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回味无穷

    诡异的是,这么大的动静,一楼二楼仿佛没听到似的,没人上来查看,别说一楼的军士仆人了,便是小二伙计也连头都没冒一下;任几名官员撕声大喊,都好似声音传不出去似的......渐渐的,几个有见识的开始想到些什么,闭嘴瑟瑟发抖......

    一名陪酒的士子想是唬的昏了,就要低头冲出去,却被那名武官一掌推回,目光凶狠的瞪住他道:“勿动,噤声......”

    王公公的意思,其实就是想花钱消灾,否则魂行者便是现在不出手,一纸道信传回国都,就够他们几个受的。仙凡之间,互为约束,魂行者确实实力强大,谈笑间掌生死,但随意杀人也有反噬,可不能为所欲为......

    王公公一行自去公馆,车中小王公公犹自害怕道:”干爹,这次卡斯城公干,可如何是好?“

    ”怕甚?修炼之人也不能滥杀坏了修行的......“看着小王公公还有旁边的武官一脸的期盼,王公公还是给他们吃了颗定心丸,”无妨,我等就在这漠北多住两天再走,这样也算给那位上仙留足了回旋的时间,等到得卡斯城,便往城守府一推,咱们也别冲在前面做那恶人,总之一句话,银子就别想了,留得命在便好......“

    来自应龙王国都阳城的回信非常迅捷,不得不说风言风语也是众所周知了。

    合一阁后花园小道观中,有一座五层高的木塔,登高临风,也能大概俯瞰卡斯城大部分街市景貌......

    “和丰这次回来,不知还有何打算?下一站莫不是天井?”无极魂行者仙气熏然,因为欧阳和丰来到这里送了他一枚生物疯而他早已服下,对他苍老身体的好处可以说是天翻地覆的。

    “不去了,没必要;上次离开时恩怨已结,无甚留念......”欧阳和丰微微一笑,“此间事了,心中已无挂牵,;北域地广人茂,山川壮阔,景秀河山,正要一一领略,但愿机缘巧合,修得道基,才不负此生......” WWw.8Yue.ORG

    无极点点头,每个修炼者都会遇到筑基关口,数年,数十年不得过;各有各的机缘,各有各的道法,各有各的路途,外人是帮不上忙的,“嗯,这样也好,可惜老道为法修出身,所属门派又寒酸,怕是也帮不上你什么,只年轻时游历过天外小世界,得到一奇物,百数十年来也未勘透其中奥秘,和丰年轻有为,前途无量,便拿去罢,也许有一天能用上也说不定......”

    “前辈着相了,小子不是图报之人。”欧阳和丰急忙推辞,知道这是无极对他送予的生物疯的回报,对此他真没太放在心上。

    “拿着,你不收下,吾心不安。”无极很坚持。

    欧阳和丰只好接过,也就不再矫情,这是一块奇怪的拳头大小的暗青玄石,自带七窍,很是神异,不禁惊讶道:“前辈,这莫不是块空间之石么?”

    无极魂行者略有得色的点点头,显然很为这块岩石自豪,“小子还算有些眼力,此石正是空间之石,空间石分九品,窍多者胜,此石有七窍,也算其中上品了......和丰你既专注剑魂者,这空间之石也是老道唯一能帮上你的东西,老道持有上百年也用不上,说来也是缘份......”

    欧阳和丰深施一礼以表谢意,无极老道的心意他明白,修炼么,心境很重要,老道不愿因为接受了他的生物疯而失了心境,所以用同样贵重的空间石回赠。修魂一途,各种道物还不得数以千万计,其中尤以天材地宝更加珍贵,都是挖一件少一件的东西。剑魂者在整个修魂世界中不过是一个分支,并不是主流,其用的上的道物是不多见的,而且淘换的余地也远没有法修那么容易,故此,从交易原则上来看,以生物疯换空间石,欧阳和丰不吃亏。

    “还有一事,一直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或者说该不该这么早的告诉你,但仔细想来,我辈修魂,当无所惧,福祸自持,和丰这一离开,怕是轻易不会回来,有些事,还是知道的好些。”无极魂行者面现犹豫道:“关于万本武宗被灭门,其中有两件事,和丰不可不知;

    一来,武宗之殇并非简单的福地争夺,更是一件决定门派兴衰的传承宝物的争夺;谣传此物为一方小世界的入门碑,为一门派兴衰的关键,最重要的是,似乎平都教占据山门后并未得到此物;因为老友莫德法故,老道对武宗一事常有留意,此节应该不假。

    另有一事,二年前老道回山门述职,正赶上宗主他老人家开关见客,闲谈间说起万本武宗也是晞嘘不已。据宗主讲,万本武宗那位莫名失踪的太上长老可能并未离世,应该是在修行中遇到了什么碍难,故以秘术潜之......”

    欧阳和丰一撇嘴,“凭他什么原由,山门生死存亡之时不在,现在再活过来又有何用?福地没了,徒子徒孙也没了,一个人活的再久又有何用?”

    无极一笑道:“你这小子,那也是你曾师祖,怎地如此不积口德?要说起来,万本武宗那位太上长老真正是个奇人,19岁筑基,49岁结丹,王国周边十数个国家中,大家都以为这人必定会成为元婴之人,众人好不羡慕,谁不巴结,唉,谁知道......真正是可惜了......”

    “嘿,天才又有何用?不能何护宗门,山门遇险时竟无一门一派前来救援,可惜了好多忠心耿耿的师兄师叔......”想起教他剑技的月影师叔等人,欧阳和丰心中一阵难受。

    无极一时无语,欧阳和丰说的有道理,个人的天赋如果不能帮助门派,那又有何意义,但他还是解释了几句,只知修魂求道......唉,这性格在诸如神耀之类的大派中还好,但若要独自撑起一个门派,确实也勉强......”

    两人闲谈很久,知道这一别后恐怕再无相见之机,但既入道途,那些离别愁苦也看的淡了,生离死别,不过如此。

    欧阳和丰夜来独坐客栈,心思有些乱,无极所言还是给他造成了一定的困惑。不知怎地,一想起无极所形容的那个万本武宗天才太上长老,他心中浮起的,便是当初镇上巧笑妩媚的身形,这完全没有道理,不过当初镇上倒是很有可能是太上长老这一系的血脉,只不过是没有资质的凡人罢了,从当初镇上能拿出庇护手镯这等奇物,当能看出她祖上也是阔过的。

    真正让他心绪不宁的,是无极魂行者关于万本武宗小世界宝物的传说,也许是幂幂之中自有天数,他总感觉这件小世界入门碑似乎和自己有某种联系,但具体上,他又找不出任何的蛛丝马迹。

    无奈之下,欧阳和丰便在客房小院内演练剑法;《涅槃风云录》是没法练的,在凡尘,别说没引灵阵,就连魔气也稀薄的仿佛感觉不到似的,他只需每日体内运行几个循环,保持住魔气活泼既可。

    足足二个时辰酣畅淋漓的舞剑,终于让他放空了大脑,沐浴更衣后坐在榻上,心思也格外敏锐,再回忆起在万本武宗的点点滴滴,忽然有所觉......

    欧阳和丰兴奋的浑身发抖,他忽然想起了在邪云阁攻山前,曾经有次被安排去眉山给灯柱添油,不仅是他,还有几乎所有的武宗核心弟子,当时就觉的这种任务很无聊,很没有意义,现在看来恐怕也是种暗示,应该便是这样......

    一方小世界,这种诱惑,没有魂行者能够抵挡,个人得之,便是散修中的翘楚,门派得之,更是立派崛起的根本......自穿越以来已过五年,自己的气运开始改变了么?

    思前想后,欧阳和丰来到庭院中,仰望一弯明月,伫立良久;月光如流水般洒在身上,也沁进心里;两世为人的他终于自嘲的一笑:所有的这一切不过是自己的猜想,如果猜错了呢?

    就算猜对了,现在的自己有能力进入中条福地盗取宝物么?

    便是真进入眉山,那宝物还在么?毕竟过去了三年......

    宝物就算还在,真的合自己所用么?一方小世界听起来嚇人,万本武宗入手了很多年,也没看到听说有何奇异之处......

    为一件虚无飘渺的,并不属于自己的外物而失去心智,何其愚蠢;自己一路走来,依靠的是什么?是丹药么?是宝贝么?是神器么?是威力强的的法图么?

    都不是,自己靠的是不懈的坚持,冷静的判断,以及迥异于这个世界主流观念的头脑,这才是我欧阳和丰一步步由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镇万圣德,走到现在练气圆满魂行者的最重要的因素......

    我现在需要什么?目标是什么?什么是我必须,也是首先要做到的?......不是什么小世界,什么异宝,而是筑基——境界永远是一个魂行者最重要的,没有其他......

    这一刻,欧阳和丰驱离了自身的贪念,坚定了自己的信念,所谓念头通达,直指本心;也是从这一刻起,他才具备了筑基心境上最基本的条件,虽然此时的他并不太了解自己的这种变化......

    既不在执着于外物道宝,心态自然放松。诸事已毕,这几日索性由着性子,在卡斯城大街小巷开始追寻往日少年时光,

    卡斯城乃小城,格局不够;莫说比之暴风城,就是比之峰回,申方等大城,也是云泥之别。但对欧阳和丰来说,或者说对他原来的身体记忆来说,这个城池的每条小巷,每栋建筑,都似乎格外的亲切。穿行在熟悉的大街小巷,盘若蛛丝,却毫不犹豫。

    街道上煕煕攘攘,行人来来往往,卡斯城较为闭塞,外乡人很少;面对面时,常常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但他离家太久,如今已近五年时光,很少再有人把眼前这个气质牢记于心。

    欧阳和丰一身轻松,彻底放开心怀,一家汤饼店冒出一股熟悉而又诱人的香味,这是灌肉葱烧,一种类似前世肉夹馍之类的小吃,非常的美味,欧阳和丰原主小时候到手的例银,倒有一小半花在了这个地方;和老板方伯打声招呼,欧阳和丰买了套葱烧,一口咬下去,肉香浓郁,回味无穷;事隔多年吃到少年时的美味,让人迷醉。

    欧阳和丰策马疾驰,本来他是计划在漠北休整一天的,现下情况有变,吴氏家族有灭门之灾,却是不容他再多做耽搁。翠芳阁发生的那一幕当然是出自他手,一枚静音符结界,外加无锋剑气,便让那些凡人感觉神鬼莫测;所谓知者不难,难者不知,大概如此。

    其实如果按照话本安排,这倒是一个难得的装逼机会,欧阳和丰应该寻得吴氏商队,化身随行士子,然后等待那些兵士帮众,来个大杀四方,搏得一地崇拜的眼球,说不定其中还有温柔美丽的大家闺秀......

    但他不能这么做,都是为了温饱,没人生来就爱做坏事,尤其这些底层升斗小民,只是听人呼喝的傀儡而已......就算是翠芳阁三楼那些人,细论的话恐怕是个个该杀,但宣圣上这样的人何止千万,又哪里杀的过来......只有狂刀帮的几位当家,一身的戾气太重,刀下也不知有多少怨魂,这才下的狠手......欧阳和丰确实杀伐果断,但却不是残忍好杀,修炼之人,杀伐仁慈存乎一心,平衡得当,便无碍于修行;若失之过偏,那便是心魔了。

    说实话,当他忽然听到吴氏之难时,心里其实是崩溃的。以他穿越来的灵魂,和卡斯城吴氏真正没有半点瓜葛,吴氏一族是死是活,他毫不关心;但这具身体的本尊意识,却肯定还是有些牵挂的。这种牵挂,时隐时现,平时毫无踪迹,关键时刻出来捣乱,真正让人无语。

    好在这次回来,借着吴氏族难之机,彻底做个了断。以后天高地远,没了这份牵挂,少了这丝羁绊,他是再也不会回卡斯城了。

    他身材高大,满脸于思,看起来威猛刚硬,真正好一条江湖好汉,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刚迈步向前,却见一抹亮色自他下额一闪,然后血光崩开,竟是话都没一句,仰天便倒,就倒在楼板上,头顶血泡,还呼呼直冒。

    众人稍一楞怔,随即一片惊呼,纷纷站起,杯子碟子盘子掉了一地;官员们高声呼喊一楼的下属,护军的武官,狂刀帮的大当家三当家则抽刀在手,背依墙壁,定神搜索危险到底来自何处......

    狂刀帮一直想要巴结上来自阳城的贵人,以方便未来打开通往都城的商路,在其中分一杯羮,倒不是想在这笔财物中咬一口。这次带队的王公公听说在宫中很有地位,是当今的潜宅旧人,于是想着好好出把子力,挣个好口彩。

    众人都露出心领神会的微笑,这种财路,没人嫌麻烦的。狂刀帮的二当家更是一拍胸脯,“各位大人老爷,与其搜查商队,核实税金,如此麻烦,怕还落的有逃人到处口角,不如某领孩儿们做个痛快,一了白了,大家还落个爽利。”

    和老大相比,老三便狡猾的多,想着神秘人只说让狂刀帮扛把子站出来,他最终就没动,眼看老大被分成两片,自己却暂时活下来,不由的全身冷汗便如从河中捞出一般。

    ”何苦?“那个声音叹息着,再无动静......

    一众人等虽猜测魂行者已走,但仍未敢擅离,直到整整一注香后,才纷纷离开,却是再也不敢提吴氏商队一事。几名漠北的官员更是警醒,若吴氏这次能捱过这一难,以后过关手税,可不能再下黑手了。

    ”这等屁事,某也懒的管你......“那个声音响起,”倒是那个狂刀帮,你区区一个江湖帮派,动咎就要杀人灭口夺财,不知王法了么?谁是狂刀帮扛把子,站出来......“

    三楼上,狂刀帮老大老三两个满脸的汗水,把目光看向几位官员,请求他们出口求请,却哪里能够?官场中人,深愔明哲保身之道,怎么肯在这种状态下为几个江湖豪客出头......

    眼见众人无人敢应声,那个声音又逼到,:”嗯?“

    一众人等急忙答应,王公公颤抖着嗓子咬牙问道:”上仙吩咐,我等断不敢违背,还想请教上仙真名,小的们也好有孝敬献上;我等鬼迷心窍,犯了贪财大忌,本来该死;念在初次冒犯,还望上仙给个机会......“

    两个贼首绝望之下,遂露出绝死凶悍之气,互相点点头,一南一北,分向两侧纸窗冲去,老大一边跃起,一边还往身上拍出一张法图,这是他花大价钱求来的金身符,无需魂力,捻碎既发动;眼瞧着他浑身金光闪闪,撞破窗户就要逃出,却迎面腾起一片白光,白光挥过,鲜血四处飞溅中,老大整个人分成两片......

    既提到杀人,一帮子衣冠禽兽总不好直接答应,面子还是要讲的,但狂刀帮这些杀材的主意确实不错,好半晌,一个低级官员才含含糊糊道:“如此,这般也好......便派几个税丁和尔等一起去,人多些也有个帮衬......”

    狂刀帮几位当家一听此言,也知道官大哥们虽未直说,但已经认可;于是互相交换下眼色,还是那个二当家站起身道:“如此,为防意外,某这便走一趟,若是顺利,回来时诸公怕是酒未尽兴呢......”

    很显然,大家都想到了什么,有了默契,惶惶然立在当地,竟无一人敢坐下,稍顷,一个空洞的声音忽然响起,“偶尔来吃条寒鲨,也能碰上如此狗屁倒灶之事,真正晦气......某简单说,那吴氏与某有旧,应龙皇族官府怎么判决处置与某无关,这是公事,但私下里,某不希望看到有人递爪子,明白?”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污黑》《叶清心启》《从今天开始当城主》《西游之一刀999级》《沈医生的控妻症》《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197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