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成功收服

    等欧阳和丰恢复好魂力时,时间已过去了一个时辰,他不得不权衡如何选择剑心的问题。那枚水行剑心和他不合,他也不打算在它身上白费力气,他本命属性是金行,但显然没资格和金丹剑魂者们去争;于是欧阳和丰选了一个择中的选择——一枚同样距离很近的木行飞剑。

    二注香过去欧阳和丰便放弃了,完全没有反应,他也不打算继续在这枚剑心上浪费魂力......到底是哪里的问题?功法?神魂?亲和?还是其他?欧阳和丰一边恢复神魂,一边思考着;他很清楚,不解决这个问题,再这么继续下去也是白费......

    金丹剑魂者们在那枚金行剑心被收之后,便纷纷离开了修罗之域,毕竟,水木土剑心还无法引起他们的兴趣,在金丹魂行者漫长的生命中,这种定剑内外的场面已见过太多,哪个金丹剑魂者剑心殿中没有水木土三行剑心?缺的只是火行,金行剑心而已......楚西行,危封也离开了修罗之域,想来是寻个安静之处稳定新得的剑心,门派严格禁止连续炼化剑心,无论你有多么天才,连续炼化都很有可能赔了夫人又折兵;筑基魂行者的生命比普通人要长的多,既已入内剑,那么炼化第二枚剑心的机会多的是,不必急于一时......

    在欧阳和丰打坐回复神魂精神之力时,先后又有两个新人俘获了剑心,都是水行剑心,那两个人,欧阳和丰还记得便是暴风城他们出发时曾经围绕在危封身前向他表达过不满的人......这两人终获剑心,一脸的欣喜,往广场外走时还有意无意的瞟了欧阳和丰这个方向一眼,面露嘲笑......

    一刻钟过去,欧阳和丰精神恢复了大半,但却依然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难道注定与内剑无缘么?欧阳和丰心中不甘,情绪变的不稳起来,他情绪的这种变化反倒引起了盾剑重义更激烈的回应,终于,破茧成蝶般的,一股清晰的意识涌入欧阳和丰的脑海,“炼化他们,为我们所用!.” WWw.8Yue.ORG

    欧阳和丰知道自己躲不过,他也不想躲,直觉告诉他这抹金色灵光透出一股亲切,无有恶意;当金色灵光和欧阳和丰的神魂撞在一起时,仿佛脑海中爆炸了一样,除了四射的光芒外,欧阳和丰什么也感觉不到......

    这种感觉在欧阳和丰而言仿佛经历了很长时间才恢复,但在外界来说,不过是一瞬间......欧阳和丰睁开眼,震惊的发现原本横在膝上的盾剑重义已然不见;在闭眼意识沉入剑心殿中,却欣喜的看见一抹金色光芒的小剑,仿佛游鱼般的在剑心殿中自由自在的游动,看小剑形貌特征,却不是重义又是哪个?

    不用再去验证什么,欧阳和丰很清楚他已经成功的把盾剑重义当成剑心收入了剑心殿百会穴中,这对他来说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但问题是,他现在到底是内剑一脉?还是圣剑一脉?

    说他是圣剑吧,这确实没错,空中那些剑心他确实一个也没俘获,如果不被内剑一脉认可,他又从何处去学习那些剑魂者秘术?如果放出重义,这确实能证明他的内剑资格,可他怎么解释重义的存在?这可是难得一见,千中无一的金行飞剑啊......他只要敢透露出来,必然有无尽的麻烦上身,这毫无疑问。

    思来想去,欧阳和丰一咬牙,‘不如便再赌一把?’

    想到就做,环顾四周天空,第一次炼化了半个多时辰的那把水属剑心还挂在那慢悠悠的晃荡,仿佛在嘲笑他的无能;欧阳和丰下意识第,神意便向它罩了过去。

    如欧阳和丰所料,面对欧阳和丰发出的善意,剑心是睬都不睬;欧阳和丰也不恼,给剑心殿中重义稍一勾通,重义金色的剑灵通分出一丝,顺着欧阳和丰的神意探了过去,这小子却是个暴力的,也没见它与那剑心有何交流,只是一扎,‘轰’然间,欧阳和丰的神魂再次进入了一个未知的剑灵领域,这便是那水属剑心的剑域了。

    此剑心的剑域却是远远小于重义的剑域,所以欧阳和丰马上便发现不远处一抹水青色的灵光,正在焦燥的盘旋,他能很清晰的感觉到这只剑灵的情绪,不安,愤怒,恐惧......欧阳和丰马上反应过来,重义的实力恐怕远远超出了自己想象,所以也不犹豫,径自迎了上去......

    一开始,水属剑心还试图躲藏,反抗,但欧阳和丰神魂在重义的帮助下,比它更快更强,最终,反抗没有任何意义,欧阳和丰操纵着神魂,逮着一个机会,便一头撞了上去......

    剑心分五行,并无高下之分,便如人的四肢,你能说手,脚哪个更重要些?每个属性各有不同的特点,水属剑心长于分化,渗透;土属剑心则贵在厚重,防御;火属剑心自带焚灼,除秽;木属剑心则生生不息,持续长久;金属剑心锋锐无匹,速度超凡......虽说五行之间并无高下之分,但若单论对敌杀伐,则金属剑心当然为五行之冠,这一点勿庸置疑。这也是此次定剑内外,金丹魂行者蜂拥而至的原因;一名强大的剑魂者,必然拥有金属剑心,否则剑魂者最为之自豪的锋锐凌利又如何体现的出来?

    意识重回现实,欧阳和丰马上检查剑心殿,果然发现一金一青两只剑灵在互相追逐,不用问,重义这是在欺负新来者,确立地位收小弟呢,欧阳和丰也不去管它,而是把热切的目光重新投向空中......

    时间虽然就快要结束,但也还有不到两刻种,欧阳和丰确信自己有了重义的帮助,俘获其他剑心将会很轻松,就像刚才那只水属剑心,收之何其速也;现在的天空还有二十几枚剑心,其中便有自己需要的木属,土属剑心,那么,要不要下手呢?

    这个问题并不难下决定,欧阳和丰略一权衡,便放下此贪念,盘腿坐下,开始和剑心殿中的两个小傢伙勾通起来......

    不继续下手俘获剑心,欧阳和丰自有考量;以他资质,在这最后关头俘获一只剑心还说的过去,但再搞二,三只却如何向人解释?周围无数双眼睛,无数道神意,不乏金丹,甚至元婴大能,真当别人都是傻的么?而且,剑心这东西不是说收了就可以用的,想要千里一线,飞剑无影,是需要长久而艰苦的修练的,他现在已经拥有两只剑心,已经超过了同辈很多,就这两只剑心要温养到得心应手,收发自如,都不知道要多少年的水磨功夫,五年?十年?或者更多,若是再搞来两只又有何用,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便是傻子都明白......再说了,只要身在神耀天派,随着魂力境界的增长,获得其他属性剑心的机会多的是,何苦现在强自出手引来他人的猜疑?

    独自凌空盘坐于修罗之域上的泰猿之人睁开微闭的双眼,满意的点点头,这次剑定内外,一共有五位新人成功入得内剑一脉,这在数百年中,都是排的上号的成绩......

    神耀天派收徒走的是精英路线,故此每次新人入山,便不过十数人,或者数十人而已,远不如其他大派开山收徒,都是数百上千的壮观场面;这些新人中,每年能入内剑一脉的,更是稀少,有二,三人便是正常,甚至有很多年份是颗粒无收,故此这次定剑内外,有五名内剑尊的收获,让他非常欣慰......泰猿之人并没有察觉到欧阳和丰的些许不寻常,不是没这能力,而是完全没这必要,他小部分心力放在那三十枚剑心上,大部分心力倒放在自家功法的完善上,哪有心思放在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新人上呢?

    眼看时间已至,泰猿之人取出墨鼎,念动真诀,神意到处,还在修罗之域上空晃荡的剑心便不得不向墨鼎飞来,最终被拘于鼎中。

    “内外已分,各寻天道;尔等当自强之......”一挥袍袖,数十个新人筑基魂行者便被卷出广场。

    ’这老傢伙倒是来的干脆‘欧阳和丰对被这样卷出广场有些不满,不过很快他便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修罗之域外,足足上千名魂行者正沉默盘腿等待,看他们装束,皆背负剑匣,想来都是圣剑一脉的剑魂者,却不知道聚在这里所为何事?

    欧阳和丰心中感动,到底是陪伴自己一起过来的伙伴,在这种时候也知道替自己着急......但马上,他便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重义的意思,竟是让自己炼化它,炼化重义?

    心中好笑,这根本不可能吧?看看那些飞行在天空中的剑心,大小随意,瞬突来去,光芒四射,透着一股高大上的感觉;再看盾剑重义,傻大笨粗的奇怪模样,这么大这么沉的剑器,怎么可能炼化到人体头顶的剑心殿中去呢?

    仿佛体会到了欧阳和丰心中的那股好笑,盾剑重义的狂暴开始变的不可控制,欧阳和丰意识到了不对,没办法,只好传递过去同意炼化的信息。唉,反正时间也不多了,便满足重义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欧阳和丰是这么想的......

    欧阳和丰轻车熟路的运用起神魂,意念中让神魂积聚向横在膝前的重义探去,在接触到重义的一刹那间,精神仿佛进入了一个莫名的空间......欧阳和丰心下大惊,这是他在前三个时辰都没有做到的事情,那些剑心都拒绝了他的接触,而这里,一定就是所谓剑域,重义的剑域......

    欧阳和丰按下激动,精神仔细而又谨慎的向前探去,很快的,一抹金色亮光出现在他的意识中,仿佛是只金色的精灵,欢快跳跃,盘旋转折,尖锐凌利,注意到了欧阳和丰神魂的接近,这抹金色灵光发出剧烈的颤动,然后不管不顾,一头扎了过来......

    三注香过去,徒劳无功,‘这莫不是个假剑心?’,欧阳和丰吐槽归吐槽,却不得不停下炼化,他的脑袋发懵,这是过度使用神魂的后果,只能停下来恢复神魂,顺便看看其他人的情况怎么样......

    好消息是,空中的剑心一个也没少,看来欧阳和丰的困境也是所有人的困境,也包括那八名志在必得的金丹剑魂者,他们中某些境界浅的,面上已带有焦急之色......对新人们来说,时间还早,他们总共有四个时辰可用,到太阳升起时才结束,而现在才仅仅过去不到一个时辰......

    直到此时,欧阳和丰才可勉强观察空中飞舞的飞剑群,他努力辨识,青色的飞剑最多,那肯定是水行飞剑;绿色的也不少,必然是木行飞剑,间或还可以看到二,三抹土黄色的剑光,那一定是相对少见的土行飞剑,仔细数下来,这次从剑冢异空间摄出的剑心不少,足足有近三十枚......不对,不对,还有一枚,速度极快,锐气十足,就连一些剑心仿佛都在躲避它,凝足目力望去,一抹金光在飞掠中时隐时现,这竟然是枚极其少见的金行飞剑......怪不得,那么多的金丹魂行者会纷纷赶来......

    “我的天啊,你却偏在这要紧关头来捣乱......”欧阳和丰费了老大的力气才勉强约束住重义,再回过头来看空中的数十枚剑心,发现它们在初期的狂燥后,终于慢慢开始安静下来,当然,没有一枚剑心会静止不动,只是飞行速度减慢变的神魂可以勉强锁定而已。

    盾剑重义是他的伙伴,这个世界最亲密的伙伴;自三年前重义彻底诞生灵智,开始尝试简单勾通后不久,又陷入了长期的沉睡期,欧阳和丰不太清楚为什么,不过他也不急,反正总有彻底搞清楚的一天。

    这种情况即使在他筑基后也没什么改变,就当欧阳和丰完全把此事放下后,没成想在这关键的定剑内外之会上,重义却突然从休眠期醒来,情绪表现的极其焦燥......欧阳和丰不得不再次消耗大量魂力来和它勾通,抚慰。消耗魂力不利于他炼化剑心,但在他心里,重义的地位甚至比剑心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时间悄悄地流逝,转眼又过去了一个时辰,在这短时间里,欧阳和丰又尝试炼化了七枚不同的剑心,可结果却让他绝望......整个时间还剩下一个时辰,如果扣除回复魂力的时间,就还三刻不到,时间不够不说,关键是他还未找到解决问题的正确方式。饶是欧阳和丰一贯心大洒脱,这时都有些急眼了......

    已经有失了方寸的新人企图使用外物截下飞剑,可惜,这注定了是场悲剧。。也有两个相互熟悉的魂行者尝试联手,看起来也没什么卵用......欧阳和丰知道,这不是正确炼化剑心的方式,但正确的方式到底是什么?难道真的只能被动的听凭剑心选择自己么?

    为什么选择了楚西行,危封?是因为他们大族子弟的背景么?剑心也势力?欧阳和丰不明白......

    有了第一次,成功便接踵而来,又一位新人,如果欧阳和丰眼神不差的话,便是那位危家的贵女危封,也俘获了一枚木行剑心,压力很大,但欧阳和丰告诉自己一定要沉住气......紧接着,金光一敛,一声轻啸,那枚珍贵至极的金行剑心被人收了去。一众失败金丹剑魂者酸溜溜的恭贺声,让欧阳和丰知道了这名金丹剑魂者的名字是盲羽。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欧阳和丰的心越来越冷,不仅是他,和他同样一愁莫展的新人们也在进行最后的努力......

    欧阳和丰决定多尝试几枚剑心,不再固定在一枚剑心上使劲,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但在这之前,他还需要处理一下越来越暴燥的盾剑重义......

    金色的剑光极快,显然,它在逃避八名金丹剑魂者的神意追逐,欧阳和丰看了一眼便再不关心,人贵自知,这并不属于他,他也不会自以为能逆天到在八名金丹剑魂者眼皮子底下耍什么手段,不管有意还是无意。

    欧阳和丰的目标当然放在青色,绿色的飞剑上,筑基境魂行者的神魂有限,贪多嚼不烂,他很快锁定了一枚离他比较近的青色飞剑;锁定它的原因很简单,就是距离够近,这枚剑心飞的够慢......至于威力如何什么的,这不是他该考虑的问题,先搞一枚再说......

    在欧阳和丰努力回忆泰猿之人的法相传授时,这次定剑内外之会终于有了第一个成功者;楚西行,在时间过去一个半时辰后成功俘获一枚土行剑心......这么短的时间,还是他本命的比较少见的土行,真正是主角的光环......欧阳和丰感觉到了压力,他开始第一次的考虑,‘难不成老子最终会是个圣剑的命么’?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污黑》《叶清心启》《从今天开始当城主》《西游之一刀999级》《沈医生的控妻症》《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197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