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考核通过

    因为两人的注视,虽不经意,但还是被敏感的危封察觉,和想象中大族嫡女的傲娇不同,这女子处事大气得体,微微点头向两人致意。倒是她身边的几人明显露出不满的神情,无端向陌生魂行者关注甚至议论,这确实是欧阳和丰两人的不对。

    “你瞅啥?”“瞅你咋地?”,这种前世的笑话在这个世界并不可笑,有鉴于魂行者异常灵敏的感知,任何窥探都必须是有节制的,否则是真的可能惹来麻烦。

    楚西行一个人远远的孤独卓立,配合他的绝世风彩,有出尘之相;但没人去结识,在这里的任何一名魂行者,在外面都是天选之资,自有骄傲;剑魂者失了锐气,便失了未来,尤其是在现在青春年少,方得筑基,意气风发之时......

    欧阳和丰站在飞行宝器中,身体顶着凛洌的寒风,心中却是一片火热。眼前这一切,让他知道数年的艰辛,奔波,畴措都是值得的。也许有些人会选择加入一个平凡的小门派从小做起,但他更愿意加入一个伟大的门派,一个让他有归宿感的地方,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可能走的更高......

    新人们的感慨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飞行宝器极快,不过半注香时间,在众人还沉浸在眼前壮阔的画卷中时,接引魂行者一领器枢,飞行宝器略略偏转,冲着一座山峰一头扎了下去,无望阁,外八峰之一,在这里,新人们将接受门派最严格的资格审查......

    众人走下飞行宝器,接引魂行者在和宫殿守何简单勾通后,便带着众人鱼贯而入。宫殿很大,但让欧阳和丰感到惊讶的,是发现自己这群人正沿着一道并不宽阔的甬道往下走,仿佛正走向无望阁地下一样......

    一盏茶后,众人停在一道巨大的铜门前,接引魂行者也不知做了什么,铜门突然便自动打开,当欧阳和丰迈步跨过铜门时,很清楚的感觉到一股庞大的神意扫过,不由的心中一紧,好在那道神意只是例行审视,没有恶意。

    铜门之后是一片巨大的溶洞空间,各种颜色不同形状的钟乳石充斥其中,有四名魂行者在一侧盘坐,身前有水晶濯然生光,欧阳和丰稍微探查了一下,发现这四人竟是金丹魂行者,急忙收回了他那点可怜的神意,不再妄动。几名金丹倒没在意欧阳和丰的莽撞,不是欧阳和丰运气好,而是新人们几乎都做了和欧阳和丰一样的事情。

    接引魂行者走向前道:“各位师叔,今年开山纳徒,有四十一名修十符合条件,实到四十一名,还请各位师叔谕下......” WWw.8Yue.ORG

    为首一名金丹魂行者挥挥手,“便开始吧,我等俱各有正事要忙呢......一次进四人,规矩你也知道......”

    接引魂行者打个道楫退下,面向众人道:“一次四人,我念谁名字,便进入小界之中......进去后无需考虑过多,只放松心态便好......”

    眼见四位金丹魂行者齐齐作法施功,溶洞正中央一块奇石上渐渐出现不稳定的空间通道,这个一直不拘言笑的接引魂行者正色道:

    “尔等四十一人,既心慕我神耀天派,又功行筑基,我神耀当不吝以大道相传。然道不可轻传,法不可轻授,既入神耀,则终身为剑尊,再无退出之路。神耀有问心三策,再有感念探魂之神器,尔等中若有心怀不轨者,阴谋窥探者,他派卧底者,现下说出,还有性命可留;若稍待入得三生界,在问心剑阵之下,便只有清白者和死人两种矣......”

    众人没人言语,事到如今,便当真有奸细,也只有闯过一条路,傻子才会相信主动交代会有好下场呢。

    眼见空间通道已稳定下来,接引魂行者一挥手,”楚西行,贺勇,刘权属,孝武,你等四人速速入内......“

    四人先后走入空间通道,身形无踪。欧阳和丰站在人群后默默观察,发现那四名金丹魂行者并没在开启三生界后便轻松下来,而是在观注着面前的水晶球,四名金丹,一次进四人,这肯定不是巧合,如果他没猜错的话,楚西行等四人的过往经历现在正在被人审视,这让来自前世注重隐私的他感觉很不好,可也没办法避开,他开始回忆自己的平生,好像也没什么可隐瞒的,除了引灵法阵和白虎峰爆炸事件......

    三生界中真能看到一个魂行者一生的过往?不,你想多了,就是神器也做不到这样的地步。能做到哪一步,不仅取决于器物,更取决于审查者本身的境界;以三生界为例,若是神耀大帝来坐震施法,那当然便如人生电影般一丝一毫也逃不过去,可神耀大帝本身是修魂界顶尖的存在,踏破虚空,踏入上界的修者,这样的人物,千万年来,又有几个?

    随着境界的降低,族长三生界的魂行者能看到的人生画卷越少,越支离破碎,魂尊层次的魂行者是最后还能看到画面片断的境界,到了元婴之人这个层面,画面是看不到了,只能在被审查者沉浸在过去时,通过特殊的方法,来判断被审查者是否对神耀天派存有恶念,这种方式很准确,但具体场景却很模糊,眼前这四个金丹魂行者便是使用的这种办法,模糊而有效。门派当然有魂尊的存在,但这种老祖层次的顶梁柱怎么可能每年来做这种事情。

    所以,欧阳和丰完全不必担心有关引灵阵的秘密,白虎峰事件,这两件事无论是出发点,还是结果都不损害神耀利益,也不会引起几名金丹修士的特别关注......

    进三生界审查的时间比欧阳和丰想象的来的短,当楚西行四人一脸苍白的走出来时,不过才一注香时间。一注香时间看完一个人的生平,这个快进很厉害啊,欧阳和丰没心没肺的想着。

    很快便轮到了欧阳和丰,当他走入空间通道时,很明显的感觉到了一股拉扯之力,不仅眼前发生错乱,似乎连神魂也变的混沌。紧接着,他仿佛回到了过去,那些过往,一幕幕刻骨铭心,他就在这夹缝中成长,所有的灾难都重来一遍......阳城十一年,卡斯城十年,天井,峰回,武宗,神耀......一幕幕的过往场景如快进般的极速掠过,从婴儿时被人遗弃,到少时心结郁积,青年时恣意妄为,天井时的束手无策,再到奋发图强,初识修魂,杀,峰回城事,武宗之殇,万里跋渉,直到最后......

    当欧阳和丰重新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站在空间通到之外,接引魂行者平淡的声音在提示下一批进入三生界的人选;他这才知道自己已经通过了审查,虽然最终他也没弄明白这其中的关窍;他感觉自己精神上很疲惫,如任何一个人,哪怕是魂行者,让他在短短一注香时间内经历整个人生,都会疲惫的吧。

    三生界的审查在二个时辰后全部结束,没有奸细,没有异常者,这不符合设定啊,但在现实场景下却是大概率事件。大门派之间互相掺砂子是不可避免的,但万数年来,一般的手段早已无用,这一点双方都明白,没人会把宝贵的人力资源浪费在必然会暴露的事情上......

    接引魂行者丝毫不墨迹,也许是做过太多次,早已麻木了整个流程,领着众人回返地面,不多时,众人被飞行宝器带上高空,这一次的目的地,却是内四峰之一——广义阁。

    早在暴风城时,闫一河便和欧阳和丰谈起过神耀天派收徒的大致流程。先过三生界,这个基本都没什么问题;然后便是定内,圣剑之分,当时欧阳和丰就觉的这么快定内圣剑是不是失之过急,但闫一河一番解释却也道尽其中不为人知的内情。

    圣龙大陆中,大部分门派收徒,都有好一番磨合,培训,学习等过程,简单的说。而神耀天派正式弟子的门槛是筑基,这个境界的魂行者就完全不是新人可比,哪一个不是诸般经历,万种磨难,无论心性,性格,还是见识,人脉,都早已打磨的坚不可摧,滴水不漏。故此,一些基础性的东西对他们来说真的是毫无必要。

    而在神耀天派中,内圣剑之分差别实在太大,不仅仅是理念上,也包括核心功法,秘术,就连飞剑都完全是两个概念;圣剑术所使用的飞剑为尺许长特制飞剑,材料和铸造可自己动手,也可委托他人,但在飞剑上刻录禁制却不能假手他人,只能自己慢慢琢磨,最后置于剑匣养之,时刻不离,渐渐和自身神魂培养默契,直至收发由心,远近皆宜......

    .

    在升龙大陆,各门各派在收徒时都要面临一个最棘手的问题——忠诚,忠诚决定了传承,功法秘术的保密;千里之堤毁于蚁***部的敌人永远是最危险的,伤害最大的;越是传承久远的大门派越重视......

    怎么保证新血的忠诚,各派各有高招。就神耀天派而言,前期的修剑盟用的只不过是最普通的凡俗手段,一个人的出身来历,归根到底是可以掩饰的,尤其是对大势力而言,给一个人编造出完美的屡历并不难。故此,修剑盟的审核有一定的必要,但门派判断一个人忠诚与否,是否怀有异心,其实另有办法。

    三生界,便是神耀判断一个人过往经历的利器。所谓三生,前世,今生,未来......在上古年代,神耀大帝持此界可洞察人心,鬼祟之辈无所遁形,但随着大帝西去,升龙大陆沧桑变化,三生界的威能已远不如前,这一点,不仅是神耀天派,其他门派的诸多神器也基本如此。

    及至现在,未来是肯定看不到了,前世过往也模糊不清,只有今生,还算看的清楚,不过对于判断这些新入派的新人,已经足够......

    飞行宝器在一座石制宫殿前落下,神耀天派似乎格外钟情这种石制的简单建筑,古朴,大气,厚重,透出一股浓浓的历史感。

    欧阳和丰听明白了,这圣剑一脉优势在人多势众,但这种人多,并不是心甘情愿的,便如闫一河,每个新入门的弟子都是在苦求内剑无果的情况下才不得已选择了圣剑,他们掌控了神耀大部分的实际权利,但这种掌控并不是靠实力掌控,而是靠内剑一脉的不屑一顾;内剑一脉更象是精英,或者说是狂信者,除了剑道,他们似乎不关心任何其他的东西......

    欧阳和丰也想修内剑,但现在看来,这未必由他决定,具体怎样还不清楚,只能走着看。他到暴风城以来,剑魂者见过不少了,都是圣剑魂者,内剑魂者却一个没见,想来确实比较稀有,听闫一河把内剑魂者夸的天上有地下无的,欧阳和丰不以为意,眼见为凭......

    ”是么?我不说仔细些,你哪搞的懂其中关窍?“闫一河无所谓,”十七顶级大派,其中也有几派家族势力未能占得大势,比如咱们神耀天派,师徒一系实际上是和家族一系势力相当的......“

    ”您,跑题了......“欧阳和丰无语。

    神耀天派内山,山峰无数,比较出名并有魂行者大批立府的,号称神耀十二峰,都是位于魔气充沛的灵脉灵穴之上,内四外八。

    辽阔的冰峰上,从高空望下去,十二峰各有出奇之处,或雄壮,或奇峻,或灵秀,或巍峨,或幽深,或徒险,不一而足,组成一副巨大壮阔的雪山画卷,不如说是一块巨大无比的倒锥型山石来的确切,只这块山石却是整体悬浮在冰峰上空数千丈,自身缓缓旋转中,也遵循某种玄妙轨迹围绕整个冰峰运动;问天门是整个神耀天派当之无愧的核心中的核心,非金丹魂行者不能踏足其中......

    辽阔的冰峰,直插入云的奇峰,光芒万丈的旭日在洁白的冰峰反射下,发散出七彩的氲氤,间或有剑魂者御剑而过,极速飞行后留下一抹白色的尾迹......神耀天派威震这方世界上万年,只这片透出勃勃生机的仙家气场,便让所有的新人们为之震憾......

    “来了......”闫一河低声道,眼前这一幕他已经看过了无数遍,曾经的他也是其中的一员,现在每看一次,却是止不住内心酸楚了。

    欧阳和丰循声望去,一件巨大的飞行宝器由远而近,带着无可阻挡的威压,降了下来......

    “你这张嘴,小心祸从口出。”闫一河笑骂道:“那三个人可都不简单,哪一个是你个散修能惹的?”

    “我惹他们做甚?我又不想巴结危家......”欧阳和丰无语。眼前的魂行者越来越多,虽然没有细数,但感觉四十一名新弟子都已到达;毕竟,经历了这么多,没人会在这关键的时候去玩迟到出风头的把戏......

    巫山,出暴风城北百里便是,是一片平均海拔万丈,面积数千万平方里的广阔冰峰之巅;神耀天派便位于这辽阔冰峰上,隐于群峰之中,统称内山;有仙家禁阵阻断,凡人不能进,即使身为魂行者,若不得允许擅闯,也必是个万剑穿心的结果,只有神耀天派正式弟子,方有资格进入。

    ”为何?“欧阳和丰也大概研究过神耀天派大致的组织构造,不过原因资料不多,流于表面罢了。但以这个世界大部分门派而言,门派越强大,传承越久远,门派中作为顶梁柱的老怪老祖的势力也越大,其家族也愈发能从门派发展中汲取更多的养份,家族门阀由此而兴。而顾后代子孙,这是人性,哪怕成了仙也一样......

    ”为何?“闫一河哈哈一笑,笑容中尽显骄傲,”因为我神耀还有内圣剑之别,简单的说有家族之类的,心思过多的,很少被剑心选中,故圣剑一脉基本被家族把持,而内剑一脉家族却无能无力......习圣剑者人多势众,哪又怎样?在真正决定神耀生死攸关大事时,还得看那些人数极少,却无拘杀伐的内剑一脉的剑疯子......而这些剑疯子,哪一个不是把终生奉献给剑道的独行之人,谁又耐烦为子孙奔波操劳?故个个皆是师徒一脉,一生一徒足矣......其实教我老黄看来,神耀说是师徒,家族共治,但其实若抛开一切,只是剑下互怼的话,嘿嘿......”

    “对处于发情期的雄性动物来说,任何小心都是必要的。”欧阳和丰一针见血的调侃道。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污黑》《叶清心启》《从今天开始当城主》《沈医生的控妻症》《西游之一刀999级》《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197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