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一块肥肉

    再伸出一根指头,“第二个便说楚大爷,丰神俊朗,风彩照人,有理有据,不卑不亢,不屈服强权,勇于抗争,小满觉的,剑魂者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吧......” WWw.8Yue.ORG

    最后伸出的是小指,小满一脸的不屑,“那个散修,叫什么来着,好像叫欧阳和丰,嗯,小满最讨厌这样的啦,被人欺负都不敢反抗,逆来顺受的,这样修炼如何有前途;作不成好人,便是恶人怕也不敢作,庸庸碌碌,我看这人筑基是没指望的......”

    再说楚西行,为人如何我们没有接触,也是不知;但只看外表相貌辨人,大谬矣。大族之中,资源必然向有潜力者倾斜,这是家族传承的基本原则,弱肉强食才是生存之道,何来威胁强迫一说?楚西行其父既有资源留下,有潜力便用,无潜力便让,如此家族兴旺,个人也水长船高;他今年已26岁,才将将练气大圆满,如此资质,实在是一般,又如何教族中他人不眼红他资源?

    小满刚欲说当然该结交楚西行这样的人物,马上又想到若违了大爷的意思怕又被栓足,于是毫不犹豫的违心道:“既然大爷说那个欧阳和丰那么厉害,咱们便去寻他吧......”

    白衣大爷哈哈大笑,他哪里看不出这小孩子的心思,“你这小鬼头,无立场......也罢,随我来......”

    二日后,欧阳和丰出城来到五十里外的彩虹坳......彩虹坳,位于暴风城和神耀天派之间,是神耀周边最大的传送阵基地群,这里的传送阵通往北域寒洲各大城池,是修魂在这个世界最方便的体现......

    关于魂行者的旅行,有很多的方式。金丹以上的高阶魂行者就不提了,他们的神通道法不是欧阳和丰这样的小修能理解的。这里只说金丹以下,象欧阳和丰这样的低阶魂行者,远行方式基本有三种:象凡人一样的纵马或者马车;架御飞行神器;传送。

    魂行者一般都是混合使用以上的方式,比如,用传送阵传到距离目的地最近的传送点,然后纵马飞驰,遇到过于绕远或者地形复杂处,会短暂使用飞行神器......这也是欧阳和丰眼下最合适的方式......

    神耀传送法阵群之所以建在彩虹坳,而不是在神耀山门里面,原因很简单,防有人忽然突入山门,在升龙大陆,所有的大型门派,都不会傻到把传送阵放在山门内核心处,而是放在距门派不远的地方,派专人把守。

    彩虹坳传送阵群一共有47座大型传送阵,呈棱形排列,远远一看,真正是气势磅礴,蔚为状观。欧阳和丰初一见,也是被惊的不轻,即使在前世早被高科技下的伟大建筑所麻痹,但这传送群仍然让人震憾。

    一座传送阵,对应遥远的一座城池,这里共47座传送阵,其中11座传送的另一方是北域最强大的门派等等,另外36座便对应了北域南北各大城池,平均分布,你去北域任何一个地方,都能在不太远处找到一个拥有传送阵的大城池。

    听说还有能传送到其他宣圣的古传送阵,不过具体位置便不是普通魂行者能够随便知道的了。

    每座传送阵能一次传送十余人,这也是最经济的传送量;当然,你也可以要求单独一人传送,不过要花费的魂石就是正常的十来倍了。

    卡斯城当然没有传送阵,便是应龙王国都城都没有;欧阳和丰查过图舆,距离卡斯城最近的有传送阵的城池是北面一个王国的峰回城,和东南方向后另一个的王国的城池,这两个城池距离卡斯城的距离都差不多,在四五千里左右。

    欧阳和丰也不急于作出选择,反正要等人满了才会开始传送,他打算就在外面等,看哪个传送阵人齐得更快些......有他这种想法的人不少,没人是傻子。

    二,三个时辰后,传送阵还只廖廖3,4个人,而峰回城传送阵这边已经有十个了,欧阳和丰暗自感叹,看来故地重游,天意如此,遂交上10块上品魂石费用,一步踏入阵中......

    一阵天悬地转,时光恍惚,再定神时,已立身于一处新的传送阵中;和彩虹坳冰晶雪原不同,这里青山环翠,绿树成林,看来是到了峰回城外的传送阵中。他头一次传送,诸多不懂陌生,也无人可问;也只能随另外几个魂行者行走,不多时,便发现这其实是位于一座道观之中。

    他没空回峰回城故地重游,而是直接踏上奔往应龙王国的道路,对魂行者而言,没有什么比增强自身境界更重要的事了。

    欧阳和丰筑基,和别人不同;或者说,和这个世界绝大部分正常筑基的方式不同。

    他修的《涅槃风云录》,出自上古时代,是在比现今浓烈上万倍的魔气强度下修练的功法,当然和现在主流的功法有质的区别。简单的说,欧阳和丰现下的魂力精纯凝炼度,比同样境界的魂行者要强出三倍,这也是他一剑在手,近身剑气无敌的原因。

    有得便有失,正因为魂力精纯无匹,故此现下主流的服用筑基丹筑基的方式对他完全无用,那筑基丹吞下去,便仿佛只是一枚普通的增长修为的丹药一般,毫无筑基的迹象,在风啸宗后山引灵阵中,欧阳和丰已经尝试过,完全没有意义。

    《涅槃风云录》有言,万法之基,混沌自然,道在顿悟,术需渐修。说的便是,道这个东西,飘渺无常,只存在于自然无为间,只能靠顿悟来领会,而魔法却是需要长时间修练才能有所成的......

    简单的说,修练《涅槃风云录》的每一个关口,通关都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再加上偶然的气运,领悟,玄之又玄......欧阳和丰弄明白这些时,修练《涅槃风云录》日深,已无后退重来的余地。现在终于到了关口,说实话,他是根本不知道如何才能自然顿悟的......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该走的路还得继续走,怎么顿悟他不知道,但心神中的弱点必须补全,所以,才有卡斯城之行。

    三年前,欧阳和丰,从卡斯城到峰回,晓行夜宿,足用了近二十日;今次返乡,不同往常,只用了7日,便到达应龙王国境内的北固口,这里距离卡斯城也不过2日路程。之所以这么快,并不是欧阳和丰使用了飞行神器,恰恰相反,这次返乡,神器他几乎一次未用。现在的欧阳和丰,身具澎湃魂力,骑行时也随时运转,作用在骏马身上,效果极佳,再加上他所有随身物品都在储魂戒中,基本没有负重,两匹骏马几乎是在空身飞奔,是以速度极快。

    北固口,应龙王国西南边地狭长丘陵地带的一处重要门户,是包括卡斯城在内的广大西南地区通往中原腹地的隘口,也是应龙王国西南税收最重要的关卡,应龙建国千年,北固口因为控制着西南地区的经济命脉,从原来的一个小村,逐渐升级成小镇,再到小城,最后达到了现在人口数十万的中型城池规模。

    因为连续数日高速奔驰,欧阳和丰决定在北固口稍作休整,再一鼓作气直奔卡斯城。魂行者身体虽远非凡人可比,但终究不是仙人,也会疲劳困顿,也需要可口食物,热水沐浴,那种传说中的施展个清洁类水系法术就全身舒畅干净的说法是非常想当然的扯蛋。

    漠北有鱼,鲜压应龙。说的是漠北本地有条寒溪,溪中产有一种鱼名寒鲨,巴掌大小,无刺,清蒸不放任何调料,味极鲜美,在应龙无出其右者。欧阳和丰三年前路过时太仓促,未及品尝,这一次却是不肯放过了。

    要吃寒鲨,在漠北也仅有几家最大最有势力的客栈有售。这东西本身出自一条小溪,能有多少产量,自美名远杨后,那价格便翻着跟头往上涨,就算是这样,大部分本地食铺也无力经营此鱼,买不起,也没人卖......

    翠芳阁便是漠北少有的几家有能力收受寒鲨的客栈,其背后是漠北独霸的江湖帮派北刀堂,声势潜力,威震整个西南经济要脉,便是官府,也须给几分薄面。

    翠芳阁楼高三层,临街,装饰豪华;一层为散客大堂,二层为包间雅厅,三层就不是单有银子便能上去的了,需要身份实力拿的出手才行。

    欧阳和丰在二层要了个临街雅间,5条寒鲨2两银子一条,奇贵的价格对他这样的魂行者来说也不算什么,又要了些特色菜肴。在喝茶等菜的当口,一群身份不低的大人物在大批伴当护送下涌进客栈。

    这批人一进客栈就开始撵人,眼看着大堂被清了个干净,‘难道是打脸的情节来了?‘欧阳和丰很有点小兴奋。但故事的发展并不以欧阳和丰的想法为转移,客栈三层,一层被安排下大批的随行仆人士兵,大人物们一径上了三层,唯独欧阳和丰所在的二层没人来管,让欧阳和丰有些失望。

    因为失望,所以观察的比较仔细。这伙人的组织合很是奇特,其中一老一小宦官两名,一看便知是来自国都阳城的太监,又有一名顶盔冠甲的将军,应该是随行保护宦官的武官,3,4名一身官服的文官,几名高冠长衫的文士,还有几个一副不仑不类员外打扮,却长着一副江湖嘴脸的壮汉......

    凡人说话,不知收束;对魂行者来说,区区一层楼板根本无法阻挡听闻,更别说如欧阳和丰这般专心修练六绝术的魂行者。欧阳和丰倒不是成心窥听,只不过耳力了得,以他为中心方圆十数丈的风吹草动都无法逃过他敏锐的感知而已,如此酒菜过半,楼上这伙人的大概来历出身,也知道了个七七八八。

    也没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不过是两个宦官受应龙皇室之命来西南地区公干,路过漠北大吃大喝罢了,欧阳和丰也未在意,专心吃喝。又过盏茶功夫,一队规模不小的商队从街上走过,却听三楼那名小宦官惊’咦‘一声......

    “一惊一诈的,就不能稳重些个?”大宦官训斥道。

    “儿子知错了......”小宦官轻声道:“干爹你看,楼下那商队,可不正是卡斯城吴家的么?”

    旁边一个声音凑趣道:“这商队确是卡斯城吴氏商队,往来漠北十来年,下官也是见的熟了,不知公公为何......?”

    老宦官尖细的声音,“既然赵大人问起了,咱家也不怕告诉尔等,这次咱们出京公干,正是为这卡斯城吴氏而来,这吴氏家主之子吴孟,本为上代皇族骨血,罪人丰亲王的血脉,一直流落在外,隐于卡斯城吴氏;本以为皇恩浩荡,今上也不在追究了,但没想到这吴孟竟吃了豹子胆,这些年暗地里勾连拉拢一些不安份的势力,还想着恢复昔日荣光......嘿嘿,咱家这便是奉命去卡斯城给他一个交代的。”

    在座的都是人精,马上有官员反应过来,“公公为国为民,真是辛苦了。那吴孟不知报效国恩,反行那叛逆谋反之事,真正该杀,便是那卡斯城吴氏,恐怕在其中也是脱不了干系的,正该合族抄斩......吴氏一贯勾结路匪,偷逃税金,我们早有所闻,钱大人,这些你都是知道的吧?”

    另一个官员闻铉知意,附合道:“知道,当然知道,之所以未动吴氏,不过是在找充足证据而已,这等硕鼠,正是国朝大患;本想着过绩日便动手的,今日既然撞上了,不如......?”

    这些人,要么是宫廷宫斗中胜出的公公,要么是诡异官场中活下来的官员,要么是江湖残酷中杀出来的豪杰,都是心思活泛毒辣之辈,一听卡斯城吴氏有了破家灭门之难,立刻就对这支商队起了心思。

    升龙大陆,号称道门与皇族共治,其实是道门独尊,皇族却是个很尴尬的阶层;道门懒的参与凡尘管理,而皇族更象是一个代理的职业经理人一样,当然,对广大普通老百姓来说,皇权还是至高无上的。

    道门对皇权约束不多,其中有一条,为免皇族内部无休止的争权夺利内部倾轧,故所有皇族内部清理过程中,都应有道门中人监督,以免过于血腥。这是个好政策,欧阳和丰当初在婴儿时之所以能活下来,就是拜当时国师的一句话。现如今这波人去卡斯城抄家灭门,是必须在卡斯城驻守魂行者的监督下进行的,抄得的财物当然更不可能随意处置,魂行者那里得上供,卡斯城太守那里同样不能少,各种克扣下,再加上必须交回皇室的,恐怕就要白忙活......故此,这支吴氏商队就成了他们眼中的一块肥肉。

    小满跟着自家大爷走了几步,却发现有些不对,”大爷,这条路是楚大爷方向的,那个散修欧阳和丰是走的另一边......“

    白衣大爷叹了口气道:”没错,就是这边......“看了看一脸迷糊的小满,解释道:”等你长大后就会明白,我们的选择大都与对错喜好无关,楚西行出身楚家大族,背后有力量支持;而那欧阳和丰出身散修,无依无靠,你说我们选谁作朋友会更有利于未来发展?小孩选对错,大人看利益,大都如此......“

    一大一小两人渐渐走远,偶尔还传来小满好奇的声音,”大爷,您不会是看中那个楚西行的资源了吧?若是......“

    欧阳和丰并不知道今日遇到的这一明一暗两个人会在未来的神耀和他有多少纠葛,对他来说,修剑盟不过是生命中经历的一个过场罢了,也包括那些过客。随着他自身的成长,这些人终究会变的无足轻重,没必要在意。

    安排人帮他值守风啸宗,又在坊市买了些旅行必须品,欧阳和丰的准备其实很简单......

    白衣大爷轻轻一笑,“哦?小满长大了,学会区分善恶远疏了......来,跟我说说,方才争执的几个人,小满有什么看法?说的好,以后大爷就可以放心的把你放出去,不再拘束于你......”

    “真的?大爷说话可要算话......”小弟子小满一脸兴奋,偏头想了想,伸出一根胖嘟嘟的手指,“先说第一个,恶人十四叔,依仗权势,欺负族中弱小,如此行径,让人不齿......”

    这是一对很普通很低调的主仆,小弟子梳着常见的通天髻,天真烂漫,主人白胜雪,温潤如玉,他们混在散修群中已经很久了,偏偏没有人人注意到他们......

    “大爷,他们都说了些什么?”看到楚西行走向欧阳和丰,远远的,一个小弟子打扮的十来岁孩子悄悄的问身旁的主人。

    转头看着泪眼汪汪的小满,白衣大爷怜笑道:“小满,你也不用假惺惺作态......大爷答应你明年放你进道院便是......”

    小满泪水未揩,孩子脸上都是兴奋,“真的?大爷太好了......那,那现在怎么办?大爷说出来要结交天下豪杰的,不知咱们应该结交哪一个?”

    “那,小满你说呢?”

    便是大爷我,自入道以来,在家族中也没少做巧取豪夺之事,只不过比较收敛而已,哈哈......”

    “大爷当然不一样的......”小满混不在意道。

    小满眼珠一转,“好啊,不过大爷要起誓说真话,不许处处都和小满反着说......”

    白衣大爷不以为杵,点头道:“你见大爷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先说那十四叔,此人在我进修剑盟月余看来,行止有方,也算处事公正,楚氏选他来族长这次是?不为有因;至于偏帮老九,为难西行,嘿,这在大家族中也非少见,老九势大潜力无穷,是个人只要眼睛不瞎,都会选择他,十四叔也是为自己生存所迫,又何来恶人之说呢?

    “都是一样的,何必藏着掖着?”白衣大爷揉了揉小满的头发,接着说道:“最后说到这个欧阳和丰,头一次见到,作为一名散修,其心态很了不起。既不因被人针对而轻易发怒,也不因被人拉拢而兴奋失态,一举一动,行止有据,只凭几句玩笑话,便在楚氏两大势力夹缝中游仞有余,这很了不起......小满,你要记住,修炼一途,最重要的不是如何坚持如何不屈,而是知妥胁,明进退......”

    “大爷我又不是神仙,哪里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大爷好笑道。

    小弟子嘟着嘴,有些不满道:“和那个欧阳和丰有什么好说的?这个散修,又胆小,又没担当,有什么资格当剑魂者?楚大爷也真是的,何必和这种人交往......”

    白衣大爷哈哈大笑,用手指点点小满的脑袋,“小鬼头,可想听听大爷我的看法?”

阅读毁灭道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木叶小说网(www.xiaqu.org)

推荐阅读:《污黑》《叶清心启》《从今天开始当城主》《沈医生的控妻症》《西游之一刀999级》《快穿之妖孽诱受穿越史》《君有疾否》《我从镜子里刷级

本文网址://www.xiaqu.org/yue/446/446529/90197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xiaqu.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