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盾剑重义的躁动

    剑魂者呼啸天地间,瞬突来去,剑气无痕,那种霸绝天下的意思展现的的淋漓尽至,这便是神耀大帝的所创,《万剑归一》,是神耀天派传承数万年的内剑术之本,后世概称归一剑脉。

    然天下英雄,倾天大能,天资卓绝者并非只神耀大帝一个;其中,门派四世祖蓝枫魂行者将巫雨以棋入道,以天地为棋盘,星辰为棋子,自创光剑术,同样威凌环宇,后辈弟子为纪念此人,故立巫雨川,拓为光剑一派的根本之地。日久天长,光剑一派中又分化出辰剑之脉,也自有其独特之处。

    欧阳和丰盘坐在广义阁峰腰一处巨大的广场上,静静的浏览着手中的书,书是接引魂行者发的,人手一只,上面都是神耀天派清规戒律,门派历史,山门地形,生活修练注意事项,各令职殿堂分布等等,堪称一本入门百科全书,有了它,一些大方向上的错误就可以避免了。

    “这哪来的乡巴佬?这样的人都能修到筑基,真正滑天下之大稽......” WWw.8Yue.ORG

    “既登龙门,当自重身份,如此放浪不堪,如何修得大成?”

    剑冢异空间为殉界,殉,随葬也;此界是死界,生灵不可入;只有器物等无生命之物才能投入其中。此界来自何处,其中根脚已不可考,只知道神耀大帝正是凭它才能开创威震圣龙的神耀天派......剑冢异空间产出的剑心并非凭空而来,每年,神耀天派都有专人根据异空间剑魂强弱,往里投入大量剑器,这些剑器包括圣剑弟子的飞剑,江湖人物的宝剑,军队兵卒的利剑等等,不拘形状,来历,是否残破,材质如何,皆无所谓,只有一点,必须是杀过人见过血的剑器方可......如此每年大批带有一丝杀性的剑器投入剑冢异空间,这些剑器在异空间中互相争伐,吞弑,摄灵,只有强大的剑器才能有机会诞生灵智,等神耀天派有新弟子入门时,便有魂行者用特别的手法从剑冢异空间中获取诞生了灵智的剑器——剑心。

    每年在剑冢异空间中诞生的剑心其实并不多,多则数十枚,少则十数枚,好在每年能够得到剑心认可的魂行者更少,所以也尽够用了。但余下的剑心必须放回剑冢中,因为剑心空置,其灵自散;剑心在离开剑冢异空间后,只能存活于魂行者的剑心殿中,若无人得到它的认可,则三日后灵散智消,又成为一块凡铁也;神耀弟子们自己得不到,当然也不可能拿出去贩卖便宜别人,所以最好的选择便是丢回剑冢以期养成更强大的剑灵。故在整个升龙大陆,可称难求。剑心有两个特点,其一,剑心有五行之分,也就是说,被摄出的剑心可能是金,木,水,火,土五行中的一种,其中哪个属性最多,并不是平均分配的,而是水行剑心出现的最多,其次木行剑心也比较普遍,土行剑心有些少见,火行剑心很稀有,金行剑心则完全是可遇而不可求......这种分配比例和人体的五行比例类似,可见大道之下,奥妙无穷......

    另一个特点是,剑心不可掠。剑心一旦认主,便与魂行者共存亡,不离不弃,直至魂行者死亡,剑心一点真灵也是径奔剑冢而回,根本不可能出现杀人夺剑心的情况。正是因为剑心不可掠,以及无法在外界久存的特点,故此升龙大陆中剑心之珍稀,超出人的想象,无数有志于剑魂者一途的魂行者,基本除了进神耀天派,巅峰剑阁外,再没有其他途径了。

    “剑心是个好东西,可惜,花钱是买不到了,抢劫也没意义,就是不知道,在场四十一名魂行者,有几个终能如愿?”欧阳和丰感慨的看着周围默默打坐运功的师兄弟们,心中晞嘘。

    两日后的黄昏,接引魂行者如约而来,不过不是作为主角,为首的,是一位苍髯老者,气息时有时无,却远不如欧阳和丰曾经遇到过的金丹魂行者那么强烈,直觉中,欧阳和丰知道这恐怕是传说中的元婴之人了。至于为什么会有元婴之人来,想来数十枚剑心是值得神耀高层重视的吧。

    “老朽乃广义阁混沌冥王殿殿主泰猿,今日此次前来是为新人鉴定内外之会,尔等各安其位,各守其中,不得喧哗乱形......”泰猿之人的声音平和而清晰地传入在场每个人的耳中,仿佛金鼓一般,让你不得不用心听,着意记,“稍后吾有炼化剑心之法传下,吾只演一次,关系到尔等未来修魂,切不可大意。”

    从入门书中,欧阳和丰知道这混沌冥王殿可不简单。在神耀天派,问天门上有什么殿堂楼阁,这是核心之密,不去谈它;单说内剑一脉就有三大殿是众峰之首,其中有广义阁的混沌冥王殿,巫雨川的七星阁,商丘巅的轮回殿,其殿主基本也就是一峰之主的意思,只不过神耀天派没有峰主的概念罢了......故此泰猿之人亲自族长,看来神耀天派对新人定内圣剑还是很重视的。

    众人各自坐好,凝神聚意;稍倾,泰猿之人一甩袍袖,只觉‘轰’的一声,众人仿佛身处另一处空间,这处空间中,泰猿之人化身洪荒巨人,一吐一吸中,尽演炼化剑心的整个过程,其速甚慢,其意直真,诸般妙处,可意会而不可言传,如此循演三次,才收了法相空间;众人哪有傻的?俱各默默回味,仔细琢磨体验,良久,才纷纷恢复正常。

    欧阳和丰和众人一样,仔细记牢炼化剑心之术,这是一种简单的神魂操纵之术,比较简单,与魂行者魂力高低无关,欧阳和丰是穿越过来的灵魂,现在和本体灵魂合二为一,神魂比一般魂行者强大的多,这也是他的信心所在。

    修罗之域是座方圆百丈的圆形广场,四十一名新人各自找好位置,星罗棋布;不多时,一直跟在泰猿之人身后的七,八名魂行者竟也施施然步入广场中,各寻一处盘腿坐下......

    欧阳和丰先是不解,但很快想起书所述,也明白了过来;这些人都是修习内剑的金丹之人,每个人剑心殿中当然蕴有剑心,而且每个人还不止一枚;剑道所限,每个魂行者最多可同时修习五枚剑心,金木水火土各一枚,这些金丹魂行者来此当然不会是和新人们争抢水木土之类比较常见的剑心,他们来此,说明这次从剑冢异空间中摄出的,一定有比较稀有的剑心,比如火行剑心,甚至金行剑心也有可能。

    会出现什么珍贵的剑心,这其实和他们这些新人没有关系,无论境界,神魂强度,剑道理解,他们和金丹魂行者差的十万八千里呢,珍稀剑心也只可能在那些金丹中挑选宿者......

    看在场诸人皆已准备就绪,泰猿之人也不在犹豫,默念法咒,围绕修罗之域的一百多根巨大的廊柱开始泛出毫光,一套剑阵倾刻便成,包围了整个广场空间;随后泰猿之人取出一只特殊的墨鼎,打开旋耳,忽然间,一阵阵清越激昂的剑啸声连绵不绝的传出,紧随剑啸声的,便是鼎口中飞出数十口颜色各不相同的毫光,这些毫光便如久困初释一样,在广场剑阵严密包围中,狼奔豕突,快如闪电,时不时互相间还攻伐碰撞,激起一阵阵魔气震荡......

    欧阳和丰看的是目瞪口呆,他可以确定的是,这些在空中盘旋飞舞交击的,便是修魂世界大名鼎鼎的剑心;让他想不到的是,数十枚剑心没有一个消停的,飞行速度之快,欧阳和丰都担心会不会不小心被穿个窟隆;“我去,这些家伙不停下来,却如何炼化?”欧阳和丰发愁的想到,不能神魂锁定某一枚剑心,又如何炼化?偏在这时,永远随身携带的盾剑重义隐隐传来阵阵颤动,觉醒的灵智仿佛就要约束不住似的......

    周围也有几个魂行者取笑议论,但大部分魂行者依然沉默,修至筑基,心性已成,他人形状,与已何干?百数十年后,高下自现......

    欧阳和丰可并不是故弄玄虚,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以他的心性,低调才是王道;他只是单纯的认为,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自己舒服就好,管他人做甚?这地方虽然四处漏风,但胜在安全,而且在三生界时,精神压力很大,神魂有些损耗,他现在没有锻炼神意的功法,就只好拿睡觉来补偿,只要能帮他恢复状态,他就会去做;一切都是虚的,只有成得内剑魂者,才是出路......

    清晨醒来,也无甚要紧事。装模做样修习功法,《涅槃风云录》在这种魔气强度下的效果几近于无,好歹糊弄了事,继续磨练剑术。他的行为被有心人看在眼中,都不禁摇头,这人莫不是个傻的?眼看着将学得飞剑,不管是内剑圣剑,又何苦在这凡俗近身剑术上下功夫?

    接引魂行者说二日后定内外,欧阳和丰也不清楚这到底是在等什么?他也懒得去猜,只拿着书仔细研读,这书上的内容,与暴风城中所售书简有关门派的内容差别很大,毕竟是给正式弟子准备的,要细致全面的多,其中更包括了一些外界根本无法深入的......欧阳和丰仔细搜寻,终于找到了他最想了解的东西——何为剑心。

    神耀天派拥有很多异空间,其中尤以三个最出名,剑冢异空间,冥王异空间,堕生异空间;它们各有出奇之处,尤其是剑冢异空间,更是神耀天派的根本,无可替代......

    广义,巫雨,商丘三峰是实实在在立根大地的灵峰,其中,广义阁归属纵剑一脉,巫雨川是光剑一派,辰剑之脉的本峰,商丘巅则属于修罗剑脉。

    神耀大帝初创门派,择巫山为基,初时便只飞来,广义两峰,大帝凡尘旧名,曾名广义,故在巫山单择一峰,以广义名之。

    神耀天派收徒走的精英路线,筑基打底,所以也不可能有那种学前班的存在,都是成年人,心智坚定,百折不悔;故此三生界一过,便定内外;定毕内外,再分诸峰;归于何峰,才领洞府,至此,方是正经八百的神耀弟子呢。

    内剑则完全不同,是以剑心入百会,人剑一体,动念间,飞剑遥出杀人,这其中具体手段,闫一河也不甚清楚,故也未及细说......但总体来讲,内圣剑便是两种体系,内剑出自上古年代古剑魂者一脉,而圣剑则是近,现代人迫于机遇难寻而创造出的新剑魂者体系,同宗不同源;修魂方向大向径庭,故此,魂行者入得神耀,必须尽早确定方向,否则修魂不定,会耽误自身修魂。

    四十一个魂行者,分布在直径达百丈的地面场上,显的有些空空落落;有熟识的,便三三两两的聚拢闲聊,也有比酒斗气的,独自苦修的,读书写字的,闭目养神的......各有各的习惯,却无人大声喧哗......

    欧阳和丰书看到前半夜,感觉有些困意,拿眼向四周扫了扫,发现无人入睡,对魂行者来说,尤其是筑基后有了神意的魂行者,盘腿打坐运功渡过长夜已是常态,已无需睡眠。但欧阳和丰却有些不同,没有了引灵阵的帮助,在现下的魔气强度下练功基本毫无意义,而且数十年,两世的生活习惯让他每天晚上不睡会子觉好像就少了什么似的......于是,他从储魂戒中取出一套素白碎花被褥,找了个靠近廊柱的背风地界铺上,堂而皇之脱去衣服,鞋子,仅着小衣钻进了被窝......条件艰苦,事急从权,他其实是喜欢裸-睡的,现在这情况下,也只能将就些......

    周围魂行者虽也无人刻意去看他,但神意之下,每个人的动静也逃不出他人视线。欧阳和丰这一番操作让不少人面含笑意,其中更不少无语者......

    这个广场名修罗之域,有些类似前世罗马帝国的古竞技场,周围有一百多根巨大的石制廊柱环绕,无门无顶无墙,地面是岩石铺就,整个广场给人一种磅礴,古老,神秘的感觉......欧阳和丰感觉这更象个古老的阵基,但以他的见识,这种传自上古的古老法阵却不是他能够窥视的......

    接引魂行者把一众新人往这里一丟,就不管不顾的离去,说二日后在此剑定内外;既没有安排食宿,也没有传下功法秘术,更没有所谓的门派福利。欧阳和丰很清楚,一切在分出内圣剑之前都无法确定:内圣剑脉的区别,决定了魂行者洞府的位置,功法也是天差地别,可能待遇上也有区别......所以,一切皆未可知呢......

    神耀十二峰中,以魂行者名字命名的,便只这两峰,连后来那些创出圣剑术的门中高能都无法留其名,可见离巫雨,商丘对神耀天派贡献之大......

    这些派中历史,传承奇闻,其实和欧阳和丰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太久远了。对他来说,筑基层次的魂行者,还没有资格选择自己的方向;作为神耀新人,他首先要决出内圣剑之分,如果不被剑心认可,便只能走圣剑一途,那是另一回事;如果运气好,得了剑心入得内剑,那首先要学习的,仍然是传自神耀大帝的道统,这是根本;也就是说,每个筑基期内剑弟子,都必须,也只能先学过神耀大帝的归一传承,这是基础,直到步入金丹,才可根据自身特点和爱好,选择是继续深造归一之术呢,还是换成光剑,辰剑,修罗术。故此,欧阳和丰等人能去的峰脉也很有限,就只一个广义阁而已。

    魂行者一到筑基,生活上的问题基本已经不再是问题,谁没有几个储魂戒?谁储魂戒里不储存些食物清水?能走到这一步的,早就不是小孩子了......眼看天色已晚,更有些洒脱的,从储魂戒中取出酒水,索性便对月独饮起来......

    广义阁,神耀天派内四峰之一,也是内剑术纵剑一脉的本峰。

    说到内剑四峰,实际是以问天门为首,此峰是由开派祖师神耀大帝以大魂力撷自虚空宇宙,本身便是一块巨大的整体类魂石,山高千丈余,悬浮于空,以玄妙轨迹在巫山冰峰上空飘沉旋转。因其峰内魔气过于浓郁,暴燥,故也只有元婴魂行者或者更高境界魂行者才能常驻;此峰对绝大部分神耀弟子来说终其一生也未必有几乎踏入一步,对欧阳和丰等新入门的小小筑基魂行者,更是虚无飘渺的传说一样。

    修罗剑脉出自二万年前六世祖惊弥魂行者商丘之手,商丘非人类,乃外魔入道,归于剑宗;其时升龙大陆门派之间伐战频繁,是近代末,现代初一段极其血腥混乱的时期,就连豪门大派都在那场腥风血雨中旦夕存亡,近半的古老门派传承被毁于一旦;商丘却凭自创剑术《修罗三世》纵横圣龙无敌,无数大能老祖在其剑下含泪,为神耀天派后世万年根基打下坚实的基础,后人为祭奠之,再立商丘巅,称修罗剑脉。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污黑》《叶清心启》《从今天开始当城主》《西游之一刀999级》《沈医生的控妻症》《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197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