没感觉到什么与众不同!!神耀内剑一脉入门没什么仪式,到了筑基这个层次,一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也没什么必要;在待定阁主要就两件事,首先,每人得到一枚剑令,虽不是什么天才地宝但也是水火不浸,这是每个神耀弟子的身份牌识,录有个人基本资料,在门派内,禁制无数,没有这枚剑令就会寸步难行。

    接下来便是赐封号,大门大派的封号分配是件很麻烦的事,不仅仅是人太多,也因为寿命参差不齐,境界高低不均......故在魂修中,元婴修为的统一以之人相称,元尊,元神,分神修为则称魂尊,而不是简单的以师兄弟,师叔,师伯相称......元婴以下的同门间的称呼,以境界为先,比如筑基,摄灵,汇元的魂行者就必须称金丹魂行者为师叔,伯,算是长辈,同样的,淬体,练气境的魂行者就必须尊筑基魂行者为长辈,当然,神耀天派没有淬体,练气魂行者,故此欧阳和丰这样的修为其实就是垫底的存在。关于封号的分配,不同于凡间道场完全取决于师傅的辈份;而是统一的,以百年为准,百年内入门的都是同一个字辈;比如八十九年前神耀开始的含字辈,含笑魂行者便是头几批,现在百年未过,欧阳和丰这一批依然是含字辈,和含笑魂行者可以师兄弟相称,其实不入金丹,大家基本便是平辈。

    占远当然听的懂伊人言中之意,洒然一笑,迈步向欧阳和丰走去,背后却传来陆丰阴不阴阳不阳的声音,“嘿嘿,就怕占兄此去,却未必如愿呢......”

    占远听若未闻,两人虽然站在同一阵线,但彼此间为了得到伊人芳心,也免不了竞争,背后使些绊子,他出身魂修大宗,对所谓的皇家是看不上的,也坚信在和陆丰的竞争中必能最终胜出,故对陆丰的冷言冷语无甚反应,没的失了身份......

    “陆师兄为何如此说?”危封饶有兴致的问道,他们一行人来待定阁实在太早,定剑内外一结束,天色方亮便至,待定阁的职守魂行者虽不用睡觉,但打坐运功是免不了的,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爱好,早食,沐浴等等......

    占远一脸傲气的走到欧阳和丰身前,保持着他自以为是的礼贤下士的风度,“某乃云上门占氏一脉占远,你既入得内剑,也算有些本事,不过独木不成林,加入我们,丹药,魂石,资源,功法都少不了你的好处,危师妹有这心思,也算你的运气,这就过来见个面吧。”说完,转身就走,完全不考虑对方的态度,这副纨绔嘴脸让欧阳和丰哭笑不得。

    走了几步,占远大概是察觉到没人跟上,于是转头疑惑道:“难不成云上门的面子还请不动你不成?”

    欧阳和丰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我说呢......师弟我在暴风城,听人说起门内内圣剑之争如何激烈,看来也不尽然呢......”

    含笑魂行者大笑道:“师弟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所谓爱之深恨之切,神耀内圣剑之争恐怕比你想象中还要激烈呢,这些圣剑匹夫,你别看彼等一副诚心诚意要加入内剑的样子,若是不能成功,回去之后,还不知道怎么反咬内剑一脉呢......”

    眼看楚西行,危封等几个这次入了内剑一脉的,也纷纷有年长魂行者过来引领,想来这便是内剑一脉接下来的安排,专人接待,总算不失体面了!!!

    欧阳和丰还在疑惑当中,一名中年魂行者看着样子是相当的稳重之人走到了他的面前,“恭喜师弟拜入内剑广义阁,我乃含笑魂行者,是混沌冥王殿泰猿之人座下从事弟子,此次师弟入内门,所有一切闲杂不便之处,便由我引领......”

    稍远处危封和她的两个跟班看到这一切,都会心的笑了起来......“这散修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他知道谁能交往谁不能......”说话的是大汉皇族陆丰,身份高贵,只是比危家这样的修魂万年大族逊色一些。大汉帝国实力在漠北之域所有国家中排名前三之列,陆家本身也是修魂大家族,族中子弟很多都被派往漠北其他大派发展,比如神耀天派,狼啸峰,无尽山等等,实力强大,人脉深厚,在漠北是一股轻易无人敢招惹的势力,远不是曾经的万本武宗,日辉圣教,文松派之流可比......

    “再有眼力,不过跟班的命......危姑娘既有意在门派新人中收拢自己的力量,也缺不得些跑腿打杂的存在,不如在下为你收服于他?”这是占远,云上门太上长老丹凤之人的独脉后裔;丹凤之人是元婴魂行者,自身实力强大,但占氏一族却无甚修魂人才,家族势力很有限,占远算是丹凤之人后辈中难得一见的修魂天才,故很得丹凤之人看重,再有云上门这样的漠北大宗背后支撑,等闲人等占远是看不上眼的。

    他们这一批五人中,除去欧阳和丰这个白板散修不提,其他四人都大有来历,若论高下,危封与楚西行是一个档次,陆丰和占远的家世便要差些。楚西行这人,看上去风采卓立,谦逊有礼,其实内心骄傲,特立独行,这也是他在楚家遭到排挤的原因之一。陆丰和占远当然不会轻易容忍他人的骄傲和优秀,故此和楚西行走不到一处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互相都有顾虑,尤其是楚氏在神耀天派那是顶尖的存在,两人既不亲近,却也不敢过分得罪。

    “欧阳和丰是吧?你还真让我惊讶呢,散修走到这一步,不容易,无尽的道路不过刚刚开始,一个人又如何逆天?欧阳师弟若是有意,稍后咱们可以聊聊,两个人力量总要大些......”楚西行走过来,与上次想把欧阳和丰带沟里不同,这次他是想收小弟了。

    “多谢楚兄指点,待闲下来小弟必去拜访......”欧阳和丰彬彬有礼道,所谓待闲下来就是回绝的意思,真正同意的话就直接定日子了,楚氏家族很牛,但欧阳和丰不想趟家族这趟混水,他对修魂资源的依赖没有那么严重,没必要选择就把自己卖出去,且行且看吧。

    对那千数名聚集的圣剑弟子,他完全能理解,修炼者,谁不希望自己修的是无上功法?能修内剑的话,谁又愿意去修那营养不良的,删减版的圣剑?成也内,拜也内,至于最终归于圣剑一脉而对内剑心生怨隙,那是人心本恶,谁也改变不了的。

    既然入得内剑一脉,一切程序自有安排,这一点上含笑魂行者和欧阳和丰说的很清楚,接下来的几日,他的安排如下:在待定阁办理入派手续,确定归属,待遇;在生魄殿立起魂灯,从此若有身陨,门派将第一时间知晓;去知事堂确定洞府位置,新入门内剑弟子,居所洞府可开于广义阁周围方圆千里之内,具体位置还需魂行者自己选择;在获取内剑弟子入门必须的功法秘术,对剑魂者而言,最重要的《万剑归一》便在此处传授;另外还有很多杂七杂八的事项,比如生活上的,修炼资源,门派授道场所,交流场地,如何接取任务等等很多东西,没有十天半月,没有专人引领,一个新人是很难搞清楚这一切的。

    楚西行脸色有些黑,但大家族出身的他仍然很得体的告辞,没有失态,在他眼里,欧阳和丰不过是个不懂魂修深浅的匹夫而已,早晚有他哭的时候......

    “师弟欧阳和丰,拜见含笑师兄。”欧阳和丰深深地鞠了一躬,既是师兄弟,又是门派派来专门接待引领自己这个新人的,他也就不在客气,“师兄,师弟我初来乍到,很多不懂之处还望师兄指点......只这广场外这许多圣剑弟子,却不知聚在这里所为何故?”

    含笑魂行者微微一笑,神态中带着几分不屑,“那就让师弟知道什么情况啊,尔等虽然属圣剑一脉,心中却对我们内门极其仰慕,所以每年在新人定剑内外之后,都会额外让这些往年未能入得内剑一脉的弟子再次尝试......”

    从含笑魂行者的语气上,欧阳和丰能听出来对圣剑一脉毫不掩饰的不屑,对一个门派来说,这绝不是什么好事;但这是上万年沉积下来的矛盾,他一个新人又能如何?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污黑》《叶清心启》《从今天开始当城主》《西游之一刀999级》《沈医生的控妻症》《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197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